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檔》 最新章節: 第1517章真愛至上(大結局)(02-24)      第1516章焚經歸心(02-24)      第1515章相思盡頭菩提樹(02-24)     

俗人回檔1511 不問頂峰又為何

  2009年12月14日下午15時,燕京cbd九宗地塊投標大戲塵埃落定,有道集團順利拿下了心儀的z2b地塊,以274260萬元競得。
  三興則在第一輪競標碰壁后,轉而全力追求z2a地塊,最終如愿到手。
  競標會上,有道跟三興在z2b地塊上的爭奪只是小插曲,真正的是冒出一塊只有一家參與競標且報價與底價完全一致的“神奇地塊”。
  盡管現場坐著的全是有頭臉的人,報價出來后,還是爆發一片噓聲。
  真的是太“神奇”了!
  拿有道競得的z2b地塊來說,有道報價27.42億元,底價為17.43億元,溢價高達57。
  其他幾幅地塊也大同小異,成交溢價基本在45—60之間。
  只有這一塊地,報價與底價分毫不差,零溢價。
  在外行看來,這種報價水平簡直神了!
  在內行看來,這種報價簡直太不要臉了!
  競標會結束后,通過幾次酒會跟邊學道結下交情的老馮第一時間打電話,先是祝賀有道拿下z2b地塊,隨后抱怨“環境越來越差”。
  老馮有發牢騷的理由。
  這次競標,老馮的公司參與競標三塊地,他的三個報價平均溢價達到75,基本全是最高報價,可結果全都在評標階段出局,白忙活一場,顆粒無收。
  自己溢價75拿不到地,有人零溢價拿地,換成誰也會不爽。
  不爽不僅僅因為地和錢,更因為事關臉面。
  說句最實在的,無論是誰,無論有多大能量,能提前知道底價是你牛逼,能被內定拿地也是你牛逼,可你能不能處理得“高級”一點?20多億元的東西,你在報價時加個5000萬或1000萬行不行?哪怕你加個100萬也行啊!
  像現在這樣,底價是多少報價同樣是多少,兩個數一模一樣,精準不差,是因為想省錢嗎?不是!
  出價者就是想告訴所有人,老子事前知道底價,老子偏偏一毛不加,老子就是這么牛逼,以后再競標都識相點繞著老子走。
  電話里,老馮嘆著氣跟邊學道抱怨:“這么多年,今天我也是真開了眼了。”
  聽出老馮語氣里的失落,成功拿地的邊學道笑著開解:“就當遇到神仙了。”
  說者無心,聽者入耳。
  一個小時后,老馮在智為微博上發言感嘆:“今天燕京cbd核心區土地投標,感覺遇到神仙了。有一塊地,只有一家投標,標底是25.35億元,出價也是25.35億元,分毫不差。”
  身為知名企業家,老馮這條微博一發出,如同巨石投湖,激起漣漪無數。
  僅僅兩個小時,轉發量就達到驚人的20萬,留言也達到8萬,“神仙地塊”迅速傳開。
  耐人尋味的是,網友們感慨最多的不是招投標暗箱操作,而是“連老馮都這樣被欺負何況我們”。
  相比大量跟風網友,少數燕京本地人的評論似乎更“接近真相”“夠不夠格拿到cbd那幾塊地,老馮你自己心里沒點數嗎?小馮同志,你覺得在cbd中心區蓋公寓往外賣多少錢一米才合適?局外人摻合這事,老馮你要謹慎啊!”
  建議謹慎的是忠言,可惜老馮沒看見。
  12月15日,國內幾家經濟類報紙對“神仙地塊”進行了詳細報道,門戶網站紛紛轉載,輿論大熱。
  15日上午10時,老馮在微博上回復朋友留言:“這種感覺很不好。”
  然后,幾個小時后,發生了一件讓他感覺更不好的事。
  秘書告訴老馮:“一位鄭先生從澳門打來電話,請您不要在cbd的事情上發言了,不然會發生不愉快的事情。”
  秘書匯報完,老馮第一時間發了一條微博,把秘書的話發到網上,最后附了一句“已經報警”。
  得知消息后,邊學道打老馮的電話詢問情況,老馮先是輕松地說“咬人的狗不叫”,隨后拜托邊學道讓微博負責人“把熱度降下來”。
  很顯然,老馮知道自己這次莽撞了,只是事已至此,有進無退。
  邊學道也有進無退。
  年底前最后半個月,集團各項事務集中總結匯報,忙得不可開交。
  百忙之中,邊學道抽出一點時間,參加了一次有道影視傳媒內部的劇本槽點會議。
  參加劇本槽點會議是邊學道個人興趣之一,因為他喜歡聽編劇們梳理劇情結構的合理性,和劇中人物對話思維行動的邏輯性。
  也多虧邊學道時不時來旁聽一下,使得劇本槽點會議這種“耗時耗力”的口水型會議得以保留,逐漸演化為一個成員穩定的團隊。
  坐在會議室里,隨手翻看桌子上的劇本,邊學道忽然被幾行臺詞吸引住了目光。
  《大明王朝》里,馮保因為搶報祥瑞得罪了司禮監里的大太監們,司禮監秉筆太監呂芳教育自己這個不成熟的干兒子說:“我教你兩句話你記住!一句是文官們說的‘做官要三思!’什么叫‘三思’?‘三思’就是:思危、思退、思變!知道了危險就能躲開危險,這就叫思危!躲到人家都不再注意你的地方,這就叫思退!退下來了就有機會,再慢慢看,慢慢想,自己以前哪錯了,往后該怎么做,這就叫思變!武官說的那句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看到這句臺詞,再回想jack話,邊學道有種瞬間頓悟的感覺。
  自己開外掛用幾年時間走了別人幾十年都未必走得通的路,已然如此成功,又何必貪心地想未來幾十年都要走得像之前這幾年這樣快、這樣順、這樣穩?
  而就算真成功了,走得太快太遠,人不會寂寞嗎?企業繼續擴張的話,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人上有人,前世自己眼中高不可攀的老馮,在另一些人眼里算什么?自己在他們眼里又是什么?韭菜肯定不是,應該是豬吧!
  之后一整天,邊學道陷入一種游離的狀態,人在辦公室里坐著,不工作,也不思考,就是發呆。
  一直到邊爸打來電話問元旦怎么安排,邊學道才如夢初醒,整理思緒,動筆給小盈星和小善琢寫信。
  父親寫給自己孩子的親筆信。
  信里,邊學道這樣寫道:盡管寫這封信時我并不在你身邊,但我心里非常愛你,這份愛甚至超過愛天地間的萬物。我希望將自己的力量、信仰、勇氣、愛和光都給你,讓陽光照耀,讓雨露滋潤,使你擁有一顆自由、喜悅、充滿希望的心,知道自己為什么而生,為之追尋,一生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