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至尊》 最新章節: 第2406章千載風云盡付一笑(12-14)      第2405章意外之人(12-14)      第2404章再臨魔界(第十二(12-14)     

萬古至尊2389 蒼玄山一戰(下)

  崢目光一掃眾人,高聲道:“有乾坤定一兩儀微塵大陣的掩護,不用擔心,在陣中你們都是安全的。”
  不少魔族都私下怒罵,“安全的話你怎么不自己上”,但這種話誰也不敢說出口,此時此刻若是擾亂軍心,怕直接就被殺了。
  但大軍還是在一道道的命令下動員了起來,震天的吼聲傳出,都是在拼命給自己打氣,硬著頭皮沖入那大陣內。
  所有入內之人,身上立即被一層銀光包裹住,如同鎧甲附體,令的他們的心情一下平靜下來,恐懼全被驅散。
  “果然安全!”
  一些魔族頓時狂喜起來,立即恢復了斗志,向著中間的六翅殺了過去。
  六翅冷冷道:“在陣法力量開始枯竭的情況下,又送來這么多‘能源’進行補充嗎?”
  那些魔族一下就沖到結界外,拼命的攻擊起來,數萬道攻擊瘋狂擊在結界上,即便是以六翅此刻的狀態,也倍感壓力。
  這些人一時半會雖威脅不到他,不過他也有些頭疼。若是出手擊殺,這些炮灰立即就會變為魔氣被大陣吸收掉,補充到陰陽二氣瓶內,提升陣力。
  若是不殺的話,這些炮灰狂攻之下他也吃不消。
  六翅眼中一寒,殺氣騰騰的道:“蒼蠅多了真討人厭,我徹底送你們全部歸西吧!”
  他手中黑芒一閃,狂暴的氣勁激蕩開,阿含斬骨刀落在手中,猛地往那陰陽二氣瓶上斬了過去!
  “轟隆!”
  整片高空風云激蕩,大片的魔族被刀氣震死,那陣法中立即被斬出一條極深的裂縫來,所有銀光都傾瀉進去!
  韋青臉色大變,陰陽二氣瓶在這一道的刀氣下,被震得“嗡嗡”作響。雖然大片魔族死去,瞬間就轉化為銀光,但大陣的根基還是被撼動了!
  六翅獰笑一聲,再次舉起手中的阿含斬骨刀,一刀劈落下來!
  “轟隆!”
  天地震顫,那些銀芒竟被刀光斬的震開,化成銀針一般激·射向四面八方。
  韋青只覺得胸口處異常壓抑,隱約有些扛不住的跡象。
  所幸的是大量魔族也被阿含刀的刀芒震死,轉瞬間就化成了大陣的能量,維持著陣勢不滅。
  但任誰都看得出來,若六翅再斬幾刀的話,必然要崩碎。
  李云霄急忙叫道:“韋青,不要硬扛!保存實力!”
  “哈哈,笑話!”
  六翅聞言,狂笑起來,道:“在本座面前,居然想要保存實力?”
  他抬起手來,阿含斬骨刀錚然一聲鳴響,立即化成千萬刀影,往四面八方斬去!
  “砰!砰!砰!……”
  刀氣縱橫交錯,如蛛網鋪滿長空,大陣內的陰陽二氣和八卦金符開始崩碎。
  那三萬多大軍在這刀光肆虐下,幾近全軍覆沒。
  韋青臉色發白,雙手飛速掐訣打入那寶瓶中。陰陽二氣瓶突然瓶口一轉,一道白色的光芒吞吐而下,宛如神光臨世。
  六翅臉色微變,身軀在那白色光芒照耀下,突然一滯,仿佛被壓制住了。
  韋青同時大喝道:“動手!”
  李云霄和媛會意,兩人身影一閃,便出現在天空上,都是使出至強絕學擊向六翅。
  李云霄二話不說,誰主沉浮激·射出絕強劍意。媛更是雙火合一,在空中化成巨刃,猛地斬了過去。
  一刀橫斬兩極,一劍豎劈八方!
  那陰陽二氣瓶的光芒一下變盛起來,罩住六翅的光束變粗了數倍。六翅的身軀終于動了,一下化出三頭六臂,各自掐訣施展神通。
  “轟隆!”
  恐怖的刀劍之力斬入白光,迸射出驚天動地的巨響,毀滅的氣息從六翅身上不斷激蕩開來,橫掃寰宇!
  天空上的陰陽二氣瓶瞬間就變得暗淡起來,一下收攏所有光輝,往韋青手中去。
  李云霄和媛各自依照三才陣的陣勢,互為犄角站在一方,警惕的看著中間。
  剛才那一擊雖然強橫,但六翅卻是硬抗了下來。
  魔光過后,只見六翅嘴角流下一行鮮血,眼里滿是冷色。六臂上除了左手外,分別握著魔兵。
  剛才的一擊,便是被五件魔兵聯手化出的結界擋了下來!
  “還真的有點危險呢……”
  六翅抹了一下嘴角的鮮血,寒聲道:“說不定大意之下還真的要被你們干掉了。”
  李云霄心中微動,皺眉道:“血?你不是魔軀嗎?怎么還會有鮮血。”
  六翅冷笑道:“這個問題,你得下地府去問閻王了!”
  他身上一陣波動蕩開,仿佛有強大的力量灌輸進去,離得最近的李云霄三人立即感受到了,不由得大驚,“第三道分身合體嗎?!”
  李云霄寒聲道:“僅僅是三道分身融合的話,就想馳騁蒼玄山,未免太小覷天下英雄了!”
  “哼,若是本座一下融合六身,游戲就變得單一了。瞬間就滅了兩界,那還有何樂趣可言?”
  六翅融合一道分身后,力量再次提升,狂橫無匹的氣勢發散出來,讓人心頭略沉。更讓李云霄三人郁悶的是,隨著實力的提升,他身上的傷勢也完全愈合。
  若是如此下去的話,六翅豈非還有三次滿血滿魔復活的機會?
  “那就直接死在這第三層融合上吧!”
  李云霄臉色一沉,誰主沉浮上發出激蕩的劍意,“劍蕩群魔!”
  一招狂霸的招式涌出,化出巨大的劍影,僅劍勢就有天崩地裂之威,從天際斬落!
  “笑話!”
  六翅刀光一轉,阿含刀應聲而出,錚的一聲發出魔音,迎著那劍影斬去!
  “轟隆!”
  劍影崩碎之下,一道人影陡然而現,出現在六翅身前,再次一劍擊下!
  “砰!”
  六翅一臂回轉過來,正是阿摩輪寶,擋在身前,將那誰主沉浮架住!
  十二福輪之力飛速旋轉,削開李云霄四周的護體劍氣,沖擊著他的肉身。
  李云霄巋然不動,只左手掐訣,眉心處金光一閃,全身便布滿界神碑的碑文。
  隨后訣印化掌,漫天魔氣驟然涌動而來,在其周身旋轉不停!
  “風云由我!”
  大風云掌在左手四周凝聚,夾帶著漫天威勢傾力擊下!
  六翅臉色一變,驚道:“你煉化了界神碑,成為了界王?!”
  不由得他多想,阿南干剎猛地往前一檔,盾牌前化出一道道魔光,堅如壁壘!
  “嘭!”
  大風云掌擊在那盾上,無數金色符文隨著掌力而下,擊碎層層盾光!
  六翅在他全力一擊下,竟然忍不住的后退了數步!
  頃刻間不過兩招出手,就已經驚得四方目瞪口呆。特別是蒼玄山內的群魔,一個個瞪著眼睛張大嘴巴來。
  魔主有多強,他們都是親眼所見的,現在卻被一名男子兩招之下壓制住,不由得驚喜異常!
  “好強!當真好強!”
  崢也是激動的連連跺腳,興奮道:“能贏!這一戰定然能贏了!”
  但李云霄本人卻沒有這般樂觀,即便是他最強的一劍和一掌之下,都僅僅只能將六翅逼退,而此刻的六翅只有三道分身融合。再變化三次的話,怕是力量要比現在提升一倍不止。
  而且界神碑在魔界之中能夠發揮的力量有限,幸虧誰主沉浮不受影響。
  “李云霄,你當真是能給我驚喜的人呢!”
  六翅三面法相之中,其中一面滿是怒色,眼中噴出怒火來盯著他,寒聲道:“一路以來,都被你壓制著戲耍!若非是你,我早已踏入圣魔境,也早已煉化兩界,直接遨游宇宙了!”
  李云霄看著那面法相,驚道:“李逸?”
  “哼!去死吧!昔日所有的羞恥和恨意,今日便要尋回,百倍加諸你身!”
  六翅怒吼一聲,揚起一臂,阿賴玄鉞化作一道魔光激·射,猛地刺了下來!
  “魔主,死吧!”
  突然身后傳來媛的厲喝聲,便見兩道神火臨空顯化,在媛的身前旋轉,化成一龍一鳳,“龍飛鳳舞!”
  雙火在空中你追我逐,好似靈物一般,往六翅擊去。
  李云霄見那阿賴玄鉞刺來,身化雷光一閃,便避了過去。
  “斬妖!”
  但一閃之下,就劍氣再起,配合著媛的攻擊大劍斬落!
  六翅的三面法相臉色同時一變,阿遏梵剎發出“嘩嘩”聲響,一下繞成結界,同時阿南干剎旋轉,化成盾界!
  “轟隆!”
  兩人聯手一擊,壓在兩件魔兵聯合的結界上,劍氣和火力慢慢的滲透進去。
  六翅亦是倍感吃力,突然身影一動,就出現在結界外側,猛地抓起阿含刀斬向李云霄。速度之快,幾乎是眨眼瞬間,猝不及防。
  但李云霄神識之敏銳,怕是當世第一,無人能出其右者。
  誰主沉浮一下就收了回來,擋在身前!
  “嘭!”
  擋住阿含刀一擊,他立即被震飛了出去。
  六翅似乎看出了三人聯手之勢,面帶冷色,身影閃爍下,漫天皆是殘影,竟不能辨識真身。
  李云霄臉色大變,只覺得異常危險的氣息從四面八方而來。
  他持劍而立,單手掐出劍訣,喝道:“劍化九龍,身化萬千!”
  頃刻間,同樣是漫天虛影,與那六翅戰于一塊,分不清彼此你我。目視之下,只有漫天劍影與魔光縱橫,以及可怕的力量不時的激蕩出來。每次落于山脈內,都要死傷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