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三十章正邪(上)(02-24)      第二十九章正面碰撞(02-24)      第二十八章忽略的關鍵(02-24)     

大武俠世界24 閣內

  第二十四章、閣內
  聲音沙啞,話語中自然而然帶著一股徹骨寒意與即使掩飾也掩飾不住的殺意,何況這段言語中的殺意并沒有任何掩飾,如同一把利劍朝著陸君玉凌厲飛刺而至,此時此刻陸君玉僅從這位面如枯槁的中年人身上感覺到了死亡氣息。
  沒有人愿意去做危險的事情,即使陸君玉也不愿意。而且這件危險的事情一不能帶來任何立竿見影的好處二惹來麻煩不斷,這種事情已經過了年少輕狂年紀的陸君玉怎會去做?對于不能立刻進入飛仙閣陸君玉并不樂意,但對于及時司徒笑都為之忌憚的飛仙閣,陸君玉沒有任何理由魯莽沖動可言。
  略微忌憚望了武功深不可測的中年人一眼,繼而旋身回到司徒笑身側,開口說道:“司徒大哥,你看這人是否有些面熟?”
  司徒笑臉上帶著非常自若平靜的笑容,望了一眼陸君玉,笑道:“哦,你知道那人??”
  陸君玉言語之中有些不太肯定,說道:“他應當就是十幾年前就以輕功冠絕江湖,而后又離奇%∠長%∠風%∠文%∠學,w↘▲★t消失的青翼蝠王韋一笑吧??”
  司徒笑搖了搖頭,也不肯定,說道:“青翼蝠王?江湖上的確已經很久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了!但此人是不是青翼蝠王我也并不肯定,但觀此人神色,內功之高,天下罕見,因此就此而言,就算我勉強與你出手也沒有必勝之把握!”
  陸君玉也點了點頭,同意司徒笑的說法,再次望了那位形如枯槁的中年人一眼。輕聲嘆道:“家父曾言江湖這灘水看似淺顯,實則暗流不止,其深處足矣令人駭人聽聞。為人處事帶有三分真誠、三分禮貌、三分客氣、一份謹慎,這才是行走江湖之道,以前我倒是有些懷疑,可自從遇上原隨云、金花婆婆等人之后才明白父親所言非虛啊!”
  司徒笑掃了一眼因江湖而快速成長起來的陸君玉,眼睛中神色淡淡,拍了拍陸君玉的肩膀以一種非常淡漠的語氣開口說道:“我師傅在臨走之前曾對我說過這樣一句話:真正的江湖,其實只是一個覆滿了雪的荒野,充滿了秩序和力量。容不下少年的夢想和熱血的沖動。當你明白江湖的本質后你將有四種選擇,被規則傾軋、遵守規則隨波逐流、破壞規則、制定規則,當年站在那種高度那就意味這這個江湖在以一種什么眼神看你。”
  這段話語含義并不復雜,以陸君玉的聰慧司徒笑只要說上第一遍他就已經聽懂并且可以一直不漏背下來,但陸君玉卻陷入了深思,面上神色平靜,心里卻久久不能平靜。
  望著陸君玉,司徒笑感覺如同望見了十多年的自己一樣,當初自己何嘗不是如同陸君玉一樣對這句話進行深深的沉思呢?思考自己在江湖到底處于一種什么位置。不過當初的答案已經再明顯也不過了遵守規則而隨波逐流。
  如今,司徒笑幾乎不用去思考就可以知道陸君玉也是在思考這個問題,而得出的答案也和他當初得到的答案沒有任何兩樣。不過算無遺策的司徒笑卻還是算漏了一件事情,陸君玉不但思考自身在江湖處在一種什么樣的位置。而且還在思忖他腦海中印象最深刻的原隨云處在一種什么樣的位置?
  不得不說原隨云對于陸君玉印象之深,即使自小在他身側關心他的叔父陸長空以及父親陸長天也不能及得上。陸君玉可以從年少輕狂迅速變成如今沉穩有度的模樣幾乎全拜原隨云所賜。
  陸君玉得出了答案,得出了一個他不愿意結束但心里已經認定是事實的答案:原隨云屬于第三種介于第四種人之間的人。
  破壞規則、制定規則!
  只要原隨云愿意,他便可破壞任何規則。只要原隨云愿意。他亦可以為江湖套上條條框框,制定規則而沒有幾人去違背。“一言出既可翻云覆雨,一言決便可左右乾坤。”陸君玉心中暗暗給這位只比自己打上三四歲的青年下了這樣一句評價。
  或許是因為司徒笑信息收集并不注意。亦或許因為司徒笑太勤快,又或許其他原因,總之直到辰時三刻飛仙閣門前都只有司徒笑和陸君玉一行人。
  正好辰時三刻,天已經泛白,陽光射穿云層照亮了下來。飛仙閣門前明亮不已,因此即使連帶氣息陰沉,身形如枯槁的中年人在陸君玉眼中看上去也不那么陰森可怖了。
  抬頭望了望天色,中年人身如鬼魅忽然飄前沒有任何征兆出現在司徒笑面前,伸手將已經攥在手中近一個時辰的木牌遞給司徒笑,說道:“司徒場主,這是你們在飛仙閣的位置!”話語說完,隨即旋身,身影再閃,消失再司徒笑面前,因此即使司徒笑好奇想詢問什么也但沒有詢問的可能。
  “好快的身法,現在我似乎可以肯定他應當就是消失在江湖多年的青翼蝠王韋一笑!”陸君玉望著那人消失的身影,言語中已有了七八分肯定。
  司徒笑笑了笑沒有表示,青翼蝠王韋一笑和陸家有些許關系,因此在辨認青翼蝠王韋一笑的事情面前,陸君玉顯然比他更有發言權,只不過司徒笑對于陸君玉言之灼灼說此人便是青翼蝠王韋一笑的言論自動忽略,并非陸君玉言語并不可信,而是在司徒笑眼中看來沒有任何證據的推斷都是無用的推斷,而且就算此人就是青翼蝠王韋一笑對于他又能有什么影響呢?
  青翼蝠王早就在退隱江湖前就已經將修煉化骨綿掌帶來的副作用已經在蝶谷醫仙胡青牛手中治療好了,因此司徒笑也沒有任何可以擔憂的。
  握著依舊有些冰冷的木牌,掃了一眼上面的三二,對于其中的含義司徒笑也不清楚,但也并不疑惑,隨即走進那已經在中年人消失之際就已經打開的房門。
  飛仙閣一共兩層,因為并非位居于洛陽最繁華的地區,因此飛仙閣占地非常之廣,走進飛仙閣入眼并非是奢華的布置格局,閣內布置顯然花費了不少心思,但卻并不奢華,一眼望去清清淡淡,彷佛間忽然脫離了世俗喧嘩一般。
  以閣樓兩旁樓梯為中心,呈半圓形擺放了不少座位,座位橫豎十排一共一百張椅子,每張椅子上都有標記!而二樓亦設有雅間。
  望著椅子上的標記,司徒笑對號入座,坐在了第三排第二張位子上,陸君玉也自然坐在司徒笑身側,至于其余七位司徒笑從落日牧場帶來的兄弟則非常守規矩的站立。
  掃了一眼略帶疑惑的陸君玉,司徒笑輕笑道:“看來我們選擇找來應當是來對了,接下來可就是一場龍爭虎斗啊!”
  陸君玉疑惑不解。
  司徒笑解釋道:“一樓只有一百張座位,因此僅僅只能坐一百人而已,但今日會有多少人來飛仙閣聽石仙子演奏簫音呢?”
  陸君玉這才恍然大悟,說道:“恐怕不下千人吧!”
  司徒笑點了點頭,說道:“無論是石仙子,還是多情公子候希白在江湖上的名聲都不弱,千人恐怕是少估計了,不過這個飛仙閣內只有一百張座位,就算包括站立的區域也只有五百人左右,你說后來的人應當如何呢?”
  陸君玉愣了一下,一時間還沒有聽明白司徒笑言語中的潛在意思,等回過神來,陸君玉才恍然大悟,望了望身側的座位,忽然感覺全部都是黃金珠寶啊!
  “不遠萬里來一聽簫音者大都出生富貴,看來接下來這些座位甚至進入飛仙閣這其中的價格都當不菲啊!”陸君玉忍不住輕聲嘆道。
  司徒笑點了點頭,說道:“的確如此,這也正是多少酒樓擠破腦袋都要邀請石青璇在酒店演奏一曲的原因!不論其他,光是這入場券的費用就足矣令任何一個酒店笑開花了!”
  隨即,司徒笑起身向著站在飛仙閣中一處非常顯眼位置的老者走去,老者一身儒生打扮,氣度非凡。司徒笑不敢怠慢,開口道:“打擾老先生了!”
  老者睜開雙眸,眼中射出一道精光,望了司徒笑一眼,冷冷淡淡說道:“什么事?”
  司徒笑不以為意,說道:“我想請問老先生如何才能為我朋友在飛仙閣內定下一張座位?”
  老者語氣平淡說道:“五百兩!”說罷,隨即將名冊以及毛筆推到司徒笑面前。
  司徒笑苦笑了聲,原來這位老先生就是販賣這些座位的正主啊!不理會陸君玉的忿忿不平,司徒笑非常豪氣拿出一張五百兩的銀票遞給老者,隨后提起毛筆就準備寫下商秀珣的名字,但準備落筆的時候就看在有幾個人的名字已經落在了名冊上,這幾人雖然有些并未見過,但都可以算是聞名遐邇啊,其中一個司徒笑最為熟悉,從筆跡上可以看出想來寫下這個名字的人對此人感情頗深,三個字鐵畫銀鉤,力透紙背。
  原隨云!
  望著這個名字,江湖上有著從容優雅美稱的司徒笑不禁呆了一下。
  “看來今日倒是熱鬧了!”司徒笑喃喃自語道。(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中文網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xiaoshuo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xiaoshuo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