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大秦》 最新章節: 新書《重生之天條》已上傳)(07-04)      新書已上傳一個有些惡俗的書名啊(07-04)      651章下一任鬼谷子大結局(07-04)     

陽光大秦644 溫泉關之戰五

  前兩日更新不好,明天開始補更。
  狹窄的山路上,到處充滿了喊殺聲和一種‘砰砰’巨響,就仿佛成千上萬名鐵匠在同時錘打武器,震耳欲聾。
  盧基烏斯瞪大了眼睛,可無論他如何努力睜開雙眼,眼前仍是一片血紅,那是額頭上流下的鮮血阻擋了他的視線,還有一陣陣血腥味拼命鉆進口鼻,讓他幾乎就要嘔吐出來。
  怎么會是這樣!
  身外斯巴達國王的近身衛隊長,經歷了無數場殘酷的戰斗,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敵人沖殺到他的面前!而在他身后不遠處就是斯巴達的雄獅、克里昂米尼國王!
  敵人使用的武器非常奇怪,進攻的套路就更加奇怪了,他們的盔甲遠遠比不上斯巴達人厚重,身法卻靈活了十倍,哪怕是在斯巴達人的軍陣中也可以仿佛猴子一樣跳來跳去。他們的武器不能用來斬殺、更無法突刺,卻可以從更詭異的角度抽擊過來,無論打在斯巴達人的盾牌還是重甲上都是一場災難!
  盧基烏斯就親眼見到一名斯巴達戰士被對方用兩個‘黎瓜’狠狠抽在了盾牌上,單手握盾的斯巴達戰士竟然被生生震開了盾牌,他的身體也只是微微一歪而已,就被靈活無比的敵人一鐵瓜打在了頭盔上......然后他的耳朵中就流出了鮮血,甚至還有一種白白黏黏的液體從頭盔內流了出來,那應該是腦漿!
  這是魔鬼的武器麼?斯巴達人可以抗衡利劍、弓弩甚至是遠距離投槍的重甲竟然被這些古怪的武器克制的死死的,號稱永不會陷落的軍陣也因此陷入了崩潰的邊緣。已經有成建制的華夏軍隊穿透斯巴達軍陣,讓這場戰斗變成了混亂了肉搏戰!
  他的耳邊不住回響著國王的怒吼聲,盧基烏斯竟然從中聽到了一絲不安甚至是驚恐......
  斯巴達人的王,號稱雄獅的第一勇士竟然開始怕了!在這一時刻,盧基烏斯眼中掠過了一張張寫滿了驚慌的面孔,而那些面孔的主人竟然都是最最精銳的國王衛隊,每一個都是身經百戰、曾經斬殺了上百敵人的‘百人斬’!
  “王!不......”
  忽然見到四五名華夏敵人突破到了王的身旁,隱隱形成包圍之勢,盧基烏斯的第一反應就是轉身去保護國王,可就在他轉身的瞬間,后背便挨了重重一擊,巨大的撞擊力讓他的心臟一頓,便覺喉嚨發甜張口噴出一口鮮血,可是這口血還沒有完全噴出來,他的頭上、頸部、肩膀就同時受到重擊,斯巴達人引以為傲的重甲不僅沒能保護他的身體,反而將這些重擊力擴大了數倍!
  盧基烏斯忽然感到眼前發黑,全身的力氣就仿佛被一只看不到的隱形大手抽離了他的身體,高大的身軀劇烈地晃動了一下,便一頭栽向了地面。不知為什么,他最后的感覺竟然是無比輕松......就讓一切這樣結束吧,終于不用每天去戰斗、去辛苦維系斯巴達人的榮耀了,真好......
  “已近申時,我軍自辰時發起三次攻擊,皆為重器軍,損失過兩千人,斯巴達傷亡也有九成,如今斯巴達王率領不足百名衛隊被我大軍重重圍困,車英來問,要死的還是要活的?”
  秦觀一面念著前線傳來的軍情,一面望著仍是淡然坐在船樓上飲茶的孫賓,心中說不出的佩服。
  一天,果然是只用了一天的時間,雖說有白子提前準備的‘秘密武器’,可若是沒有這位冷靜到近乎冷血的老師親臨戰陣指揮,只怕也很難如此迅速就擊潰了斯巴達最精銳的重甲步兵。這一仗打下來,他算是學到了‘殘兵可用、哀兵必勝’的用兵之法。
  老師沒說錯,在戰場上每一個士兵都是可以用的,哪怕是曾經打了敗仗的殘兵敗將,而且匹夫為將之道必須要有所棄才能有所得!命令軍法隊押著那些殘兵去送死固然殘忍,可若是沒有這些人的犧牲,三千重器兵怕也很難取勝吧?斯巴達人畢竟是一生都在淘汰和被淘汰中求生存的戰斗民族,又擁有這個世上最精良的重甲和‘無人可以撼動’的軍陣,要贏他們實在是太難了。
  “升起血色戰旗......”
  孫賓放下手中的茶盞,淡淡應道。
  “血色戰旗......恩師,血旗一出,為將者必負罵名,恩師的名聲......”
  秦觀心中一跳,暗道好狠啊。華夏歷來爭戰不殺諸侯上卿,春秋時如此,哪怕是到了烽煙四起的戰國時代也仍然依循舊例。斯巴達國王克里昂米尼算起來也該是個列國諸侯的身份,老師卻想也不想就要升起血旗?血旗一升,屠城滅地,寸草不留,老師真要背負如此惡名麼?
  “斯巴達這樣的國家,滅了就滅了,有什么罵名不罵名的?升旗!”
  “諾!”
  華夏大軍陣中上千號角同時響起,鼓聲雷動,上百面血色戰旗同時升起,無數士兵緣山道而上,箭矢如雨、劍戈似林,每一名士兵都瞪大了眼睛、呼哧呼哧喘著粗氣!
  血旗一起,敵人有死無生,所有人的軍功一率倍翻!好男兒揚威異域建功立業的時候到了,殺!
  當克里昂米尼艱難無比的從血泊尸山走出的時候,眼前已是里三層外三層的華夏士兵,他的近衛軍再也沒有一個能夠站起身子,甚至沒有一個是留下了全尸。他看得清清楚楚,號稱近衛軍第一勇士的盧基烏斯硬是被華夏人砸成了肉泥,斯巴達人縱橫無敵的重甲就像是被人重重摔在石頭上的鳥蛋,已經破爛的不成樣子了。
  “斯巴達,永不陷落!”
  克里昂米尼像獅子一樣驕傲地昂著頭,很想用力擲出自己的佩劍,可任憑他用盡了力氣,往日那柄輕如鴻毛的佩劍卻仿佛比一座山還要重,竟然無力擲出!
  一張獰笑的面孔出現在他的眼前,那是一名秦軍的百夫主,兩柄小兒頭顱大的‘黎瓜錘’裹起一陣勁風,狠狠砸在了他的頭上。
  與此同時,無數武器同時落在他的身上,發出砰砰砰的響聲,伴隨著每一下撞擊,克里昂米尼的鮮血仿佛盛開的玫瑰,絢麗無比......
  p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