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章二人心思安(12-15)      章一希望之種(12-15)      章六十八如此山河(12-15)     

永夜君王47 大聲說話

  傭兵眼中露出些許不以為然,嘴上仍是恭恭敬敬。中立之地藏龍臥虎,殺手傭兵中更是有不知道多少戰力遠在修為之上的人物。還有一些人因為身具特殊能力,在某些特定環境下可以爆發出極為強悍的戰力。
  這些人,怎么可能都被殺掉?就算千夜是頭猛虎,也架不住群狼的撕咬。這個傭兵和他的小隊,在整個中立之地中,并不算什么。
  當然他不會笨到把這些話說出來,能夠逃得性命是最重要的,反正千夜只是要他傳個訊息。說不定還能夠拿到那五千金幣。
  他慢慢從地上爬了起來,見千夜沒有動手之意,正要離開,夜瞳忽然道:“等等,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
  傭兵心中一顫,臉上堆起驚慌之色,道:“這,這個......不太好吧?”
  夜瞳臉色一寒,冷道:“你再裝模作樣,那就不用走了。反正傳訊的事誰都可以做!”
  傭兵這才去了僥幸之心,把戰斗服脫下,送到夜瞳手里,臉上全是肉痛。
  “這套戰斗服功能都有什么,為什么可以讓你們穿行黑森林?”
  傭兵老老實實地道:“這是合金實驗室的產品,能夠隔絕原生種族的感知,在黑森林中只要不作破壞,也不會引起森林警覺。這樣一套戰斗服,最基本的都要三千金幣,我們這支隊伍因為有這些裝備,才敢在黑森林中行動。”
  說到這里,他向千夜望了一眼,神情很是古怪。
  這點表情變化可瞞不過去,千夜當即問道:“在想什么?”
  “呃,你們......你們在剛剛的戰斗中破壞可不小,怎么黑森林一點動靜都沒有?難道你們是原生種族?!”話一出口,傭兵自己也搖頭,“不可能,原生種族根本不會破壞黑森林,還會想盡辦法加以保護。”
  千夜隨手攝來一塊還在燃燒的木料,遞到傭兵眼前,淡淡地道:“你看看。”
  傭兵鼻子一動,聞了聞味道,忽然大驚:“這是黑森林的木料!”
  ∵style_txt;他向還在燃燒的火場望去,忽然想起一事,震驚道:“這,這難道都是用,用這種木料建的?”
  千夜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羅克文,傭兵界的代號是黑蚊。”
  千夜在他肩上拍了拍,說:“回去之后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你自己心里應該有數。走吧!”
  羅克文慢慢離開,直到確認千夜和夜瞳沒有追殺的想法,這才加快了腳步。回想千夜最后那段話,明明沒有一句威脅的話,可是他卻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戰。他心里明白,回去之后如果說得太多,恐怕今后就得一生隱姓埋名,過隱居日子。否則的話,不一定哪天就掉了腦袋。
  夜瞳一拍朱姬,“去把那三個人的戰斗服都剝下來。”
  朱姬嘟起小嘴,“你怎么不去?苦活累活都要我干,我還小!”
  夜瞳失笑,在她頭上輕輕一敲,笑道:“那你覺得什么活輕松?”
  朱姬立刻兩眼發亮:“戰斗!打會說話的家伙!”
  “快去干活,下次讓你戰斗。”夜瞳拿出哄小孩子的方式,好不容易把朱姬哄得去做苦力。
  千夜搖了搖頭,說:“看來下次非得讓她參戰不可了。”
  “她還小!”夜瞳很不滿。
  “不讓她參加,她自己也會悄悄加入戰場。你以為她還會象這次一樣老老實實在一邊看著?你剛才說的話,她一定記得非常牢!”
  “啊,這個......”夜瞳不知該說什么了,最后只有一句,“現在的小孩子,真是......”
  千夜笑笑,“你小時候一定也很不聽話!”
  “誰說的!我一向淑女!”
  一位身具毀滅之瞳的血族王女,簡直就是殺戮與毀滅的化身,日后成就公爵、甚至更高位階時,戰力也會遠在其它大人物之上。這樣的人物,居然自稱淑女?
  “以后少看點沒用的書。”千夜斥道。
  “好的!”夜瞳笑瞇瞇地回答,一副純良無害的樣子。
  千夜也拿她沒辦法,自去收拾了三人身上的戰利品,然后與夜瞳一起研究這幾套特殊制作的戰斗服。這幾件戰斗服織料特殊,始終散發著一種淡得幾乎無法察覺的味道。千夜發現,這股味道和黑森林古樹的樹心很相似,或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原生種族把穿了戰斗服的人視為森林中固有的生物,從而忽略過去。
  其余的就是些金幣、彈藥以及補給品,沒有什么特殊的。這幾套戰斗服對千夜和夜瞳沒有用處,不過可以倒手賣出去,也是一筆不小財富。收拾了這么一個小傭兵團,收獲就不算少,和千夜辛苦果然戰斗和掠奪才是暴富的不二法門。
  整理好戰利品,夜瞳就問:“下一步作什么?”
  小朱姬也眼巴巴地看著千夜,她如此上心的理由很充分,下一戰將是她正式參加的第一場戰斗,在小家伙的心目中,就相當于半個成人禮,證明她已經是個合格的戰士了。
  千夜拿出地圖,仔細看了半天,卻理不出什么頭緒。
  他們對荒僻之地都所知甚少,惟一熟悉的地方不過就是小鎮周圍這一塊。對中立之地,以及狼王的了解則大多來自于小鎮鎮民和薛氏兄弟,更多的則一無所知。雖然從幾個傭兵身上搜出了幾幅地圖,可是面對地圖上那些陌生的地形和陌生的名字,想要制定一個行動計劃,難度可想而知。
  千夜這時有些后悔,不應該那么快的放走羅克文,多問些周圍的環境也是好的。
  夜瞳伸手在地圖上一劃,說:“我們沿著黑森林的外圍走,向西北方向前進。既然那些傭兵殺手都在全速趕來,那他們一定有先有后,我們正好可以一一殲滅。”
  千夜思索道:“我們怎么知道他們是不是沖著我們來的?”
  夜瞳淡淡地說:“這一帶已經被狼王的軍隊變成了無人區,如果遇到殺手和冒險者,你說他們是為什么來的?我們在這片區域能夠碰到的,要么是狼王的部隊,要么就是想要我們命的傭兵,殺掉總不會有錯的。”
  千夜點了點頭。
  夜瞳看著他,說:“我還以為你會阻止我,因為偶爾可能有人就是運氣不好,來到這片區域的呢!”
  千夜說:“既然你都說了他們運氣不好,那被誤殺了,也是他們的運氣不好。”
  “有點不像你。”
  “每個想要我們命的人,如果落在我們手里,都會說是誤會。我絕不會因為所謂的善心,而拿你的安危冒險。”
  夜瞳目光又落在地圖上,似是有些不敢看千夜,說:“那么,我們就出發吧。”
  沉寂的黑森林突然變得喧囂,時時有爆炸和槍聲轟鳴在林間回蕩。
  在黑森林邊緣地帶,三道若隱若現的人影正在慢慢前進。他們之間保持了足夠多的距離,但是在關鍵時候又能夠彼此照應,顯然是在無數次戰斗中培養出的默契。
  走在最前方的一個人忽然打了個手勢,三人一起停步,收斂氣息,只剩下一個淡淡的模糊影子。為首那人潛伏片刻,才慢慢向森林外移動,直到外緣,借助一棵古樹的阻擋,他才伸頭向外望去。
  這一望,他氣息立刻有些許的紊亂,身影變得清晰不少。
  兩位同伴大驚,立刻擺出戰斗姿態。在戰場上,一點點的疏忽都有可能造成極為嚴重的后果。
  不過好在什么都沒有發生,為首那人短暫失態后,也重新收斂了氣息。他向身后作了個手勢,讓另外兩人也過來看看。
  兩人同樣來到森林外緣,先是躲到樹后,才向外看。在任何情況下,他們都極為謹慎。
  盡管有了心理準備,可是一看之下,他們差點也失去心防。
  在森林外一道土坡上,立著數十根木樁,每根木樁上都吊著一個尸體。這些人裝束統一,顯然是隸屬于同一個組織。他們戰斗服上的標記是另三人震動的原因。
  三人迅速退入森林深處,在一棵樹下聚在一起,各自拿出一塊寫字板,在上面飛速書寫,以此互相交流。
  “是掠食者傭兵團!”
  “沒錯,我看到了他們團長的尸體。”
  “看尸體數量,掠食者在這里全軍覆沒了。”
  “他們也是為了懸賞來的嗎?”
  “廢話,否則誰還會到這個見鬼的地方來?”
  “這么說,他們多半是死在目標手里了。”
  “很有可能。目標把他們擺成這樣,是要給后來者一個警告,還是在挑釁狼王?”
  “都有吧。敢殺加里的人,不會把狼王放在眼里。”
  “我們需要重新評估這次行動的風險。”
  “我的意見是,撤退。”
  “我同意。”
  “同意。”
  三人都同意了,就收起寫字板,身影漸漸變得模糊,準備重新進入潛伏狀態,好離開這片危險的森林。
  不料就在這時,三人耳邊同時響起一個聲音:“我不同意。”
  三人大驚,一齊向聲音來處望去,只見千夜站在不遠處,正似笑非笑地看著三人。他手中那把槍,大得讓人心驚肉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