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劍仙》 最新章節: 第1500章混沌之主(大結局)(08-17)      第1499章巫祖現身(08-17)      第1498章逆天劍威(08-17)     

天才劍仙1500 混沌之主(大結局)

  巫祖現身。.’混沌法則爆炸的威力。將葉鋒和龍劍、西華子、真武大帝、青華大帝全都擊退到了不同的方向去。
  葉鋒身邊。此時此刻便只剩下謝賢雨、憐。以及自輪回三人。
  朝著前方看去。葉鋒見到一名赤著上身的狂野中年男子。雙眼中透著無窮陰翳。渾身都散發著詛咒的氣息。
  以混沌法則來釋放詛咒。可想而知那詛咒是有多么恐怖。
  還好的是。這巫祖出現。并未第一時間對付葉鋒。而是將目光投在了另一邊的龍劍身上。
  “是你們。殺我巫神族之人;”
  巫祖現身。沉聲問出了第一句話。便令眾人明白。這貨是來尋仇的。
  巫神族六人組。在巫神族地位不低。甚至在巫祖面前。都算得上是有足夠分量的存在。他們六人身死。自然而然會得到巫祖的注意。
  只是沒想到。這巫祖竟然能夠憑借混沌法則的力量。在這遠古絕地之中都跨越空間。迅速來到這里。
  “是又如何。”
  龍劍化身的英俊青年。根本沒有任何懼怕。反而鎮定自若。冷聲道“他們要殺我。難道還要讓我站著給他們殺不成。被殺。是他們自己沒有本事。怨不得別人。”
  “哈哈哈。說得好。死了。是自己沒本事。”
  巫祖狂放不羈的哈哈大笑“這么說來。若是我宰了你。一樣是你自己沒本事。對不對。”
  “那是自然。不過。你殺得了我。”
  龍劍眼中精芒一閃而過。
  “那便試試吧。”
  巫祖淡淡說著。一抬手。混沌法則瞬間凝聚起來。隨即透著一股無窮詛咒的陰冷氣息。朝著龍劍所在處狂卷而去。
  然而就在這股詛咒力量襲卷到半途的時候。第一時間更新突然一層肉眼看不見的屏障出現。將其輕輕松松的抵擋了下來。
  “嗯。”
  巫祖臉色微變。緊接著那層屏障上浮現出數不清的劍氣。將那股詛咒的陰冷氣息給轟得粉碎散開。
  這當然不可能是龍劍的力量。面對巫祖。龍劍的實力還遠遠不夠。
  虛空之中。混沌法則之力再一次爆發出來。緊接著空間裂開。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名瀟灑的青年男子。
  “劍祖。”
  巫祖瞳孔收縮了起來;竟然是劍祖來了。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虛空也被混沌法則爆開。緊接著一名身形莊嚴的男子破開空間。一樣來到了這處空間。
  “荒古天帝。”
  巫祖臉色更是一變。
  和他同一個級別的劍祖和荒古天帝。竟然同時到來了。這對巫祖來說無疑是個壞消息。
  “你們來做什么。”
  巫祖沉聲問道。
  那瀟灑青年微微一笑。一抬手。便將龍劍和西華子拉到了自己身邊“我門下之人遇到危險。我自然要來看看的。”
  那邊身形莊嚴的男子。身穿一件金色龍袍。也是一抬手將真武大帝和青華大帝帶到了自己身旁。所表達的意思不言而喻。
  兩人都是來保護自己門下弟子的。
  這樣一來。倒是只剩下一個葉鋒沒有人在護著了。
  “祖上。葉鋒小友實力不俗。是我的朋友。可否……”
  龍劍化身的青年看見葉鋒和謝賢雨他們在一起。不由對劍祖詢問道。
  然而。劍祖卻是搖了搖頭。他看了葉鋒一眼。淡淡道“現在。還不是與巫祖發生沖突的時候。”
  他只是想來保護龍劍和西華子。第一時間更新至于葉鋒。他并不想理會。
  何況巫神族六人組死了。巫祖肯定需要發泄。若是他將葉鋒也保護起來。豈不是讓巫祖無處發泄。
  到時候提前和巫祖開戰。可就亂了計劃。
  更何況。葉鋒此人。似乎有點……
  劍祖盯著葉鋒。發現自己有些看不透這個年輕人。
  另一邊。真武大帝和青華大帝。也和荒古天帝求情;但荒古天帝一樣不準備救葉鋒。
  “我們先離開吧。此處不是說話的地方。”
  一身金色龍袍的荒古天帝。帶上了青華大帝和真武大帝。根本不容兩人抗拒。便將兩人一同帶走了。混沌法則凝聚浮現。下一刻三人便不見了蹤影。
  “很好。很好。”
  巫祖憋了一肚子氣。見到那四人都被人救走。只能將目光投到了葉鋒身上“殺我六個孩兒。你也有份。既然如此。你就去死吧。”
  葉鋒心中緊張了起來。雖說他比龍劍、西華子這些人要強大一些。但面對領悟了混沌法則的恐怖巫祖。著實沒有什么底氣。
  然而就在這時。一束天光轟然破開了漆黑一片的天穹。徑直照射在了葉鋒的頭頂上。
  這一束璀璨天光出現。頓時讓巫祖愣住了。而一旁正想要離開的劍祖。也是睜大了眼睛。頗有些不可思議的樣子。
  “怎么可能。會是神諭。”
  巫祖和劍祖兩人。各自呢喃了一句。
  神諭降臨。他們兩人也是經歷過。或者說。他們兩人和荒古天帝、大佛尊四人都經歷過。
  凡是被神諭照臨之人。便皆有可能成為下一個紀元的混沌之主。成為那統領諸天之人。萬界皆為其掌控。
  也正是被神諭照臨過后。巫祖和劍祖他們。才知道這個世界的真相。而四人并未將這一點公布開來。當然只是為了爭取成為混沌之主的那一線希望。
  然而。他們四人被神諭照臨。已經是許久之前的事情了。原本以為。混沌之主的競爭。完全是在他們四人當中競爭。卻沒想到。現在神諭再一次照臨。還是照臨在一個年輕小子身上。
  “神諭照臨汝為混沌之主人選之一。若奪得混沌權杖。便為混沌之主。汝之心。乃是混沌之心。憑此與他人抗衡……”
  一個毫無感情的神念波動。看本書請到.出現在葉鋒的腦海之中;讓他頗為詫異。
  神諭照臨。
  混沌之主人選之一。
  他抬起頭來。看了巫祖和劍祖一眼。看著他們兩人臉上那驚訝的表情。很顯然兩人一樣是接受過神諭照臨的人選之一。
  而想要成為混沌之主。便要奪得混沌權杖。葉鋒根本不知道混沌權杖在什么地方。當然無從奪起。只是那神諭中所說。葉鋒可以憑借混沌之心與他人抗衡。難道是給他的補償。
  畢竟。像是劍祖、巫祖這樣的存在。已經生存了數十萬年。甚至領悟了混沌法則。極為強橫。
  而葉鋒。不過是一個年輕小輩。即便有著混沌劍姬所傳承的劍意。也不足以讓他與劍祖、巫祖等人對抗。
  現在。葉鋒知道他想要成為混沌之主。便唯有依靠混沌之心來相抗衡。
  就在這時。葉鋒感受到體內混沌之心忽然劇烈跳動了一下。緊接著便將他朝著一個方向指引過去。
  “那個方向……”
  葉鋒并未輕舉妄動。而是抬起頭來。嘴角微翹。對劍祖和巫祖道“你們可知道。混沌權杖在何處。”
  “我正要尋找。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劍祖首先出聲。朝著葉鋒微微一笑。
  既然葉鋒也接受了神諭照臨。那便是與他同樣級別的存在。雖然互相競爭。但并不一定只能為敵。說不定還能合作合作。
  既然葉鋒和他門下的龍劍、西華子等人認識。那么說不定能與葉鋒結盟。
  而巫祖的想法。就和劍祖截然不同。
  “神諭照臨。你雖也有資格爭奪混沌之主的位置。只可惜。現在就要丟掉性命。我看你憑什么去爭。”
  巫祖厲喝一聲。一股混沌法則凝成的詛咒力量朝著葉鋒轟然襲卷而來;
  “混沌劍意。”
  葉鋒一抬手。混沌劍意揮灑出去。然而僅憑這樣根本不可能抵擋得了對方的攻擊。
  下一刻。他憑著混沌之心的指引。轉身朝著那個神秘的方向迅速飛去。
  他并未丟下憐、謝賢雨和自輪回。因為他知道。以他的速度根本不可能從巫祖手中逃脫。就算丟下三人。也不可能跑掉。因為巫祖可是能夠以混沌法則。穿梭這片遠古絕地空間的。
  葉鋒的憑借。唯有混沌之心。
  而此時此刻。混沌之心便指引葉鋒朝著那個神秘方向前行。
  在那個方向有著什么。
  葉鋒并不知道。會不會是混沌權杖。或者會不會是其他什么存在。
  不管怎么樣。現在葉鋒唯有依憑混沌之心了。
  “哪里跑。”
  巫祖冷哼一聲。身形一動。竟然化身為一條充斥著詛咒力量的黑龍。朝著葉鋒迅速追了過來。混沌法則沿途擴散開去。將這片遠古絕地空間都破壞的粉碎。
  “不要著急。”
  劍祖的身形。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卻突然攔了過來。瞇了瞇眼睛“他剛接受了神諭照臨。說不定知道混沌權杖所在之處。我們先跟著他好了。”
  巫祖一聽。頓時點頭“好。就依你所言。這小子反正跑不了。”
  兩大強者。就這樣跟在了葉鋒身后。
  而葉鋒并不回頭。就這樣朝著混沌之心所指引的方向飛去。很快來到了一片充斥著綠色生命力光點的地方。
  在混沌之心的吸引下。這些綠色生命力光點。被他迅速吸收到了體內。
  也就在這時。混沌之心的指引忽然消失不見了。讓葉鋒微微一愣。
  “混沌之心;便是讓我吸收這些綠色生命力光點。”
  葉鋒大概明白了混沌之心的意圖。便不去理會身后的那兩大強者。一路吸收綠色生命力光點。一路前行。
  整個遠古絕地空間。仿佛無邊無際。沒有窮盡。而綠色生命力光點。也遍布在整個空間中。
  葉鋒知道。那混沌權杖肯定不在這片空間中。至少暫時不在這片空間之中。要不然的話。能夠在這片虛空中自由穿梭的巫祖、劍祖等人。早就將其找到了才對。
  既然這樣。遵循混沌之心的指引。那混沌權杖。便絕對與這些綠色生命力光點有關。
  葉鋒不斷吸收這些綠色生命力光點。反倒是身后的劍祖和巫祖。越看越不耐煩。
  兩人當然知道。這些綠色生命力光點吸收了之后能夠提升壽元。但他們的壽元本就足夠多了。何況很久以前。他們就開始進入遠古絕地的空間內。開始吸收這些綠色生命力光點。
  時至今日。他們體內早就儲存了數百萬枚綠色生命力光點。
  這些光點。讓他們的壽元變得無窮漫長。因此現在他們看著葉鋒吸收這些光點。并不覺得有什么異常。
  想當初。他們首次見到這些光點。知道這些光點能提升壽元的時候。也是一樣的反應。到處瘋狂的吸收光點。
  但現在。兩人心中所想的唯有混沌權杖。
  因為。這片空間中的綠色生命力光點越來越多。而且按照神諭提示。混沌之主就將會在不久之后產生。
  ……
  過了不知多久。葉鋒攜著謝賢雨、憐和自輪回三人。一起吸收了數不清的綠色生命力光點。
  光是葉鋒一個人吸收的。便已經達到了四五十萬個。雖然還比不上劍祖和巫祖他們。但卻也不是尋常人比得上的數量。
  關鍵是有了混沌之心。葉鋒現在壽元早已提升到了四五千萬年;簡直難以想象。
  沿途。葉鋒也見到不少其他修仙者在吸收著這些綠色生命力光點。但那些人一感受到他身后劍祖和巫祖的強大氣息。紛紛便退讓了開去。不敢有任何停留。
  到了此刻。巫祖終于忍受不住了。
  葉鋒這小子哪里是在找混沌權杖。分明是在吸收那些綠色生命力光點。
  而且由于葉鋒混沌之心吸收光點很快。一路過處。連點湯都沒給他們留下。巫祖和劍祖別說吸收光點了。一條路上都在浪費著時間。
  “我要出手。將他宰了。你若要攔我。我便先宰了你。”
  巫祖終于爆發出來。死死的盯著劍祖。
  “那你去吧。”
  劍祖嘴角微翹著搖了搖頭。往后退開了幾步。
  巫祖冷哼一聲。渾身爆發出一股混沌法則詛咒力量。轟然襲向了前方遠處的葉鋒。
  葉鋒正吸收完這一片區域的綠色生命力光點。便感受到身后詛咒力量襲來。讓他混沌之心猛地跳動了一下。第一時間更新
  “打。”
  葉鋒聽從混沌之心的指引。不再選擇逃脫。而是反身凝聚逆天混沌劍意。以湮滅劍法的手段施展了出去。
  葉鋒心中狂跳。他并不非常肯定。自己的力量是否能比得上巫祖。但既然有混沌之心指引。那他便相信混沌之心一次。
  混沌法則凝成的詛咒力量。與逆天混沌劍意迅速撞在了一起。轟然炸開。
  詛咒力量。將混沌劍意直接破開。仿佛一條詛咒黑龍。繼續飛向葉鋒。
  而葉鋒眼中精光閃爍。一抬手將體內所吸收的數十萬個綠色生命力光點全都凝聚在了一起。逐漸在他手中凝成一把綠色權杖的模樣。
  這。也正是混沌之心指引他所做的。
  而巫祖見到這一幕;頓時瞳孔收縮。權杖。
  以綠色生命力光點。凝成權杖。這難道會是混沌權杖。
  怎么可能。若是如此的話。他巫祖只要以體內綠色生命力光點凝成權杖。豈不是早就成為混沌之主了。
  轟然。
  一聲巨響過后。巫祖所施展出的那一陣詛咒力量。竟然被葉鋒手中的綠色權杖給徹底吸收了進去。而沒能破壞掉葉鋒手中的權杖哪怕半分。
  “這的確就是權杖。可惜現在并不完整……”
  葉鋒感受到。自己所凝聚的這把綠色權杖。透著無窮生命的氣息。但卻還仿佛有些缺陷。也不知道是缺了些什么。
  就在他這么想的時候。不遠處觀察著的瀟灑青年劍祖。一樣催動體內數百萬個綠色生命力光點。凝成了一把綠色權杖。
  他這把綠色權杖。由于綠色生命力光點數量更多。顯得更加完整一些。生命氣息也更加濃郁。
  “的確不太一樣的氣息……”
  劍祖瞇了瞇眼睛。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似乎感受到了一些什么。
  “生命的氣息……”
  葉鋒感受著手中綠色權杖的氣息。伴隨著混沌之心的跳動。讓他忽然想到了什么。
  作為混沌之主。最重要的能力是什么。
  毫無疑問。是創造。而不是毀滅。
  要說毀滅的話。此時的巫祖、劍祖等人。早已經登峰造極。輕易便能毀滅一個星球。破壞一片空間。摧毀一個世界。
  但是創造。劍祖和巫祖等人。卻仍然難以做到。
  他們能創造自己的小世界。能抓捕一些生靈在那些小世界中生存繁衍。但卻無法創造生命。或者說。無法憑空創造生命;
  葉鋒忽然想到了什么。并且當他望向自己手中的綠色權杖的時候。發現巫祖那一股詛咒力量。根本沒能將綠色權杖傷害到哪怕一分一毫。
  顯然。這綠色權杖中的生命氣息。太過濃郁了些。哪怕是這世上最強勁的詛咒破壞力量。都無法破壞其半分。
  “既然如此。那我便試試吧……”
  葉鋒閉上了雙眼。隨著混沌之心的意思。心念一動。便緊握手中的混沌權杖。將其中的綠色生命力光點催動出來。
  “化為飛鳥吧。”
  隨著他的心念。綠色權杖上的一些綠色生命力光點。便紛紛化為一只只白色飛鳥。成千上萬。鋪天蓋地。瞬間將葉鋒的身軀淹沒在了鳥潮之中。
  這一幕。讓不遠處的巫祖眉頭微皺。
  這小子在搞什么鬼。
  倒是遠處的劍祖。見狀又是靈機一動。似乎也想到了什么。
  隨著葉鋒的心念。那一大群飛鳥頓時朝著巫祖所在之處飛了過去。并且按照葉鋒的意思。第一時間更新準備奪取巫祖體內的綠色生命力光點。
  對于此。巫祖根本沒有任何準備。他下意識的催動混沌法則。凝成一條詛咒黑龍。張嘴將那些白色飛鳥吞噬下去。
  然而。一個綠色生命力光點。便能化為一只白色飛鳥。
  在葉鋒的意識催動下。白色飛鳥前赴后繼。從各個方向將巫祖整個人都籠罩在了其中。即便有詛咒黑龍吞下那些白色飛鳥。也無法阻止更多的白色飛鳥前行。
  這些白色飛鳥。都是最簡單的生靈。每一只飛鳥都弱不禁風。
  然而。巫祖卻根本不可能對付源源不斷的飛鳥。
  甚至于。只要有一只飛鳥靠近巫祖。便能吸引其體內的綠色生命力光點浮現出來。并且在葉鋒的意念下。同樣化為飛鳥。
  只是瞬間;哪怕巫祖拼命抵擋。他體內的數百萬個綠色生命力光點。也迅速的化為飛鳥飛離了他的身軀。
  下一刻。
  “回來。”
  葉鋒心念一動。數百萬只飛鳥瞬間飛了回來。凝聚在了他的綠色權杖之上。
  多了數百萬個綠色生命力光點。綠色權杖似乎變得完整了一些。但距離圓滿。顯然還是差了很遠。
  葉鋒嘴角微翹。到了現在。他總算知道混沌權杖的意思了。
  想要成為混沌之主。便要學會創造。
  光是創造空間。遠遠不夠。還必須要會創造生命。以最純凈的生命能量。創造出各種生靈。然后賦予它們繁衍生息的能力。
  創造。這才是屬于混沌之主的力量。
  “想要讓混沌權杖變得完整。便需要不斷收集這些綠色生命力光點……整片遠古絕地空間之中。綠色生命力光點加在一起。應該能夠形成完整的混沌權杖了吧。第一時間更新”
  葉鋒心中。大概還有了另一個猜測。
  一個紀元破滅。另一個紀元開始之前。為何會有這樣一段緩沖的時間。這自然是為了積累到足夠多的綠色生命力光點。
  “開始。繁衍。”
  葉鋒心中大定。混沌之心只是給了他一點啟發。便讓他想到了這么多。無疑讓他在成為混沌之主的道路上。已經走在了其他人的前頭。
  他感受到。他手中綠色權杖之內。已經化為了一整個世界。在這個世界中。無數飛禽走獸、蟲鳥魚蝦。都不斷被他創造出來。
  而且緊接著。這些生命各自開始繁衍起來。
  這些生命。都是按照葉鋒所見過的類型。進行創造出來。雖然葉鋒不懂生命繁衍的具體過程。但這些綠色生命力光點。卻是本身便具有適應性的。
  當他綠色權杖內的世界開始發育繁衍起來;他手中的混沌權杖。很快便變得越來越完整。
  現在這些生命。還都只是比較抽象的。只要葉鋒愿意。隨時能將其轉化為綠色生命力光點。因此……這些綠色生命力光點一個變為兩個。兩個變為四個。
  根本不需要葉鋒去外界搜集掠奪了。這速度。比他大肆吸收整個遠古絕地空間中的綠色生命力光點更快。
  綠色權杖上。生命力光點逐漸生長出來。化為無數參天巨藤。將葉鋒、憐、謝賢雨等人完全包圍保護了起來。而且這些參天巨藤。越長越長。不斷朝著外頭擴張開去。
  巫祖就在不遠處。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直到他體內的綠色生命力光點完全被葉鋒掠奪走了。這才終于反應過來。
  他滿臉憤怒。想要將葉鋒碎尸萬段。但憑他所領悟的那種混沌法則和詛咒力量。根本無法突破那層參天巨藤所形成的天然屏障。
  無與倫比的生命能量。以極為恐怖的速度。朝著四周圍蔓延開來。
  很快。巫祖整個人都被這些巨大藤條給緊緊聚攏。夾緊在了里頭。饒是他不斷的施展混沌法則的詛咒力量。破壞這些藤條之后。立刻就會有更多藤條聚集過來。
  當葉鋒這邊的生命氣息。以極為恐怖的速度蔓延爆發出來。不遠處的劍祖。也感覺到了一絲不妥。
  他臉色微變。因為他剛剛嘗試以綠色生命力光點創造出來的一些小動物。竟然紛紛朝著葉鋒所在的地方奔行過去。顯然是想要投奔到葉鋒那邊的環境當中。
  劍祖雖然也很快的反應了過來。卻仍然比葉鋒慢了一步。
  加上巫祖體內數百個綠色生命力光點全都被葉鋒吸收。讓劍祖一下子失去了先機。
  無數巨型藤條。朝著四周圍擴散開去。頃刻間將劍祖整個人都吞沒了進去。隨后更是朝著更遠處延伸出去。
  一片巨型藤條所形成的樹林。在這片遠古絕地的空間中以極為恐怖的速度蔓延開去。沿途將零散的綠色生命力光點。也全都化為了巨型藤條;繼續往外生長。
  許多還在收集著綠色生命力光點的修仙者。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便被巨型藤條林給困在了里頭。體內的綠色生命力光點也繼續化為巨型藤條生長延伸出去。
  在整片藤條樹林中央。葉鋒仍然閉著眼睛。沉醉在創造的樂趣之中。
  他手中的綠色權杖。也變得越來越完整。
  但是現在。葉鋒心中最大的疑惑。卻并不在于混沌權杖和混沌之主了。
  他相信。很快當他手中的混沌權杖變得完整。他便能成為混沌之主。執掌下一個紀元。渡過一大個輪回。
  然而。這一切的背后。又是什么。
  神諭照臨。是誰發出了神諭。
  沒有任何人能夠回答他這個問題。
  當葉鋒手中的綠色權杖徹底變得完整。一道神諭光芒。再一次照臨在了也頭頂。讓他徹底掌握了手中混沌權杖的全部力量。
  他。終于成為了混沌之主。
  ……
  一片陽光照耀著的大草原上。
  一名身穿紅色長裙的女子。正悠閑自在的閉目躺著。在她的身旁。還躺著一條火焰凝成的小龍。
  “蕭月。蕭月。”
  一聲由遠及近的小孩子喊聲傳來。讓紅裙女子睜開了眼睛。
  “葉小鋒。告訴你多少次了。要叫我媽媽。”
  紅裙女子蕭月。妖嬈著身子半坐起來。看著不遠處奔跑過來的一個小男孩。嘴角露出一絲甜美的笑容。
  小男孩撇了撇嘴。來到蕭月面前站定“好吧。媽媽。我好無聊啊。帶我出去玩。”
  蕭月瞇了瞇眼睛。拍了拍身邊的草地“你先坐;媽媽給你將一個故事。”
  “又是講老爸打敗大魔王。成為混沌之主的故事嗎。我都聽膩了。現在想出去玩。”
  小男孩很不爽的說道。
  “找你老爸帶你出去玩。”
  蕭月撇撇嘴道。
  “他現在忙著和蘇媽媽在房間里玩呢。”
  小男孩故意將“玩”字咬得很重。而他口中的“蘇媽媽”。當然是指蘇夢涵。
  蕭月聞言。頓時冷哼了一聲“你個臭小子。整天玩玩玩。就不懂修煉上點心。你瞧瞧你葉靈姐姐。現在都三千年修為了。你呢。才幾百年修為。還好意思一天到晚跑出去玩。”
  “可是……”
  小男孩頓時眼淚汪汪的“這混沌主宮實在是太無聊了。”
  “其實。媽媽也有點這么覺得。”
  蕭月托著香腮。若有所思道“可是媽媽偷偷帶你溜出去玩的話。萬一像上次那樣。被壞人綁架了怎么辦。”
  “反正有老爸會來救我們。怕什么。”
  小男孩倒是看得開。
  “混球。你就不能少給你老爸添麻煩。”
  蕭月扯了扯小男孩白白嫩嫩的小臉“走吧。咱們去找你葉靈姐姐。說起來。也是有許久沒見到綰兒了呢……”
  蕭月抬起頭來。望向天邊的一片云彩。露出一抹笑容。
  來自,!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