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校花》 最新章節: 第四十三章發生沖突(10-20)      第四十二章拖鞋打臉(10-20)      第四十一章半張臉(10-20)     

保護校花43 發生沖突

  大門外,一陣噪雜的腳步聲讓張琦臉色微微一變,隨后走到門口,看著一群人朝著自己的方向沖了過來。
  這可是唐門,張琦知道就算自己想跑也沒地方可去,唯一的辦法就是將這群唐門雇傭的打手們撂倒。
  張琦四下看了看,兩旁的走廊還算寬敞,但也只能四人并排走,這種空間對于一個人突圍非常有利,不過他現在并不著急走。
  房間里還有一個唐玉,自己還有事沒跟他交代清楚。
  不遠處,一群人張牙舞爪的沖了進來,看著張琦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都以為他嚇得魂都丟了,臉上都露出鄙夷的笑容。
  “草,就這么一個小崽子,也用得著咱們唐門十八煞一起上?我一個人就給他打回娘胎里去!”一個光頭大漢看著張琦干瘦的身體,叫囂著說道。
  “就是,唐家長老也真是的,也不看看什么貨色,就直接召集咱們一群人,太大材小用了!”另一個人也隨聲附和道。
  不過這群人里,到沒有反對之聲,張琦傻愣愣的樣子,給人的感覺就好像一只呆頭鵝!
  “十八,你上去跟他玩玩,給你個表現的機會。”人群中,一個獨眼大漢咧著嘴角,指了指張琦的方向,對著身旁一個矮小的青年說道。
  矮小青年聽到大漢的話,只是微笑著點了點頭,隨后朝著張琦的方向走去,直到兩個人還距離五六米的時候停了下來。
  矮小青年名叫十八,但他的實力并不是最后一名,而是因為年齡最小的關系才在當上了老十八,而他真正的實力,絕對在十八煞中排名前三。
  獨眼大漢讓他去,就是想以最快的速度解決張琦,然后回去干自己的事。
  一邊咋咋呼呼的選出來一個人,而另一邊,張琦看著來人臉上卻是泛起了一絲好奇。
  這群家伙看上去好像烏合之眾,可竟然還有不少氣勢比常人強出許多的,這種實力,恐怕在特種部隊里都能占據一席之地了!
  這個唐門,還真是非同小可!
  “喂?發什么呆呢?”遠處,老十八看著張琦皺著眉頭沉思,從兜里拿出一把七寸長的匕首,放在舌尖上舔了一下刀刃口。
  這些人明顯已經超脫一般高手的境界,不是普通意義上那種武師;老十八一只手腕輕輕轉動,用刀的人都明白,這是出殺招前的征兆。
  殺招施展需要極強爆發力,人體關節和骨骼都要承受極大壓力,因此很多人出招之前都有類似的小動作活動關節,免得自己在招數運轉過程中被扭傷。
  “你打算佯攻一刀左上太陽穴,然后回身刺我腹部?”
  不等老十八抬起刀來,張琦一句話讓他愣住了,所有人都傻眼了。
  “你……你怎么知道我……”老十八瞠目結舌,握刀的手在微微顫抖。
  作為一個用刀之人,還沒出刀就被人猜出路數,好不尷尬!
  “不錯,看你的準備動作就知道有點料,但還不夠看!”張琦微笑著雙手攤開,這種姿勢讓圍住他的十八煞怒火中燒:瞧不起我們?找死!
  “信口開河!”老十八在眾目睽睽下臉一紅,隨即一刀化作弧線直劈張琦面門!
  這招化繁為簡算比較機智,前沖步伐和出刀姿勢渾然一體,出刀力道帶著前沖力,眼看明晃晃的刀刃就要迎面劈上來。
  就在刀刃順勢而下的一瞬間,張琦左手食指中指側面輕輕一敲!
  就是這輕描淡寫的一敲,原本直砍下來的刀刃瞬間變了路線,只聽“咔嚓”一聲!刀刃口深深沒入老十八膝蓋部位。
  眾人瞪圓了眼珠,光頭更是臉如白紙:“不好!他刀上有……”
  “刀上有五步蛇銀環蛇兩種毒劑融合成的毒液,對嗎?”張琦平靜的笑容,卻讓人不寒而栗:“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兩種毒液融合成之后是無藥可解!”
  “你……你好毒!”老十八說話間一股黑血從口中噴出,鼻腔和耳朵,甚至眼睛都開始流血。
  而更為讓人驚駭的是,張琦居然一手抓住他的頭發,輕輕一刀割下去……
  “噗嗤!”膝蓋部位的傷口更大了,里面的肉都翻了出來,血淋淋隱約可見白森森的骨頭,眾人正欲沖上去營救,卻被光頭一把攔住:“且慢!他是在為十八放血排毒!”
  五步蛇,銀環蛇,都是毒蛇中最頂尖的王者,從體型毒性比例來算比眼鏡王蛇都稍遜一籌。兩種毒液混合下的劇毒,連施毒者都無計可施,沒有任何特效解藥。
  張琦用的是特戰部隊野外生存遇險時用的緊急排毒法,當然一般人是沒有條件使用的,在割開傷口之后他一掌拍在對方足左脖頸處動脈,渾厚的靈武之力震的對方身軀一顫,黑血加速從傷口流出。
  “藍色靈武之力,還是中階!”光頭愣住了,作為唐門十八煞之首,他還是有點眼界的。
  名為十八的同伴算是唐門為數不多達到紅色靈武初階的人,而光頭自己,也只是剛剛摸索到紅色靈武中階的路數。
  眾人聽了這句話,也都是被震懾的動彈不得:“藍色靈武之力?中階?這……”
  “你們在干什么?”
  就在眾人面面相窺,不知如何是好之際,一個冰冷的聲音響徹大廳:“陣前畏敵,算什么唐門精銳?”
  眾人膽戰心驚,紛紛讓開一條路。
  張琦定睛一看,來者正是剛剛才打照面的唐展!他身后還有一身材矮小的瘦子,一臉呆滯面無表情。
  “少主,此人……此人是擁有藍色靈武的宗師!我等……”光頭也算是唐門的老臣子和實權人物之一,公然遭到嗆聲面紅耳赤。
  “哼,這年頭欺世盜名的人多了,你們就這樣被嚇住?”唐展瞥了一眼嘴角流血的十八,不屑一顧的抬起下巴:“藍色靈武只不過是傳說罷了,以我看來,此人定是熟悉穴位之法,未必真有渾厚真氣!都給我閃開!”
  光頭一聽這話,愣了一下還是默默讓開了。
  之所以猶豫,是因為唐展畢竟是即將承擔家族大任的少主,這個時候敗給張琦,不僅僅是他一個人的恥辱。
  但唐展這股目中無人的勁兒,使得十八煞都心里惱火,也希望張琦能殺殺他的囂張勁兒。
  光頭扶起虛弱的十八,不忘和稀泥:“這位兄弟,我們唐門不以多欺少,來了就是客人,大家點到為止就好。”
  張琦淡淡一笑,而唐展已經氣得臉色發青!
  誰都明白光頭的弦外之音,似乎都已經認定他必輸無疑。眾人雖靈武之力稍遜唐展,但都非泛泛之輩;真假心中自有定論!
  唐展這般僥幸心理來處理事,囂張之余又顯得很稚嫩。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