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校花》 最新章節: 第四十三章發生沖突(11-17)      第四十二章拖鞋打臉(11-17)      第四十一章半張臉(11-17)     

保護校花26 傻丫頭

  酒吧內,林天迪緩緩喝著悶酒。●⌒,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張琦為什么會阻止自己煞費心機的行動。
  “別喝了,你想知道原因嗎?”張琦不知什么時候來到他身后,身邊還跟著秦舞兒。
  一般來說這種場合他絕對不會帶著女孩們來,但擔心父親的秦舞兒心急如焚,居然從學校自己一路悄悄跟蹤過來。
  “哦……你也來了啊……”看到秦舞兒,林天迪有點忌憚。他知道有些話在女孩們面前不方便說,環顧左右心里想著怎么把秦舞兒調開。
  “你們到底在忙些什么啊?我好擔心我爸的事兒……都是我害的,但我卻什么都幫不上……”秦舞兒略微帶著哭腔,若是只有張琦一人的話估計早就哭出來了。
  “放心吧,那件事不會再有人做文章了。”張琦一只手放在她肩膀上:“我保證,你先去給我們點吃的好嗎?我餓了!”
  秦舞兒愣了一下,點點頭乖乖走開了。
  “呼哧。”林天迪看到她走開,總算舒了一口氣:“大哥,干嘛放過那小子?就算是文楠會的,也不能這樣啊!林博達明顯是他的手下!至少要讓他給個說法!就這樣把他放走……”
  “從表面上看,咱們確實有一百個理由搞他。但有些事情不能表面……”張琦看了秦舞兒一眼,這個從來沒到過酒吧的女孩縮頭縮腦的,好半天才搞清跟誰點餐。
  “您有準確消息?”林天迪不說話了,他知道張琦的消息靈通,獲得信息的渠道也是一般人無法比擬的,選擇洗耳恭聽。
  “林博達是林天宇的手下,這你能相信嗎?”
  “什么!”這句話讓林天迪眼珠子都快瞪出來:“林天宇?是他的手下?為什么?”
  “若不是我提前知道消息,也會被繞進去……”張琦微微瞇起眼睛:“很高明的手段,不是嗎?派自己的心腹混進文楠會,然后故意留下線索給文楠會高層和我們,讓后讓我們昨天在那種情況下跟文楠會火星撞地球……只可惜我沒有點燃引火索,所以劇本就沒按照他們寫的往下咽。”
  “原來是這樣,我去找他!”林天迪怒不可遏,“騰!”的一聲站了起來把座位都帶倒了。
  “慢著!”張琦立刻喝止了他:“你覺得,一個做出如此精妙陷阱的角色,會承認自己做過的一切?會給你留下把柄?人死了,據我所知他之前居住的屋子昨晚也意外失火……一切都被抹去了……”
  林天迪就像被人當頭打了一棒,無奈的緩緩坐下去……
  “不過,咱們應該慶幸才對,起碼知道是誰在主導這一切,以后一切的主動權,都在咱們手里了!”張琦握緊一只拳頭,狠狠砸在桌上:“我最恨玩弄伎倆的家伙,喜歡玩是吧?那就陪他玩到底!”
  “玩什么玩?”端著餐盤的秦舞兒臉紅撲撲的:“這里明明有服務生的,一聲招呼就過來,你干嘛讓我去叫吃的!”
  “咳咳……”張琦壞笑著干咳幾聲:“不可以嗎?其實我沒告訴你,我有點大男子主義,你以后可得主義哦!”
  “哼!”秦舞兒白了他一眼,氣鼓鼓的坐下去。
  “哎吆,還生氣了;去,把我車上的香煙拿來。”張琦看到秦舞兒佯裝生氣的樣子,硬憋著不讓自己笑出聲來。
  秦舞兒跟齊微微她們最大的不同就是,沒有那種倨傲和自作矜持,而徐潔是班花,齊微微是女神,兩人有時候情不自禁頂著心理光環自帶冰冷氣息。
  或許,沒有光環的女孩更加符合這個年齡段女生的真實率性,有時候顯得更加可愛一點。
  “你欺負我!”秦舞兒有點惱了,嘴巴一撅就往外走。
  “這不,我得走了。”張琦笑著跟林天迪擺擺手:“記住我說的話,今天我們說的一切事,你都當成沒聽見什么都沒發生,注意安全!”
  說罷他趕緊一溜小跑追上上去。
  秦舞兒這邊是雷聲大雨點小,架勢很大邁的步子卻很小。但身后卻始終不見張琦追上來。
  “嗯?”她停了下來,往后張望。
  酒吧走廊黑洞洞的,燈光頭昏暗中透著一種曖昧。一對酩酊大醉的男女互相啃著,一邊拉扯身上的衣服往房間里擠……
  “這……”穿校服的秦舞兒哪里見過這種架勢?嚇得捂住嘴巴趕緊往外走,迎面卻撞上做鬼臉的張琦!
  “吖!!!”她被嚇的驚聲尖叫,這種反應倒是把張琦也嚇了一跳:“怎么了?沒事兒吧你?”
  有個詞叫淚如雨下,這會兒秦舞兒下的是大到暴雨。一股腦縮到張琦懷里哭得泣不成聲:“你……嚇死了我了……嚇死我了……”
  見到對方被嚇成這幅摸樣,張琦有點心疼:“至于嗎……我就是跟你開個玩笑。”
  秦舞兒好一陣子沒緩過神來,邊擦眼淚變絮絮叨叨的說,自己從小就膽小,小時候被嚇了一次曾經住院十幾天都緩不過來,后來據說還是用偏方治好的。
  “什么動靜把您老嚇成這樣?你這還是十幾歲不到二十歲年輕人的體質嗎?”張琦哭笑不得,心里暗忖現在的孩子是經不起什么事。
  “就是用老式錄音機插耳機聽歌,結果用的時間太長錄音機燒壞了,“啪!”的一聲!嚇的我魂都沒了……,我爸媽叫我都沒反應,說那時候我就跟木頭一樣什么都不知道了。”秦舞兒一副心有余悸的樣子:“以后可千萬別這樣嚇唬我了,我膽小。”
  張琦一聽就樂了:這哪里是什么被嚇掉魂,明明是……
  像這種事故雖然沒什么生命危險,但戴著耳機那種爆炸形成的巨大沖擊力,還是會傷到耳朵鼓膜。
  不過這些話說不說都沒什么關系,他好一陣子安慰才讓對方情緒平穩下來,不知不覺兩人已經走到秦舞兒小區門口。
  “舞兒,沒什么事我先走了。”張琦心里有數,自己經常出入秦舞兒這種小姑娘家,鄰居街坊看到了會有非議。
  雖然兩人的關系已經到了可以無視非議的程度,但他也要為秦舞兒父母的顏面考慮。
  畢竟張琦跟秦舞兒不一樣,作為一個成熟男人必須面面俱到。
  秦舞兒走了兩步,突然回頭看了他一眼,笑了。
  “怎么了?”正欲轉身離去的張琦愣了下,不知道這小丫頭又搞什么。
  “你剛才在酒店里,是想把我支開吧?”秦舞兒笑的時候小嘴撅起來,十分俏皮:“混蛋,十足的混蛋!下次我可不上當了。”
  面對秦舞兒的抗議,張琦只是微微一笑:“下次我就換其他辦法了,傻丫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