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至尊》 最新章節: 第2406章千載風云盡付一笑(01-18)      第2405章意外之人(01-18)      第2404章再臨魔界(第十二(01-18)     

萬古至尊2388 蒼玄山一戰(上)

“怎么,都想抗命不成?!”
  媛厲喝道:“此時此刻,誰還想全身而退嗎?此戰若敗,魔界消亡,誰也沒命活了!”
  雖然媛出言欺騙眾人,但畢竟剛才那一幕太過震撼。震撼的十幾萬大軍腦子都有些恍惚發麻,零零散散的有些人動了,但大多數還是停滯不前。
  六翅大笑起來,道:“哈哈哈,看來全都嚇破了膽,是不是將你們的布置全盤打亂了?”
  一擊之后,六翅也不急于進攻,而是繼續站在天空上,享受著那濃濃的魔氣。
  在其身側浮現出一個個的小漩渦,眨眼間就增至數百個,正是在吸納魔氣補充自己。
  媛瞳孔猛然一縮,喝道:“他果然受了傷!第三、第四路大軍立刻殺上去!誰敢抗令,直接抹殺!”
  崢寒聲道:“每個人都對自己的部下負責,有抗令者,直接殺!”
  兩人同時下了死令,山脈中這才有不少魔族飛起,數量越來越多。同時,還有許多嚇破了膽要逃跑的,當場就被上一層的統帥擊殺掉。
  進退維谷下,數萬人這才沖天而起,反正橫豎都是死,索性全都硬著頭皮向六翅沖去。口中歇斯底里的大吼起來,在為自己打氣,驅散那內心的恐懼。
  六翅目光冰冷的看著,竟然數了起來,“二萬九千七百二十六人……二萬九千九百六十人……三萬……”
  兩路大軍之人,沖至六翅身前百丈處,就被一股屏障擋了下來,再難寸進半步。
  三萬余人全都發狂的攻擊那層無形的屏障,結界就像是被雨水打皺的湖面,蕩漾出千萬波紋。
  六翅眉頭皺了起來,雖然都像是螞蟻噬咬一般,但蟻多也可以咬死象。
  他抬起手來掐訣,周身的鐵索“哐當”一聲就激散開,浮現在結界的邊緣,把百丈的領域之地變的如銅墻鐵壁般。
  “嗞!”
  “嘩啦!”
  所魔族一見那鐵索,就嚇得抽了口冷氣,渾身哆嗦。
  “哼,廢物果然是廢物!”
  六翅嗤笑一聲,抬起手來,高聲道:“阿遏梵剎,三千世界!”
  “轟隆隆!”
  鐵索一下沖出結界范圍,往四面八方無差別的攻擊出去。
  “砰!砰!砰!”
  天空上大片的爆炸聲,就像是收割韭菜一般,交睫之間,便看見成片的魔族被炸死,那場面令人終身難忘!
  若有地獄的話,如此便是了。
  整個山脈中頓時騷動了起來,甚至有人鬼哭狼嚎,跪在地上直接被嚇破了膽。
  李云霄目光閃爍之下,盯著上空,狐疑道:“這六翅的力量,似乎并沒有想象中的強。”
  媛一怔,道:“你也感應到了?”
  李云霄點頭道:“這兩擊雖然異常可怕,但也只是比普通圣魔強上一些罷了。之前六翅在身邊凝聚出上百個吸納魔氣的小陣,將其自身氣息掩蓋住了。但第二次出手的時候,卻完全暴露了出來,的確衰減的厲害。現已出手了兩次,依照兩次的威能來推斷,他怕是情況不妙。可此刻他臉上的自信,那股俾睨天下的神態,又絕非裝出來的。”
  韋青冷冷道:“不管了,一切按計劃來!”
  李云霄和媛都是點了點頭。
  六翅使出第二擊后,目光冰冷的俯瞰著下方,嗤笑道:“你們的戰略,便是不斷進行自殺式的攻擊嗎?若是如此的話,為了省你們的麻煩,我便直接出手將這山脈劈了,送了你們十余萬人一道歸西吧!”
  “既然魔主大人這樣說,看來得稍微改變一下策略,再出點新東西來陪大人玩呢。”
  韋青的冷笑聲在山巔上響起,隨后便見他凌空飛起,于數千丈外同魔主六翅對峙,不敢靠的太近。
  韋青身上的魔氣一下激蕩出來,那藤蔓自在身上起,開始向外蔓延,轉瞬便將方圓百丈空間全部占滿。
  猲的身影也浮現于他身后,化成七八丈高,開始口吐秘法,雙手掐訣起來。
  那漫天滾滾的魔氣突然間像是凝住了一般,隨著猲的訣印起而不受控制起來。
  六翅臉色微變,訝然道:“好像有點意思呢。”
  猲獰笑一聲,道:“是嗎?更有意思的還在后頭呢!”
  此刻,漫天的魔氣好似流水一般,分成了涇渭分明的兩股。
  韋青同時大喝一聲,出陰陽二氣瓶從手中祭,出現在六翅的上空,化成十余丈高。
  雄偉的力量自那寶瓶上散開,漫天魔元頓時以那寶瓶為中心,化成陣法,隱約之中似乎有太極魚旋轉,還有八卦的圖案浮現在外。
  六翅臉色猛然一變,驚道:“乾坤定一兩儀微塵大陣?!”
  猲微微一驚,嘿笑道:“果然有點名堂,這般失傳已久的絕世大陣你也能認出來!”
  六翅道:“果然是此陣。我在閱覽阿鼻古卷的時候曾見到過,但并未過多留意。此陣應該是從舊魔界流傳下來,但早已失傳,想不到你竟能將其復原出來,真是了不起。”
  他由衷的稱贊道,沒有任何矯情的樣子。
  猲見他那淡然的模樣,內心便生出怒火來,冷笑道:“我哪有這本事,此陣法是直接刻在了陰陽二氣瓶上,我不過是將其布置出來而已。”
  六翅點頭道:“原來如此,我也很想試試這陣法的威能呢,看看是不是真有傳說中的那般厲害。”
  他抬起手來,大片的黑芒浮現,直接在周身凝出結界,抗衡那大陣之力。
  猲冷笑道:“如你所愿!”
  雙手在空中一抓,打出一道巨大的符印,一下飛入陰陽二氣瓶內。
  韋青也配合著連番施訣,因為陰陽二氣瓶的主人是他,猲雖然出力,但也只是從屬的作用。
  “開!”
  韋青臉色猙獰,大喝一聲。
  那寶瓶上立即浮現出銀色的光芒,漫天翻滾的魔氣驟然間全都化成瑩透如洗的銀白色,其內隱隱傳來風雷爆鳴。
  韋青五指一抓,那些銀光仿佛被無形的巨手勒住了似的,“轟隆”一聲炸開,化成千萬流螢,往中央的六翅身上卷去!
  李云霄看的一陣驚喜不定,那些銀光給他的感覺就如同雷霆一般,此刻更如萬雨齊落,擊在六翅的結界上,不斷擊出魔光炸開。
  恐怖的威能足以毀天滅地,陰陽二氣瓶就如圣物般,穩穩的壓在陣法上空,用那銀光煉化著其內一切。
  李云霄突然說道:“這一步也是精心策劃好的吧?利用那五萬大軍陣亡后所化的魔氣,布下這乾坤定一兩儀微塵大陣。”
  崢毫不忌諱的說道:“正是。否則此陣需要耗費的魔氣太大,僅僅依靠魔元石根本不可能提供的了。這也正是我們布下十五萬炮灰的重要原因之一。”
  崢看他的臉色不太好,冷然道:“都這個時候了,每個人發揮自身所能不是應該的嗎?這些人的作用也就是充當炮灰,為這大陣提供能量,也這算是物盡所能吧。”
  李云霄鐵青著臉,默然不語,這話他沒法反駁。因為他也指望著這大陣制敵。
  六翅周身的結界在那漫天銀光的攻擊下,如蜂巢一般出現無數凹洞,并且直徑在飛速消減下去。
  主殿前的山巔上,所有高層都是激動的望著,雙手忍不住握拳,“能殺死他嗎?!”
  六翅的狀態顯然開始急劇下滑,對大陣煉化之力的抵抗越來越弱。
  突然六翅手中訣印一變,口中似乎念出什么秘法,身上一下散發出魔光波動,將全身都洗禮一遍。
  他那疲憊的面色頓時變得精神起來,甚至棱角分明,比先前還要帥氣幾分,整個人瞬間容光煥發,氣質全然一新!
  “怎么回事?!”
  眾人皆是一驚,駭然的瞪大眼珠子,仿佛不敢相信。
  李云霄突然臉色大變,驚道:“不好!諸位可還記得,射星城上六翅與魔普一戰時的情景?!”
  當初經歷了那一戰的幾人突然間就變了臉色,異常難看起來。
  崢駭然道:“你是說……之前的六翅,僅僅是一道分身而已,現在又融合了一道分身進來?!”
  李云霄亦是覺得手腳發涼,道:“他此刻這模樣,正是當初融合了一道分身時候的樣子!如此說來……”
  其余之人也都是看懂了,一下子頭皮發麻起來。
  崢更是顫聲道:“意思是他還有四道分身沒有融合,便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媛也是臉色蒼白,道:“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經過剛才那一下融合,他竟是滿血滿魔的恢復過來!”
  天空之上,六翅融合了一道分身后,單手掐訣之下,那結界立即往外擴張,恢復了之前的大小。
  其上的那些凹點也盡數消失,變得光滑平整,所有銀光激·射在上面,只能留下微小的痕跡,而且轉瞬就抹去了。
  韋青和猲皆是臉色大變,急忙加強了印訣,那漫天銀光的飛轉得更為猛烈起來。
  崢猛然大喝道:“第五、第六、第七路大軍,殺上去!”
  山脈中全是一片嘩然,人人都變了臉色,如此恐怖的景象下,沖上去這不是死路一條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