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校花》 最新章節: 第四十三章發生沖突(11-17)      第四十二章拖鞋打臉(11-17)      第四十一章半張臉(11-17)     

保護校花36 美女兇猛

  孫滿弓那張布滿皺紋的臉再次出現的時候,張琦有點不好意思的打個招呼:“近來好嗎?好久沒見了……”
  “一點都不好,今天我本來正在喝喜酒,愣是被你一個電話拉到這里來……你來這里做什么?”孫滿弓接過民警遞過來的茶水:“同志這是我們的人,執行特殊任務的。←,”
  民警愣了一下,從頭到腳打量了張琦一眼:“哦哦,真是特勤人員啊,不好意思,您為什么不說呢?”
  張琦笑了笑沒有回答,此次來富錦城他沒帶身份憑證也沒想聲張,一來是最近惹得禍夠多了,二來這件事說到底也算是戴罪立功,沒想到第一回合就被對方來了個下馬威。
  但這個下馬威是用對方一條人命換來的,他不得不服!
  這些老辣的武者,還沒有放棄自己一直堅持的尊嚴。老鬼慶被抓進來的時候性子更烈,結果被警察直接關到號子里,等張琦等人去保釋的時候,只見拘留所內凌亂不堪,多人牢房內橫七豎八都是被打傷的囚犯,老鬼慶也被十幾個警察用槍逼住。
  “看來這位老大爺不是省油燈!”孫滿弓苦笑一聲,張琦也輕輕搖頭……
  “警察真可惡!壞人不抓抓我們!不行,我要去找他們理論一番……”出來之后老鬼慶還是憤憤不平,孫滿弓這邊只能極力勸阻:“大叔,您現在有時間跟他們理論?人家也是照章辦事,能給面子把你們立刻放出來就不錯了……”
  “放我們出來有什么用?唐家人行蹤鬼祟,好不容易露面又被他們放跑了!就算有十幾萬人地毯式搜索,都找不到一根毛!”老鬼慶情緒還是頗為激動:“你們不了解唐家人是什么德行!他們可是一點人性都沒有的!”
  “你先等等。”張琦突然變了臉色,徑直超前走去。
  不遠處戴著墨鏡太陽帽的女孩轉身想溜,卻被他一只手提溜住領子:“站住!誰派你來的?”
  女孩的太陽帽地掉落在地,墨鏡也垂了下來……張琦愣住了一臉訕笑望著自己的,居然是秦舞兒!難怪老覺得這個人身形眼熟!
  “放手,快放手……”秦舞兒尷尬的笑笑:“你們這是在干什么啊,怎么被警察抓了?”
  張琦沒有說話,他沉下臉來的時候氣勢很嚇人。
  “好了人家也是擔心你嘛……”秦舞兒嚇壞了,怯生生把墨鏡摘下來:“為了跟著你來,我沒請假就跑出來,剛才還把錢包丟了……”
  “哦……看來你錢包要是不丟,還是不肯現身咯?”張琦氣的肚子直冒泡,秦舞兒卻拉著他的手撒起嬌來:“別生氣了……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啊……”
  “小伙子,這是你對象?長得不錯啊……就是小了點。”老鬼慶難能可貴露出笑容,一般這個年歲的老人喜歡小輩,尤其是他這種無兒無女沒后代的老人。
  “大爺,您怎么這樣說啊……”秦舞兒臉紅了,嘴角卻微微上翹。
  張琦哭笑不得,只得硬著頭皮說道:“走吧!既然來了就先找個地方住下!前輩您訂好房間了嗎?”
  “我一個徒弟在這里搞了保鏢公司,也算是最爭氣的一個了……我提前給他打了招呼,我們現在過去就好。”老鬼慶嘆了口氣,意味深長的看了秦舞兒一眼,走在前面。
  老鬼慶這種仇家多的老江湖都不喜歡住酒店旅館,因為這些地方都有可能成為仇家的設伏點,他們寧可找個樹蔭瞇一覺,大庭廣眾之下對方也不好下手。但此時帶著秦舞兒和張琦,自然不能由著性子來了,好在樹老根多人老面大,找個門生故舊暫住幾天不是什么問題。
  雖然路上聽老鬼慶介紹了這位門生財大氣粗,但三十五層高的酒樓還是讓張琦小小吃了一驚。這個高度的大廈在大城市不算什么,可這富錦市僅僅是四五線小城市,這高度都直逼印度首都新德里最高建筑了。
  張琦突然想起自己那次在印度執行任務,一位老者得知他是中國人之后特意拉著他的手到了新德里僅有的一座36樓高的大廈,激動而自豪的闡述印度民眾的力量和經濟發展,當時張琦就有點哭笑不得,但礙于禮貌不好說什么。
  實際上那種程度的高樓,三四線小城市比比皆是,雖然富錦市這種小地方出現有點超規格,但也不算很突兀。
  “歡迎,師傅您總算來了!”
  這里的主人是個四十多歲,腦門閃光的中年壯漢,一看身形骨架就是練武的好苗子,長相也頗為忠厚俊朗:“這幾位是,第一次見面啊,是師傅您收的新徒弟嗎?”
  “不是,輪本事這小伙子都可以作我師父!介紹一下,這是我四徒弟,徐雄!”老鬼慶說起這些話一點都不打顫,這種老江湖氣質十分磊落干練。
  “您別罵我了,我還真想跟您學幾手呢,”張琦環顧四周,只見這座大廈什么單位都有,明顯走的是商務租賃路線,只有最頂三層是徐雄用來做保鏢公司,先別說這保鏢公司能賺多少,單單是這些樓層租賃收入就很可觀。
  幾人寒暄了半天,孫滿弓先起身告辭了。張琦帶著秦舞兒來到客房,關上了門。
  當“啪嗒”關閉的一霎那,秦舞兒瘦高的身子明顯顫抖一下。
  身在外地又是跟張琦這樣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她喉嚨有點發干。
  張琦一只手伸過來,撐在她耳邊的墻壁上,這個姿勢讓她更加無法回避拿火辣的眼神:“干嘛呀你,煩人。”
  “你越來越不乖了,舞兒。”張琦淡淡一笑,一只手指撥起秦舞兒的下巴:“下不為例,不然我可要懲罰你……”
  “去你的!我又不是小孩子!”秦舞兒嘴一撅掙脫他的手,一把把門拉開:“我去自己房間了!不理你了!”
  張琦沒有阻攔,秦舞兒自己倒是原地愣了一下,隨即氣鼓鼓離去。
  不是他不懂得女孩心思,張琦還有一大車事情要處理。
  他先把孫滿弓給自己提供的本地資料看了看,又看了看專門針對唐家整理的電子資料,原來這小小的富錦城,還是昔日五代十國時期某國都城,現在還保存著很多名勝古跡,而很多古老的規則還在這里茍延殘喘。
  張琦原本計劃著一周搞定這件事,以免帶來不必要的外交糾紛;但實際來看敵人的棘手程度遠遠超過他的預計;更要命的是身邊帶著秦舞兒這個拖油瓶,不得不迫使自己原本就有限的時間縮的更短一點。
  因為……學校校規,學生沒有請假無故曠課三天以上,開除學籍。
  這是一條吳有棍都沒辦法的規則,教育部制定的。秦舞兒這種任性舉動使得一切人都幫不上忙使不上勁,他每次因為任務缺課翹課都是事先打好招呼或者王鵬等人幫忙打馬虎眼,跟秦舞兒這種二百五做法有本質區別。
  越是秦舞兒這種乖乖女,越會犯這種低級錯誤釀成大錯。萬一老秦知道女兒因為自己丟了學籍會氣成什么樣?沒準又一個想不開跳河去了。
  越是知道秦舞兒家里的事情,張琦越覺得這個柔弱女孩需要格外呵護,她不像齊微微徐潔那樣有眼界,也不像楊曉茹那樣窮人的孩子早當家,這個從小就被父母寵愛哭鼻子的乖乖女一旦瘋狂起來,一切理性都會被打亂。
  “呀!”
  一聲尖叫刺破夜空,張琦猛的從床上彈起沖出門,剛開門就見到一穿紅發服務員打扮的女孩一只手卡主秦舞兒脖子,正在拼命往外拖。
  “住手!”張琦話音未落,一柄飛刀已經射出,刀刃精準的擦中對方手腕,紅發女子悶哼一聲放開秦舞兒,捂著手腕撞碎玻璃跳下樓去。
  張琦眼睛都直了:這尼瑪是三十多層高的大廈啊!有病嗎!
  本能的探出頭去,卻感到一陣寒意掠過!
  “嗖嗖!”兩枚毒鏢從下面射過來,原來紅發女佯裝跳樓,其實兩只后腳跟帶著刀刃,沖出去的一瞬間兩腳后跟插在墻壁上,以倒掛金鐘的姿勢設伏!
  兩枚毒鏢生生從他臉頰邊擦過,張琦咽了口吐沫。
  死亡從未靠的這么久,大風大浪都過來了,居然險些在這小陰溝里翻船。
  紅發女見沒有命中,玩命似得抬起一只刀刃高跟鞋踢了過來!這個動作實在有些彪悍,因為原本靠著兩只刀刃固定身子不掉落下去,本身就有點勉強,這樣一折騰剩下一只腳壓力驟增,不等刀刃靠近張琦,自己就滑了下去……
  張琦大半個身子探出,一把揪住對方一只腳!
  紅發女孩扭動身子居然還想攻擊,但高跟鞋已經在掙扎中掉落深淵。
  “別動!你不要命了?”張琦很難理解這些殺手的想法,唐家這些人的瘋狂程度,比起那些為了錢而賣命的國際傭兵更加令人膽寒!
  “你不殺我,我一定會殺了你!”紅發女拼命弓起身子,一雙小手狠狠抓住張琦的手腕,作勢就要跟張琦同歸于盡的架勢!
  “張琦,快點放手啊!”身后的秦舞兒終于醒過身來,連勝哭號:“再不放手你就被她拖下去了!快放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