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大秦》 最新章節: 新書《重生之天條》已上傳)(07-04)      新書已上傳一個有些惡俗的書名啊(07-04)      651章下一任鬼谷子大結局(07-04)     

陽光大秦635 雄鷹與綿羊

  行走在青石板鋪成的羅馬大道上、望著那些在寒風中抖動健壯雙腿的羅馬士兵、品味著羅馬貴婦身上的異國風情,東陽君頗有些樂不思蜀的感覺。看·
  當然這個時代還沒有樂不思蜀這個成語出現,這是白棟對老朋友東陽君的評價。
  這貨已經賴在羅馬城五天了,自從他代表周天子與已經成為羅馬皇帝的馬爾庫斯達成了一系列的‘雙邊協議’后,就一再拖延去雅典的行程。完全迷戀上了羅馬的異族風情,羅馬的葡萄酒、第勒尼安海的碩大海魚、味道奇特卻回味無窮的西方香料都讓他為之深深迷戀。這里出產的海魚有的比成年人還要大,做成的魚膾根本不用擔心會有魚刺卡住喉嚨,東陽君這種愛魚的人怎么肯放過,一天至少要吃兩頓,吃完就拉肚子、拉完還要吃!白棟已經有些無語了。
  其實在白棟看來,老朋友東陽君說什么熱愛異族風情根本就是托詞,他根本就是要多留在羅馬幾天,宣示周天子的存在感!
  羅馬城外的十萬大軍是屬于秦國的、伊斯坦布爾海港的龐大海軍是秦國的、就連馬爾庫斯順利當選羅馬皇帝也是得益于白棟之策和秦國大軍給予的支持;羅馬人又不傻?難道看不出秦國就等同于希臘的雅典和斯巴達?姬扁這是不甘心只做一個小木偶啊,或者說是就算做木偶也要做一只有存在感的木偶。·
  對于‘周皇室’的這點小心思,白棟和嬴渠梁都不會揭破,畢竟華夏聯合國名義上還是要對周皇室負責的,在聯合國初成的這十幾年間,周皇的名份還是秦國不可或缺的重要砝碼。已經是利用人家了,難道還不許人家自給自足地在精神上滿足自身一下麼?
  何況姬扁也是極為聰明的。代表他來到羅馬的東陽君在與羅馬人簽訂一系列‘雙邊協議’時,已經為秦國留出了足夠的利益,比如奇而切伊港口的租用權便是由周天子直接授權給了秦國,日后將在伊比利亞半島新建的海港也將由秦國實際控制,如此一來,地中海最重要的補給港口就完全掌握在了秦國手中。列國諸侯只要想在新大陸發展,就必須看秦國的臉色。
  作為回報,秦國將會在整個西方社會宣傳周天子和周皇室,讓華夏皇室真正登上世界舞臺,雖然仍舊是虛名,卻至少是影響全世界的虛名了,姬扁該滿足了,若不是有白棟這個便宜外兒在,周王室如今還要為吃穿發愁呢......
  在羅馬的日子越久。·東陽君傳回的消息就越是讓皇室心驚,龐涓和西爾德這兩個戰爭狂人已經與羅馬四個軍團開始了征服西方的龐大戰爭,分兵三路直取高盧、伊比利亞和迦太基人的老巢。這還只是陸路,同時由孫賓率領的華夏聯軍正在伊斯坦布爾海港附近聚集,十萬華夏水軍將會很快變身為橫行地中海的華夏海軍,這比當年的波斯海軍更為龐大。
  打開這條海路是為了整個華夏,當然不能只讓老秦人付出犧牲了,列**隊早在兩個月前就開始經波斯灣登陸波斯、向伊斯坦布爾海港聚集。在未來的巨大利益和秦國的絕對強勢下。在伊斯坦布爾海港操習水戰多日的孫賓現在是直掛秦、魏、韓、趙、楚、齊、越、燕、魯、宋、衛十一國帥印,與自己的戰爭狂師兄一樣。將在地中海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只不過龐涓西爾德和羅馬軍隊要對付的是高盧人、迦太基人和伊比利亞人,孫賓的‘聯合****’卻僅僅是要威懾地中海各國。在地中海國家看來,僅僅陸軍強大并不算是真正的強大,必須有壓倒性的海軍才是真正的霸主,所以無論當初的波斯帝國、羅馬、雅典、斯巴達,基本都是陸海軍不分的。他們的軍隊可以在陸地上擺出最嚴整的方陣,到了船上也個個都是浪里白條一樣的好手,就連希波戰爭也是最終在海上決出勝負。
  龐涓要摧毀敵人,而孫賓的任務則是讓這些西方人看清楚,華夏可以統治陸地、也可以統治海洋!
  “唯一的變數。在希臘。”
  東陽君最近拉肚子拉得比較勤快,頭腦卻因此更為清醒了,在羅馬賴了半個月后終于被白棟拉著他登上了前往雅典的海船,望著茫茫大海,這個東方老頭像哲人一般說了句:“而希臘的變數,在雅典和斯巴達......白子,你準備如何對待希臘和斯巴達呢?”
  白棟看了東陽君一眼,放聲大笑:“我就知道東陽君在羅馬不只是泡泡熱水澡吃吃魚膾了,想不到這才半個月不到,東陽君就已對西方形式有了如此了解,倒是讓我好生佩服。”
  “你小子少來這套。真當本君只會吃吃喝喝麼?希臘城邦本以雅典為強,不過這二十年來,斯巴達崛起,很有后來居上的意思。現在的希臘城邦分為兩大力量,分別是以雅典為和核心的城邦聯盟以及以斯巴達為核心的城邦聯盟,一山難容二虎啊,華夏無論與哪一個合作、都必然與另一個為敵。說說吧,雅典和斯巴達,你會選擇哪一個?不要告訴我這件事要天子定奪,也不要推給嬴渠梁,華夏誰人不知道大周在西方事秦定、秦在西方之事乃是你白子定呢?”
  “如果是讓東陽君來選擇呢?”
  白棟看了他一眼,東陽君分析的很對,這老家伙才用半個月就能對希臘有如此了解,不做個老特務都可惜了。
  “斯巴達是勇士之都,斯巴達戰士個個勇猛,如果能夠成為大周的盟友,對華夏大有好處,你要制衡羅馬人,斯巴達人可比雅典人有用的多。”
  “怎么?這就是東陽君的意見麼?”
  白棟不覺微笑,搖了搖頭。
  “你難道不選斯巴達?這就讓本君感到奇怪了。天下人都知道雄鷹必須要與雄鷹做朋友,卻不可能與小雀兒成為友鄰。斯巴達就是西方的雄鷹,而雅典人比起他們來簡直就是溫順的綿羊了,你難道要與綿羊結盟?”
  東陽君可不認為每況愈下的雅典人可以與勇冠西方的斯巴達人相比,對白棟的選擇感到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