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最新章節: 第996章神城雪落圣域臨(11-17)      第995章逆海劍(11-17)      墨水冒泡單章(11-17)     

合體雙修996 神城雪落圣域臨

  今夜,葬月仙妃氣勢空前強大,也空前正經。
  她今天是來和寧凡談判的,所談判的事情,只有兩點:一是要求寧凡遠離慕微涼,二是要求寧凡重建古天庭。
  寧凡皺了皺眉頭,他倒不知葬月仙妃會如此多管閑事,管到了他和慕微涼的頭上。他與慕微涼感情如何,似乎不是葬月可以插手的。
  而讓他更為意外的,是葬月第二個要求——重建古天庭。
  古天庭覆滅已久,修士死絕,重建有何意義,對此女又有何好處,她為何要提出這么一個請求…
  “第二個要求,若你能給我一個合理理由,我可以考慮幫你,但第一個要求,我不會答應你。阿涼對我而言,有著特別的意義,若無她,前世的我,可能連焚翅的機會也沒有,早早便死了…”
  寧凡回憶起曾看到的過去。
  曾有一只蝴蝶,不顧一切飛上古天庭,本該死去,卻被一個傻姑娘,以百萬年靈藥的露水續命,得以茍延殘喘。
  論情,他與慕微涼兩世交疊,不可能遺棄此女。
  論恩,寧凡更不可能拋棄此女。他對慕微涼的感情極為復雜,因復雜而更加深沉,其中更夾雜著一部分對紙鶴、慕小鬟、慕小涼、思無邪的感情,因為這些女子,是阿涼的三魂七魄轉世…
  如今的慕微涼,有了新的魂,卻也失去了記憶。
  這記憶,終有一天可以恢復吧,只是漸漸的,寧凡也會想,若阿涼記憶不恢復,會不會更好。
  不想她回憶起古天庭覆滅的悲傷,回憶起修真界的殘酷,只想她永遠天真無邪。平安喜樂…
  是以寧凡從來也不會去想重建古天庭的事情,沒有讓阿涼做回古天庭大公主的意思。
  但葬月仙妃似乎有意讓阿涼做回那個大公主…
  “你應該明白一點,我今夜找你,不是商量,而是命令,我雖是一道月光殘神,但始終有一道底牌未用,便是以我性命為代價,對你予以反抗!曾經,你對我種下劫念王禁。我顧惜性命,沒有拼死一戰的打算,曾經,你對我百般羞辱,我貪生怕死,不敢動用這一底牌,但如今,事關大公主之事,若你真的不答應我的要求。我便是拼死,也會將大公主帶離你的身邊,便是你有王禁,也限制不了我的拼死逃離!小霪賊。你名聲太差,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大公主毀在你手上,死也不能!”
  葬月仙妃義正言辭地說道,氣勢越來越盛。
  寧凡目光微凝。似重新審視起葬月仙妃了。在他的印象里,葬月仙妃本質上是一個貪生怕死之人,這并不可恥。是人都會貪生,都會怕死,然而也有人會為了一些信念,忘記對死亡的恐懼…葬月似乎就是這一類人。不知她與阿涼有何交情,為何不惜一死,也要
  可惜,這一次確實是葬月多事了。
  “我在你印象中,品行有這么差么?不值得將阿涼托付給我么?”寧凡似笑非笑地問道,絲毫不懼葬月越來越強的氣勢。
  這讓葬月暗暗心驚,心道這小霪賊還真是越來越厲害了,雖她不是全盛,但此刻的氣勢便是尋常六劫仙帝,怕也承受不住的,這小霪賊竟能承受!單論修為、資質,這小霪賊還真的配得起大公主,但此人人品、品行…這些,才是葬月決心拆散寧凡、慕微涼的初衷。
  寧凡在她的心中,品行還真是極差的,否則也不會處處以小霪賊相稱了。
  又或者,放眼整個東天,寧凡在何人心中,名聲不差?
  亂古傳人,本就是雙修修士的代名詞,是個人都認定,寧凡必定是個貪花好色之徒,只是比起這些花名,寧凡的殺戮惡名更響亮罷了,使得眾人忽略了寧凡的雙修修士身份,直接將寧凡當成東天最不能招惹的大魔頭之一。
  文不惹烏龜,武不惹雨賊…寧凡的名聲,早已臭的和烏老八沒分別了。
  葬月咬了咬唇,“若你肯放大公主一馬,我葬月恢復肉身之后,愿做你的鼎爐!以我交換大公主,可夠!”
  “你本就是我的鼎爐,何來交換一說?且就算不是,拿一百個你,我也不會換阿涼的。便是代價再高,也不換。有一件事,你可能不知道…”
  寧凡一點眉心,黑色星光頓時環繞周身,一瞬間,葬月仙妃瞪大了杏眼。
  “我與阿涼的事情,連她父親都承認過,你又何必阻止?”
  “竟是天帝的黑色星術!不可能,此術,此術…”葬月仙妃驚得說不出話。
  黑星之術乃是天帝一脈代代傳承之術,且此術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便是唯有上一代黑星修士親手傳承,才可令下一人修出黑星之術。
  古天庭尚存的年代,天帝從未傳過任何人黑星之術,直至戰死。
  這天地間,應該已無習得此術的修士才對,但寧凡卻會…難道他竟在天帝死后,見過天帝,并得到過天帝的傳承!
  難道天帝知曉他與大公主的事情,并真的認可了此事!
  葬月凝視著寧凡的眼,許久,苦笑。
  是了,這小霪賊雖然人品不佳,但向來一言九鼎,言出必信,他不會騙她的,如此霸道的人,怎屑欺騙。
  多管閑事了,這一次真是多管閑事了!人家大公主的父親都承認了這個女婿,她這無關緊要的人,跟著瞎摻和什么啊!還險些把自己搭進去了!
  “呃…第一個要求,就當我沒說過吧,拿我換大公主的事情,也當我沒說過…”葬月仙妃氣勢越來越弱,有些心虛。
  “呵呵,什么換不換的,你本來是我的鼎爐啊…”得,還是早晚會被這小霪賊采補!
  葬月仙妃一想到日后肉身恢復,會被寧凡壓著狠狠采補,就有些垂頭喪氣。
  不過想到自己第一個要求撤銷,還有第二個要求要辦,又強打起精神。將自己堅持重建古天庭的理由講給了寧凡。
  原來,此女欠過阿涼母親大恩,故而才想要回報。
  之所以想要重建古天庭,也是考慮想要重聚古天庭的族運,加持在慕微涼身上…
  “古天庭雖說覆滅,修士死絕,族運喪盡,但若能重建,重得天之認可,便可重新聚集起族運來。我曾聽天后說過。古天庭的祖上,曾是真界某個遠古圣宗的弟子,因那遠古圣宗扶持,故而建立起古天庭。圣宗之內,也會按照份例,每隔千年,撥給古天庭少許族運…若能重建古天庭,令大公主登上天帝之位,則大公主或許可以再度與那個遠古圣宗搭上一絲關系。從那個圣宗手中,獲得少許族運加持…”
  族運么…原來這就是葬月仙妃的理由。
  寧凡對族運之事了解不多,說起來,他的手中還有一千五百彩族運沒有使用。是從道鯉一族奪來的…
  “族運很重要么?”寧凡問道。
  葬月沒好氣地白了寧凡一眼,“你師亂古沒給你講過族運的重要?”
  “沒有。”寧凡一嘆,亂古大帝那般虛弱的身體,從不和他久談。很多事情都無法交代。
  “罷了,你既不知,由我告訴你也是一樣的。人有氣運。族也族運,國有國運,天有天運。人運若強,則可多得機緣,多逢造化,族也一樣。如你這千秋宗,便有千秋宗的族運,又如殺戮殿、神虛閣,各有其族運。又如整個人族,有其族運,妖族,亦有其族運…族運若強,則族內誕生強者的機會更大,族運越強,族群便會越發興盛,反之,則會逐漸敗落。族運最大的好處,是可用來加持己身…如你,若千秋宗的族運足夠強大,則你可無視修行瓶頸,直接沖開瓶頸晉級!若有抵擋不住的天劫,亦可借族運來擋!這便是族運加身的好處!”
  若族運加身,莫非還能直接無視舍空心劫,一路晉級嗎!寧凡有些心動,不得不說,這舍空心劫實在有些麻煩。若能取巧避過,他應該可以令神、妖修為,直接破入舍空中期…
  “若突破舍空心劫,需要多少族運加持?”寧凡問道。
  “舍空心劫?若是舍空心劫,起碼需要千彩族運加持,才可無視。碎念瓶頸至少需要萬彩以上族運。萬古瓶頸則需要十萬彩甚至更高…你不要想了,這幻夢界中,沒有任何一族,能有千彩族運,便是沒落的守界十族,也沒有!畢竟天地間的族運有限,早已把持在真界大族手中,因而才會有爭奪發生,又哪會讓幻夢界的小勢力分一杯羹…”
  寧凡面色不動,內心卻是一震。
  族運別人沒有,他有啊!
  世人皆知,舍空心劫難以渡過,隨便一個心劫一卡成百上千萬年,都屬正常,一卡終生的,更是大有人在!如今,若有千彩族運加持,便可無視心劫,直接晉級!積蓄舍空法力,雖然也需要時間,但能少了心劫這一環,修士突破舍空的路,幾乎算得上暢通無阻了,只要法力充足,便可一路晉級,再無瓶頸阻擋!
  寧凡有一千五百彩族運在手,若用在千秋宗之上,豈不是說,日后千秋宗修士只要修為足夠,便可無視舍空瓶頸,源源不斷量產舍空強者!
  甚至連他自己,都可從中受益!
  “…不過使用族運晉級,也有壞處,族運加身可功德加身的原理相同,都取了巧,故而同級之中,要弱于正常突破的修士…”
  葬月仙妃接下來的話,讓寧凡稍稍冷靜了一下。
  看來他自己,不宜使用族運突破舍空心劫,但可以給那些資質不足、無緣舍空的渡真修士用嘛。那些資質不足的人,能入舍空已是萬幸,便是弱于同級舍空一些,也比任何一個渡真要厲害吧。
  且舍空心劫都能無視,渡真、命仙瓶頸就更不用說了…可以預見的是,一旦寧凡給千秋宗加持上一千五百彩族運,宗內弟子將會接二連三的沖開瓶頸,修為大進!
  嗯,此事可行。不如立刻就辦,阿涼她們也能從中受益…
  “…說起來,也幸好這千秋宗沒有族運,若有。則那些個四天大勢力,將會不惜一切來滅千秋宗,奪你族運…哎,族運真是太重要了,在這毫無族運的幻夢界,更是珍貴無比…”葬月仙妃又是一盆冷水,讓寧凡愈加冷靜。
  看來在他有實力保住族運前,還不能動用這些族運,若現在就用,恐怕會被四天勢力群起而攻…寧凡微微一嘆。他如今的實力,足以在四天初步立足,但想與真正的老怪爭奪族運,還是不夠。
  族運的事,只能等日后強大再說了。
  “你重建古天庭的理由,我已知曉,只是此事還需從長計議…”
  按照葬月的說法,古天庭重建以后,可每隔千年從真界圣宗分到少許族運。這些族運會不會引起四天老怪搶奪。誰也不知,現在重建古天庭,寧凡自問沒有天帝的實力守護啊…
  “嗯,此事確實需要從長計議。單準備一項,便需要諸多事宜…不過你大可放心,準備的事情,交給我便是。只求你幫我一件事。盡快幫我找一具合適的肉身!”葬月仙妃愁容滿面。
  她需要肉身恢復修為,這樣才有實力守護重建的古天庭啊!但有了肉身,又會被小霪賊采補。啊啊啊,好煩躁,好矛盾…
  “你全盛之時,是一名萬古第九劫的仙帝,想找到一具適合九劫仙帝奪舍的肉身,可不容易…”寧凡皺了皺眉,這確實有些棘手。
  “我知道一處地方,有合適的肉身,那處地方,你再過不久便會前去,到時候你帶上我吧。”
  “你是說…極丹圣域!”寧凡目光微凝。
  “對,就是那里。那里曾是道魂族一名圣人的采藥之地,后被仙皇取走,成為封印天荒九門的一處密地。古天庭尚存的年代,我曾去過那里許多次,對那里的地形仍有印象,你若帶我前去,定有幫助!”這還是葬月仙妃頭一次主動請纓,替寧凡辦事,當然,為的是替她自己尋找肉身。
  聽說葬月認路,寧凡頓時極為心動,卻又有些顧慮,“聽說七劫以上的仙帝,即便壓制修為,也無法進入圣域…”
  “我死得只剩一道月光殘神,哪算什么仙帝,自然是進得去的,那些個七劫仙帝,若肯死得如我這般,自然也能進去,只是未必有人肯為了進入其中付出如此大的代價罷了。圣域外圍沒多大好處,只能供小輩試煉,內圍倒是有好處,但其中兇險,便是我全盛之時進入,也須小心翼翼…不過進入內圍后,便無需壓制修為,若真有什么變故,以你的諸多手段,也足以逃脫的。”
  言下之意,是她此次入圣域尋肉身,需要進入內圍。
  寧凡微微沉吟。
  歐陽暖的試煉,只需在外圍進行,不必進入內圍。當然,九貍祭器倒是極可能在內圍,若在外圍,早就被人尋到了…
  也就是說,內圍終究是要去一趟么…
  兇險自然是有的,但為了能讓九貍成年,此時也顧不了那么多了,何況若真能在內圍找到合適肉身給葬月,寧凡獲得的好處絕對不會少的!
  他可是在葬月體內種有子舍利的!
  若葬月恢復修為,實力大進,他因那子舍利,也能從中獲得不少修為提升,誰叫葬月是他的舍利鼎爐呢!
  “對了,你怎么就能確定,圣域內圍有適合你的肉身?”寧凡隨口問道。
  “那名曾在極丹圣域采藥的圣人,酷愛豢養童男童女,以充當藥奴試藥。絕大多數的藥奴都會早死,當然也有一些,會在修為比較高時才被藥死…藥死的童男童女,據說都被那名圣人冰封起來觀賞了,其中不乏巔峰仙帝,便是準圣肉身,似乎都有,畢竟那些藥奴的主子,是堂堂圣人…”
  哦,看來是要謀奪那些被藥死的尸身了。
  那么此行就有三個目的了:帶歐陽暖試煉;令九貍成年;幫葬月找到一具肉身。
  與寧凡商談一場,葬月似乎解開了心結,仍舊每天管著亂跑亂竄的慕微涼二女,卻不再排斥慕微涼接觸寧凡了。
  距離極丹圣域開啟之日越來越近,寧凡的七寶妙樹也越長越高。
  九品道泉,一小瓶便能賣到千萬道晶,八品道泉,一小瓶能賣到五千萬道晶。這些對普通修士昂貴到不可想象的道泉。卻被寧凡隨手拿來,肆意澆灌七寶妙樹。
  往往近百億的道泉砸下去,也只能令七寶妙樹長高尺許,好在烏老八要來的道泉夠多,總價值幾乎超過五十萬億道晶。
  七寶妙樹從135丈高度,硬生生被寧凡澆到了700丈!
  其間,七寶妙樹接連6次產生七寶果實,使得寧凡古魔修為大增之下,距離突破天魔第九涅,已只差一線!
  相當于從舍空巔峰。半步踏入碎念初期!
  東天之內,誰能在短短兩年之內,令舍空巔峰修為,臨近突破碎念初期!
  辦不到!修為到了這一級,必須穩扎穩打,緩緩精進,但誰叫寧凡砸了近五十萬億的道泉呢!
  這等財富若是組建宗門,足以組建一個仙王勢力了!
  浪費啊浪費…
  但好處也是明顯的,寧凡修為提高的很快。這就夠了,反正這些道泉都是烏老八訛來了,一文錢也不用花。
  七百丈的七寶妙樹,足以拿來煉制十二涅法寶了。若能突破千丈,足以拿來煉制先天法寶。
  當然,寧凡不會這么浪費,拿如今的七寶妙樹煉寶。若此樹能長到萬丈,足以在他成圣之時,替他護道!
  可惜長到萬丈并不容易啊。
  七百丈以后。給七寶妙樹澆灌九品道泉,幾乎已經無效了,便是八品、七品,也都效果奇差,唯有六品以上的道泉,能令寶樹迅速生長,這可就麻煩了。
  東天六品以上的道泉并不多,即便各大勢力還有存貨,但幾乎都已被烏老八搜刮了一圈,不好再上門索要了…
  各個修真星的坊市中,道泉的價格更是被炒高了十倍,沒辦法啊,道泉產量有限,大部分存貨都被烏老八搜刮了,供給少了,價格自然就漲了…
  “他奶奶的,現在的道泉怎么這么貴!老夫本打算買瓶八品道泉溫養法寶,結果傾家蕩產,也只夠買瓶九品的,害得老夫法寶遲遲修不好。哼!老夫本打算去極丹神城搶個名額呢,這下好了,法寶都沒了,搶個屁!”
  “就你!碎虛第八重的修為還想搶圣域名額?你可知,這次極丹圣域一共才放出兩百個名額,且因為是圣域最后一次開啟,九成以上名額都被第二步老怪搶走了,剩下的一成,也無不被各大勢力的后起天驕瓜分了,雖說也有一些零散名額放出,給我等散修爭奪,但區區二十個名額,哪夠東天散修分的,聽說這次來爭名額的散修,單命仙修士便超過了四百人,更有不少渡真、舍空…”
  “嘶!這么多強者爭名額,那還有老夫什么事!此次極丹神城之行,不去也罷!”
  “去!為什么不去!據說此次圣域開啟,甚至會有秘族修士參與,那可是秘族啊!我等碎虛散修,何曾親眼見過秘族修士!”
  “哦?秘族會來?那還真要去看看!”
  雪,開始紛紛揚揚地灑落極丹神城的星空。
  越來越多的修士乘著風雪,朝極丹神城趕來,自是來參觀這場難得一見的盛會。
  極丹神城的坊市,早已聚滿了八方修士,一件件臨時洞府,皆已客滿,坊市中的店鋪,也全都是顧客盈門的景象。
  風雪中,一個綠衫女子抱著一個毛茸茸的小獸,在落落長街閑逛,美眸時嗔時喜,時而幽怨,時而茫然,似在思念。
  在她的身后,跟著數名命仙保護。
  路過的修士,偶爾有人認得此女,紛紛暗詫,更有人低聲道。
  “此女不是藥宗首徒歐陽暖嗎!如今丹宗已毀,東天第一煉丹宗門,非藥宗莫屬,這藥宗首徒的分量,可比從前更重啊!”
  “聽說此女此次出關,藥魂境界竟突破到九轉鉛品!已可以煉制九轉鉛丹,此女真是當之無愧的奇才,晉入銀丹級別,只是早晚的事情,此生便是晉入金丹級,也是大有可能之事!畢竟此女乃是傳說中的五色藥魂啊…”
  “聽說已有不少東天老怪,揚言要庇護此女,其中不乏萬古仙尊,想來是看上此女高超的煉丹資質。畢竟此女日后至少是個九轉銀丹煉丹師啊,堪稱前途無量,早些結交也好…”
  “我倒聽說,此女與那雨之仙君愛昧不清…”
  “胡扯!歐陽暖乃是我心目中的女神,豈會和雨賊攪合在一起!此事休要再提,否則你我道友也沒得做了!”
  歐陽暖蹙了蹙秀眉,她不喜歡聽人貶低寧凡,卻沒有辦法阻止行人的議論。
  如今的寧凡,在整個東天兇名遠播,兇名嘛。自然不會是好名聲…一想到那句‘文不惹烏龜,武不惹雨賊’,她就來氣。她的男人,什么時候竟跟烏龜并列了,罵人呢是么!好好的雨君,多好聽,干嘛叫雨賊!
  “毛球啊毛球,再過不久就能見到你爹爹了,你想不想他…”
  歐陽暖撫了撫懷中的小獸。小獸立刻舒服的申吟了一聲。
  這小獸,正是當年寧凡切神藏切出的靈擇,足以已被歐陽暖養到鬼玄修為了,這修為增長的速度。真是可怕。
  “好久不見,不知他可好…”歐陽暖看著風雪,喃喃道。
  忽有一道朗朗之聲從后面叫住了她。
  “暖小姐,想不到能在這里遇到你。還真是巧啊,你是在逛坊市嗎,可需要林某作陪?”
  叫住歐陽暖的。是一個溫潤如玉的白衣修士,姓林名仙童,乃是東天摩訶大帝的徒弟之一,骨齡不過百萬,便已是舍空后期修為。
  歐陽暖蹙了蹙眉,雖不喜與此人搭話,但顧忌此人身份,還是疏離道,
  “原來是林公子,多謝林公子好意,但我并不需要任何人作陪的。”
  很明顯的拒絕。
  那林仙童眉頭一皺,繼而溫潤道,“既如此,林某也就不叨擾了,姑娘請自便。”
  歐陽暖告辭離去,那林仙童過了許久,才對著歐陽暖離去方向,露出陰沉的面色。
  “裝什么貞烈,當本公子看不出,你元陰已失嗎!哼,若非師父交代讓我接近你…”
  林仙童復又冷哼一身,轉身去與其他師兄弟匯合了。
  歐陽暖顯然沒將這林仙童放在心上。
  自她丹術大進后,欲接近她的東天男修更多了,每每遇到這些人,總覺得煩不勝煩。
  不知不覺,她走到了極丹神城的賭坊。賭坊內,不少老怪正在此地賭那神藏,一聲聲吆喝聲,倒是讓歐陽暖想起了當年的往事。
  那一年,她與寧凡初遇之時,也是在切神藏呢,就連這小毛球,都是從神藏里切出來的。
  “距離圣域開啟還有一月有余,他,也快來了吧…”
  正怔忡間,歐陽暖忽然發覺,整個極丹神城安靜了。
  街上的行人不走了,紛紛仰起了脖子,帶著驚容眺望星空。
  賭坊的人不吆喝了,一聲聲,全是倒吸冷氣的聲音。
  酒肆,茶樓…一個個品茶飲酒的修士沖了出來,望著那朝神城不斷降臨的人影,神情全是忌憚,與畏懼。
  就連那林仙童,也神情大變,卑微地仰望著蒼穹。
  唯有歐陽暖的眼中,忽然有了色彩,有了明亮。
  那人影不斷朝著賭坊降落,一直降落到歐陽暖身旁。
  于是,整個長街,以歐陽暖為中心,人群頓時空出一個大圈,沒人敢朝這里靠近。
  更在這一瞬間,有無數流光,從神城深處爆沖而出,朝著此地瘋狂前來。
  不能不來啊!
  就算是仙王來臨,也不會讓極丹神城如此如臨大敵,但此人不同,他走到哪里,哪里便要出事,出大事!
  “雨君駕臨,可是為了圣域開啟一事!我極丹神城已備好上等洞府,專門接待萬古修士,雨君若疲憊了,不妨到洞府內稍作歇息,靜待圣域開啟!”
  一個騎著犀牛的仙王,帶著大隊神城強者,匆匆趕來,各個面色嚴肅。
  他們哪里是邀請寧凡入洞府休息!
  他們是想在圣域開啟前,請寧凡入洞府,不要亂跑,不要惹事,方便監視!
  “竟是斗犀仙王!雨君好大的排場,剛來神城,便有斗犀仙王這等四劫仙王親自相迎!”
  無數人暗暗吃驚。
  寧凡卻沒有任何意外,他早已得到消息。一入神城就被‘請’入特別洞府的,他并非是首例,在他之前,也有幾個萬古魔頭,一來極丹神城,就被請走。
  倒不至于加害,只是這極丹神城行事同樣霸道,必須將那些喜歡惹禍的魔頭關起來,好吃好喝供著,一直要關到圣域開啟才放出。
  “夫君…”歐陽暖半是思念、半是無語地看著寧凡。
  怎么自家夫君走到哪里。哪里就要雞飛狗跳,至于么!她夫君明明很溫柔,很人畜無害!
  “暖兒等等,等我和斗犀仙王說完話,再和你逛逛這處賭坊,陪你切切神藏。”
  寧凡撫了撫歐陽暖的青絲,微笑著一躍騰空,于風雪中,朝斗犀仙王微微抱拳。
  斗犀仙王也不敢托大。立刻還禮,只面上仍是不近人情的模樣。
  “請雨君隨老夫前往貴賓洞府,稍作歇息!”
  “若我不去呢?”寧凡笑道。
  霎時間,斗犀仙王身后的修士。全部抽出飛劍,刷刷地對準寧凡,一副警戒的模樣。
  斗犀仙王卻是十分冷靜,知道神城有自家老祖坐鎮。寧凡不會在此生事的,擺擺手,令身后群修收起飛劍。答道。
  “雨君不想入洞府休息,也可以。我家老祖說了,雨君是特別的,若雨君不愿憋在洞府中,便需要做到一件事,做到此事,神城之內,雨君將有絕對的自由!”
  “哦?要做到什么事,才能獲得自由!”寧凡品味著斗犀的話語,若有所思。
  “很簡單,若你能在老夫手中撐上一炷香不敗,你想怎么樣都可以!若做不到,則乖乖跟老夫入洞府歇息吧!”
  斗犀仙王一擺手,身后群修立刻倒退,將天空空出,讓給斗犀、寧凡。
  心知若不戰上一場,就得乖乖被軟禁了,寧凡也不多言,一翻手,手中頓時多出一柄行如流水的幽藍道劍。
  “也好,寧某最近神通精進不少,正想向道友請教一番。賜教吧!”
  “道兵么,以一劫修為對抗四劫,竟只用道兵,是在小瞧本王么…此子果然狂妄,與老祖所說的一樣!”
  斗犀仙王冷哼一聲,翻手取出一對紫金錘,一縱犀牛,朝寧凡直沖而來。
  那紫金錘,同樣是道兵,寧凡修為低,尚只用道兵,若他動用比道兵更強的法寶,豈不是被天下修士恥笑!
  那犀牛一縱之下,瞬間撲面而至,斗犀雙錘齊落,那紫金錘上泛著滋滋作響的電弧,一砸之后,整個星空都被雷光照亮,雷弧亂濺。
  神城中的修士,一個個瞪大了雙眼,不少人還是頭一次知曉,斗犀仙王的道兵是一對紫金錘。
  “雖說只是道兵攻擊,但這可是四劫仙王一擊,等閑二劫仙尊,若不動用法寶,都不一定能接下這一擊…雨君想憑道兵擋下此擊,難!多半要動用那神秘的金光護體神通的…”
  這般想的人不在少數,甚至包括斗犀仙王,也是如此認定的。
  然而寧凡并未開啟滅神盾防御,只將逆海劍做了個格擋的姿勢,擋在雙錘之前。
  咚!
  寧凡被那雙錘一轟,連退七步,方才穩住身形。
  斗犀仙王同樣被震退七步,一貫冷漠的目光,有了意外。
  剛剛他砸中的真的是一把道兵長劍嗎!匆匆一擊,竟從那道劍之上,感覺到近乎恐怖的重量…
  嗤!
  卻是寧凡腳踏金光,沒有給斗犀遲疑的時間,直接欺近,一劍當頭劈落。
  斗犀見那劍風勢大力沉,自然不敢小覷,舉起雙錘去擋,卻被那道劍之重震得雙臂發麻,劇痛難忍,身下的犀牛更是慘叫一聲,因承受不住寧凡一劍之力,直接吐血而斃!
  斗犀大驚,雙錘一提,飛下死牛,匆匆后退,寧凡卻再次欺近,這一次,劍上直接纏繞了三種掌位道則的光芒:雨、暗、戰。
  木與鳳,寧凡沒有動用,故而這一劍,仍不是最強姿態。
  然而這一劍的鋒利,已足以令斗犀頭皮發麻!再用雙錘去擋,但這一次,雙錘齊齊被寧凡一劍斬裂!
  道兵之戰,竟是斗犀的道兵,敗給了寧凡的道兵!
  “此子道兵為何如此厲害!怕是十二涅法寶中,都沒有幾件能達到這種威能的!”
  單憑道兵,斗犀接不下寧凡的攻擊,若取出法寶再戰,則會大失顏面。
  斗犀目光微微陰沉,只覺得自己從取出紫金錘開始,便遭到了寧凡的算計。
  此子是為了造成這個局面,才故意取道兵來戰的么…
  “罷了,雨君能一擊損我道兵,相信在老夫手中撐一炷香,也不是什么為難之事。如此,老夫愿給雨君充分的自由,但也希望雨君不要在極丹神城生事!若雨君違背這一點,我斗犀定第一個來拿你,任你能戰招搖山二王六尊,也未必能擋老夫的蟲術!”
  斗犀袖袍一卷,將那被震死的坐騎收走,帶著一大隊人馬離去了。
  但凡親眼目睹這一戰的修士,又是紛紛大驚。
  他們所看到的事實是,寧凡與斗犀仙王道兵對決,結果是修為弱上許多的寧凡占盡上風,只兩個回合,便逼退了斗犀仙王!
  又是一大談資啊!
  寧凡降落于地,歐陽暖早已張圓的小嘴,驚訝地合不攏。
  她聽說過寧凡無數事跡,但卻并非親眼所見,故而也就談不上震撼了。
  但這一次,卻是親眼所見!那可是斗犀仙王啊,在萬古四劫之中,也算首屈一指的人物,竟這般被夫君輕描淡寫逼退了!
  “難得來到此地賭坊,要不要切切神藏?”
  寧凡袖中搜寶羅盤一開,賭坊中的神藏幾乎在他面前暴露無遺。誰裝著好東西,誰藏著兇物,一搜便知啊…
  可惜,這里的東西偶爾也有好東西,卻沒有足以打動他的東西了。畢竟擺在仙帝眼皮子底下,有好東西輪得到他?但若是陪歐陽暖隨便玩玩,這里的東西,倒也足夠。
  “好呀,我們來比比誰切的東西好。輸了可是要懲罰的!就比切藥藏吧!”
  歐陽暖自信滿滿。她藥魂大進,對靈藥神藏感知更加敏銳,不信會輸給寧凡。
  寧凡袖子里藏好了搜寶羅盤,絕不承認他作弊了。
  于是一番切神藏后,寧凡與歐陽暖滿載而歸,當然,寧凡略勝一籌。
  “走吧,去斗犀仙王給我準備的洞府,我們好好談談懲罰的事。”寧凡大有深意地朝歐陽暖嬌軀一掃。
  歐陽暖頓時滿面緋紅。
  就知道他腦子里的懲罰是這個…(未完待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