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至尊》 最新章節: 第2406章千載風云盡付一笑(04-27)      第2405章意外之人(04-27)      第2404章再臨魔界(第十二(04-27)     

萬古至尊2390 敗退

兩人以難以捕捉的速度廝殺,漫天都是刀光劍影。
  不過片刻,李云霄便落于下風,被逼的萬千身法合一,縱身而退。
  六翅刀影縱橫,于空中踩著步伐不斷追砍過去。
  這時媛才從兩人那極快的速度中回過神來,身上一片金光亮起,瞬間移至六翅身側,一片金芒化利刃就斬了過去。
  金光內傳來嗡嗡之音,正是法樹金輪,婆娑樹影在空中搖曳。
  “找死!”
  六翅手中刀影一滯,果斷放棄李云霄便向媛橫斬而來。
  就在兩件圣器將要撞擊之時,一道天光驟然落下,在空中化成半畝之大,把六翅直接照了進去。
  只見韋青手持寶瓶,瓶口內噴出陰陽二氣,化成混沌之光。
  他左手更是一掌拍下,漫天的魔藤頃刻間灑下,將其法相束住。那握著魔兵的六臂上一時間也纏滿藤蔓。
  媛的法樹金輪頓時如雷霆奔涌,猛地擊在六翅身上!
  “嘭!”
  六翅一面法相之上,竟然印下一道婆娑樹影,雖是一閃即逝,卻給他造成創傷,甚至被震飛了出去。
  李云霄也緩了口氣,大喝道:“所有人一起上!”
  山巔上的諸多高層全都身軀一顫,精神振奮下,戰力也驍勇起來,猛地化出流光沖天而起。
  六翅滿臉陰霾,寒聲道:“全部給我去死!”
  他左手掐訣,一層層星云在四周散開,五件魔兵在手中一閃而沒。
  隨即魔云內器影沉浮,散發出可怕的力量,直逼天際!
  李云霄臉色大變,狂喝道:“不好!快逃!”
  那些高層剛剛飛起,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但聽得李云霄此言,也顧不得那許多,轉身就走。
  聽李云霄的話總歸是沒錯的,而且是讓自己逃命,又不是讓自己沖上去,故而第一時間就飛移了數百丈遠!
  “嘍啰,全都給本座留下吧!”
  六翅雙手在身前一合,頓時魔云之內便有魔光閃爍而出,化成恐怖的氣浪,擊向四面八方!
  “轟隆隆!”
  天地瞬間就塌陷成一片,變得混沌無光,隱約間可見蒼玄山被撕裂開來,大片的山體夾雜著魔族人的身軀被震上長空,隨后一齊湮滅在氣浪內。
  所有魔族高層雖然先跑一步,但還是盡數被卷入那氣浪沖擊之中,憑借著自身強大的力量抵抗。
  那些抗不住的瞬間就領盒飯了,方圓數百里內,盡數受到沖擊,整個蒼玄山完全毀于一旦!
  恐怖的氣浪甚至沖入兩界裂縫,直接透射到紅月城上空,驚得所有天武界人都異常緊張。
  紅月城的四周,懸浮了十三座天空之城,按照某種規則排列,一下全都進入了蓄勢待發的緊張狀態。
  每座浮空島上的武者,都異常緊張的盯著那裂縫,等待著進一步的情況。
  魔界,蒼玄山內變得一片狼藉,整座山脈都在那一擊之下灰飛煙滅!
  十余萬魔族大軍,殘存下來的卻不足千人,而且盡數負傷。
  此刻存活之人,全都懵了,傻眼看著眼前這一切,好似被變換了時空,完全認不出大地面貌。
  李云霄等人全都被擊退了數千丈遠,陰沉著臉孔望著遠處那道身影。
  六翅剛才施展出來的正是魔主的最強一擊——星璇爆,其威能之可怕,令所有人都是面色灰白如紙。
  但六翅自身也受到反噬,立即融合了第四道分身。此刻滿血滿魔的站在天地間,氣勢更勝從前,以一種睥睨天下的氣勢掃視眾人。
  “該死!”
  李云霄咬牙罵道:“果然是有六條命!而且一條硬過一條!”
  崢也是滿臉蒼白,毫無血色,顫聲道:“現在該怎么辦?”
  李云霄沉聲道:“他既然有六條命,那我們就逼他六條命來!按照之前的計劃,不是還有大羅伏魔陣嗎?此陣不論多少人都可以發動,我們逼出他的第五道分身就遁入天武界!”
  “第五道分身……”
  崢眼中滿是驚恐,此刻的六翅,就給他一種無法戰勝之感,加上之前的所表現出來的戰力,幾乎信心全無。
  韋青冷笑道:“都這個時候了,難道還沒有死的覺悟嗎?”
  崢心中一顫,頓時消散了恐懼,咬牙道:“對,早已有了死之覺悟,此刻又有何可怕的!”
  他大聲道:“大羅伏魔陣!所有生還之人,全都出手!”
  “出手!”
  李云霄當先喝了一聲,便沖了出去。
  四周虛空內陸續浮現出人影,全都是臉色蒼白,各自施展出神通。
  所有人都知道,此時此刻,退即死,唯有一戰!
  頃刻間就有數百道身影出現,繞在六翅身側,各自踩著步伐就攻了上去。
  “幼稚!”
  六翅嗤笑一聲,眼中寒光一閃,便見魔光在空中閃爍,一柄阿含刀隱現之間,便有十余人命喪黃泉。
  其余之人都是臉色大變,驟然后退,不敢再向前。
  李云霄也是心中駭然,知道錯估了六翅此刻的力量,喝道:“都退!”
  一行人毫無猶豫,立即向裂縫中涌去。
  “切!一群螻蟻,成為喪家之犬很意外嗎?這本就是你們該有的結局啊!”
  六翅滿臉譏諷,手中握著阿含斬骨刀,一步步向那裂縫走去,“百萬年了。天武界,本座終于歸來了!”
  李云霄和媛幾人斷后,在目睹所有魔族都進入裂縫后,這才一轉身飛馳而入。
  六翅并不著急,幾步之下就走入裂縫,好似歸來的王者,滿臉都是傲然和輕蔑之色。
  眾人一入天武界,頓時就有人迎了上來,正是寧可為父女。
  李云霄道:“可為大人,你們速帶這群魔界的朋友去炎武城!然后就不用回來了。”
  寧可為一揮手,立即讓寧可云去辦,自己捋著長須,道:“老夫大限將至,誓與紅月城共存亡!”
  幾人臉色大變,寧可云驚道:“爹!”
  寧可為伸手一推,喝道:“休要在這啰嗦,還不快去辦!”
  寧可云滿臉悲戚,但知道父親心意已決,急忙跪下連磕了幾頭,這才帶著崢等人前往傳送陣。
  媛和小紅,還有韋青都對天武界十分適應,故而留在了紅月城。
  寧可為道:“盟主,那六翅……”
  李云霄滿臉的凝重之色,沉聲道:“比預計的還要厲害太多!”
  正說話間,一股絕強的氣息從裂縫中緩緩散出,整個紅月城內之人全都感應到了。
  寧可為心神一滯,也被那股氣息所震懾,但隨即就大笑起來,道:“哈哈哈,臨死之前能夠見識一下魔主之威,也算不枉此生了。”
  李云霄長長的嘆息一聲,道:“可惜了這滿城的熱血之人,也都要陪葬此地。”
  寧可為決然道:“如此曠世一戰,總有人要為各個環節做好犧牲的準備。我們的任務便是拖延住魔主,讓炎武城得到消息進入備戰狀態。并且可能的話,給予魔主重創!”
  李云霄點了點頭,道:“諸位對天武界的犧牲精神,必將如這萬古的星空,照耀著后人。”
  說話間,六翅已經踏入裂縫,出現在紅月城的上空,冷眼看著那三十座浮空之城。
  寧可為臉色一變,喝道:“來了!”
  隨即便身影一閃,消失在李云霄身側。
  李云霄滿臉的悲傷,對韋青等人道:“你們先去炎武城吧,我暫且留下觀戰。”
  韋青冷聲道:“你切記不可意氣用事,自我犧牲拖延六翅,作為炎武城的戰前緩沖,這是他們自愿的選擇。而且寧可為說了,如此大戰,定然要有人自我犧牲的。天武界之人是命,剛才死去的十多萬魔族也是命。”
  李云霄嘆息一聲,道:“我明白,你們先回炎武城,我過會就來。”
  小紅道:“我留下陪你。”
  李云霄略一猶豫,拒絕道:“你隨韋青走,不得有違!”
  小紅抿了下嘴,但還是聽令轉身,隨著韋青等人而去。
  六翅望著那浮空之城在天際上運轉,目光閃爍下,突然贊道:“挺有意思的陣法呢。”
  “能得到魔主的贊譽,在下倍感榮幸。”
  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李云霄震驚的抬眼望去,只見一座浮空城上,一人負手而立,滿是恬靜之色,正是王座騰光。
  六翅看著騰光,道:“這是你布下的陣法?雖然實力渣渣,但陣道的確有可取之處,是個人才。”
  六翅當年也精通術道,渾天儀便是他煉制之物,自然一眼就能看出這陣法的端倪,心中生出贊許之意。
  騰光微笑道:“傾盡在下平生所學,悟出這十三絕殺陣,踩天星地煞之位,直接抽取周天星斗之力,與魔主大人一戰!”
  “哈哈哈。”
  六翅狂笑起來,道:“此陣確實不錯,但要說與我一戰,開玩笑了。”
  “是嗎?魔主大人未免自大了。”
  騰光微微一笑,雙手揚起,頓時一片訣印自手中飛灑而去,射入十三座浮空島內。
  頓時島上神光乍現,一道道光柱沖天而起。每座浮空島中同樣是十三道光柱,組成一座小的十三絕殺陣。
  頃刻間,上百道青光沖入云霄,原本朗朗晴空之下,竟然化出周天星斗,照耀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