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相師》 最新章節: 第2902章強者之心(05-23)      第2901章戰步子寒(05-23)      第2900章十強爭奪戰(05-23)     

超品相師2103 隱藏的風水

崔永清聽了秦宇的話后,臉上露出抗拒之色,讓他跪在這荒廢的涼亭中間,怎么想著都覺得有些不靠譜埃p“秦兄弟,這到底是要干什么?”崔永清有些不情愿的朝著秦宇問道。
  “先別問,等你做了之后我自然會告訴你原因的。”
  “那好吧。”
  看到秦宇一臉嚴肅的表情,崔永清有些無奈的走進涼亭,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么聽這秦兄弟的話,明明他心中是覺得這秦兄弟就是一個滿嘴胡話跑江湖的人。
  走進了涼亭,崔永清按照秦宇所說的那樣先將三根蠟燭放在這地上,看著蠟燭上的火苗,崔永清倒是有些得意,走了這么久的山路,這三根蠟燭的火苗竟然還沒有熄滅,自己的平衡性還是很厲害的。
  蠟燭擺好,崔永清猶豫了一下,抬頭看了涼亭外的秦宇一眼,當看到秦宇的嚴肅表情,這才有些無奈的跪了下去,跪在了三根蠟燭面前。
  然而,就在崔永清這膝蓋剛碰觸到地面的時候,那三根蠟燭中的其中一根上面的火焰竟然就這么熄滅了。
  滅了,自己走了這么多山路都沒有熄滅的蠟燭,在自己剛剛跪下的剎那竟然就熄滅了一跟,這讓崔永清心中的成就感頓時減弱了一大半。
  為了防止蠟燭熄滅,他這跪下來的動作都是很輕緩的,幾乎不帶一點風的,而且外面也沒有風在這個時候吹過來啊,這蠟燭怎么會突然熄滅了?
  跪在地上的崔永清還真是貫徹了秦宇所說的話,滿腦子都是在胡想,想這蠟燭為什么會熄滅,剩下的兩根蠟燭又會在什么時候熄滅。
  所以,崔永清并沒有注意到,在第一根蠟燭熄滅的時候,秦宇的眼皮微微眨了一下,眼中流露出一縷凝重之色。
  是的。秦宇會讓崔永清做這樣的舉動,是因為他自己沒有辦法使用念力,沒有辦法使用念力。很多事情就只能是通過一些復雜的手段達到。
  盞茶時間之后,就當崔永清的思想從蠟燭飄揚到自家大棚蔬菜今年要不要中些新品種的時候,那第二根蠟燭又熄滅了,而這一次。崔永清清楚的感覺到一股狂風從涼亭的上方吹下來。
  “這……”
  崔永清有些不知所措,目光看向秦宇哪邊,但是,秦宇卻只是面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切。
  又一根蠟燭被吹滅了,詭異的是這么大的風竟然只吹滅了一跟蠟燭,另外一根蠟燭上的火苗連搖曳一下的舉動都沒有。就好像完全沒有感覺到這股狂風一樣。
  崔永清不是傻子。他就算是再愚鈍也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勁,先前自己一口氣竟然可以吹滅四十七根蠟燭這本身就已經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而后剩下的三根蠟燭竟然走了那么久的山路,迎面還有山風吹來,可這三根蠟燭卻是沒有滅掉一根。
  自己僅僅是在涼亭跪下,就滅了一跟蠟燭,而現在又有一股狂風吹來,就好像是專門針對著這根蠟燭而來的一樣,直接是吹滅了又一根蠟燭。
  看到崔永清無措的表情。秦宇微微嘆了一口氣,隨后卻是朝著崔永清朗聲問道:“崔永清,你崔家在望眉村已經幾代了?”
  崔永清沒有想到這個時候秦宇會問他這問題,沉吟了一會之后才答道:“好像是十三代還是十八代?”
  “你崔家世代居住在望眉村,可有曾做過傷天害理之事?”
  “沒有,我崔家祖訓就是不能為惡,世世代代都是善良之人。”崔永清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很肯定的答道。
  “如果讓你崔家出錢重修這涼亭你可愿意?”
  “這個……”崔永清猶豫了一下,這涼亭已經是荒廢了許久了,根本沒有修建的價值啊。而且自己家也不是很有錢的大老板,只是相對村里的其他人家來說會顯得稍微富裕一點而已。
  “秦兄弟,修建這個涼亭大概要多少錢啊?”
  崔永清的問話讓得秦宇嘴角抽搐了一下,隨后有些無奈的答道:“這個我不是建筑師,我也不知道。”
  崔永清聽了秦宇的回答,卻是在心里嘀咕起來,這涼亭的柱子不需要動,最多就是叫人上點漆,花不了幾個錢,唯一的問題就是上面比較破敗,可能需要重新去買材料請師傅來蓋,這成本大概是要個四五千。
  四五千,對于普通農村人來說不是一個小數目了。
  崔永清目光看向秦宇,他想要從秦宇的臉上看出一點眉目,看出一點有用的訊息,但是他失望了,秦宇的表情看不出一點有用的信息,面色平靜的就好像是一潭死水。
  如果,是換做其他人,在這種情況下肯定是拒絕了,但是先前那兩根蠟燭的詭異之處讓得崔永清有些搖擺不定了,崔永清既然會承包蔬菜大棚,而且把崔家經營的這么好,自然不是光憑善良就可以的,崔永清的腦子并不差,相反比村子里大多數人都好使。
  “修,我修!”
  崔永清最終決定還是賭一把,答應了下來。
  而就在崔永清這話說完之后,那最后一根蠟燭也是在這一刻給滅掉了。
  “起來吧。”
  秦宇走進了涼亭,看著滅掉了的三根蠟燭朝著崔永清說道。
  “秦兄弟,你現在可以告訴我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吧?”崔永清從地上站起來,揉了揉已經是有些酸麻的膝蓋,開口問道。
  “我先前跟你說過,這山除了蜻蜓點水之外,還隱藏著一只大鵬,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當初這涼亭的建造者,應該是一位陰陽大師。”
  “陰陽大師?”
  “嗯,那位大師建造這個涼亭,實際是上為了讓大鵬騰飛,可惜的是,這位大師不會想到,大鵬沒有飛起來,反而是又多了一只蜻蜓。”
  “秦兄弟,你說清楚一點,我聽著有點迷糊。”崔永清搔了搔頭,什么涼亭,什么大鵬騰飛的……
  “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在這涼亭建造之后沒多久,你們這一帶地區必然是發生過什么大事,導致了山體變形,那大鵬還沒有騰飛便是被困在了山底之下,就好像我們人一樣,孩子沒有出生,母親就突然死了,這嬰兒也就只能是呆在腹中。”
  “大鵬不能騰飛,山體又出現變化,風水出現了轉變,這是那位陰陽大師所沒有預料到的,我估計那陰陽大師最終卻是放棄了。”
  “只是,這陰陽大師雖然放棄了,但是涼亭已經是修建好了。這陰陽大師并不知道,大鵬并不是消失了,只是被困在山底了。”
  “大鵬被困在山底,上面是蜻蜓點水之風水局,如果沒有這涼亭還好,可問題就是出在這涼亭上面。”
  “涼亭怎么了?”崔永清聽得入迷了,有些驚訝的追問道。
  “這涼亭是為了那大鵬而建,所選位置是半山腰處,也就是原來的大鵬爪子所在之位置。你仔細看這涼亭的四個檐角,一般涼亭的四個檐角雖然也是向上的,但絕對不會向這個涼亭這樣向上的那么過分,已經完全是向天合攏的姿勢了。”
  “這樣的設計,是為了幫助大鵬騰飛,這四個檐角就是用來助大鵬騰飛一臂之力的。”
  崔永清聽了秦宇的話,仔細打量這涼亭的四個檐角,先前沒有注意,現在有了秦宇的提醒,果然是看出了一點不同,雖然說這四個檐角已經是有些破敗了,但大概的模樣還是可以推測的出來的。
  “知道為什么你們望眉村的人葬在這山上就會出事情嗎?”
  “因為這大鵬嗎?”
  “是啊,就是和這大鵬有關。”秦宇倒是沒有想到崔永清的反應這么快,馬上就聯想到了,當下嘆了一口氣,“大鵬在山底,被壓在蜻蜓之下這本來已經是夠憋屈的了,而這個涼亭又是大鵬騰飛之局,而且那位陰陽先生當初必然是用了某種術法將這涼亭與大鵬之氣連在了一起,這最后的結果就變成了……”
  秦宇看到崔永清眼巴巴的表情,一字一頓的說道:“變成了大鵬要背著蜻蜓飛,可大鵬是什么樣的存在,而蜻蜓又是什么樣的存在,大鵬心里又怎么會甘心,大鵬不甘心自然是要報復,于是這報復便是落在了所有將墳墓葬在這山上的人身上。”
  “原來是這樣。”
  許久之后,崔永清才醒悟過來,臉上露出感慨之色,“怪不得我們村請了那么多的陰陽先生都看不出問題,原來是因為這山底有著一頭大鵬。咦,對了,秦兄弟你這么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幾百年前,我們這里好像發生過一場地震,當時還挺嚴重的,會不會是當時的那一場地震導致山體出現了變化?”
  “應該是這個原因了,地震改變了山體,醞釀出來了蜻蜓,而這涼亭卻鎖住了大鵬,讓得大鵬只能一直是背著蜻蜓飛,大鵬不甘心,于是才有了現在的局面。”秦宇點了點頭,說道。
  “這么說,秦兄弟你真的是陰陽先生啊?”崔永清突然想到這個問題,村子里找來的那么多陰陽先生都看不出來的問題這位秦兄弟只才來了兩次就看出來了,那豈不是說秦兄弟的本事比村子里找來的那些陰陽先生還要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