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校花》 最新章節: 第四十三章發生沖突(11-17)      第四十二章拖鞋打臉(11-17)      第四十一章半張臉(11-17)     

保護校花38 唐家女人

  “老板救過我的命,他讓我做的事我一定要做到!”黑狗嘴上說的漂亮,但臉色卻有些發白。∑,
  張琦淡淡一笑,他總算明白老鬼慶的嘆息了。
  被他們抓獲的紅發女幾個小時之后才漸漸蘇醒,醒來之后一陣拼命掙扎!但她很快就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地下室,并且身上捆著鐵鏈鐵索,最后終于喘息著放棄掙扎。
  “這種女人要格外小心啊。”黑狗小心翼翼接近對方,用木棍輕輕捅了一下。
  誰知紅發女猛地抬起頭來,一口咬住木棍!手指粗的木棍,居然被她生生咬斷!張琦和黑狗都嚇了一跳:這他媽是女人?還是野獸?
  “老實點!”黑狗一腳踹上去,紅發女左肩挨了一腳重重往后倒下,頭都被碰出血來。
  黑狗還想繼續拳打腳踢,卻被張琦攔住了:“這樣不解決問題,交給我來吧,你去外面守著點,誰都別放進來……這里是干什么用的?你們老板為什么會有這種地下室?”
  “哦,這是早些年我們老板開收債公司時用的,有些賴賬的家伙不見棺材不落淚,我們就把一些死硬的扣押在這里……嘿嘿,后來老板因為這個惹上官司差點進去,就改行了。”黑狗似乎很自豪似得:“這一帶誰不知道徐哥大名?一般來說有欠賬的聽到是他來了都乖乖還賬,只有一些要錢不要命的家伙死扛死撐……”
  張琦皺皺眉頭,看來真的如同老鬼慶所說,這些學武的弟子們都不可避免的走向灰色產業,難道這就是普通武者的歸宿?
  回過頭來看看紅發女,只見對方臉色極不自然的夾緊雙腿。
  “你是要上廁所嗎?”張琦作為特戰隊員訓練科目中有審訊和反審訊項目,自然了解這些人的本能反應,就算受過再嚴酷的訓練,女性的這種尷尬生理反應也是難以避免。
  男人被俘就無所謂,不讓我上廁所大不了我屎尿拉一褲襠,愛咋咋地。女性的自尊就算再怎么訓練也磨滅不了。
  “不需要。”紅發女雙腿夾得更緊了,身子微微顫抖起來。
  “刷!”張琦的飛刀猛地拋出,刀刃居然輕易砍斷鎖鏈!紅發女愣了一下,輕撫手腕站了起來:“你不怕我殺了你?!”
  “你殺不了,你自己心里清楚,你的上級也清楚!你的任務是牽制我,不是嗎?”張琦淡淡一笑湊近她:“現在我如你所愿,被牽制了……你該感到高興才是。”
  “我真受不了你這沒有理由的自信,這種自信總有一天會要了你的命!”紅發女氣的渾身哆嗦,略顯粗的大腿卻不由自主夾得更緊了。
  “廁所就在外面,”張琦把身子一側,將其雙腳的鐐銬也砍斷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你走吧。”
  紅發女愣了一下,快步走了出去。
  “張大哥,您這是……”外面的黑狗見狀嚇得張大嘴巴:“好不容易抓到個舌頭,為什么……”
  “這種女人不會屈從別人,留著也沒用……”張琦淡淡一笑:“知道什么叫做放長線釣大魚嗎?”
  黑狗愣了一下,笑著點點頭……
  兩人悄悄跟在紅發女身后,只見她警惕性還挺高,連著在街上繞了好幾個圈子才坐上去郊外的公交車。
  張琦和黑狗坐上一輛出租車緩緩跟隨,出租車師傅有點納悶:“您這是……跟著自己媳婦?”
  “啊?”黑狗聽得那叫一個納悶。
  “不用瞞我,這是你們誰的媳婦?是不是有情況了?”司機師傅笑的很曖昧:“我見的多了,年輕人現在的感情基礎都不穩固,互相猜疑什么的,不管你們誰的媳婦我可丑話說在前面,有什么情況都不能動手!上次坐我車的那小伙下車逮了個現行,結果把人家打的腦震蕩了……做什么都要三思啊,不能犯法!”
  “大叔您開你的車吧!”黑狗不耐煩的看著車外,張琦卻一言不發盯著前面的公交車。
  繞了幾圈之后,按理說應該是去找自己上司接頭或者回老巢了,為什么要上公交車呢?這可不是什么隱蔽的交通工具,你能去的地方很多人都看到,作為擁有豐富追蹤經驗的張琦來說,他覺得這個舉動很反常。
  如果對方是一個普通人,這樣的做法或許沒什么值得懷疑的,但對方是那樣一個心思縝密性情狠辣的女人,這種低級錯誤出現的毫無理由。
  “準備戰斗。”張琦檢查一下自己的飛刀,黑狗一臉茫然:“啊?”
  “她知道我們在跟蹤,已經召喚同黨來伏擊我們了!”張琦淡淡一笑:“有意思,反應速度蠻快的,可惜手法有點稚嫩。”
  下了公交車,紅發女緩緩走向城郊密林,張琦和黑狗隨即也下了車。
  “記住我說的話哦小伙子!做事要三思而行!”出租車師傅一開始只是開玩笑,看到兩人滿臉殺氣的架勢也被嚇壞了:“你們……該不會真的要去搞事吧?”
  黑狗終于明白對方不坐出租車反而乘坐公交車這種低效率交通工具的原因,多個證人很麻煩的。
  紅發女在前面越走越快,兩人也不由得加快速度,但神經都繃緊了……
  突然張琦停下腳步,黑狗不知道怎么了,也跟著停了下來。
  四面密林中緩緩走出幾人,都是頭戴面罩身材纖細矯健。
  為首一人長的稍稍高一點,看體型明顯也是女人,由于穿緊身衣的緣故,一雙長腿輪廓顯得更加凸出。
  張琦也愣了一下:東歐人?
  經常外出作戰執行任務的他一眼就分辨出,以對方體型的話絕對不是國人。或許同民族骨架個體有區別,但骨架結構是不會變,起碼這是個擁有東歐血統的女人。
  “張大哥,你不用動手,讓我來!”黑狗臉白如紙,握刀的手不住的顫抖。
  張琦卻直接把上衣脫下來遞給他:“幫我拿好,靠邊站點。”
  “哦。”這句話直接讓黑狗放棄裝比的想法,乖乖躲到一邊。
  五個伏擊者一動不動,面紗后的一雙雙眼睛在陽光下閃著異樣的色澤……
  而請君入甕的紅發女一臉得意,對著高個東歐女人點點頭:“大家姐,我把他們帶來了。”
  “做得漂亮。”身材細長的東歐女人輕輕除下面罩,一張精致性感的面孔出現在張琦面前,高鼻深目帶著雅利安人那種特有的高雅端正,金黃色的頭發更是瀑布一般燦爛,從面罩中釋放出來。
  “你就是唐家人,真是沒想到,唐家人的首腦居然是外籍人士。”張琦手中煙蒂一彈,嘴角的笑容褪去:“人在哪里?”
  被稱作“大家姐”的東歐女微微一笑:“什么人?”
  “這個時候還要裝糊涂,有必要嗎?”
  而東歐女顧左右而言他,扭過頭去:“紅蜘蛛,做的漂亮!你不僅牽制了他還將其引到我們手心里,首功一件!”
  “您太過獎了,我只不過……阿!”紅發女突然瞪大雙眼,小腹已經被插進一把鋒銳的三菱刀。
  黑狗嚇得雙手捂住嘴巴,兩只小腿抖個不停!他戰戰兢兢的看張琦,而張琦卻面無表情。
  “為什么”紅發女滿臉都是不甘心的表情,緩緩癱倒下去。
  “你以為自己把對方引來了,其實人家是利用你找到我。”東歐女冷漠的看看張琦:“失敗者,沒資格活著!”
  張琦卻輕佻的一笑:“這樣的世界觀可不好,跌倒了可以爬起來嘛!你這樣對待自己人,很難想象還有這么多人為你賣命……”
  聽了張琦這句話,其余幾個蒙面人都顫抖一下,雖然看不清他們的面孔,但此時表情一定相當復雜。
  “沒用的,他們都是我們唐家的死士,知道什么是死士嗎?甘愿為我們唐家而死的人!”東歐女手指輕輕指了張琦一下:“你這種人是不會理解的,我們家族歷史悠久并且血統高貴,任何跟我們作對的人和物,都會毀滅!”
  張琦被對方做作的語氣逗樂了,輕輕拍手:“恩恩,說得好,繼續說。”
  “你的傲慢會讓你走進墳墓!”東歐女人被他這種態度惹惱了,白嫩的下巴一甩,其余四人紛紛沖了上去。
  時值正午,陽光刺目。
  那只是陽光閃了一下的瞬間,四人抬起的腿,張牙舞爪的攻擊動作停在半空。
  “你們……”
  不等東歐女反應過來,四人已經先后倒地,身上一條細細血痕緩緩往外流著鮮血。
  東歐女喉嚨“咕咚”一聲,手指頭在微微顫抖……
  她都沒看到張琦出手,而附近的樹上地面上也只插著三把龍牙匕!
  “三把刀殺死四個人,同一角度殺死兩人,厲害!果然是高手!”好半天她才緩過神來,微微上翹的嘴角卻顯得如此牽強。
  張琦沒有搭理,在他看來這幾人的實力比紅發女強不了多少,正面對抗能力來說唐家人真心戰五渣!
  “好吧,你贏了第一回合,接下來呢……”東歐女呼吸急促起來,修長的手臂猛地一揮!無數細小毒針漫天蓋地飛來,肉眼幾乎難以分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