狼行三國》 最新章節: 外傳各出全力生死搏(05-24)      外傳兩軍對峙互攻守(05-24)      外傳爭高點血戰連場(05-24)     

外傳崎嶇山道走如飛

  忙常山山道,說是山道其實也只有兩尺來寬,且大多為林木所覆蓋,只有對山中最為了解的獵人才能正確找到方向,即使那樣也十分危險,一旦山霧起來就會令人暈頭轉向。此亦是曹軍派大將曹仁卡住鄖縣的理由,倘若并州軍強攻縣城不下就只有繞道,他們就能爭取到極為寶貴的時間來拿下廣陵!若是并州軍不顧一切強攻縣城,可想而知便會有極大損失,就不足為懼了。
  在曹仁眼中,城下的并州軍還是選擇了后一種方法,張遼的燕云軍已然在有條不紊的做著攻城的準備工作。對于并州軍這支勁旅,曹子孝可不敢有半點疏忽,當年曹操奇襲黃巾糧道之時就是與劉毅聯手的,對先登軍的戰力他算是極為了解,論攻堅能力他們未必就在并州第一王牌虎衛軍之下!而就今日眼前所觀,張遼在開展準備之時亦是與眾不同,接下來定有一場惡戰。
  看著燕云軍備戰的細致和認真,曹仁在感慨的同時對接下來的攻城戰深信不疑,但他不知道的是甘寧和張遼只是虛張聲勢罷了,鄖縣攻城戰是一定會打得,燕云軍還會拿出十二分的本領。但此戰的關鍵卻還在忙常山山道之上行進的那隊長達十余里的隊伍,便是管亥麾下的飛燕軍。張遼的行動就是在為同袍提供掩護,當管亥通過山道到達廣陵之時就是甘寧戰術的成功之日。
  飛燕軍的工兵營走在最前,在向導的指引之下為全軍開道,有著鐮刀和工兵鍬這兩樣利器,橫生與山道之上的林木根本無法阻擋士卒們的腳步。他們的行進速度看得那些軍中向導也是暗暗稱奇,難怪并州軍將軍敢于派人走這條幾乎不能稱為道路的山道,這里萬余戰士人人身手矯健步伐輕盈,且從他們的行進之中就能看出一定是走慣了山道的,沒有足夠的經驗很難保存住體力。
  “將軍,將軍麾下果然不凡,不熟此處道路也能跟上他們的腳步,只是卑職還是有一事不知,倘若山霧升騰起來,我們到底該如何確定方向?”向導官比之一般向導更具眼力,并州軍這些士卒不但腳步敏捷耐力驚人,行進之中更能將隊形保持的近乎完美,且在山林之中行進還不會發出太大的聲響。但昨日副帥只告訴了他并州軍有定位之法卻不知為何,如今還是不由擔心的問道。
  “呵呵,這有什么,我飛燕軍擅長的就是這個,函谷關百丈絕壁我們都上去了,這些山路也絕對阻擋不了。至于如何定位?你盡管放心就是,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副帥和我是不會拿一萬多兄弟的性命開玩笑的。”管亥腳下不停口中笑道,那器具所定位之法涉及到軍事機密,他不會對別人透露,劉毅此時已經開始了對軍事科技的保密,他要讓并州軍永遠走在時代的前列。
  “將軍說的是,若是照這個速度進行下去,也用不著兩天功夫了,我們至少能夠提前三個時辰出山。”見管亥也是如此,向導官知道他是問不出結果來的,但有一件事情可以肯定,眼前的管將軍是有十足把握的,否則也不會讓萬余名兄弟來趕山道,再看看整個大隊有序的行進他便不住頷首言道。
  “兄弟你好好把握休息時間便成,我軍早一刻出山都能對戰局至關重要,絕不可輕忽。”管亥收起笑臉正色言道,對自己麾下的行軍能力他不會懷疑,但如何調節體力保證出山就能大戰就是學問了,此處還需向導協助。
  “將軍放心,職下必定竭盡所能。”向導官急忙言道,說完這句話他自己都有點喘氣了,飛燕軍行軍的速度可是極快的,徐州軍可絕對比不上,他若不是熟悉隊形怕也難以跟上,不過眼下他也不能丟了徐州軍人的臉面。
  向導官咬緊牙關跟上飛燕軍的速度,他卻不知管亥還是有所控制的,劉毅既然將飛燕軍當做山林雄師來訓練,所有的經驗當然不會有所保留。飛燕全軍上下平素的訓練也是極為艱苦,這才能在今日讓友軍驚訝。控制速度管亥的想法有二,第一自然是為了隨時出戰,其二就是為了同行的燕云軍同袍了。
  所謂術業有專攻,正是經過無數艱苦奮斗的訓練加上周到的后勤保障和軍事科技,飛燕軍才能有如此的山地行進速度。子平更清楚燕云軍的戰力有多強,他要保證第一營的攻堅能力不受影響,放在平時管亥可能不會接受張遼的好意,并州主力軍統領哪一個沒有心頭傲氣?但眼下他的這路奇襲人馬卻是全局關鍵所在,那么為了大局戰力強的一分就是一分,先登肯定跟得上。
  “兄弟們,此戰徐州,副帥讓我們飛燕軍打頭陣可是大功一件,這是給咱飛燕軍,給咱君侯長臉的時候,什么青州營?什么陳留營?碰見我們并州軍都得栽!大伙兒加把勁,這點山路算不了什么,比起我們平日還不夠看。”沉默的行軍之中只有各隊訓導還在不斷鼓舞士卒的士氣,在主力軍中擔當訓導不僅僅要有文化,軍事素質更不能差了一星半點,否則此時根本無法說話了。
  飛燕軍本就是精銳,再被訓導們這么一說士氣便更加高昂,不得不言這思想宣傳工作并州軍是天下獨一份!這才能造就士卒們強悍的意志和堅定的信念,此刻每一個飛燕軍士卒想的都是如何建立戰功,如何讓大軍揚名。他們在外代表就是君侯的榮譽,與之相比朝廷二字在他們心中也是比不上的。
  “我說兄弟們都得加把勁跟上,人家飛燕軍可是壓著照顧我們了,萬萬不能丟這個人,全部跟緊,一個也不能掉隊!老子丑話說在前面,不但要跟上,出了山就要能干曹軍……”行軍之中管亥將飛燕軍一分為二,燕云軍第一營則放在了中段,此時校尉杜三寶已然親自上陣擔當訓導的職責了,他可是軍中老行伍,飛燕軍的速度他是看得出來的,而為什么這么做自然也是了然于胸。
  “校尉放心,燕云軍的臉在咱們身上扛著了,出了山不管打誰,老子們誰也不怕。”說話的是一個臉上有著一道貫穿傷痕的隊長,此時深深的傷疤之中也有了晶瑩的汗珠,這個形象誰都不會陌生,恰是曲瘋子曲寧。
  這邊說著話行進之間,天邊卻是忽然就飄來一塊烏云,隨即狂風大作,接著瓢潑大雨傾盆而下,如今乃是夏季天氣多變,忙常山中就更是如此,這雨可是說下就下!有的時候只是一陣,但有的時候也能下上一個時辰!
  狂風大雨對飛燕軍的行進造成了很大的阻礙,但士卒們卻沒有停下前進的腳步,他們矮下身體將重心放低,速度放緩卻還在不斷前行。山林作戰叢林作戰就需要面對各種各樣惡劣的天氣,并州缺水,雨水不多,但每次只要一逢大雨就是飛燕軍訓練最勤的時候,管亥知道那樣的機會可絕對不多!如今這徐州大雨雖然還要勝過并州,但飛燕軍訓練有素還足以與之相抗。
  “大個兒,楊三,一人背一個,后面再換。”不光如此,飛燕軍中的優秀士卒還能留有余力將已經舉步維艱的兩名向導背在了背上,他們的體力不能與自己相比,可還需要指引方向,此刻二人對全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被背著的兩名向導面孔有些發紅,是他們的體力差嗎?應該算不上,更多還是因為飛燕軍的速度太快了,平路之上還能好些,但山地卻能消耗更多的體力。卻也不知道這些并州友軍到底是如何練出來的,如此地形,這樣惡劣的天氣,他們怎么還能絲毫不亂?哪怕呼吸稍稍有些凌亂但依舊可以堅持下來。如今向導們最大的希望還是這陣雨能快快停下,否則道路泥濘將更為難行。
  也許是這些向導們的心聲得到了老天的回應,不過一炷香的功夫,那片烏云過去,烈日重新出現,狂風也消失不見不見。倘若不是身上已然濕透的戰衣以及林木之上掛滿的水珠,那便如同這陣雨根本沒有下過一般。而在雨水的沖刷之下,讓飛燕軍士卒們都感受到了涼爽,卻是精神一振。
  但還沒有等笑容爬上那些向導的面龐,另一個狀況的發生就讓他們面沉如水了。雨水過后,山中的地氣被蒸發起來,一時間霧氣升騰,那濃霧越來越重越來越厚,到了最后便是目力極好之人也只能看見身邊三尺之地。這便是向導官所說的山霧,在他的遮蓋之下,的確無法分辨被林木落葉所遮蓋的道路。
  就在濃霧徹底生起之前,管亥已然下達了原地待命的軍令,那悠揚的小號一響,長達十余里的行軍隊列很快便整整齊齊的停了下來。向導官乃是軍中之人,他是深知想做到這一切有多難的,倘若換了徐州軍絕不會有這么快的速度。突然停下更容易造成自相踐踏,可飛燕軍的表現卻令人嘆為觀止,他們之前互相留好的距離起了最大的作用,那一陣緩沖也足以讓大隊人馬反應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