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相師》 最新章節: 新書重生之最好時代(02-24)      新書《超品巫師》上架(02-24)      結束語(02-24)     

超品相師1823 滇國之秘(上)

  
  這群人全部都是渾身赤.裸.,沒有任何的遮擋,就這么站在一個高臺前,那高臺上方,兩個粗壯的男子此刻正在搏斗,從圖案上的描繪來看,這兩個男子相比起下面圍觀的人群,要顯得粗壯的多。
  也就是說,這兩位粗壯的男子,應該是這些人當中的勇士,武力值較高的兩位。
  第三幅圖案,其中一位男子倒在了地上,而另外一位男子則是舉著雙手高高歡呼著,這幅畫的整個鏡頭都在這舉著雙手的男子的身上。
  看到這里,秦宇明白,這應該是類似于古代部落選擇頭領的形式,誰厲害誰就是頭領。
  下一副圖案,是一個充滿了災難的圖片,在這張圖案中,這群部落的人遭到了野獸的襲擊,從畫面上來看,那些野獸都十分的恐怖,無數人淪落成為野獸的食物,只有少數人逃走了。
  慢慢的繼續看下去,秦宇差不多是明白這個劇情了,從第二幅畫到第十幅畫都是一個連續的故事。
  這個部落選出了首領,但是,首領并沒有護住部落的人,在少數人從野獸的攻擊下逃生之后,這些人聚集在了一起,開始對首領發起了質疑。
  然而,也就在這時候,那位被打敗的另外一位勇士出現了,這位勇士不但出現了,而且還帶回了那些被野獸給圍困住的部落的人,
  部落的人開始歡呼,開始擁護起這位失敗的勇士為首領,而原來的首領則是離開了,帶著他的子女離開了部落。
  新的首領誕生了,部落在新首領的帶領下逐漸壯大起來,開始學會了挖陷阱來對付野獸,學會了制造粗略的木槍,就和所有原始文明的發展一樣。
  伴隨著部落的發展和文明的進步,自然就是階級了,開始出現了貴族階級。那就是首領和他的家人,部落所有的人都要聽令于首領。
  于是,部落舉行了一個慶典,這是屬于首領的慶典。所有部落的人都站在下面,首領一個人站在高臺上面,然而也就在那一刻,天空之上,突然砸下來一個圓形的小球。
  這個小球。砸到了首領的身上,首領得到了這個小球。
  這是前面二十幅畫的故事,看到這里,秦宇眼睛微微瞇了起來,這個圓形的小球就是先前三叔祖從青銅棺材內帶出來的,也是被捏成了粉碎的那個圓形小球。
  目光繼續看下去,秦宇發現,下面的幾幅畫,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那首領得到了圓形小球后,突然之間好像變得無所不能了。帶著部落的人找到了青銅,并且教會了部落的人鑄造青銅,一批批的青銅武器出現,一批批精美的青銅器皿充斥著整個部落。
  部落,開始變得更加的強大,已經是不滿足這么一塊區域了,開始朝著四處擴張,戰爭,在這塊土地上面打響了。
  每天都有無數人死亡,但是。部落的人口非但沒有減少,反而是越來越多,因為,部落的死者都被首領要求送往了一個地方。然后第二天,這些死者便復活了,并且,比以往還要厲害。
  這個部落的人不會死!
  其他部落是越打越害怕,有的是整個部落都選擇了撤離,有的是選擇了臣服。加入了這個青銅部落。
  部落發展壯大,自然就有了自己的信仰,同時,神學也開始在部落啟蒙,這是任何一個部落的發展都要經歷的,而且,一般都是由統治者傳播的,這個青銅部落也不例外。
  在統治了附近整片區域之后,部落的首領突然下達了一個命令,那就是命令部落所有人的造一座宮殿。
  這一座宮殿,花費了整個部落所有人的力量,花了整整十年的時間才造出來,一個全部用青銅鑄造的宮殿,一個足可以和故宮媲美的宮殿,在那個原始的時代,竟然奇跡般的成功了。
  而這座宮殿,也正是秦宇現在所看到的這座宮殿,從這圖案上,秦宇才知道這宮殿到底有多大,這宮殿的面具達到了一個恐怖的數據。
  宮殿造成了,部落的首領自然是居住在宮殿內,但是和一般的宮殿是皇帝和他的妻子子女一起居住不同,這宮殿,只有那位首領一人居住。
  首領住進了宮殿,部落其他的人都住在了宮殿外面,而且,那首領住進宮殿之后,便是不在部落人前露面了,只有每一年的祭典上才會出現一次。
  除此之外,這位首領還頒布一條命令,那就是所有死去的人的尸體都不要丟掉,而是送往宮殿之內,誰也不知道首領為什么要這么做,但沒有人反對。因為,那時候還沒有所謂的土葬火化之類的習俗。
  歲月就這么流逝,部落的人一批批的老去,一批批的被送入那宮殿之中,但是,那首領始終是沒有老,依然是每年在部落的子民面前出現一次。
  部落的首領不出宮殿,到后面,隨著部落中各個族群的繁衍,逐漸的,又出現了一些家族勢力,這些勢力之間為了爭取地盤和食物而大打出手,這是屬于部落的內亂。
  但是,面對內亂,這位首領毫不在意,似乎是放縱內亂的發生,到了最后,整個部落出現了三股勢力,這三股勢力分割了整個部落。
  這種情況,有點像古代的周朝和諸侯割據的時代,雖然名義上周朝皇帝是天子,但是各個諸侯才是真正的霸主,周朝已經是名存實亡了。
  終于,這三大勢力忍不住了,他們覺得在他們的上面不應該有首領的存在,三大勢力圍攻了宮殿,想要抓住首領,因為,誰抓住了首領,就意味著可以號令其他兩大勢力,成為新的首領。
  然而,讓三大勢力沒有想到的是,當他們打開宮殿的大門后,等待著他們的,卻是無數的青銅人,這些青銅人擁有恐怖的實力,三大勢力的人在這些青銅人手下根本沒有反抗之力,這是一場屠殺,血淋淋的屠殺。
  整個部落,超過了九成九的人都參加了這一次的造反,而這九成九的人全都被屠殺殆盡,只留下了不到一萬人。
  九成九的部落的人被殺掉之后,尸體被首領給弄到宮殿內一個水池中,全部丟了進去。
  這是第五十六幅圖碑上的內容,秦宇的目光迫不及待的看向下一幅畫,因為,有一種直覺告訴他,他已經快要接近滇國的真相了。
  第五十七幅圖,在這個巨大的水池中,那些死去的部落的人從水池中慢慢的爬出來,這些人復活了,然而不同的是,復活后的這些人都變成了青銅人。
  看到這里,秦宇的眼睛一凝,因為他終于知道這位首領為何會有那么多的青銅人,這些青銅人全部都是部落的人死去后的尸體化作的。
  也就是說,這位首領擁有可以將尸體變成青銅人的本領,而這些青銅人只聽從他一個人的指揮,用一個更夸張的說法,這位首領是在創造另外一個種族。
  然而,下一幅畫讓得秦宇卻是明白,為何這位首領不把整個部落的人都變成青銅人,那是因為,成為了青銅人之后,雖然可以不死,但卻沒有了生育和繁殖的能力。
  沒有了生育和繁殖的能力,也就意味著青銅人的數量只會減少不會增多,所以,那首領留下了沒有謀逆的幾千部落的人,繼續讓這些人在宮殿外面自行生存著。
  因為,這位首領需要這些部落的人替他生育繁殖,只有這樣,他才會有源源不斷的青銅戰士。
  “這,就是古滇國的第一任國王。”
  三叔祖的聲音不知道什么時候在秦宇的耳邊響了起來,聽到這聲音,秦宇猛地回過頭,結果卻發現,小女孩已經不見蹤影了,只剩下三叔祖一人了。
  “前輩,她人呢?”秦宇朝著三叔祖問道。
  剛剛因為看的入迷,秦宇卻是沒有注意三叔祖和小女孩之間的戰況了。
  “被我打入棺材內了!”
  三叔祖手一指青銅棺材,秦宇這才注意到,那青銅棺材不知道什么時候又蓋上了,同時,在那棺材蓋上又一次貼上了一張銀符玉令。
  “我沒法消滅她,所以,只能是將她引進這青銅棺材內,好在有先賢留下的那張銀符玉令,便是可以鎮壓住她,只要這銀符玉令不被人撕掉,她就永遠不會出來。”
  聽了三叔祖這話,秦宇才松了一口氣,不過隨即秦宇便是開口問道:“前輩,到了這個時候了,是不是該告訴我關于這一切的真相了,滇國,到底是一個怎么樣的存在。”
  “滇國,分為古滇國和滇國,我的祖先,便是滇國的子民,而她,是古滇國的遺民。”三叔祖的臉上露出回憶之色,“你也看到了,這古滇國的第一任國王所擁有的能力根本就不是一個人所能具有的,這是一種堪稱創世神的力量,可以讓人不死。只要給他足夠的尸體,便是可以造出無數的青銅人。”
  “前輩,這點我知道,可這位首領這么的強大,到最后又是怎么死的?”秦宇從三叔祖的話中聽了出來,這只是第一任滇王,這意味著滇國后面還有好幾任滇王,那么以這滇王的強大力量,又如何會死呢,完全可以把自己變成青銅人便得到永生了。
  “這事情要從上古時期的大戰說起,你所看到的這些畫面,都是在上萬年前的事情,也許更早吧,具體的時間我也不敢確定。”(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