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世界冒險記》 最新章節: 第四十四章擊殺天殘地缺(06-17)      第四十三章天殘地缺嚇壞了(06-17)      第四十二章得意的馮幫主(06-17)     

電影世界冒險記44 擊殺天殘地缺

  陳航一語道破天殘地缺的身份,讓兩人驚得都崩斷了一根琴弦。@,
  “原來閣下早就知道了我們的身份?”沒瞎的道。
  “不知道閣下想怎么樣?”瞎子問。
  陳航沒理兩人的問題,自顧自的道:“你們應該是斧頭幫請來的吧?沒想到我沒去找斧頭幫的麻煩,斧頭幫卻先把主意打到了我的頭上……”
  這兩個殺手一出現,陳航就知道,十有**是斧頭幫請來的,電影里也是如此。如果是鱷魚幫請來的,估計早就動手了。
  見陳航一切都知道得清清楚楚,天殘地缺還以為斧頭幫出了奸細,把他們兩說出來了。
  事到如今,兩人當下也不再遮遮掩掩:“我們確實收了斧頭幫的錢,來對付陳幫主。”
  瞎子接口道:“不過我們既然可以收錢,也可以退錢,陳幫主神功蓋世,我們自愧不如。”
  “希望大家不要傷了和氣。”
  “和氣?”陳航好笑道:“我要是沒幾分本事,恐怕兩位早就出手了吧?既然你們打算要殺我,我也不能就這么算了,傳出去我還怎么在上海灘混?出手吧?十息之內,你們能不死,我就放你們走。”
  十個呼吸!
  就解決兩位殺手排行榜第一的高手。
  這口氣有點大。
  但是天殘地缺,卻并不認為陳航自大,反而滿臉凝重,互相對視一眼,而后快速的將崩斷的琴弦拉上,猛的四手連彈。
  錚!
  整個酒樓里,都回蕩著琴音。
  緊接著,木琴發出的音波。肉眼可見,在半空中凝結成一群骷髏鬼將,洶涌的朝陳航殺過去。
  這天殘地缺也是果斷之輩,竟然二話不說就先出手了,而且一上手,就是放大招。
  音波形成鬼將。幾乎是他們能使用的、最厲害的招式了。
  六七個兇猛的音波鬼將,朝著陳航殺來。
  這些鬼將,身著盔甲,手持大刀,有戰陣肅殺之氣,光看模樣,非常具有威勢。
  陳航沒有立即動手,而是饒有興致的看著這些鬼將。
  說實話,對天殘地缺的武功。陳航一直很好奇的,不放他們走,一方面是為了幫曹晶晶解除隱患,另一方面,可能就是想要見識一下天殘地缺的功夫了。
  這種琴音攻擊,和包租婆的獅吼功有點類似,都屬于音波攻擊,只不過天殘地缺的琴音波。有點神奇,竟然能夠變化多端。如拳頭、刀劍,甚至現在的鬼將,搞得很玄幻……
  當然,雖然天殘地缺的琴音很好看,威力卻馬馬虎虎,對付一般的武林好手還行。遇到真正的絕頂高手,就有些不夠看了,和包租婆的獅吼功相比,完全不是一個檔次,典型的中看不中用。
  一直等到鬼將殺到面前。陳航這才動了。
  嗡——
  陳航只是往前踏出一步,地面便是如同地震余波一般,發出震動,念力瘋狂涌出,如同海嘯一般,輕易的就沖散了那群音波鬼將。
  半空中出現了一個超大號的半圓球行氣體,攜巨大威能,朝天殘地缺撞去。
  這球體,是陳航爆發的念力,在高速運動中,突破音速摩擦空氣造成的,就像隕石撞擊地球,在大氣層中會冒火一樣。
  天殘地缺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就被完全震飛,撞到身后的墻壁上,身前的木琴,也被撞斷。念力所過之處,一片狼藉。
  陳航的念力,是能夠和包租婆獅吼功對撞的存在,對付區區天殘地缺的琴音攻擊,自然不在話下。
  不過陳航的念力,關論沖擊力,還是弱于包租婆的獅吼功的,天殘地缺雖然被震飛,卻并沒有受多重的傷,兩人瞬間就爬了起來。
  “這是什么功夫?這是什么功夫……”
  那個瞎子似乎受到了驚嚇,瘋癲的重復個不停。
  沒瞎的那個,此刻也是滿臉驚慌之色,吃驚的盯著陳航,他看見陳航飛了起來……
  陳航確實飛了起來,但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飛,利用念力反沖地面,作為推動力,讓自己暫時離開地面,這在以前他就能做到,可距離真正的飛行,還差很多。
  陳航整個人,輕飄飄的落到了天殘地缺身邊,打算趕盡殺絕。
  那個瞎子眼睛雖看不見,聽力卻異于常人,能夠聽到敵人降落在自己附近,只不過他的心靈似乎有點脆弱,面對陳航這么強大的敵人,竟然喪失了抵抗的信心,沒有動手也沒有逃跑。
  當然,就算他動手或逃跑了,在陳航面前,死亡的結局依舊不會改變。
  至于那個沒瞎的,卻是個陰毒的狠人,陳航一落地,他就握手成爪,朝著陳航的心窩抓去。
  這家伙手指指甲又黑又尖,似乎專門練過爪類武功,近戰能力很不錯。
  只不過在陳航的速度面前,他的攻擊速度有點不夠看。
  咔!
  陳航后發先至,瞬間抓住天殘的手腕,用力一擰,這家伙的手就廢了,骨頭完全脫臼。
  而后,陳航出拳,閃電般打在天殘的脖子上。
  天殘還沒從手臂脫臼的痛苦中回過神來,脖子上的喉結和脊椎,就瞬間被陳航給打碎了。天殘瞪大著眼,抽搐幾下,倒地而亡。
  聽到伙伴倒地的聲音,剩下的瞎子“地缺”,頓時面露痛苦之色,依舊沒有反抗陳航,似乎已經認命。
  陳航面無表情,一掌按在地缺的腦袋上,震碎地缺的大腦,瞎子地缺也隨之斃命。
  面對不反抗的地缺,陳航或許有點不忍之心,但是理智告訴他,不能留手。
  如果他留下地缺這樣的殺手不殺,等他走后,萬一地缺要報復,可能就害了其他人……
  斬草就要除根的道理,陳航還是明白的。
  從天殘地缺率先動手,到兩人斃命,過程很短,也就六七個呼吸的功夫,武林中享有兇名的第一殺手,就這樣隕落了。
  此刻,酒樓里除了陳航,已經沒有活人了。
  隨后,陳航飄然離去,留下滿屋子的尸體。
  大街上空蕩蕩的,一個行人都沒有。
  這里本是繁華地段,卻因為今晚兩個幫派火拼……準確的說,是陳航單挑另外一個大幫派,鬧得萬人空巷,居民們都不敢露頭。
  不得不說,這時候的上海灘,治安真不是一般的差,福臨樓鬧出這么大的動靜,連一個露頭的警察都沒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