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的替身前妻》 最新章節: 兄友弟恭十一(06-17)      兄友弟恭十(06-17)      兄友弟恭八(06-17)     

兄友弟恭十一

  
  兄友弟恭十一(3054字)
  墨遙,墨小白和墨晨毫無疑問是組隊走的,天蒙蒙亮就進入原始森林,這里的森林遮天蔽日,不管是白天和晚上都是陰森森的,森林中溫度極低,且視線不明,毒物較多,危險重重,這一次他們的逃生主要對手并非隊友,而是叢林中的毒物。因為是模擬比賽,所以葉薇沒有放出基地里的一百多基因野狼,只是一次單純的叢林生活練習,死亡率比真正的野生要低很多,發派的食物也比較多。
  三兄弟在叢林中走了三個小時,天總算是亮了,叢林中遮天蔽日,并無陽光,但視線稍微好了一些,墨遙和墨晨找地方避雨,根據森林動物一些變化,他們判斷得出就要下雨了。且墨小白有點悲劇,發起低燒,他昨天就有些著涼,在森林中走了幾個小時,人有些蔫蔫的,沒有精神,墨遙一探手才知道他發低燒,這情況下絕對不能讓他淋雨。
  地方也比較幸運,找到一個山洞,墨遙升起了火,把墨晨打發出去獵物,山洞臟亂,墨遙把自己的迷彩脫下,又把一些枯草抱過來鋪著讓墨小白躺下休息,迷彩襯衫蓋在他身上,墨小白把迷彩丟給墨遙讓他穿上,中東氣溫高,可森林溫度只有十度左右,這種天氣下裸著身體,他以為自己的鐵打的嗎?
  “蓋著!”墨遙沉聲一喝,墨小白嘴巴一嘟,又不敢反抗墨遙,他有些可憐兮兮地拉著墨遙的手,“老大,我又給你拖后腿了。”
  “嗯,我習慣了。”墨遙挑了挑火柴,十分淡定。
  這么平淡的反應,就像一支傷心小箭射中墨小白傲嬌的心,讓他一下子就覺得,好愧疚哦,當然,只是一咪咪點的愧疚,墨小白又心安理得了。
  享受墨遙從小到大的寵愛。
  森林的溫度變化大,墨小白沒一會發起了低燒,人燒得有些難受,墨遙摸了摸他手腕上的電子表,考慮著是不是提前退出這一次訓練。
  于墨遙而言,小白不需要多強大,也不需要拿下多好的成績,他只要小白平安,順心就可以,所以這樣的訓練,小白的傷病的情況下,墨遙是絕對不愿意他繼續的。
  墨小白扣住墨遙的手,笑了笑說,“老大,我已經夠自卑了,你別再讓我退出比賽了。”
  “你病了。”
  “小意思,我頂得住,頂不住的時候,我會告訴你。”
  墨遙蹙蹙眉,墨小白閉上眼睛休息,外面傾盆大雨,沒一會兒墨晨帶著幾只野山雞回來,墨小白熟睡了,墨晨和墨遙兩兄弟把野雞處理了,放在火架上烤。
  山洞很安靜,墨晨偷偷地看著墨遙,墨小白就睡在他旁邊,墨遙偶爾會探探小白的溫度,表情倒是沒什么變化,墨晨心里還記著昨天想起的那一幕,有些忐忑地問墨遙,“老大,你^……”
  “你在夢游。”墨遙放佛知道他要說什么,一句話就想堵住墨晨,墨晨弱弱地解釋,“我從來沒有夢游的習慣,老大,這是誣陷。”
  墨遙蹙蹙眉,但淡定地改口,“那是我在夢游!”
  墨晨,“……”
  看來墨遙不想談這件事,墨晨也不想太過揪心,可又忍不住好奇地問,“為什么啊?”
  從小他和墨小白得到的待遇就不一樣,分明是弟弟,可墨遙明顯很寵墨小白,雖然每次都是冷冷冰冰的,沒什么表情,且也經常為難墨小白,可他對墨小白,幾乎是有求必應啊。
  且他為難墨小白的時候,總是因為墨小白和他太過親密,他以前不理解為什么墨小白一撲過來,老大就看他像仇人一樣,后來也自動自發的墨小白一撲過來他就閃,成了習慣性動作,如今才發覺,原來是吃醋啊。
  他不僅佩服墨遙,你說你從小打大吃個醋,吃得這么多次,偏偏一次酸味都沒有溢出來,他真覺得被虐了這么多年他很無辜啊啊啊啊……
  “你不需要知道。”墨遙淡淡說,翻了翻烤雞。
  墨晨欲哭無淚,“什么叫我不需要知道,你要知道,你們是……”墨晨擔心地看了看小白,似乎他么有清醒的跡象,墨晨說,“你知道這是不可以的,媽咪知道會傷心的。”
  “你不需要擔心。”墨遙平板地說,“這是我自己的問題,我會解決。”
  墨晨淚,我一點都不擔心你好不好,我只是擔心鬧家庭革命,而且,我的哥哥啊,人家小白對你沒意思啊,沒意思啊,沒意思啊啊啊啊……
  “小白他……喜歡女人。”墨晨弱弱地提醒墨遙,墨遙蹙蹙眉,看了墨晨一眼,這一眼看得墨晨心里打顫,他只是說出一個實情而已啊,老大你這么看仇人的眼光是為哪般啊啊啊……
  待遇區別啊。
  墨遙靜了許久,墨晨覺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自家哥哥,這真是要逆天了啊,雖然不是親兄弟,是堂兄弟,可他們和親兄弟有什么區別呢,簡直就是親兄弟了啊,兩人在一起他還是覺得非常不靠譜的。
  雖然有白夜和蘇曼為例子,可墨晨仍然覺得,這不靠譜。
  他家純潔的媽咪怎么可能會答應呢。
  墨遙看了看墨晨,截斷他的話,“什么都別說了,你想說什么我都知道。”
  “既然知道,為什么……”
  “有些事情,再理智也沒用。”墨遙淡淡說,如果愛上一個人,付出一份感情,就像水龍頭,說關就關,說開就開,那么,這世上哪來這么多癡男怨女。
  他也沒打算真要和小白怎么樣,只是愛上就愛上了,以后怎么樣,誰知道呢。
  墨晨看了看睡著的小白,說實話,小白的確招人喜歡,家里每個人都喜歡他,就算是冷冷冰冰如他家老子,也是很喜歡墨小白的,家里人常欺負墨小白,可是如果外人欺負了墨小白,你看他家四個老子不拼了命把人祖宗十八代都教訓了。若是他們兩兄弟被外人欺負了,估計也就意思意思的讓他們自己解決。
  可再怎么招人喜歡,他也是弟弟啊。
  墨晨一根筋還沒轉過來,還是覺得太驚悚了。
  “原來你從小到大看我不順眼是因為小白和我親近,老大,你也太欺負人了吧,吃醋也能吃得這么有水平,可憐我還以為我哪兒不招你待見了。”墨晨忍不住嘀咕。
  墨遙沒什么表情,墨晨一個人在一旁很哀怨,想象中小白和墨遙在一起的畫面,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小白如今已無法無天了,如果知道老大喜歡他,愛上他,不是更無法無天啦。
  “你覺得惡心嗎?”墨遙問。
  墨晨搖搖頭,似乎并不難接受,可能是因為他們都是自己的家人,家人嘛,不管做什么都是正確的,而且這么優秀的老大配給女人也挺可惜的啊,還不如便宜小白呢,可關鍵是,小白不喜歡你啊,親。
  “小白還不知道你喜歡他呢。”
  “我并不打算讓他知道。”墨遙說,認真地看了小白一眼,淡淡說,“這樣就好。”
  墨晨驚訝地看著墨遙,這一點都不符合墨家人霸道,極端的愛情觀,愛上一個人不是要不擇手段地把他弄上手嗎?哪怕是多變態的手段都能用出來,瞧他們家的老子們就知道了。
  為什么到墨遙這就行不通了?
  其實墨家幾個孩子,性格都不太像墨曄和墨,墨遙性格上,更大一部分和十一十分相似,心性是十分專一和單純的,并沒有什么愛上一個人就必須要占有他的瘋狂,特別是墨小白是他寵著長大的,他更不會讓墨小白不舒服。
  墨晨還想說什么,墨遙低下頭去,墨晨只能打住。
  靜了一會兒,墨晨聽到墨遙的聲音,“墨晨……”
  墨晨抬起頭來,墨遙說,“如果小白知道我喜歡他,并且來問我,我第一個弄死你!”
  墨晨,“……”
  他在嘴巴長大0形,轉而憤怒,“老大,不帶這樣的啊,為什么啊,又不一定是我說的,你當家里那些人都是白內障嗎?他們也會看出來啊啊,憑什么就是我了?”
  “他們不會說。”墨遙篤定地說。
  墨晨淚,墨遙還真說中了,他還打算找個機會好好和墨小白說一說這件事呢,沒想到墨遙一句話就讓他打住這念頭,有這么當哥哥的嗎?
  墨遙弄好了一只烤雞,拿著另外一只烤雞到洞口去清洗,少年修長的身材占據了整個洞口,赤-裸著上身,肩寬,腰細,雙腿和標桿一樣又直又長,關鍵是臀bu很翹,墨晨扭頭看了看小白。
  (⊙o⊙)…,其實老大配女人也挺可惜的啦,算了,肥水不流外人田,還是給小白算了。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