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總裁愛上我》 最新章節: 第5676章滅掉天忍(11-17)      第5675章超級混戰(11-17)      第5674章狠角色(11-17)     

絕色總裁愛上我5572 老板來了

  張鐵根當然完全明了黑寡婦的這種極其迫切的心態。
  像黑寡婦這種女人,她的天性是無法忍受身邊沒有男人的日子的。
  而張鐵根現在也確實非常有需要用到這個女人的地方,他現在確實需要釋放一下了。
  所以說,張鐵根現在心里要是不那個心動一下的話,他只怕真的已經成為“東廠”的一分子。
  張鐵根的心情,現在正在猶豫與激蕩當中拼命做著拉扯,到底是直接去游艇碼頭,完全不去理會黑寡婦那個詐騙之島的賤人呢,還是應該先去一趟黑寡婦那邊釋放一下,然后再去游艇碼頭呢?
  總之,張鐵根心里最為清楚明白的一個事情就是,黑寡婦絕對不是無緣無故的深夜找他去她的酒店房間。張鐵根心里完全認定,只要他過去,他就已經吃定了黑寡婦。
  當然了,張鐵根和黑寡婦之間,更加不可能是如同黑寡婦解釋的那樣子,他們之間的關系有多么的冰清玉潔,多么的問心無愧。
  張鐵根現在都還沒有過去黑寡婦的酒店房間呢,他自己就已經問心有愧了,好吧!
  所以,張鐵根的心里現在真的很糾結,非常的糾結。
  只不過,張鐵根這種人意志力一向非常堅強,所以他其實做的決定的速度往往很快,并不會讓他猶豫很久。
  猶豫往往不是張鐵根這種男人的特質。
  這個時候,張鐵根側重考慮的因素很快就移到了一個特別重點的地方,那就是:黑寡婦入住的希爾頓酒店距離安德姆酒店這邊只有幾分鐘的時間!而司徒子惜那邊早就已經搭乘豪華游艇出海去了。
  因此張鐵根這邊自然就開始認為,只有他在黑寡婦那邊不要玩得太過忘我,一結束就立刻走人的話,應該也不至于會太過耽誤他的時間,頂多就給他一個小時,足夠他去玩耍的了。
  想到這些的張鐵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趕緊掏出車鑰匙來,大步快跑著沖向了那輛頂級配置的奧迪車去,拉開車門進去之后,啪的一聲,大力的就把車門關上了,差點把車門給震壞。
  好吧,張鐵根這個家伙的心情真的是太過迫切了一點了吧。
  最終,張鐵根是以最快的速度沖刺到了希爾頓大酒店去的,下車之后直接把車鑰匙丟給了門童,更是以百米沖刺的速度沖入酒店里面,乘坐著電梯就上到了樓層,跑到黑寡婦的高級客房的門口。
  張鐵根剛剛只是在房門上面敲了一下而已,想不到的是,房門立刻吱呀一下居然就向著里面開了?
  這說明什么?這充分說明人家黑寡婦壓根就一直沒有關房門,給張鐵根這邊一直留著門呢!
  黑寡婦這個婆娘真的是不能忍,多么的著急啊!
  一時之間,張鐵根的心里居然莫名其妙的生出了那么一絲絲的小緊張來。本來對張鐵根這個家伙來說,做這種事情從來都是輕車熟路的,但是可能是因為太長時間沒有這樣做過了,這會兒居然有些小緊張,可見的張鐵根的好男人當久了之后,有些原本的職業技術已經開始退步。
  技術這種東西果然是必須年年練,月月練,天天練才能夠保持技術水平啊!
  當然了,什么都不用說的,張鐵根當即毫不猶豫的推開了房門,輕手輕腳的就進入了房間里面去,那份心思簡直就跟做賊似的。
  說張鐵根現在跟做賊似的,似乎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他現在就是背著他們家的婆娘們,跑到人家一個剛剛死了老公的詐騙之島寡婦房間來準備偷吃的嘛!這就是做賊,只不過偷的不是什么財物,而是人而已。
  當然了,從目前的狀況來看,一個在張鐵根愿意偷,另一個寡婦則更是巴不得張鐵根趕快過來偷。大家可謂是互相偷來偷去,互相滿足,互相快樂。
  房間里面一進去就是個不大的客廳,里面的燈火比較昏暗,有點發黃的顏色,使得里面的氛圍充滿了那么一種電影里面的礙昧的感覺。
  對張鐵根這樣的一個準備偷吃的男人來說,他真的十分喜歡這樣的光線。這樣子的氛圍,曖昧不明,才會讓人更加充滿期待。
  也就在這個時候,張鐵根聽到從里面響起那首蔡琴演唱的歌《被遺忘的時光》,曲調十分的婉轉悅耳,每一個音符都輕輕地打在了張鐵根的心門之上。
  歌詞更是充滿了別樣的調調:
  是誰在敲打我窗\
  是誰在撩動琴弦\
  那一段被遺忘的時光\
  漸漸地回升出我心坎\
  是誰在敲打我窗\
  是誰在撩動琴弦……
  這個時候,張鐵根停下了腳步。
  客廳里面只有一盞落地的臺燈亮著,發出昏黃的光亮。旁邊的一臺CD的光在跳動著,正在播放著蔡琴的這首歌曲,充滿一種慵懶的感覺。
  更加慵懶的,還是那個正半側躺在沙發上面,一直手臂撐著腦袋的女人。這個女人,這樣的姿態,那必須是住在這里的那個,老公楊偉中剛剛掛掉的黑寡婦。
  此時,連張鐵根都不得不承認,黑寡婦的樣子實在是足以對任何男人都充滿吸引力。
  黑寡婦的長發向著一邊低垂著,烏黑如同一股瀑布。
  她的身上穿著一套紫色的絲綢睡依,睡依還特別短,用帶子系住的,更是顯得十分的寬松。
  于是,黑寡婦的鎖一骨以下,就因此露出了好大的一方空間,完全是門道洞開的樣子,使得內中到底穿著什么樣的東西,到底有多大,多原潤,張鐵根這邊站著,從高往下自然是一覽無余,真可謂是山峰高聳入云,山間的峽谷深深,一覽眾山小。
  這個黑寡婦真的不是蓋的。這一點上面,張鐵根這個男人早就已經用他的那雙粗糙的雙手親自丈量過了的,絕對沒有任何夸張的成分!
  還有那短短的睡依以下的方位,根本遮擋不到的地方,更是在昏黃的燈光之下,充滿了別樣的色澤,有些地方更是讓人充滿了想象和想要一探究竟的強烈想法!
  一雙眼珠子盯著這樣的一個黑寡婦,再配上她的本來確實漂亮的臉蛋,在那邊愜意的聽著音樂在假寐的樣子,立刻讓張鐵根這個男人的呼吸突然一下變得深沉起來。
  張鐵根感覺他的體溫在迅速升高,氣血在迅速沸騰當中,真的恨不得立馬就向著黑寡婦那邊沖過去!
  也許是因為這邊實在太過吸引人吧,張鐵根看的一陣心血浮動之下,口中唾沫吞咽得太厲害了點,讓他忍不住咳嗽了一聲。
  就是這個咳嗽的聲音,一下子驚醒了那邊側躺著的黑寡婦。
  黑寡婦緩緩地睜開了那一雙眸子,不慌不忙的,盡顯慵懶的姿態。她現在就穿著這樣子,一個女人家這樣子躺著,聽到奇怪的聲音居然一點都不害怕,這樣的老司機可真的是夠了不起了。
  黑寡婦的雙目里面顯然帶著美瞳,使得那雙本來就已經如同狐貍精一般的眼眸子,此時更加顯得幽深而鉤人了。
  一看到來人是張鐵根,“啊!”黑寡婦的口中發出了一聲欣喜的歡呼聲來,“老板,您可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