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至尊》 最新章節: 第2406章千載風云盡付一笑(04-27)      第2405章意外之人(04-27)      第2404章再臨魔界(第十二(04-27)     

萬古至尊2394 最后一戰(4)(

“什么?!”
  小青大駭,卻見六翅冷笑著一指點來,那渾天儀上頓時發出錚然響聲,天地雙軸一下從其上掙脫,化成天劍地劍,瞬間斬向小青!
  “嗤!”
  “嗤!”
  小青猝不及防之下,就被雙劍斬成三截!
  但他是先天木體,一下就恢復過來,只是臉色極為蒼白。
  六翅狂笑一聲,五指一抓,那天劍地劍往小青兩側斬去,將準備援手的其他人震開,那渾天儀主體上同樣泛起大量符文,演化周天星斗。
  “不好!快退!”
  李云霄突然心中有感,猛地喝令一聲,那渾天儀上散發出來的力量,已經是紊亂無章,并且狂暴異常了!
  “轟隆!”
  渾天儀一下被六翅引爆,恐怖的力量席卷天地,不僅將小青完全吞噬進去。就連身側的九淵和軒轅耀也受到影響,被震飛開。
  軒轅耀實力較弱,更是噴出一口鮮血,徹底傷了真元,氣息飛速跌落。
  九淵也被震退數步,情急之下他用手擋了一下,手臂上頓時鮮血淋漓,體內有些紊亂的氣息在流動,所幸并未傷及本體真元。
  “哈哈,這鬼陣終于被破開了,我看你們還拿什么跟我斗!”
  六翅狂笑一聲,八面法相盡數顯露猙獰之色,身影一閃就往軒轅耀殺去!
  此刻陣法已破,他需要的便是將所有人逐一擊殺,而實力本就偏弱,此刻又受了傷的軒轅耀自然是首選了。
  “軒轅大人小心!”
  李云霄心頭一沉,猛地大喝一聲,但哪里還來得及。
  所有人都還震駭在那圣器爆炸的恐怖威能之下,還未反應過來,便看到魔光一閃,阿含刀于長空上劃過,軒轅耀的頭顱就飛了起來。
  在數百丈外,突然青光一閃,小青的身影浮現而出,但卻是閃爍不定,似乎凝形都十分困難。
  隨后他了李云霄一眼,再次身軀一閃,就飛入李云霄體內,直接進入到界神碑中,再無法戰斗。
  整個局勢頓時被打破平衡,只剩下十人再難組陣,形勢變得更為棘手起來。
  “哈哈哈哈!”
  六翅狂笑數聲,眼中寒光一閃,八臂舞動起來,竟化萬千虛影。口中吐出詭異的秘法,隨后在法相上空凝聚出一面暗金色魔光。
  “魔元斬!”
  六翅抬臂一點,那面魔光剎那間分解成數十面,往十人斬去!
  每個人都是臉色沉凝,急忙施展身法躲避,但那些魔元斬靈性十足,追著眾人不放。
  無奈之下,只能各自掐訣往那些攻擊上拍去。
  李云霄劍勢一橫,連出三劍,將追著他的三道攻擊破去。隨后不退反進,身影閃爍下就瞬移至六翅身前,舉劍劈了過去。
  “砰!”
  誰主沉浮斬在阿含刀上,震起一圈圈的魔光。
  每擊一下,李云霄便受到莫大的反震,左手掐訣下,便有電閃雷鳴,漫天雷電匯聚而來,在其掌心化成雷符!
  “千雷劫——五雷轟頂!”
  李云霄渾身散發出雷電之威,界神碑紋在肌膚上蔓延,仿佛一界之雷霆盡數匯聚而來。
  六翅面帶冷色,突然眉宇一皺,抬眼凝望下,只見一朵金蓮飛來。隨后天際有漫天金光穿梭,他的八臂之軀竟被一道道細小的金鏈束住。
  “法則之鏈!”
  六翅臉色微變,冷笑道:“本座早已超出一界之能,這法則之鏈能奈我何!”
  手中魔兵旋轉,將法則之鏈“砰然”斷毀。隨后再一劍斬出,橫掃那金蓮而去。
  波木在蓮臺上化身而出,雙掌結印迎接而上!
  “嘭!”
  阿摩輪寶之劍氣,擊穿波木的雙掌,將其震飛出去。蓮臺在空中飛速旋轉,波木的身影閃爍不定,竟是一擊下就被楸創。
  那法則之鏈雖然斷去,但卻給眾人爭取到一線時間,其余之人皆是拼命生平所學,恐怖的威能鋪天蓋地而下!
  李云霄掌心的雷霆之力匯聚圓滿,身后竟有九道紫色神雷化龍,盤繞在周身旋轉,隨著一掌而擊下!
  “千雷劫——九雷轟頂!”
  “轟隆!”
  九道紫色雷龍分別從八方擊下,在六翅身側旋繞,引動界內千萬雷光,隨即轟然而上!
  其余幾人畢盡生平所學,也頃刻間化作神通,橫貫天地而來!
  “轟隆隆!”
  恐怖的威能一瞬間封鎖住六翅,倏然炸開!
  驚天震響下,一道數畝之粗的光柱沖上九天云霄,整個大地全都破碎裂開,蒼穹震毀,地脈盡碎!
  整個南域大陸都受到這一擊的波及,恐怖的波光隨著那光柱的散開,往四面八方肆虐,方圓數萬里內,所有生靈全都隕落,草木不存!
  在之前炎武城所在空間的四周,一個巨大的天穹異景瞬間出現。
  正是天武界被擊穿之后,出現的偌大界坑!
  六翅依然站在原地,只是面容有些陰沉,握住魔兵的手顫抖起來。
  “噗!”
  終于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六翅滿眼的驚色,仿佛不敢相信。那六件魔兵上的氣息也急劇減弱下去。
  “你們……竟能傷我?!”
  六翅看著自己嘴角滴落下來的鮮血,還有體內流竄著的各種復雜氣勁,身軀輕微顫抖起來,竟是羞怒無比。
  李云霄持劍而立,冷冷道:“傷你只是開始而已,接下來要做的便是殺你!”
  其余之人也是面色沉凝,目光如刀的盯著六翅。
  突然間,凌白衣的殺神之軀一顫,凝聚于周身的殺氣倏然間渙散開來,那面目猙獰的殺神之軀目光一轉,散出邪惡的笑意來,隨即“嘿嘿”一笑。
  一道白色的身影從其內分離出來,臉色蒼白,嘴角帶著血色。
  正是凌白衣的本尊,那殺神之軀的召喚時間早已達到,但他依然強行維系,終于達到極限。
  而又在剛才一擊下,本尊受到重創,終于再難駕馭。
  殺神本體眼光一眨,轉身而去,一下就消失在這漫漫的界坑宇宙內。
  距離凌白衣最近的九淵急忙上前將其扶住,閃身之下,就交給遠處的波木,讓他代為照顧。
  波木也重傷在身,盤坐于蓮臺上,將凌白衣接下,道:“此人交給我,戰場就托付你們了。”
  九淵面色凝重的點了點頭,便回到界坑內,與六翅對峙起來。
  六翅似乎還未從自己受創的現實中反應過來,有些發怔的呆滯在那。
  李云霄一劍指他,喝道:“六翅,局勢已發生逆轉,不要再冥頑不靈,否則終落得身死道消,白白浪費了一場造化!只要你發誓不再作惡兩界,我們這便放你走!”
  “放我走?哈哈哈!大言不慚!”
  六翅一下被激怒了,吼道:“那就看看是誰冥頑不靈,是誰身死道消!”
  他八臂掐訣之下,六件魔兵騰空而起,在空中相互輝映,竟連成一片結界張開!
  李云霄臉色大變,震駭道:“你瘋啦!施展星璇爆的話,你也會死的!”
  那恐怖的魔兵之力瞬間蔓延至整個界坑,遠處的波木只覺得心中一顫,就發現所有人突然全部消失在了眼前。
  他渾身一震,吃驚道:“六道空間?!”
  雖從未經歷過,但卻聽李云霄說過六道空間之事,此刻眾人突然消失不見,唯有六道空間才能解釋的清。
  波木不由得大駭起來,雖然心中焦急,但卻沒有絲毫辦法。只能驅使著法華蓮臺再飛出數千丈遠,靜靜的觀望,以免被突然出現的異狀波及到。
  李云霄也第一時間發現了,無數石柱在腳下浮現,延伸向四面八方的無窮遠處。
  六翅渾身魔光閃爍,雙手在身前不斷掐出訣印,身后六臂則是分別控制著一件魔兵,在上空飛舞,恐怖的器蘊威壓如巨石般壓在每個人心間,都沉重的難以呼吸。
  李云霄不免有些驚懼,咬牙怒道:“六翅,你這樣玩的話,自己也會死的!”
  “哈哈,我死?我可是六道魔兵的主人啊,我最多重傷而已!”
  六翅寒聲道:“殺了你們后,整個兩界之內,便再沒有可以和我抗衡的人了。而且少則只要數年,多則十余年,我就能恢復如初,甚至修為再進一層!”
  那魔兵在他的控制下,突然開始嗡鳴起來,似乎在進行某種儀式一般,散發出恐怖而又神圣的氣息。
  李云霄臉色蒼白,知道麻煩大了!
  之前所施展的星璇爆,都只是五件魔兵,而現在卻是六件齊聚,才會有如此異象反應。而六翅也是完整的千界之主狀態,這一擊下足以毀天滅地,自己這方數人怕是再難活命。
  他猛地一咬牙,大喝道:“所有人都到我身后來,一起出手做最后一擊!生死有命,就看這一下了!”
  他的肌膚上開始布滿各種繁雜的花紋,最為顯眼的便是淡藍色如晶玉般的界神碑碑文,眉心處也是閃爍出界神碑的虛影。
  恐怖的力量于身上一下散開,誰主沉浮握于手中,將全身之力都灌入進去!
  似乎受到六道魔兵的影響,亦或者是吞噬了李云霄之力,從未有過這般暢快的感覺,誰主沉浮上也發出一陣低鳴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