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陽》 最新章節: 第五百八十章天地(02-24)      第五百八十章天地(02-24)      第五百七十九章落荒而逃(02-24)     

紫陽268 天地分隔

  “它隨身攜帶辟谷丹作什么?”青陽子問道。
  “此事說來話長,還請道長將那些經文典籍與我。”莫問催道,當日那三枚辟谷丹原本是為了防止被困陵墓而備下的,沒想到會在此時派上用場。
  “天璇子真的帶有辟谷丹?”青陽子出言確定。
  莫問聞言閉目回憶,片刻之后點了點頭,“當日在無名山我煉的是解毒丹藥,阿九煉的是辟谷丹,那三枚辟谷丹一直由她收管,定然在她身上,只是不知會不會被他們搜走。”
  “仙家不是獄卒,不會做出那般猥瑣下流的搜身之事。”青陽子起身走向西側經文書架,自書架中挑出一本藍封書籍交予莫問。
  莫問雙手接過,低頭看了一眼,只見書封外皮上寫的是“清羽集成。”
  “只此一本?”莫問問道。
  青陽子點了點頭,“此文集乃清羽門姑蘇掌教寫于四十年前,清羽門是彩衣道人飛升之前所在的門派,想必是彩衣道人授意,姑蘇掌教執筆書就,記錄了上清異類教眾的功過。”
  莫問打開文集快速翻閱,只見該書分為“起”“落”兩部,“起”部為上部,記錄的是異類因功受賞的事情。“落”為下部,記錄的是異類教眾犯錯受罰的詳情,“落”部又分為大過和小過,與人類同門交合為大過重罪,記錄在“落”部最前,囚禁至死的懲罰名為“清凈”,有清其體污,凈其罪孽之意。
  囚禁的禁錮有五十四處,分為了五十四頁,對于所在的位置和環境有著詳細的記錄,這些禁錮多位于雪山,熱地,風口,沼澤,孤島,弱水,蟲洞等險惡區域,每一頁的下方都記錄著受過者的姓名,多寡不等,多的一頁記錄了上百個名字,較少的一頁只有七八個,粗略估算自古至今當有上千異類道眾受到了“清凈”懲罰。
  “為何是姓名而不是道號?”莫問抬頭看向青陽子。
  “人死則道號消。”青陽子說道。
  莫問聞言點了點頭,繼續低頭翻看文集,受過的教眾多為女性姓名,男子百無其一,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應該是女性異類通常很是嬌美,為人類男子所喜。而男性異類則少有英俊帥氣者,為人類女子所不喜。
  再詳看罪過,幾乎全是異類女子引誘男性教眾,這些女子既然入了道門自然知道雷池不可逾越,屬于明知故犯,大部分女性異類都是抱著飛蛾撲火之心,拼著一死也要與心上人春風一度的,可見女子比男子更加重情。
  “這些人就無一得活?”莫問抬頭問道。
  青陽子搖了搖頭。
  莫問聞言心情再壞,彩衣道人帶走阿九之前他曾經請求戴罪立功,可是對方并沒有給他這個機會,這讓他感覺到了自己的渺小。
  “這么多地方,三個月你尋不完的。”青陽子拿起那雙道靴,示意莫問換上。
  莫問道謝之后接過靴子彎腰更換,“天門道人慈悲,臨行前曾經讓賤內添加衣物,足見那禁錮之處很是寒冷。”
  “除了那些地熱之處,其他禁錮哪一個不冷?況且此時又是冬天,添加衣物說明不了什么。”青陽子將莫問換下的靴子拿到了墻角下。
  莫問聞言心頭再暗,青陽子說的有道理,天門道長的舉動只能排除掉火山和地熱的禁錮,剩下的還有很多,失神良久,莫問回過神來見青陽子拿了那雙破靴,自知失禮,急忙起身道謝。“謝道長贈予。”
  “火燒眉毛了還在迂腐,真不知你是如何統兵打仗的。”青陽子緩緩搖頭。
  二人說話之間,有道童端送晚飯進來,古陽子也與道童一同來到。
  “我去后山問了掌教師兄,他也沒有辦法。”古陽子落座開口。
  “多謝道長。”莫問大為感動,古陽子雖然黑面嚴厲,卻是個外冷內熱的好人。
  “師兄,你精通觀星之法……”
  “剛剛看過了,北斗天璇已無靈動神芒,歸于本相原始,天璇子想必已被削去道籍,身陷囹圄了。”古陽子搖頭。
  莫問聽得古陽子言語心中大是酸楚,到得此時他方才反應過來阿九已經不再是上清準徒了,心中難過,便起身沖二人告辭,“多謝兩位道長,我先走了。”
  “吃了晚飯再走。”古陽子指了指桌上的素食。
  見到飯食,莫問更加悲傷,自今日清晨開始阿九已經得不到飯食了。
  “二位道長多保重。”莫問拿了那本書籍,起身稽首。
  “你急著去做什么?”古陽子來的較晚,并不知道莫問打算。
  “那小狐貍身上帶了三枚辟谷丹,還有三個月活頭,天樞子要去尋它。”青陽子接口。
  “就算找到了也救之不出,況且三個月的時間根本就不夠。”古陽子皺起了眉頭。
  “竭力而為。”莫問強忍悲傷低頭說道。
  “天樞子,聽我一句勸,別找了,哪怕是找到了它你也送不得食水進去。”青陽子抬手拍了拍莫問的肩膀。
  “我記得有幾處可以起陣送進少量食水。”古陽子探手拿過莫問手里的文集開始翻看,“帶走天璇子的可是彩衣道人?”
  青陽子接口道,“對。”
  “此人對尊卑禮儀看的很重,天樞子和天璇子為人謙恭,尊長有禮,或許她會給天璇子留下一線生機。”古陽子翻書之際自言自語。
  “不會的,她毆打賤內,晚輩與她動了手。”莫問本就沮喪,聽得古陽子言語更是萬念俱灰。
  “啊?”青陽子聞言大驚失色。
  “完了。”古陽子將正在翻看的文集甩向莫問,仙人也逃脫不了喜怒人性,莫問竟然沖她動手,彩衣道人勢必記恨。
  “你一凡體俗胎竟然沖金仙動手,好壯的膽氣,好大的本事啊。”古陽子反話訓斥。
  莫問彎腰撿起文集,沖二人稽首作揖,轉身向外走去,當時沖彩衣道人動手完全是他下意識的反應,倘若古陽子和青陽子知道他還喊出了挫骨揚灰的狠話,定然還會訓斥。
  “天璇外無虛影斑點,想必不在海外。”古陽子在后說道。
  莫問止步回頭,默然行禮,他最怕的就是阿九被送到了海外孤島,古陽子言語令他心中稍安。
  “天樞星芒泛紅,顯殺伐戾氣,有偏心移位之兆,切記不要遷怒無辜人等。”古陽子再道。
  “道長放心,此事乃晚輩咎由自取,與他人無關。”莫問應了下來。
  古陽子嘆氣過后沖莫問擺了擺手,莫問告辭出門。青陽子邁步跟出,親送下山。
  到得山腳下,青陽子沖莫問說道,“我們兩個老東西雖然沒什么用處,卻也算幫了你的忙,你準備如何答謝我們?”
  莫問聞言愣了一愣,不知青陽子此言何意便不知如何作答。
  “你曾說過見長者不能空手,今日你可是空手來的,這筆賬先記下了,待得此事終了,不管結果如何,你都要帶美酒兩罐前來答謝我們。”青陽子說道。
  莫問乃聰慧之人,立刻明白了青陽子的深意,青陽子并不認為他能救下阿九,擔心他在失去阿九之后會癡狂瘋癲以身相殉,故此才要他再來無量山,他們二人好趁機開導。
  莫問雖然心中感動,卻并沒有點頭,苦笑過后轉身東行。
  到得無人處,莫問悲傷難止,又想掉淚,卻又生生忍住了,他已經與阿九成了親,是真正的男人了,男人是不能哭的。
  出得無量山區域,莫問于夜色之中茫顧四周斟酌去處,此時是冬天,天氣非常寒冷,老五在這種天氣無法長時間展翼飛行,若是走走停停,不但不能加快速度還會拖延時間。
  斟酌良久,莫問沒有西行,而是向東掠了百余里,尋了客棧棲身,借了紙張,拿出文集逐一記錄禁錮的位置,這些年他去過不少地方,對于河山多有了解,尋找圈點之后畫出了一張草圖,去除了位于海外的七處,位于火山地熱的三處,圖上還剩下了四十四處圓點,其中有兩處區域是專門囚禁男性異類的,也可以排除,還剩下了四十二處。
  這四十二處區域分布零散,東至海濱,北至高句麗,西至蠻荒盡頭,南達無人沼澤,各處都有分布。
  將草圖收起,莫問叫醒了店家,給予黃金命店家夫婦連夜趕制干糧,轉而回到房中再畫詳圖,那些環境并不十分惡劣的禁錮他也沒有給予排除,通過天門道人給阿九添衣的細節來看,阿九被送去何處是事先定下的,彩衣道人并不能因為他沖其動手而隨意更改,所以這些環境不算十分惡劣的禁錮也在查看之列。
  文集上記錄的地名很廣泛,他大部分都聽說過,知道其大概位置,估算了距離之后感覺三個月并不夠用,阿九學過玄陽子的龜息法,龜息法可以減少人體消耗,尋常人七天就會餓死,學了龜息法的人能撐上半個月,但是這半個月的時間是無法計算在內的,因為在惡劣的環境下,人體的消耗會增大,這多出的半個月會被惡劣的環境所抵消掉。
  為了節省時間,莫問一次次的安排行程,確定先后順序,取最短的捷徑,最終確定了一條沒有往復重疊的復雜路線。確定了路線,立刻背了發燙的干糧連夜啟程。
  出發時莫問的心情很平靜,他本來就沒什么親人,老五也已經有了很好的安排,阿九現在是他唯一的牽掛,他沒有救出阿九的把握,但他有與阿九死在一起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