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貼身特種兵》 最新章節: 第642章神秘的電話(11-17)      第641章入圣武堂(11-17)      第640章怎么查(11-17)     

校花的貼身特種兵642 神秘的電話

  莊重瞪了她一眼:“你也太小看他們了,大是大非的面前,人家比你有覺悟,這都什么時候了,你還在因為私人的一點恩怨說怪話。(百度搜索彩虹文學網)”連茹君也幫著莊重說道:“是啊,含月,現在古武界出了這等大事,作為華夏的古武者,我們都有維護華夏古武的責任與義務,‘圣武堂’是華夏古武的翹首,他們更明白這件事情的重要性。”
  “好了,你們都是識大體,顧大局的,就我是一小市民,得了?說,我們下一步怎么辦?”柳含月可不希望他們給自己上課,忙岔開了話題。
  莊重說道:“明天一早我們就出發,下江南,去柳家!”柳含月臉上一喜:“好啊,我也好久沒見到家人了,不行,一會你們得陪我上街買點東西去。我說莊重,你總不至于空著雙手去?”莊重笑道:“好了,一會我們出去轉轉。”
  連茹君問道:“‘圣武堂’的人是不是也會跟著去?”莊重點了下頭:“龍四海和虎姑婆,他們會跟在我身邊協助我辦理這個案子。”柳含月輕哼一聲:“協助還是監視啊?”莊重苦笑道:“你能不能不小肚雞腸?”
  柳含月說道:“行,是我小肚雞腸,我可是說好了,他們不能夠進柳家!”莊重皺起了眉頭:“含月,能不能把你的個人好惡先放到一邊,和‘圣武堂’聯手也是為了查出誰在后面做出這樣天大的案子,你難道就不希望早一點找到你的大伯么?”
  提到自己的大伯,柳含月不再說話了,連茹君挽住了她的胳膊:“好了,別任性了,不是說好了,都聽莊重的嗎?”
  正說著,莊重的手機卻響了。
  “哪位?”莊重輕聲問道,一個陌生的男中音傳來:“莊重嗎?”莊重楞了一下:“是我,你是哪位?”
  “你不用管我是誰,我知道你現在正為一件事情頭痛呢,特意給你指個方向,想要找到那些失蹤的人,你就往西走,往西你一定能夠發現什么的。”那人也不等莊重說話,直接掛斷了。
  莊重一臉的疑惑,連茹君輕聲問道:“怎么了?”莊重沒有回答,迅速地撥打了剛才的那個號碼,可是卻提示已經關機,他這才把電話的事情說了一遍,連茹君和柳含月都感到驚奇,連茹君問道:“那你打算怎么辦?還去江南嗎?”莊重搖了搖頭:“既然他讓我向西,我就往西走,我倒要看看到底會有什么發現。”
  柳含月有些失望:“一個電話你就變卦了?或許是誰的惡作劇呢?”莊重說道:“寧可信其有,再說了,我們就算去了江南也不一定能夠發現什么,你不是已經和家里聯系過了嗎?對方根本就沒有留下一點線索。”
  “另外你想過沒有,他怎么會知道我們在查這件事,又怎么會找上我?”
  柳含月冷笑一聲:“我想很有可能是圣武堂的人在搗鬼!”連茹君卻搖了搖頭:“應該不會,就算他們要搗鬼也應該是在我們的調查有些眉目的時候,而不應該是現在。”
  莊重也說道:“茹君說得對,而且我覺得在這件事情上,他們應該不會搗鬼,他們應該知道這對于華夏古武界意味著什么!難道他們就不擔心下一個出事的會是他們自己,又或者是他們家族?我馬上通知龍四海夫婦,明天我們就出發,往西走!”
  第二天一大早,莊重他們就開了兩輛越野車往西去了。莊重、連茹君和柳含月的車在前面帶路,龍四海夫婦的車在后面跟著,他們帶了一個司機和一個隨從。司機叫蒙二,隨從是個四十多歲的女人,他們都叫她大妹。
  兩個人也都是練家子,莊重一眼就看出他們都是天級初階的實力。
  “我說,就一個向西,能有確切點的路線嗎?”柳含月問道。莊重也很郁悶,對方根本就沒有告訴他一個明確的地點和線路,就連他的心里也有一種被耍的感覺。
  電話又響了,還是未知來電。
  莊重對柳含月說道:“別說了,電話來了。”他接聽電話:“喂,哪位?”果然是那人打來的電話:“很好,我應該恭喜你們沒走錯路,再往前開一百公里,下高速,上國道,往二道梁子方向開,到時候我會告訴你怎么走的。”
  他沒等莊重說完又掛斷了電話,二道梁子?莊重皺起了眉頭,出了二道梁子那就進大漠了!這人不會是想把自己往大沙漠引?連茹君知道莊重在想什么,她輕聲說道:“一會找個集市,備點干糧、飲水!”
  柳含月問道:“備那東西做什么?”連茹君苦笑了一下:“過二道梁子再向西的話就進大漠了,不備點東西哪行?”柳含月哼笑道:“進沙漠?我說莊重,你不會真要乖乖聽他的話進沙漠?一個藏頭露尾的人的話你就那么相信?”
  莊重淡淡地說道:“既然一開始就信了,不妨再信他一次,再說了,我也想看看他們到底想怎么樣!”
  二道梁子是個小鎮,莊重他們在這兒停了下來,吃了頓飯然后買了一些干糧和水扔在車上。
  虎姑婆拉住莊重:“咱這是要進大漠?”莊重點了下頭,龍四海嘆了口氣:“老婆子,我們上次進大漠是什么時候的事了?”虎姑婆說道:“十二年了!”龍四海說道:“十二年了,原本我以為自己這輩子再也不會進大漠了,不曾想……”
  虎姑婆淡淡地說道:“怎么?你怕了,很多事情你就算是你想躲,也躲不開,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
  柳含月好奇地問道:“喂,老妖婆,你們在說什么呢?”大妹瞪了柳含月一眼:“你叫我姑婆什么?”柳含月說道:“老妖婆,怎么了?”大妹怒道:“你敢對姑婆不敬!”說完作勢就要撲向柳含月,虎姑婆喝住了她:“住手!”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