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巔峰》 最新章節: 第2411章劉曹夜話(大結局)(09-20)      第2410章劉小飛的危機(09-20)      第2409章勝亦不喜(09-20)     

權力巔峰1820 三層考驗

江深的目光在過往的人群中掃視著,大腦在飛快的轉動著,分析著,采用各種方法排除著。¤
  今天的柳擎宇穿的并不是西裝領帶,那是工作的時候才會穿的,他穿的是一身休閑裝,運動鞋,眼睛上還戴了一副墨鏡,就他這幅打扮,恐怕就算是朱運興都未必能夠認出他來。柳擎宇的手上還拎著一副羽毛球拍。
  柳擎宇相信,經過這么一打扮,江深要想通過他百度的一些照片來認出自己,基本上沒有任何的可能。
  但是,柳擎宇這幅打扮中卻并不是沒有給江深留下任何的線索,關鍵就是看江深有沒有能力發現這其中隱藏的線索。
  這是對江深對于細節把控能力的一種考驗,也是對他耐心的一種考驗。柳擎宇之所以要設置這種考驗的目的十分明確。因為今后柳擎宇要分管的是反貪局和反瀆職侵權局等重要的部門,而這些部門在日常的工作中,尤其是在進行一些案件的處理中,對于工作人員把握細節的能力要求很高,因為有些案件的偵破需要對一些已有線索進行有效的分析,找出其中隱藏的一些信息并加以分類歸納、處理,并形成有效的案件線索。而在有些案件的處理上,不僅需要分析能力,還需要足夠的耐心與**分子進行心理上的較量。
  所以,這個時候,身為自己的秘書,肯定會參與到一些案件中去,如果連這些最基本的素質都沒有,那么今后很難展開工作,即便是能夠展開工作,對自己未必能夠起到多少輔助作用。
  江深為了應對今天的考驗,提前15分鐘就來到了大排檔的門口等候著。因為他接到的通知是在大排檔的門口等著,但是他不確定柳擎宇是否會提前進入大排檔內等著他。
  所以,他到了大排檔之后,先在整個大排檔內轉悠了一圈,對大排檔內已經在就餐的人進行了一番排查,確定柳擎宇沒有進入大排檔之后,才再次出現在大排檔門口站著等著。這個時候,距離約定的晚上7點鐘還有10分鐘左右的時間。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江深的腦門上開始冒出汗水。
  此刻,距離7點鐘還有5分鐘左右的時間了。
  江深的目光不時的向新源大酒店的方向打量一番,隨后又向其他的方向觀察一下。
  他的動作幅度并不是很大,很多時候甚至只是用眼角的余光看過去,所以,他站在那里,并不會給人一種十分焦急等待人的感覺。
  柳擎宇距離大排檔還有30多米的時候,就已經一眼認出了江深。
  雖然柳擎宇并沒有向朱運興索要江深的照片,但以柳擎宇的眼光,認出江深還是輕而易舉的。
  因為江深今天的打扮也很有意思。
  首先,一身西裝領帶是典型的工裝,其次,他的手中還拎著一個手包,這種手包既可以裝手機登隨身用品,又可以裝一些重要的文件,是官場中人典型的標配包包,當然了,一般普通的公務員不會配置的,領導們也不會配置,自己拎著多麻煩啊,往往是秘書配置的多一些。既可以方便自己,又可以方便領導。而且有些時候,秘書拎著的手包其實就是領導的。
  雖然還無法看清楚江深的表情,但是從遠遠看這么一眼,柳擎宇對江深就有了一個不錯的印象。
  柳擎宇相信,江深平時應該是不會配置手包的。因為他平時需要用到手包的地方并不多。
  但是他今天與自己見面的時候卻帶了手包,這說明他清楚自己的定位,更清楚,什么樣的打扮能夠讓柳擎宇一眼就能夠認出自己。
  從這個細節上可以看得出來,江深不僅對秘書的定位把握得非常好,對于如何用最簡潔有效的辦法來凸顯出他與別人的不同之處還是很有想法的。
  這個細節上,柳擎宇給江深打了滿分!柳擎宇繼續向前走去,一邊走,一邊拿出手機,并沒有撥打電話,只是打開手機,進入微信,然后他自己的威信公眾號夢入洪荒,與粉絲聊起天來。
  柳擎宇一邊聊著天,一邊低頭向著大排檔的門口走去。
  這是柳擎宇在增加江深辨識出自己的難度。
  此刻,江深的目光依然左右掃描著,當他的目光掃描到柳擎宇身上的時候,略微遲疑了一下,隨即便把柳擎宇給過濾掉了,隨即繼續看向其他的方向,分析搜尋著自己的目標。
  柳擎宇緩緩從江深的身邊走過,邁步進入大排檔內,江深并沒有認出自己。
  柳擎宇對江深有些失望。
  難道是自己這次給江深的考驗難度太高了嗎?柳擎宇隨即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他認為,自己給出的考驗難度雖然不低,但也并不是沒有留下一絲一毫的線索,一個真正聰明的人是可以從自己留下的這些線索中發現一絲端倪的。如果江深無法發現的話,這就說明江深的能力還是有限,對細節的把握還是不夠到位。
  如果無法通過自己的考驗,柳擎宇不打算錄用江深,柳擎宇用人的標準就是寧缺毋濫!
  心中帶著一絲失望,一絲遺憾,柳擎宇走進大排檔大廳,找了一個空著的二人桌坐了下來。
  他剛剛坐下,原本站在外面的江深突然從門外走了進來,來到柳擎宇面前,十分恭敬的說道:“您好,請問您是柳檢嗎?我是江深,是朱運興師兄讓我過來找您的。”
  看到江深突然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柳擎宇先是一愣,隨即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雖然江深的反應稍微慢了一些,但是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就能夠反應過來,并且準確的找到自己,這說明江深在做事的時候有著自己一套比較成熟的分析處理模式,而且應該有事后回放、分析、補救的思維方式,從這一點來看,江深還是相當不錯的。
  柳擎宇笑著沖江深點點頭:“江深,坐吧。”
  柳擎宇并沒有回答江深的話,不過他的話已經明確給出了回答。
  江深聞言眼神中閃過一絲驚喜之色,他知道,自己通過了柳擎宇的第二關考驗,他已經認出了自己,并初步認可了自己。
  江深安靜的坐在柳擎宇對面。
  柳擎宇笑著說道:“江深,說說吧,你是怎么認出我的?”
  江深連忙解釋道:“柳檢,一開始您遠遠走過來的時候,我對您的身份有了些許的懷疑,但是并沒有找到足夠的線索。但是當您從我身邊走過去之后,他再仔細看了看過往之人,我突然意識到,現在是晚上,基本上沒有人會戴墨鏡的。所以,從這一點上來看,您的身份比較可疑,因為這個時候戴墨鏡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盡量掩蓋自己的真實面目。而我只看過您的照片,要想認出您來還是比較費勁的。
  不過您的身高為1米89,這個資料我是掌握的,而我站在這里之后的十來分鐘時間里,走進去的身高1米89左右的人只有三個人,而其他兩人都已經被我排除了。
  您走進去之后,我突然想起了您拎著的羽毛球拍,里面是兩只球拍,但是呢,您只有一個人,這一點上也比較可疑。
  所以,綜合這三點因素,我基本上確定,您應該就是我今天晚上要等的人。”
  柳擎宇聞言笑了。墨鏡和兩只羽毛球拍都是柳擎宇留給江深的線索,現在看來,江深對于細節的觀察還是比較到位的。
  “聽運興說你在省委工作,都寫過什么文章,手機里有沒有現成的文稿給我看一下。”柳擎宇笑著說道。
  這又是一個充滿了陷阱的考題。
  如果江深毫不猶豫的從手機中拿出一篇文章來給柳擎宇看,那么柳擎宇會毫不猶豫的把江深給排除在秘書的人選之外。
  原因很簡單,身為省委辦公廳的秘書,他們所寫的文章一般尤其是領導的講稿都是有保密級別的,甚至很多都是高度機密,而身為一名秘書,更不能把文稿放在手機里,因為現在手機大多都是智能手機,而智能手機的安全性非常低,信息泄露的可能性相當之高,而且把文稿放在手機里則表現出此人對信息安全并沒有充分的認識,這個細節不注意,是極有可能會出現重要大失誤的。這是一個十分致命的細節。
  所以,如果江深毫不猶豫的拿出文章,那么柳擎宇就絕對不會錄用江深。
  而對江深來說,他也面臨著一個艱難的選擇。
  首先,柳擎宇極有可能會成為他要服務的領導,現在領導要看他之前寫的講稿,他能不給看嗎?很明顯,領導要看他的講稿是想要看看他到底有沒有才華,正常情況下,這種要求是很合理的。
  其次,江深對自己的才華和文采還是相當有自信的,他相信自己寫得東西在整個天都省也都是數得著的。而且自己和很多辦公廳那些筆桿子不同,他們那些筆桿子很多都只會寫那種假大空的文章,看著花團錦簇,實則沒有任何實質的東西,都是官話、套話。江深最看不起的就是那種文章。
  對面,柳擎宇笑著看向江深,等待著他的回答。
  江深能夠通過柳擎宇的考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