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至尊》 最新章節: 第2406章千載風云盡付一笑(02-20)      第2405章意外之人(02-20)      第2404章再臨魔界(第十二(02-20)     

萬古至尊2046 賁庭楓

秦川感受到丁山身上散發出來的煞氣和狠戾之氣,由心驚,道:“不管如何,孩兒始終會支持爹,永遠站在爹這邊!”
  “好,真是我的好兒子!”
  丁山倍感欣慰,眼里露出難得的暖意,道:“你剛才說那碎云天川是空間裂縫,是通往何處的空間?”
  秦川愣了下,沒想到丁山會問這個,沉思了一陣才道:“我也不清楚,畢竟那里是禁地。之前我與師尊去過幾次,師尊對那碎云天川也非常感興趣,但研究了數次皆無果。韋青安排夢舞姐弟在那,想必是知道一些什么。”
  “嗯,韋青此人也身懷雄才大略,本應是主宰天下的人物之一,可惜遇到了李云霄這個天命光環的人,硬生生的被擠成了小角色。”
  丁山嘴角噙著冷笑,道:“韋青想必也不甘心呢。”
  秦川肅然道:“的確如此,韋青確有經天緯地之能,心機之深,手段之厲,令人膽寒。我做夢也沒想到,就連夢靈真君的后人他也敢動手腳!”
  丁山道:“這些人在我眼中皆是棋子,只要走得好,都能成為對付李云霄的力量,我就不信聚天下之力,還抗衡不了那李云霄!秦川,你想辦法將碎云天川的事弄清楚,這也許關系到我一個非常重要的猜測!”
  “什么猜測?”秦川好奇起來。
  丁山面色凝重道:“天武界有五大仙境,而世人所知的只有地老天荒、須彌山、煙云古照和瑯嬛天,卻不知這嵐雪圣城之上,還有一個仙境神都。”
  秦川點頭道:“這個孩兒自然是知道的。神都乃是夢靈真君、韋無涯和天照子三位大人的隱居之處。”
  丁山道:“可是世上對神都的零星資料非常少,這些年來我收集了大量訊息,圣域的藏經樓我也去過,也只有各種碎片訊息,我經過反復推敲,想到了一種可能性。神都原本并不屬于天武大陸,應該是地界的一部分,現在更有可能是通往地界的入口。”
  “地界?”
  秦川愣了一下,道:“那是什么地方?”
  丁山道:“原本此事知之者極少,但隨著永生之界打開,各種老怪物都出來了,地界之事也就不再是什么秘密了,告之你也無妨。”
  他詳細說道:“天武界的界力實則有兩種,一為天界之力,表現形式有滅世神雷,二為地界之力,表現形式有黃泉冥火,冥火之力雖不及神雷,卻也是大地界力所凝,威力無窮,可滅萬世!”
  秦川聽得驚愕無比,怔怔道:“為何我從未聽師尊說過?”
  丁山道:“原本天武界上,知道此事者就不多,爹也是博聞好學,這才在一卷古軸上得知此事。當年封魔一戰有幾位曠古絕今的強者,其中一位便是來自這地界之中,自稱地界之主。”
  秦川道:“聽爹這么說,地界之內應該蘊含有極強的力量,甚至還有人生存其內?”
  丁山搖頭道:“這我就不得而知了,但黃泉冥火是確有其物。與滅世神雷不同,神雷乃是天道隨性而聚,而黃泉冥火卻是經久不滅,生生不息的永存地界。”
  他眼里閃爍出寒芒,道:“只要我能得到黃泉冥火,成為地界之主,就能克制和擊殺李云霄!”
  秦川好一陣才反應過來,道:“我明白了,爹的意思是,那碎云天川極有可能是地界與天武大陸的裂縫。只是師尊探查過幾次,韋青也長期研究此地,都未能有什么實質性進展,我怕此事過于渺茫。”
  “不!韋青一定有情報!”
  丁山十分自信的說道:“他讓夢舞姐弟在碎云天川里修煉,一定是發現了什么。我甚至懷疑夢舞身上的炫光奇輝也與那地界之力有關。”
  秦川突然驚道:“那現在李云霄去了碎云天川,不會先得到什么吧?”
  丁山愣了下,隨即啞然失笑,道:“哪有這樣容易,若是天命如此強橫,他一去就得到地界之力,那爹還跟他斗個屁啊,不如直接跪下讓他砍死好了!”
  丁山的敵人就是他的敵人,可無論誰有了李云霄這樣的敵人,內心都不會舒服。
  丁山道:“天武界內知道地界的人極少,但永生之界里的那些老怪物,怕是有不少都曉得。我們的力量還太弱,無論是永生之界,還是天武盟,還是圣域化神海,都非其之敵,只能在夾縫中生存,伺機做大自己。”
  秦川點頭道:“孩兒明白。”
  父子兩人覺得氣氛有些凝重,之后暢談了一些輕松的事,相對甚歡。
  李云霄和磐毅離開后,便順著指針方向往碎云天川而去。
  路上不時有圣域的執法者,兩人亮出天鷹神廟的觀戰券來,都順利通過。
  磐毅突然問道:“武決還有幾天就開始了,我們是不打算看嗎?”
  李云霄道:“看情況吧,如果時間允許就去看一看,看過后你肯定會失望的。”
  磐毅沉默了下,道:“你沒騙我?”
  李云霄滿是汗顏,道:“有機會我一定帶你去參觀。“
  “好的,我信你。”
  磐毅滿臉的堅毅和信任。
  兩人不敢飛的太快,免得引起圣域之人注意,大半個時辰后,終于離開了圣域主城,來到一片荒涼之地。
  “何人?站住!”
  前方空間微微晃動,便出現兩名金甲武者,手持長戈,將兩人去路攔住。
  其中一人滿臉警惕,喝道:“前方乃圣域的荒蕪之禁地,沒有執政司手諭,任何人不得入內!”
  李云霄道:“敢問這位大哥,前面可是碎云天川?”
  兩人皆是臉色大變,戰戈在手中一晃,就紛紛對著李云霄,喝道:“你是誰?”
  李云霄微微一笑,道:“看兩位的樣子,應該就是了。很好,秦川果然沒有騙我。”
  他右眼微微泛紅,異力浮現出來。
  李云霄微笑道:“兩位大哥好好放松休息下吧,待會醒來就會不記得我來過了。”
  兩人繼續順著指針往前飛去,數百里后,那荒涼的景色中呈現出一片湛藍色的湖泊來。
  與周圍荒涼不同的是,這面湖泊上升騰著氤氳之氣,靈氣濃的直接化液,比圣域主城有過之而無不及。
  “嗅嗅。”
  磐毅的鼻孔聳動了幾下,道:“這湖水似乎有毒。”
  李云霄目光微凝,神識往那湖面上掃去,十分寬闊,有數道主流從不知何從匯聚而來,灌入此地。
  而湖水似乎有異,以他的神識之強都只能探入數十丈深,再難寸進。
  “這便是碎云天川嗎?這種感覺跟那深幽水徑和河曲通幽真的很像啊。”
  李云霄沉吟起來,自忖道:若是每一條水徑都是空間裂縫,那么梅家禁制那扇門后的河曲通幽是通往何處空間,這碎云天川又是通往何處空間?”
  當初在梅家禁地內,那扇門后面的水徑下方,豎立著一塊碑,上書“河曲通幽”四字,當時從其內感受到了無比恐懼之意,里面必有乾坤。
  李云霄自忖道:看來有時間的話還得去一趟梅家,再探一次那水徑。
  以他現在的實力,自負這天下間哪里都能去得。
  “夢舞夢白不在此地嗎?還是說他們在這水徑下方?”
  李云霄凌空飛起,看著那不斷升騰水氣的湖面,糾結著要不要下去。
  畢竟強烈的毒氣冒出來,雖不能傷他,卻也十分不舒服。
  “早知道就帶北圳南來了,在這地方他的身軀也許恢復的還更快。”
  李云霄郁悶的想到。
  突然一聲怪笑聲從后面傳來,“哈哈,碎云天川,我終于找到了!”
  “踏踏”幾下水聲,湖面上多了一道黑袍影子,就站在兩人身后下方。
  李云霄和磐毅都轉身望了過去,那黑袍男子面容消瘦,下顎微尖,臉上缺乏血色的白,兩個眼眶幾乎陷了下去。
  “閣下是……”李云霄問道。
  那人大手一揮,道:“你們叫我詹宸便可。”
  “詹宸。”
  李云霄喃喃念了幾遍,覺得非常陌生,而此人身上透出來的氣息極強,絕不是泛泛之輩。
  而且能來此地者怎么也不可能是庸手,再加上他那形銷骨立的樣子,好似多年不見陽光,多半是從永生之界跑出來的人。
  詹宸道:“既然到了碎云天川,想必都是一個目的,我看二位也實力不俗,我們可以考慮聯手。”
  “聯手?”
  李云霄心中一動,似乎聽出了點情況,但依然不明所以,他不動聲色的試探道:“怎么個聯手之法?”
  詹宸道:“自然是互相輔助,結成同盟。”
  李云霄更是好奇起來,這鬼地方難道有危險或者什么寶物?還需要結成同盟?
  但他又不好點破自己啥都不懂,只好故作神秘道:“結盟?閣下倒是說說跟你結盟的理由,若是能讓我心動的話,或許可以考慮。”
  詹宸突然哈哈一笑,道:“還需要什么理由?莫非閣下以為憑借你們兩人就可以得到黃泉冥火嗎?真是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