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6歲女房客》 最新章節: 第1章懷了你的孩子(05-22)      第2章開Q7的女人(05-22)      第3章我只愛你一個人(05-22)     

我的26歲女房客19 天空之城

  噴泉池里的水,順著巨大的雕塑,瀑布式的向下流淌著,我和、這奇怪的三人組合在流水聲中互相看著,一時誰也沒有打破沉默。
  終于簡薇笑了笑對我說道:“好久不見了,。”
  “嗯。”我只應了一個字,生怕字數太多讓她聽出我顫抖的聲音,更害怕她知道我害怕。
  對于我的回答簡薇只是笑了笑,又看著米彩問道:“你女朋友?”
  我這才發現自己還死死的拽住米彩,也顧不上松開她,心想:如果米彩真的是我的女朋友,那足夠證明我與簡薇分手的這些年過的還不錯,至少沒有死在一個人的孤獨中。
  我本能的不想讓簡薇看到我落魄的過著,在這種本能的驅使下,我竟然沖簡薇點了點頭,說道:“對啊,是我女朋友。”
  說完又緊張的看著身邊的米彩生怕她當面拆穿我,把我變成一個笑話。
  米彩皺著眉沉默,似乎打算對我手下留情,又好似不甘心放棄這個絕佳的報復我的機會。
  我趕忙對米彩說道:“你不是公司有急事要處理嗎?趕緊去吧,回頭我和朋友解釋一下,他們會理解的。”
  米彩一掙扎甩開了我的手,似乎巴不得離開這里,什么話也沒有留下轉身向自己的車走去。
  紅色的Q7帶著一陣氣流,緊貼著我的身體開過,空氣中似乎都彌漫著米彩憤怒的氣息,看樣子我是真的把她給惹怒了。
  噴泉還在涌動,現場卻只剩下我和簡薇,我點上一支煙,深吸了一口,裝作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抱怨道:“唉!她就是忙,整天忙……”
  “是嗎,不過你這女朋友看上去挺不錯的。”
  “什么叫看上去挺不錯的,是當然不錯!”我站直身子不滿的糾正了簡薇的說法。
  簡薇打量著我,半晌說道:“昭陽,你還是沒變。”
  “什么意思?”
  沒等簡薇回答,伴郎向晨在遠處沖簡薇揮著手,說司儀正在找她,有一個婚禮環節需要她去配合。
  簡薇應了向晨一聲,又看了看我,問道:“午宴馬上開始了,你不進去嗎?”
  “我把煙抽完。”
  看著簡薇離去的背影,我的心中充滿失落,我想告訴她:她說的對,我確實沒變,我還留戀著那些我們在一起的日子,我還記得:那天我不能與她的家人相見只能躲在角落里為她送行,我也記得,她哭泣著用口紅在車窗上重重的寫下了“等待”,我遠遠的看著,直到“等待”兩個字在我的視線里徹底模糊,直到臉上掛著她永遠也不會看到的兩行淚……
  我沉浸在過往的畫面中,甚至想不顧一切的沖過去抱住她,告訴她我還愛著她,可就在剛才,我們久別重逢后的對話卻是那么的蒼白和無味,連個普通朋友都算不上,我知道那些在沉默中歡喜的愛戀已經離我們越來越遠……
  如果我的心是一座城市,這一刻,整座城市都在哭泣!
  ……
  婚宴開始了,所有人依次落座,我和同事們坐在略靠后的地方,而簡薇、向晨與新郎、新娘坐在最靠前的一桌。
  我忍住不去看簡薇,可是根本控制不住,我很可笑,試問一個離別了三年,每天夜晚都會讓我想起的女人,當她與我只有咫尺的距離時,我又怎能壓迫的住自己想她的沖動。
  身邊的同事和我說話,我心不在焉的應付著,卻總在心里找一個理由向簡薇那邊看去,而至始至終簡薇甚至沒有給我一個回應的眼神,只是時不時與身邊的向晨聊著,基本上說上幾句便會露出會心一笑,兩人很投機,而簡薇的心情也似乎很不錯。
  司儀在臺上慫恿著方圓和顏妍做親密的互動,臺下的人紛紛起哄,我依舊不言語,酒卻喝了一杯又一杯。
  恍惚中,向晨端著酒杯向我走來,我又端起酒杯一飲而盡,等向晨走到我面前時,我已經給自己倒上滿滿一杯酒,沖向晨喊道:“向晨小兄弟,過來給小爺趴下。”
  向晨笑了笑道:“誰趴還不一定呢!這次準備喝幾個?”
  我和向晨所謂的趴下,是從大學時遺留下來的陋習,曾經年少輕狂,我們喝酒一定會把對方喝到趴下為止,那時,喝到最后唯一還站著的人會很牛逼的稱趴下的人為孫子,大學的四年,我趴過,方圓趴過,向晨自然也趴過,于是我們三人交替著做了四年的孫子,卻從來沒有承認過另外倆人是爺!
  事實上,自從走上社會后,我已經不會像大學時那樣傻喝,但今天不管是向晨還是誰,只要和我端起杯子,隨便什么酒,隨便多少杯,我都會陪著,因為我替方圓和顏妍感到高興,替自己感到可悲,這么多的情緒下,或許酒才是我最好的解藥。
  換了個大規格的高腳杯,我倒上了幾乎滿杯的白酒,端起酒杯對向晨說道:“和以前一樣,一人一杯,喝不下去了,趕緊趴地上裝死,別求饒,別解釋。”
  眾人被我的話逗樂,一陣哄笑,只當作我們在開玩笑,我卻不眨眼,真的端起杯子兩口喝掉了滿滿一杯白酒,然后將杯子朝下示意已經喝完。
  一片驚嘆聲中,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從方圓和顏妍的身上轉移到我和向晨的身上,包括簡薇也看向了這邊。
  “昭陽,這都畢業了好幾年了你還是這么生猛,不過這酒我一定會喝,因為今天我特高興。”說完也一口喝掉了杯中的酒,然后向簡薇那邊看了一眼。
  我發現了這個細節,心中的一根弦忽然被拉扯,我明白向晨嘴里的高興是為了誰。
  大學時,我和他一起追求簡薇,可是簡薇卻選擇了我,然后他便與簡薇兄妹相稱,仍舊給予無微不至的照顧,當然,這在那時看來是一種釋懷,可現在我與簡薇已經分手,且簡薇也已經回國,如果簡薇還單身,那么他完全可以名正言順的再次追求簡薇。
  我沉默不語,向晨卻又倒上滿滿一杯白酒對我說道:“昭陽小兄弟,幫個忙,咱們再來一杯。”
  我點了點頭又倒上一杯白酒,準備一飲而盡,向晨卻按住了我的杯子,道:“這次我先喝。”
  向晨說完一仰頭便喝掉了一整杯白酒,然后將酒杯放在桌子上又向簡薇那邊走去。
  簡薇用一種關切的語氣責備向晨:“你少喝一點酒,這么喝酒不怕傷身嗎?”
  “借著喝的這些酒,想和你說說心里話!”向晨說完仰起頭閉上眼睛做了個深呼吸,然后向司儀借過了話筒,看著簡薇整個人進入到深情款款的狀態中。
  我忽然有一種預感,接下來會發生的一幕足夠撕裂我!
  ……
  全場鴉雀無聲,此刻向晨的表情充滿真摯,溫柔中帶著動情,他緊緊握住簡薇的手,凝視許久說道:“今天是一個充滿喜氣的日子,也是我期待了很久的日子……簡薇,我深愛了你5年,從來沒有變過,哪怕你和昭陽在一起,我也沒有放棄過愛你……曾經我以為昭陽會給你幸福,我選擇了默默祝福你們,可事實證明你們的戀愛是失敗的,我不會去評價你們的愛情,畢竟愛情是自由的,誰再去糾結過去都沒有意義……現在你單身了,我希望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我真的愿意為你付出一切,哪怕你還打算回美國,我也愿意隨你出國,總之天涯海角我都會陪著你,就像兩年前我去美國陪著你的那段日子!逗你開心,給你幸福!”
  我的心好似炸裂開般疼痛,向晨的話讓我想起了一個事情:那是我和簡薇分手后的一個月,向晨的確出國了一段時間,只是當時他沒有告訴我們去了哪個國家,現在可以確認他是去了美國陪伴著失戀后的簡薇,原來這些年他一直和簡薇保持著聯系。
  所有人都在等待簡薇是否會答應向晨,我卻在這一刻徹底明白,大學時的簡薇愛的是一種感覺,畢業后愛的卻是門當戶對。
  無論從哪一方面來看,向晨和簡薇都是最般配的……我想:也許我已經知道了簡薇即將給向晨的答案。
  撕裂的疼痛中,我仿佛又看到了那天為她送行時,她哭泣著用口紅在車窗上重重寫下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