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至尊》 最新章節: 第2406章千載風云盡付一笑(06-25)      第2405章意外之人(06-25)      第2404章再臨魔界(第十二(06-25)     

萬古至尊2396 最后一章(6)(

四頭八臂的法相已然不見,只剩下大妖之軀。隨著一步步踏出,那猙獰的面孔也逐漸變得平靜起來。
  六道魔兵也沒在他手中,不知是收了回去,還是出了其他故障。
  那大妖之軀上,累累白骨從體內不斷爆出,好似鎧甲一般護在六翅的周身,但如今也是盡然染鮮血!
  李云霄渾身一顫,瞳孔驟縮成一點,死死的盯著六翅,滿臉的怒火和陰沉之色。
  六翅此刻的氣息比起先前是天淵之別,看來在剛才那星璇爆下,他也受傷極重。
  “你竟然還敢出現!”
  李云霄滿腔的怒火,但身軀只微微一動,渾身就無比劇痛,臉色一下發白起來。
  “要問這句話的,應該是我吧?”
  六翅亦是冷冷的盯著他,道:“撿回了一條命竟然不逃,真是出乎本座意料。不過也好,麻煩一并解決了。若是讓你和那真龍逃掉的話,天知道還會給本座惹來多大的麻煩。能將我逼到現在這般境地,實在是讓我倍感震驚和意外呢。”
  波木滿臉的絕望之色,喃喃道:“難道命運真不可改,一切還是按照既定的軌跡在運轉……”
  他想起柔微的預言來,眼中開始露出絕望和苦澀的神情。
  “你這老不死的別在這散播悲觀情緒!本座還沒死呢!”
  車尤一下從蓮臺上蹦了起來,身上的傷口再次撕裂開,無數龍血往下滴落。
  但他依然是滿臉殺氣,雙手緊緊握著拳頭,盯著那六翅,臉龐卻是側向李云霄,道:“有信心沒?!”
  李云霄哪有信心,內心也滿是悲觀,雖然六翅的力量遠不如前,但也已經不是傷成這個樣子的他們能夠抗衡的了的。
  車尤大聲罵道:“本座問你呢,說話啊!回答我啊!”
  李云霄心中一動,血液開始微熱起來。
  車尤皺起眉頭,冷笑道:“你不會又絕望?吧?認識你這么久,雖然你這個人卑鄙齷蹉又無恥,好色猥瑣兼下流,但卻是有一點一直讓我很佩服的,那便是永不服輸的精神。老子以前他媽·的就從沒見你認輸過!但是,后來你變了!”
  車尤話鋒一轉,譏諷道:“上次在化龍池里,被胤羽打出屎來了,就放棄了,求饒了。當時我真的很詫異,這還是我認識的那個李云霄,古飛揚嗎?”
  李云霄皺眉罵道:“你他媽·的才被打出屎來了,你才求饒了!我那是盡可能的拖延時間,穩住敵人,實施戰略戰術上的改變,用話語和計策打動對方,感化對方。戰書有云:攻城為下,攻心為上,難道你這個智障沒聽過嗎?!”
  “好了好了……!”
  車尤一陣頭疼,一手捂著腦袋,一手打斷他的話,道:“別跟我唧唧歪歪廢話了,我不想跟你講道理,這世上誰也講不過你。現在你只要告訴我,你是選擇放棄,還是永不認命,直至死?”
  李云霄咧嘴一笑,呵呵道:“只要是我認定的事,不管是不是命運!即便是死了,也一定要做到啊!”
  隨著他一聲大吼,身上的傷勢全都崩開,大片的鮮血激·射出來。
  但他似乎已經忘記了疼痛,眉心處閃爍出界神碑來,散發出微弱的光芒。
  他心神一動,這時才發現界神碑也被重創了,里面的山河破碎,靈氣大量流逝。
  隨后右手一抓,誰主沉浮再次浮現于手中,只是靈光也暗淡下來,似乎沒有什么生機了。
  “哈哈哈,好,好!”
  車尤狂笑數聲,也是五指一抓,世界之劍徐徐浮現而出,被其握在手中,同樣是變成了普通利器,直指六翅。
  雖然兩人的氣息不強,但這般絕強的氣勢,還是讓六翅愣了下,臉孔布上了一層陰霾。
  “既然你們執意求死,那就成全你們這兩個蠢貨!”
  六翅身影一閃,就沖至法華蓮臺上,手中一柄白骨化劍,“嗤”的一下就擊斬下來!
  李云霄和車尤同時舉劍迎了上去!
  “嘭!”
  三劍相擊之下,雖然也蕩出極強的光暈,但比起先前廝殺時那些毀天滅地的力量,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三人同時都被震開,只不過李云霄和車尤更是退的遠了一些。
  兩人震驚之下,卻不由的大喜,李云霄眼里露出驚色,大聲道:“好弱啊,能贏!”
  車尤也是重重的點了下頭,隨后手中之劍揮舞了幾下,就沖過去。
  六翅心中震怒不已,他的確也是消耗極大,就連四頭八臂的法相都難以維系了。而且六道魔兵雖然還能動用,卻完全無法發揮其威能,等于普通兵器一樣,與其如此,還不如直接用他身體內成長出來的骨劍,還更加得心應手。
  李云霄也是一咬牙,同樣沖了過去。
  “砰!砰!砰!”
  三人就在虛空上開始了劍術比拼,一道道的劍光如孔雀開屏一般,往四面八方激·射開。
  李云霄和車尤整體屈于下風,并且每運一次劍,就會有鮮血飆射出來,那身軀早已化成血人,傷勢還在不斷加重。
  但六翅也似乎并不好受,全身骨甲上的鮮血變得更為鮮紅艷麗,仿佛在不斷抽取著他體內的精血,而與之對比的臉色,卻顯得越發蒼白。
  車尤突然縱身一退,將世界之劍置于身前,雙手不斷掐訣打入體內。一聲龍吟震九天,那劍光一閃,就化成一道龍影,騰空向六翅撲去!
  “什么?!”
  六翅大吃一驚,想不到對方還能施展出如此絕技,骨劍一揚而起,猛地擊落下去!
  “轟隆!”
  一劍斬在那龍形上,六翅瞬間被震飛出去,天空上拋下一抹鮮血。
  龍形再次變回世界之劍,往那無盡虛空內墜去。
  李云霄臉色大變,知道車尤此刻狀態有異,否則絕不會任由自己的寶劍墜落不管。
  波木也發現了異常,凌空一抓,就將世界之劍和車尤全都攝了過來,放置于蓮臺內。
  只見車尤口中不斷的冒出血來,雙眼依然瞪的老大,兇光畢露,口里喃喃的不知道在說什么。
  波木忙道:“你別說話,我先幫你療傷!”
  頓時雙手上浮現出一層金色,緩緩的往車尤身上灌入真元。
  其實他自己也是重傷之軀,只是這個時候顧不得這許多了,保住真龍的性命比他自己的命還要重要。
  車尤掙扎了幾下,再次吐出數口鮮血,也就不說話了,靜靜的躺在那,任由波木替自己治療。
  李云霄看著這一切,臉色一沉,道:“老龍,你安心休養吧,接下來的事就交給我了。”
  在他的周身漸漸凝聚出一片罡風來,化作鱷魚,撲在他的肩膀上,一起冷冷的盯著六翅。
  鱷魚只有普通造化境的實力,但此刻也顧不得那許多,有總比沒的強。
  “該死!那條該死的龍,竟敢擊傷我!”
  六翅周身的骨甲在車尤那世界之劍的一擊下,都豁開不少裂縫。似乎對他造成了不小的沖擊。
  “傷你算什么?我還要殺你呢!”
  李云霄提著劍,一步步走上前去,那鱷魚猛地咆哮一聲,突然就竄了出去,化作巨大的身軀,張開口來吐出一道半月形的風刃,擊斬而去!
  “廢物也來,你當真是黔驢技窮了嗎?!”
  六翅提劍一斬,那劍芒上竟然帶著血色,可見其傷勢不輕。
  “嘭!”
  風刃一下就被斬碎,劍勢絲毫不減的擊在鱷魚身上,將它一剖兩半!
  李云霄乘機瞬移而至,猛地將僅剩的一點真元灌入劍內,那誰主沉浮上竟然浮現出一條青色的龍影,正是真龍之魂,隨著大劍斬落咆哮而去!
  “轟!”
  六翅大驚之下,再次抬起劍來格擋,魂魄一下透過他的骨劍,擊在那骨甲上,將其防御徹底擊散!
  “咔咔!”
  骨甲上不斷發出破裂崩碎的脆響,六翅再次被擊傷,噴出一口血來飛退了數千丈遠。
  此刻他渾身鮮血流淌下來,周身的累累白骨幾乎碎去大半,剩下的也全是裂痕,慘不忍睹。
  但那滿臉的堅毅卻支撐著身軀不倒,手中骨劍上依舊劍芒吞吐,“哈哈哈,李云霄!有本事再來第二劍啊!”
  李云霄在一劍后,也終于真元耗盡,誰主沉浮上光芒盡失,再無力出劍,被六翅一眼看穿。
  “若是再不出劍的話,就輪到我殺人了!”
  六翅滿臉鮮血,但眼里卻是射出興奮的殺氣,一步步向李云霄走去,“只要清掃了你們這些垃圾,兩界之內再無人可以阻擋我!”
  李云霄冷冷看著他,右手一抬,誰主沉浮一下消失在手中,雙手緩緩的在身前合十,隨后掐出雷印。
  “噼里啪啦!”
  一道青雷在他掌心浮現出來,緩緩散開,雷光噼啪之下,往四周輻射。
  六翅腳步一滯,隨即忍不住大笑起來,“哈哈哈,這一代的界王啊,怎么了?虛弱至此,就連紫雷也凝聚不出了嗎?只有這青雷玩玩,是想給自己死前點一盞長明燈不成?”
  李云霄心中也苦,不斷的運轉真元,想要將那青雷化紫,但哪里還提得起半分真元?雷光在青紫之間不斷交替閃爍,根本無法提純為純色紫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