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陰》 最新章節: 第兩百二十一章詭異(02-24)      第兩百二十章困境(02-24)      第兩百一十九章魔物(02-24)     

采陰33 玩男人

  凌恬見她們滿臉激動,雙眼猶如黑夜中饑餓的狼般放著光亮,不禁一笑,道:“都這么想男人?”
  “那當然!”
  女孩們嘻嘻一笑,異口同聲地答道。
  其中一名女孩喜滋滋地道:“凌姐,這次可是一名少年啊,你可要讓我們好好嘗一嘗,我們都急了很久很久了。”
  凌恬安靜了看了她們一眼,笑容微斂,道:“這次恐怕不行,剛剛城衛大人親自交代,在她沒有提審犯人之前,誰也不能去動他,否則,后果會很嚴重的。”
  五名女孩一聽,臉上的喜色頓時褪去,變得怏怏郁悶起來。
  “看的著,卻吃不著,真痛苦啊。”她們撅著嘴巴,嘀咕道。
  凌恬微微一笑,道:“牢室里不是還有其他男人么,你們若是想,可以隨便找一個解決啊。”
  眾女孩聞言,相視一眼,同時嘆息一聲,道:“太老太臟,并且半死不活的,怕一不小心弄死了。”
  凌恬聽了,也無奈一笑,道:“那也沒有辦法,既然城衛大人親自吩咐了,我們也只能先忍一忍了。”
  其中一名臉蛋圓圓膽子頗大的女孩忍不住道:“凌姐,不就一個男人么,就算我們玩了,城衛大人也不一定會知道,就算她知道了,又能怎樣?大不了開除我們,我們才不怕。”
  其余四名女孩聽她如此一說,倒是雙眸一亮。道:“對啊,我們就是玩弄一下男人而已,城衛大人可沒有權利為了這事就處罰我們。我們才不怕。”
  那名圓臉女孩期待的眼神看著凌恬,道:“怎楊,凌姐?你若是點頭,我們就去干了,第一次讓給你。”
  “對,第一次讓你凌姐。”其余四名女孩心中也蠢蠢欲動,連忙附和道。
  凌恬聞言。秀眉微蹙,也頗為心動。
  的確,這些女孩說的不錯。雖然她們是城衛的手下,但是她們也是女兒國的女人,就算違反命令動了男人,也不算什么大罪。最多丟了職位而已。
  她和這五名女孩一樣。整日守在牢房,見到的男子極為稀少。
  而那稀少的部分,卻是又老又丑,并且骯臟多病,她們根本就懶得碰,最多脫光他們的衣服,用器具玩弄一番,偶爾用皮鞭抽打折磨幾次。發泄一下體內聚集的**,并不曾親身實踐過。
  而今日。竟忽然關押進來一名看起來干干凈凈的少年,與她們的年齡相仿,她們如何不激動,若不是剛剛城衛大人在外面,她們早就奔涌進牢房,向著那少年一哄而上了。
  所以此時聽了她們的慫恿,凌恬的心中,也極為掙扎起來。
  她眼眸中露出一絲思慮,沉吟半響,還是搖了搖頭,道:“大家稍安勿躁,待明日城衛大人提審他之后,我們就可以隨便動用了,堅持一晚。”
  五名女孩聽到她的決定,頓時有些失望,其中一名女孩皺眉道:“若是明日城衛大人把他提走,關進家里自己享用了呢?她可是干過不少這樣的事情,不然我們姐妹怎么會這么久,都沒有碰過男人。”
  其余女孩聽了,也連連點頭,深以為是。
  凌恬神色變幻了一陣,依舊堅持道:“明日再說,大家都在耐心等待一晚上,畢竟找到這份職位也不容易,大家能不犯錯,就不要犯錯。”
  眾女孩見她如此,知曉今晚是無望了,也只能作罷,道:“好,那就聽凌姐的,咱們就在忍耐一個晚上。”
  凌恬笑了笑,不再說話,目光看向了里面的那間關押著楊缺的牢室,心中也升起了一片火熱和焦急。
  牢室中,楊缺安靜地靠在角落里,靜無聲息。
  幽暗的光線下,他的雙眸閃耀著金色的光芒,臉上的平靜,早已被冷寒的殺意和仇恨代替。
  他想著奮不顧身擋在他身前,為他而死的少女,雙拳緊緊握住,指甲深深陷入了肉里,卻沒有感覺到半分疼痛。
  香紅樓的屈辱,香紅樓的仇恨,他要洗刷,他要讓參與此事的人追悔莫及!
  所以,現在只能先忍辱負重,保住性命。
  只要有機會,哪怕是一絲,他也要拼命修煉,只有突破到玉神境后期,才能在那名中年修士燕浪的面前,立于不敗之地。
  而到了后期,他將能夠進入鬼府,到時候取得法寶和功法,殺他,易如反掌!
  想到此,他的眼眸中露出了迫切之意,女人,現在,他最需要的就是女人,他需要女人突破!
  ……
  黑夜,漸漸降臨。
  清淡的月牙,猶如寂寞的花朵,懸掛在了一棵靈槐的樹梢,無人理會。
  牢房中,凌恬正與五名女孩說著話,耳中忽地聽到一陣恭敬地說話聲,片刻,一名身穿火紅衣裙,神色傲然的少女,走了進來。
  凌恬抬眼一看,微感訝異,站起身道:“小姐,你怎么又來了?”
  來人正是張倩的女兒張婧心,牢房里的女孩都認識,她的刁蠻和狠辣,這里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短短半年時間,牢房中,死在她手里的犯人,就不下十個。
  所以她這次一來,眾女孩的心里就開始嘀咕起來。
  張婧心看了她們一眼,方把目光看向了凌恬,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道:“怎么,不歡迎?聽說今日你們牢房里抓來了一名少年,是么?在哪里關著,帶我去看看。”
  眾女孩聞言,臉色微變,凌恬頓了頓,道:“小姐,那少年是城衛大人親自吩咐,明日要提升的,若是有個差池,我們都脫不了干系。”
  張婧心瞥了她一眼,臉上露出一抹不耐,道:“凌恬姐姐放心,我就是隨便玩一玩,不會把他怎樣的,畢竟他又不是那些又老又丑的臟東西,以后還有價值,我肯定舍不得玩死他的。”
  凌恬聞言,心中還在思忖對策,卻聽她聲音轉冷道:“怎么,一個男人而已,你們也舍不得?放心,我玩過之后,會讓你們玩的。并且,我還會幫著你們瞞著我娘,就算她知道了,我也會把今晚的事情都攬下來,不會連累到你們的。”
  凌恬見她動怒,心中雖有不愿,卻也只得暗暗嘆息一聲,淡淡笑道:“也罷,既然是小姐吩咐,我帶你去就是了。”
  張婧冷色一斂,露出了喜色,過來拉著她的手笑道:“凌恬姐姐,若是你愿意,我們兩人一起上就是了。反正聽說那少年實力不弱,就算現在他不能動用法力,也絕對經得起我們折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