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校花》 最新章節: 第四十三章發生沖突(11-17)      第四十二章拖鞋打臉(11-17)      第四十一章半張臉(11-17)     

保護校花25 圍觀者

  月黑風高,黑夜的城市脫下白天浮躁華麗的外衣,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深邃和靜謐。
  霓虹燈下寥寥行人都沒有發覺,自己一舉一動都在高樓樓頂的數人俯視之下。
  “很美吧?這就是我們的城市。”一高大男子在樓頂護欄邊站立俯視大地,張琦已經從黑暗中緩緩露出自己的臉。
  “你就是林博達?”他上下打量著對方,一米八多將近一米九的身高,輪胎般夸張的手臂肌肉,簡直如同健美先生般的體態。
  與其壯碩身體相比,這張臉確實有點文弱甚至有點娘,極為不搭。
  “你果然來了呢,果然只能有這種辦法來邀請你……”林博達轉過身來,身高優勢使得他得以俯視大多數人。
  “利用暗算秦舞兒父親來邀請我,這種邀請方法可真是別出心裁……”張琦手指微微在蠕動,他的眼神已經說明了他的決心:拿自己身邊人開刀的,決不饒恕!
  “嚯嚯……果然好大殺氣啊,但在你動刀之前,請先聽我說幾句話。”對方似乎一點都不感到意外,似乎在做這件事之前已經料到事情如何發展。
  “有話說,有屁放!”張琦一只手指已經觸摸到刀柄,不管對方是誰的手下,他已經決定修理!
  $,..他要用行動來警告一些人,這種方式邀請自己很危險。
  “我的主人很仰慕你呢,但你的立場讓他很傷心。”林博達似乎也覺察到自己的處境,雙手從褲兜里拔出做出戰斗姿勢:“但我對你的傳說很不以為然,有些時候人們就喜歡以訛傳訛,夸大其詞……”
  一顆流星閃過,快速且無聲。
  下面的行人什么都沒察覺,夜晚的霓虹燈依舊迷人。
  但一秒鐘前還談笑風生信心十足的林博達,已經少了一只耳朵。
  “你……你……”他一只手捂住殘耳,臉成了一張白紙:“你居然敢……”
  “你該慶幸我今晚手感不佳……”張琦冷冷一笑轉過身去:“其實我瞄準的不是耳朵……”
  “混蛋!敢藐視我!”林博達二話不說沖了上來,身高腿長的他步速也很快,雙手眨眼間多了兩把短刀!
  “短刀?看來是做足了功課呢……”張琦淡淡一笑身形飛快往后退去,短刀對飛刀,一向是相生相克。
  短刀的防御能力,用刀的練家子可以發揮到極致。
  這些冷兵器在社團征戰中往往扮演著重要作用,把一對短刀帶在身上頂多算是攜帶管制刀具,而你帶槍就直接把自己玩進去了。
  林博達自然知道,跟用飛刀的人打,距離是生命線!一旦自己跟對方拉開距離,就等于只能被動挨打不能反擊。
  但此時張琦已經擺出投擲架勢,他是不動也不行,動也不行!
  如果一開始導致自己受創是精神麻痹,接下來的輕率晾刀出擊則是這種錯誤的延續,張琦后撤步快速迅捷,瞬間就決定了戰斗局勢走向。
  男人,亮刀容易收刀難!
  江湖上行走的兄弟,混的就是面子,一旦你出刀了沒有結果,那就是笑柄。
  林博達就像是被捏住七寸的毒蛇,雖然還站著說話,實際上已經進退兩難!
  “你在猶豫什么?”張琦玩味的看著對方陰晴不定的臉,覺得好笑:“你的主人不就是要犧牲你來試探我?怎么?你這只棋子也有自己想法了嗎?”
  這句話,讓原本腦子混沌的林博達瞬間明白一切。
  “哈哈,哈哈哈!”他朗聲大笑,笑容卻有幾分悲慟。
  張琦臉上的微笑緩緩褪去,手中的龍牙匕閃了一下光。
  “我就不信了!我不會輸!”瘋狂的林博達不顧一切沖了上來……
  幾道弧光閃過,其中有一道徑直穿過他的身體。
  “哦?”張琦眉毛微微一抬,自己左側肩膀的衣服,居然被劃開一道口子。
  對方在被自己洞穿身體之后,還拼著最后一口氣要攻擊?
  他檢查一下被劃破的地方,僅僅是把外衣劃破一層,里面的襯衣都絲毫無損。
  “哈哈,我傷到他了!”林博達的笑聲變得瘋狂且絕望,雙血紅宛若斗急眼的公牛:“張琦!我殺不了你,但總有人會收拾你!跟我的主人作對,你注定是死路一條……”
  笑聲一下子滑向深淵,失去平衡的身子跌落樓底。
  張琦沒有探頭去觀望,他知道從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會有什么下場。
  而在街道的陰暗角落中,停著一輛黑色轎車,車上坐著戴眼鏡的年輕人。
  目睹林博達從高樓上自由落體成為肉泥,他白皙面孔上沒有絲毫表情。
  “不想說說什么感想嗎?這位神秘的先生?”
  一個黑影突然擋住他們的視線,居然是滿臉獰笑林天迪!
  “櫻花部的林天迪啊,你有什么事嗎?”年輕人淡淡看了他一眼,示意身邊的人收起武器。
  “你們的人做下這種事,你覺得我會有什么事找你?張琦是我什么人,你不會不知道吧?”林天迪卻沒有偃旗息鼓的打算,渾身散發著一股殺氣!
  十幾個黑影堵住車子的去路,幾輛重型卡車把小巷圍得水泄不通。
  “我們只是來圍觀叛徒的死而已,沒有別的意思。”戴眼鏡的年輕人面對如此變故,卻依然一臉平靜微笑:“怎么了?難道我們連圍觀的自由都沒有了嗎?”
  “圍觀?”林天迪胸口劇烈起伏:“你該知道張琦大哥的底線,執行者他不會放過,主使人更不會!兄弟們,別管他是誰,先拿下!”
  “住手。”
  張琦一閃身從一輛卡車上躍下,橫在轎車和林天迪中間。
  林天迪又驚又喜:“大哥,這幫人……”
  “我都知道了,”張琦揮揮手示意他住嘴,轉過身去:“文楠會的幾位主事人我都認識,請問您是哪位呢?”
  “呵呵,我是誰并不重要,我只是一個代言人而已。”眼鏡看到張琦出現了,終于打開車門走了下來。
  一名身材魁梧的壯漢也跟著他下了車,光頭上紋著一只龍尾。
  “文楠會跟我頗有淵源,所以我給你們一個解釋的機會,不過呢……在你們解釋之前我可以先猜測一下,你們之所以在這里,是想看著某個吃里扒外的人如何死吧?”張琦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身為文楠會的骨干卻是櫻花部某人的心腹,這可不是一般的下作哦。天迪,讓開路!”
  眼鏡沒有說話,臉上的微笑消失了。
  他轉身回到車內,卻緩緩搖下車窗:“你猜對了。”
  778xs878xs小78xsw78xsw78xsw.778xs878xsx78xss.c78xso78x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