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至尊》 最新章節: 第2406章千載風云盡付一笑(08-18)      第2405章意外之人(08-18)      第2404章再臨魔界(第十二(08-18)     

萬古至尊2406 千載風云盡付一笑

“哼!”
  李云霄左手抓雷,右手舉起劍來,一片劍符在四周蕩開,呈現出詭異的空間形態來,竟看不透其內。
  李云霄突然福靈心至,似乎有一道靈光在腦海中閃過,盯著那大劍的形態,猛地雙眼一亮。
  自從融合了小青后,五年的癡傻讓他完全將那純純的乙木靈力吸納,雖說修為和感悟直接越界王,但也僅此而已了。
  此刻卻在“媛”的狂攻之下,突然對那劍內空間有所明悟,好似一扇巨大的門自此打開,腳下浮現出康莊大道。
  “果然是玄空間煉制出的玄器!難怪六翅會輸給你!”
  “媛”的臉孔異常猙獰起來,眉心處那道符文甚至蔓延至手中,化成一個多邊形的圣物,猛地拍了過來!
  李云霄眼中射出厲芒,冷喝道:“斬妖除魔!”
  “轟隆隆!”
  那大劍仿佛山岳一般傾壓下來,猛地擊在那掌力上,好似被一層無形的偉力擋住!
  兩股可怕的力量在空中對峙,一下成了涇渭分明的兩個世界!
  一手劍訣,一手雷芒,已是李云霄最強所學,竟壓制不住對方,不由得心中震驚。
  更何況在剛才的明悟之下,他的劍意有了極大提升,若非如此,此刻恐怕輸的還是自己了。
  而“媛”更是駭然起來,他手中圣物來歷極大,即便是千界之主也不敢硬抗這一擊,卻被對方擋了下來。
  李云霄腦海中順著那劍意不斷的領悟下去,雖處在千鈞壓迫下,但內心卻是無比的平靜,就如同修煉一般。只是閉關苦修,都難有這樣的機緣。
  時間一點點過去,兩人皆是滿頭大汗,一滴滴的往下落。
  崢等三人也是萬分焦急,小紅和玥數次想要出手,都被他攔了下來。以他們三人的力量,若是打破那可怕的平衡,怕是瞬間就殞命進去了。
  李云霄突然心中一動,似是再次明悟到了什么一般,眼中綻放出炙熱的光芒來。
  他一下化出三頭六臂,身后四臂飛掐訣,身前的雷霆和劍芒突然聚合在一起,猛地化成一股浩瀚神光,威能瞬間倍增而上!
  “轟隆!”
  兩人間的平衡瞬間被打破,“媛”所在的世界一下崩碎開來,他本人更是被擊飛了出去,猛地吐出大片的液體,全都呈墨黑之色。
  “媛”的臉色異常蒼白,但除了負傷外,更多的是因為恐懼。
  “別,別殺我!”
  看見李云霄一步步的提劍走上前來,“媛”終于怕了,眼中滿是驚恐,不斷求饒起來。
  李云霄突然嘆了口氣,剛才在那強大的壓力下,自己不斷的明悟,境界一下提升許多。現在“媛”敗了,那種明悟感瞬間結束,讓他感到十分惋惜和不舍。
  “不殺你?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
  李云霄冷冷說道,一劍指著“媛”的頭顱,生怕他再耍出什么花招來。
  “媛”臉色白,道:“你我無冤無仇,為什么要殺我。”
  李云霄臉色一沉,哼道:“那就是說沒有活命的理由了?”
  “媛”瞬間感受到劍上的寒意,大驚失色之下,急忙道:“我有,我有理由!”
  他臉上的神情一下陰沉不定,最終還是咬了咬牙,舉起手中那多邊形的古怪圣物,交了過去,道:“這東西給你,足夠換我一命了。”
  李云霄瞳孔微縮,道:“這是什么?”
  “媛”沉默了一下,才道:“既然你是界王,可曾聽過‘界紋章’?”
  “什么?!”
  李云霄身軀大震,差點一下心神失守,駭聲道:“你耍什么花樣!別以為我不知道界紋章的來歷,你怎么可能會有這種東西!”
  “媛”嘿嘿笑了一下,眼里閃過陰冷的神色,寒聲道:“我為什么就不能有?當年本座煉化魔界,自然就有了!”
  李云霄突然愣住了,腦海中頓時閃過靈光,道:“你是舊魔界的人,也就是那個煉化了舊魔界的瘋子?你不是被摩訶古神他們打成重傷,逃入混沌大宇宙中了嗎?”
  “媛”一愣,眼中滿是怒火,咬牙道:“摩訶他們果然已經聯系你了!不錯,我就是那個瘋子,但本座當年并沒有逃進混沌大宇宙,當時我已經重傷在身了,哪里敢亂跑。施展了點雕蟲小技,就逃回了魔界,一直潛伏在此地想要修煉回來,并且用大陣將我的氣息掩埋,以免被輪回之地的那些人現。可后來卻絕望的現,魔界的資源根本不可能讓我回到千界之主境界了!”
  李云霄道:“原來如此,那六翅呢?他也應該知道你的存在吧?”
  “哼,別提那個廢物了!”
  “媛”的臉孔陰沉了下來,咬牙道:“想不到他竟然如此沒用!本座當年將他從瀕死邊緣拉了回來,培養他成為新一代的魔主,更是踏入了千界之主境,居然還是被人殺了!廢物,廢物啊!原本我跟他的條件,便是他煉化兩界后,將我帶入混沌大宇宙,唯有在那里面,我才能恢復實力,甚至是更進一層!”
  李云霄頓時明白了前因后果,道:“那為何你要奪舍媛?也可以跟她談條件啊,把她培養成千界之主。”
  “媛”怒道:“本座哪里還有耐性?多少年了,我真想殺回輪回之地,將那群人全殺了啊!況且千界之主也是要有天賦的,這個女子的天賦很一般,有現在的修為已經是莫大的機緣,并且已經到達極限了,不可能再往前走。所以我才奪舍了她,自己再想想以后怎么辦。”
  李云霄微微一笑,左手一抓,便將那界紋章抓入手心,頓時有一種莫名的悸動。他笑道:“這東西的確可以換你的命,現在離開媛的身體,自己走吧。”
  “什么?你讓我離開?”
  “媛”眼珠子凸了出來,怒道:“好不容易才奪舍成功,若是你晚來數月的話,今日之戰的勝負還是兩說呢!這身軀我不能丟!”
  李云霄冷笑道:“既然你敗了,就要接受敗的現實,而不要再一味的‘假設’和‘如果’了。我已經答應了放你一命,可沒有答應讓你帶走媛的肉身。若是你不肯離開的話,那只好送你去死了。”
  “你……!該死啊!”
  “媛”怒吼不已,但在那劍鋒的威脅下,還是選擇了立即離開。
  下一瞬媛的身軀上冒出大量的黑色泡泡來,體·液“咕嚕咕嚕”的從身軀里溢出,慢慢的流在地上,最后凝聚成一團粘糊糊的肉泥,“嗖”的一下就臨空飛起,往遠處遁去。
  突然天際上炙熱的炎芒一閃,一道無比恐怖和迅捷的火焰化刃就斬了過去!
  “啊!!”
  那肉泥內傳來一聲絕望的慘叫,“嘭”的一聲就在天空上碎裂開來,隨后被火焰燒的一點不剩。
  出手之人正是媛,她滿臉蒼白,額頭上全是冷汗,眼里甚至還滿是后怕之色。
  “哼,想走!奪舍了本座,沒將你千刀萬剮算你命好!”
  媛看見那肉泥徹底毀去后,臉上的懼色才漸漸消散,惡狠狠的說道。說完,她也覺得渾身無力,就瞬間癱軟在了地上。
  此刻崢三人早已飛了過來,崢一下慌了,急忙上前攙扶起媛來,關切道:“媛大人還好吧?”
  媛擺了擺手沒有說話,只抬眼看向李云霄。
  李云霄看著異常虛弱的媛,道:“我此次前來……”
  媛開口說道:“不用說了,你的來意我多半也能猜到。”她痛苦的閉上雙眼,道:“你殺了濁坤,但剛才卻是救了我。而且我也非你對手。從今以后,你我便成路人。”
  李云霄淡淡一笑,點頭道:“如此甚好。”他抱拳道:“兩位大人,此行的目的我已經達到了,就不做多留,就此告別。他日有緣的話,興許還能再見。”
  玥愣道:“李大人就要走了嗎?”她眸光微微黯然,滿是不舍的樣子。
  李云霄微笑道:“天下間沒有不散的宴席,努力修煉,也許在將來,在前方的路上還能再見呢。”
  玥不知他要去輪回之地,只覺得十分的傷感,有種淡淡的哀傷。
  李云霄告辭之后,便帶著小紅離去。
  玥望著兩人消失的背影,喃喃自語道:“我是真的很羨慕小紅妹妹呢。”
  ……
  回到圣域后,李云霄便開始閉關起來。
  在魔界的一戰中,領悟了諸多妙法,一時間難以消化。同時那界紋章的得手,也讓他異常興奮,開始仔細鉆研起來。
  二年后,一道妙法靈光突然在整個圣域上空出現,驟然往四面八方擴散,一下籠罩萬里長空。
  整個北域,頃刻間都沐浴在這股恢弘圣光之下,所有武者全都心生感應,陡然心動,似乎有所明悟。
  這種異象持續了數個時辰后,那恢弘圣光化作萬千金雨灑下,滋養整個北域大地。
  大批的武者在一瞬間都打通關卡,驚喜的沖入更高境界,不由得心生感激。
  此刻,圣域主殿外罩了一層圣光朦朧,周圍早已聚集了大批的強者,都是議論紛紛。很多人當場就修煉起來,也是受益極大。
  大殿內,一道身影凌空浮現而出,正是“卓清凡”,訝異的望著李云霄,道:“你居然踏入了千界之主境,真是太讓我們吃驚了。”
  李云霄此刻身上圣光不停,與那萬千神輝相互輝映,自然生出一股神圣無比的氣息來。
  他淡淡一笑,掐訣收起漫天異象,恢復到普通狀態,道:“運氣。”
  “呵呵。”
  “卓清凡”笑了起來,道:“運氣只是成功者的謙辭而已。”
  李云霄道:“摩訶大人夸贊了,也許是鉆研了那界紋章,所以受益匪淺吧。”
  “卓清凡”也滿是感慨,道:“我們都以為那瘋子逃進了混沌大宇宙,卻想不到還在小混亂星域內。不過就算他繼續茍且活著,也很難再找回從前的修為了。”
  李云霄道:“大人不必嘆氣。這不過是天理循環,終有惡報罷了。”
  “卓清凡”點頭道:“你可以去準備了,通道上個月就已經打開,星宇盤很快就會降臨過來。”
  李云霄點了下頭,身影一閃,就出現在大殿外。頓時所有人全都驚醒過來,急忙上前參見,“見過盟主!”
  李云霄抬起手來,頓時一股力量將眾人盡數托起,道:“無需多禮,我已經不是天武盟的盟主了。”他目光落在不遠處,那一身青袍的男子身上,道:“韋青,將來就交給你了。”
  韋青微微動容,話到嘴邊又吞了下去,只是點了點頭。
  李云霄微笑道:“那我就放心了。”
  此刻,聚集在殿外的人多如一片山林,幾乎匯聚了兩界內的所有強者,就連崢和玥,也從魔界趕了過來。全是一張張熟悉的面孔。
  還有李長風等李家之人也赫然在內,不少人都是悲從心來,黯然淚下。
  李云霄望著其中一人,笑道:“羅青云,你我一戰,怕是要很久以后了。”
  羅青云身軀一顫,五味雜陳,抱拳道:“輪回之地嗎?終有一****也會去的!”
  “哈哈,說的好!”
  一旁的車尤拍了拍他肩膀,大笑道:“你我皆是龍族,乃天地間最為強大的存在,我們一起努力!”
  李云霄淡淡一笑,望著這位相伴了自己兩世的老友,此時此刻,千萬無語盡無言。
  車尤笑罵道:“看什么看,看了你兩輩子,我飯都吃不下,現在終于可以解脫了。”
  李云霄大步上前,張開手來狠狠的給了他一個擁抱,道:“多謝。”
  車尤飆淚了,巨大的淚珠從龍眼中滴落,拼命的抱著他,罵道:“兩個男的抱在一起,惡心死了!我可是天地真龍,被人看見了以后還怎么做人!”
  “卓清凡”突然臉色微變,驚訝道:“居然這么快就到了。”他抬起手來,掐出數道訣印,散入高空之中。
  隨后一團光暈于大殿上空散開,呈現出五彩繽紛之色,如同鮫綃一般緩緩浮動。
  那光暈中間似乎生出一片宇宙來,繁星璀璨之下,便見一道銀色光柱帶著宇宙鴻蒙之力傾瀉而下,不過轉瞬便消逝不見。
  那光柱出現的地方,僅停浮著一枚銀色的羅盤,散著徐徐光輝。
  李云霄眼中一喜,伸手抓去,將那星宇盤攝入手中,同時單手一拍,頓時羅盤上銀光流轉,一枚玲瓏剔透的丹藥從星宇盤上浮現而出。
  他大喜道:“水仙!”
  水仙早已將如是我聞祭出,金蓮之上,非倪的生命之火微弱的跳動著。
  李云霄往那涅槃丹上一點,那丹藥頓時激·射過去,一下懸浮在火焰上,被微弱的細火炙烤著,一圈圈靈氣呈螺旋狀散開,往那火中繞去。
  李云霄凝視了一陣,隱約間看到,那得到丹力滋補的火焰內,非倪的身影若隱若現。
  “卓清凡”道:“別擔心了,有這枚涅槃丹,不用多久非倪就能活過來。你也別耽誤了,順著這星宇盤落下的通道逆行過去。若是耽誤的越久,那通道軌跡就越弱,穿行的風險也就更大了。”
  李云霄皺眉道:“我希望走前能見一眼非倪。”
  “卓清凡”笑道:“不可能的,最快也要三四日才能涅槃重生,而且重生后必然是昏睡的狀態,沒有一年半載是無法見面的。難道你能耗上一年半載,讓星宇盤的星軌消散,那風險就極大了。”
  曲紅顏等人一聽,都是急忙催促著李云霄離開。曲紅顏強顏笑道:“不過十五年而已,莫非飛揚沒打算回來嗎?”
  李云霄這才長長嘆了口氣,目光從幾位紅顏的臉上看過去。眾女都是忍不住的淚水在眼眶內打轉。
  李云霄淡淡一笑,便轉身而去,只留下一道聲音在大殿上空回蕩,“我很快便會回來的。”
  那道孑然獨立的身影,在星宇盤散出的無窮光輝下,漸漸消失在所有人面前。
  正是:
  易水瀟瀟,滿座衣冠。千金買酒從來慣。人世關,意闌珊。萬古盡在杯中歡。一攬清風明月觀。勝,須盡歡。敗,須盡歡。
  (全書完,謝謝大家!)
  今天讀者突然來這詞,正是清風明月樓上,天下群豪聚,李云霄現身時所吟的詞(一現身,就把李逸的血茶也喝掉了,囧。)。當時寫出來后自己也覺得不錯,很應景。現在再次讀來,亦是十分有感,便作為本書的結尾吧。大家九月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