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至尊》 最新章節: 第2406章千載風云盡付一笑(06-29)      第2405章意外之人(06-29)      第2404章再臨魔界(第十二(06-29)     

萬古至尊2395 最后一戰(5)(

其余七人也紛紛施展出神通來。
  之前聯手一擊下,每個人也都是拼了老命般,在和六翅硬抗一招下,都是被震傷了不少。
  此刻也明白生死一線,再無活命的想法,全都發狂的將力量提升至巔峰。
  李云霄臉色沉了下來,喝道:“都到我身后來,結陣攻擊!”
  七人不由皺了下眉頭,但還是聽令行事,全都飛至李云霄身后。雖然十二都天神煞陣已經無法布置,但殘缺的陣法總比沒有的強。
  非倪飛過李云霄身側時,不由得望了他一眼。
  李云霄心中一顫,兩人相對一眼,皆是默默無言,卻彼此心心相印,心照不宣。
  很快,一個殘破不全的都天神煞陣擺了出來,八人齊心協力,各自施展出最強神通!
  在李云霄身前,隱然浮現出一尊神煞巨靈,手持光刃。隨著八人一起出手,
  那神煞也猛地擊了過去,斬向前方那道可怕的身影!
  “哼,螳臂擋車!”
  六翅獰笑一聲,伸出雙手猛地拍出去,大吼道:“都給我去死吧!星璇爆!”
  “轟隆隆!”
  恐怖的氣息在六道空間內激蕩,眾人腳下那數不清的石柱瞬間就被震飛起來,化成齏粉消散在天地間。
  神煞巨靈迎著那恐怖的攻擊而上,巨刃猛地斬入星璇爆中!
  “轟隆隆!”
  天塌地陷,即便是超玄存在的六道空間也劇烈顫抖起來,隨后便是天地無光,整個空間都陷入一片混沌!
  李云霄只覺得渾身巨痛,經脈骨骼都在不斷的被撕裂開,甚至能夠感受到身后之人也都是被震開了,并且受到不小的沖擊。
  在那恢弘偉力之下,他徹底失去了五感六識,整個腦子都是懵懂的一片,完全空白了。
  唯一剩下的就只有痛、劇烈的痛、刻骨銘心的痛!
  不知過了多久,那種痛感才漸漸的緩和下來,但他全身已經沒有任何感知了,也不知身體狀況如何,迷蒙之間唯一曉得的便是,自己還沒有死。
  昏昏沉沉中,李云霄努力尋找知覺,尋找那種意識對身體的支配感。他此刻就好像只剩下一道意識般,完全不知身體何在。
  又過了一陣,那種身體的感覺才慢慢的回來,終于感覺到眼睛,嘴巴,漸漸的是四肢。
  李云霄努力的睜開眼來,卻發現一片柔和的光芒照在身上,在慢慢的恢復著自己的傷勢。
  他低下頭望去,發現自己正在法華蓮臺上。
  蓮臺化作半畝之大,上面橫七豎八的躺了幾個人。
  李云霄一望之下,心神不由得巨顫起來,“大人,非倪呢?!”
  蓮臺上除了他和波木外,還有另外八人。這八人中凌白衣盤坐其內,臉色十分蒼白,在緩緩恢復。而韋青、九淵、葉擎宇、媛,和惡靈五人俱躺在蓮臺內,生死不知。
  車尤似乎是所有人當中最好的一個,卻也是渾身鱗片脫落,傷的不成人形。龍血直接凝結成痂,就好像一層鎧甲似的,看的令人作嘔。
  而所有進入六道空間的人內,唯獨缺少了非倪。
  波木臉色也不太好看,伸出手來,只見掌心浮現出一團淡黃色的火焰,十分微弱的跳動著。
  李云霄的心臟仿佛被人瞬間刺穿,一下窒息起來,難受的無法呼吸。
  波木望了他一眼,道:“你也不用絕望。這是非倪的生命之火,尚未熄滅,
  幸虧我發現的及時,并且抽取這如是我聞的力量滋養著,否則就真的完蛋了。”
  李云霄一下狂喜起來,急忙道:“大人的意思是,非倪她還沒死?”
  波木搖了搖頭,道:“沒死,但也沒活。生命之火未熄,但肉身盡毀,不過她是天鳳涅體,興許能涅槃重生。”
  李云霄皺眉道:“大人的話能否說明白一點?”
  波木道:“意思是,能否活過來,就全看她自己了。我們興許可以給她一些幫助,但最終還是要靠她自己的意志,否則長久的沉眠于鳳火內,也是有可能的。”
  李云霄神色黯然,但這總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他望著那微弱的天鳳之火,咬牙道:“非倪你放心,我就算死,也一定會找到讓你復原的辦法的!”
  波木嘆息了一聲,道:“難。”
  李云霄心中有些壓抑,這才回過神來,道:“其他人怎樣了?”
  波木指著地上,道:“你自己看吧,二死三傷。”
  “什么?!”
  李云霄的心臟猛烈的抽搐了一下,急忙望了過去,不由得臉色煞白起來。
  只見惡靈的造化大圓滿之軀完全被打穿,變得千瘡百孔,幾乎成了一堆爛泥。其內感受不到任何生命的氣息,那惡靈之魂怕也是灰飛煙滅了。
  再往旁邊看去,葉擎宇也是面目全非,神識一掃之下,才知全身骨骼經脈盡碎,五臟六腑都化成糊了,斷然沒有再活命的可能。
  而重傷之下還活了下來的則是韋青、九淵和媛。
  媛的臉色異常蒼白,也幾乎和死了無異,只是她體內的兩種火焰還在微弱的跳動著,似乎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能維持住她的性命不滅。
  而且在媛的身側,還靜靜的躺在法樹金輪,上面的齒輪幾乎全被磨平,而且中間深深凹陷了下去,幾乎要被打穿。
  傷成如此模樣,這件圣器也已經徹底毀了。
  九淵也好似死了一般,渾身僵硬的躺在蓮臺上,身上沒有任何生命的跡象,但卻又不像是死了。
  波木道:“這應該是一種十分厲害的假死狀態。或許跟深淵一族本身的體質有關吧,興許是他們的某種天賦神通。雖然看上去像是死人,但如是我聞的力量卻明確的告訴我,他依然還活著。”
  李云霄想了一下,道:“深淵一族乃是天武界最早的一批種族。而且九淵大人早已是界王境的強者,又參悟了這么多年。眾人之中,當屬他的實力最強,應該不會有事的。”
  剩下最后一人則是韋青,同樣昏死在地上,他雙手呈環抱的姿勢,似乎昏死前拼命的保住了什么。
  從那形態看來,必然是陰陽二氣瓶了。
  李云霄眉頭皺了下,從韋青的身上拾起幾塊銀色的碎片,拿在手中一看,頓時明白了過來。
  是那陰陽二氣瓶保住了韋青一條命,否則憑借他魔尊的修為,絕無可能在這恐怖的力量下活過來。
  李云霄在韋青的身體上查探了一番,不由得皺起眉來,只見韋青身上雖然還有不少魔藤的掛著,卻也魔氣全無,如同死物一般。
  他喃喃自語道:“難道猲大人也……”
  李云霄識海內開始自動補腦起一副畫面來,在那恐怖的攻擊之下,陣勢所化的神煞自然瞬間炸裂,隨后八人全部星璇爆的力量吞噬。
  韋青在瞬間就祭出陰陽二氣瓶,護在身前,并且抽取出魔猲之力,也化鎧披在身上。
  魔猲自然是不會愿意的,但那種關頭也顧不得許多了,只能********齊心協力抵擋。不想那星璇爆實在是太過可怕了,最終寶瓶和護在韋青身上的魔猲都掛了,卻也將韋青的性命保存了下來。
  李云霄悶哼一聲,雖然對韋青的做法有些非議,但一想到他也的確就是這樣的人,也就沒多想什么了。
  況且韋青活著,總比一個魔界的圣魔活著要好。
  李云霄最終才望向車尤,道:“老龍,你沒事吧?”
  在所有人當中,最厲害的未必是李云霄和車尤,但輪防御,兩人當之無愧是第一。
  李云霄有誰主沉浮和界神碑護體,本身也是造化的法身肉體,同時還是五行雷體。若非遇到千界之主用六道魔兵施展星璇爆這種變態的事,兩界之內能夠殺他的人可謂幾乎是沒有。
  車尤更是真龍之軀,乃是天下最強肉體。加上世界之力的威能,能夠傷他者也不多。
  雖然狀態不如李云霄,但車尤勉強還是清醒的,躺在法華蓮臺上,望著無盡的蒼穹天空默了一會,突然說道:“你還在這悠哉悠哉的,六翅呢?六翅死了嗎?”
  李云霄渾身一顫,如遭電擊!
  醒來后這么久,居然將最重要的事情給忘記了!
  他急忙轉過身來,望向無盡的宇宙星空,卻并未發現六翅的身影,隨后又望向波木。
  波木也是搖了搖頭,道:“你們進入六道空間后,我便一直關注著界坑,沒有任何異象。直至你們出來的時候,就是現在這個情況了。二死四傷,還有兩位不知死活。”
  李云霄心中狂震,失聲叫道:“糟了!六翅一定沒死!若是他躲起來逃走那就麻煩大了!”
  波木也是臉色沉了下來,滿是憂色。
  這一次的大戰傾盡了兩界之力,頂層高手幾乎死傷殆盡,才取得現在這般成果,重創六翅。若是被他逃了,那后果難以想象,對于兩界而言,都是巨大的災難!
  “逃?你當本座是你們這群嘍啰嗎?!”
  一道冰冷的聲音從那界坑之中傳了出來,沒有絲毫情感,聽得人心中發麻。
  隨后六翅的身影慢慢從那虛無內浮現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