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貴族》 最新章節: 第1154章石破天驚(06-29)      第1153章黯然魂傷(06-29)      第1152章撤退(06-29)     

星河貴族35 英雄走上截然相反的道路(下)

6卷035
  “因為我們有軍隊,在最關鍵時刻,可以決定一切的軍隊1
  “一支非常強大的軍隊……”
  郎勃北風說出這番話的言語之間,仿佛都凝著千軍萬馬。有一種縱橫捭闔的自信。
  是的,軍隊,自古以來,還有什么比軍隊更能代表決定這個世間格局的力量?
  就是科技和個人修行武裝起來的機甲戰神,面對一支集團軍,也不得不暫避鋒芒,甚至可能會被攆得如落水狗般逃竄。
  槍火里噴出的真理,才更能讓世人懾服,讓反抗者灰飛煙滅。
  一切的謀劃,一切的布局,一切的步步為營,最終都必然指向誰控制住軍隊,誰就將最終獲得這個國家的最高武力,進而掌握這個國家。讓這個國家變成自己想要成為的模樣,安寧和平,亦或者在荒唐暴虐中進入血色恐怖。
  但是面對著郎勃北風的自信,林海卻依然平靜,他輕微的抬起頭來,注視著神態睥睨的郎勃北風,像是看著一個有癔癥的狂妄者。
  “恕我直言,我并不認為你們擁有這樣的力量。”
  ***
  這番話似乎對目前這個聯盟的最高人物,緊急救國委員會的主席郎勃北風非常的不敬。但是在場的眾人,卻并沒有絲毫的惱怒,卻大部分顯得很鎮靜,有的人嘴角帶著微笑,有的人微微搖了搖頭。似乎認為林海的這番懷疑,是因為他對真相的無知。
  “我理解你的憂慮,這不是什么秘密……那么你就看著吧,李岐!”
  隨著郎勃北風的一席話,房間里再出現了一道光芒,光芒消弭,一名身著上將軍服的男子,出現在眾人面前。
  李岐上將的周身籠罩著一層光邊,和這個房間里其他人一樣,他當然不在首都星,而是在首都星之外的潘塔星駐地。
  那里是第四衛戍軍團的駐防地,第四衛戍軍往上追根溯源,是來自于當年五星上將李奧手里名聲煊赫的“鐵盾軍”。
  當年的李家極為顯耀,頗得前代溫莎國王信賴,不過在新女王上位之后,就進行了軍隊的改革,李奧親自帶出來的這支王盾軍,化整為零歸入了其他的軍團,這些軍團中,有兩支是以當年“鐵盾軍”為主力的部隊,一是帝國第一艦隊,二則是第四衛戍軍團。
  經過哪些看不見的妥協和博弈,讓李家最有權力的兩個人,李密和李岐,分別掌握著這兩支部隊。女王致力于洗去李家對軍隊的影響,然而始終卻無法一蹴而就。
  “拱衛首都星的三支軍團,前兩支因為西龐太空艦隊活動范圍深入帝國內部的威脅,而前去固防……現在由我們第四衛戍軍,擔任保衛首都星的任務!”
  李岐肅然道。那張面容上,是不茍言笑的冷酷。
  郎勃北風道,“現在,我們夠不夠資格了?就是首都星全部的保衛力量加起來,也不會是第四衛戍軍的對手!”
  林海皺眉道,“首都星有強大的地面防御工事,能夠對外空艦隊進行打擊,如果啟動這些防護體系,那就是一場血戰,大型艦船機動力很難躲避地面炮火,而靈活的登陸艦進行登陸作戰,戰況就會一時無法收拾,整個首都星都會陷入一片火海。”
  說完這番話,林海看到在場的眾人都朝他看來。
  面對那些異樣的目光,林海心頭微緊,他最擔心的是自己一個不察,被他們看出些什么端倪。
  下院議長羅鉑和周圍人交換了一下眼神,干咳了一聲,神色有些不悅道,“這個我們當然自有安排!”
  林海盯著羅鉑,一字一句道,“現在我的命運,已經和你們休戚相關,我需要知道詳細的安排和計劃,我不是一個傀儡,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已經知道了詳細的方略,如果獨獨將
  我排除在外,這是同盟的基礎嗎?”
  羅鉑很惱火,他很想說你憑什么這么跟我說話,但他知道不能,面前的這個男?,是擊敗拓跋圭,贏得卡奇諾大捷的英雄,盡管戰神嘉德曾斷言拓跋圭只是被圍攻至死,并不代表林海實力已經達到了那個層面,比起他嘉德來說,仍然還差距甚大,交手他有死無生。但畢竟林海聲望已經在那里了,同時,他還是郎勃北風竭力拉攏的對象,為了拉攏他,郎勃北風可以放下一切恩怨,付出一切代價。
  所以羅鉑此時被嗆得難以回答。
  郎勃北風開口,“你說的有道理,這一點我們早有布置,會事先解除首都星的防衛陣地。畢竟,這只是一場政變,而不是屠殺。如果發生流血事件,也不利于我們真正安穩掌控局面。”
  “穩定,這是一切的大前提。”
  “我告訴你我們將怎么做!畢竟這是我們合作同盟的基礎。”
  然后林海看到,郎勃北風在他面前展開了一副三維投影圖。
  郎勃北風一一將布局道來,雖然并沒有太過詳細到相關兵力的行動方式和軍事力量,但林海已經可以從他的這些講述中,了解到了一整個大局。
  原來并不只有第四衛戍軍的軍力!雪狼家族,梅林家族,泰格家族,這三個家族還各自有一支極為機密的武裝,分別是雪狼軍團,三葉草軍團和猛虎軍團。
  這三支核心武力一直是拱衛三個家族的基礎,也是默默在背后積蓄的力量。
  現在,這三支力量,便成為了幫助他們攻占首都星地表防御重地的基礎,擁有這樣的地面軍團,還有第四衛戍軍團的力量,他們要控制首都星,已經完全可以辦得到。
  可以說,郎勃北風所具備的力量,也是非常可怕的。林海了解到這場政變,阿薩斯家族并不參與,但林海不知道他們為什么臨到最后放棄了和雪狼家族合作,只是表示在最后關頭會助一臂之力。
  是因為雙方都各自想要做大,決不允許一個同盟里有兩個領袖?還是因為阿薩斯家族覺察到了什么,而提前收手,隱藏在暗處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阿薩斯家族及時抽手,才是林海感覺到無比棘手的。因為再也猜不到他們的想法。
  不過林海知道,目前大部分政變力量都聚合在郎勃北風周圍,這才是當前最巨大的一股風暴。
  “我們起勢的時間,就定在那場女王的宴請大會之上!”
  “諸位,這是我們的大時刻,在此之前,前人不曾有成事者,在此之后,后人將知道我們的功績不可追!有朝一日,我們的大名,將銘刻這宇宙而不朽!”
  ***
  車隊從莊園離開,此刻的帝國上層,很多人感覺到了某種正在看似平靜海洋之下的股股涌動,林海選擇了雪狼家族,使得太多人為此震撼,議論紛呈,并開始擔憂局勢未來的發展走向。
  今夜之后,相信世人會猜測和爭議,會有人唾罵,會戳他的脊梁骨,會給他白眼。會有一**朝他轟來的大浪潮,但他都唯只有忍耐而已。
  在離開迦南島宅邸的那一刻,林海透過車窗久久凝視星空,車隊在前進,上方的宇宙卻似乎永遠不變,那種曠寂感讓人無論被包裹在何處,都是無從躲藏遮掩的****。
  這是一個被扭曲的**所充滿的星空,星盟上層的那些策動力,西龐皇帝黑默丁的征服欲,甚至類似雪狼,梅林,泰格這些圓桌貴族的掌控欲。那無窮的扭曲的**,造成了那些蔓延在星空的戰爭,殺戮。
  那些為了帝國新生的口號,何嘗不是一種為了遮掩雪狼家族同盟那背后不堪**的遮羞布而已。在這張遮羞布的后面,滿是一幫精打細算,吃著人血嘴角還流涎的一幫怪物。
  這場和雪狼家族的談判,最大的收獲就是獲知了他們的全盤計劃。而林海也不得不承認,擁有第四衛戍軍,還有三支家族軍團在手的雪狼家族,他們的實力的確非常強大,也就不怪他們志在必得的自信。
  為了讓郎勃北風信任,自己的林字營已經自縛了手腳,屆時,真的來得及扭轉這既倒的局面嗎?
  想到了什么,林海眼前豁然開闊。不知道雪狼家族手上三支貴族軍團的話,或許會吃個大虧,然而現在他們的底牌已經被他知曉,那就是另一種可能。
  車隊突然停了下來,他們在行駛向這條偏僻森林小路的時候,突然橫出來一支車隊,將前路給攔住了。
  突如其來的攔路,讓幾輛車中的林字營戰士立即做出了相關的準備。
  他們依靠著緊急打開的防彈車門,拔出了武器,注視著不速之客。
  林海的這場出行做過周密的部署,明里只是一支車隊,然而在暗處,卻有賈森等人操控著機甲在戒備,就是為了以防萬一。
  前方當先攔截的一輛車車門打開,走出了一個皮膚黝黑,身著作戰服的黑人男子。
  看到這個人,林海嘴角微訝的牽起。
  竟然是當初在米蘭星并肩作戰的劉易斯!
  兩人自米蘭星加納森一役分別后,就再無聯絡,卻沒有想到在這里見面。
  林海記得劉易斯曾說過他在國防部的直屬上級名字叫做魯國手,這個人是夏爾德的機要秘書,那么現在……
  林海下車。
  劉易斯走上前來,神色復雜的朝他點了點頭,然后林海聽到他沉聲道,“夏盈小姐在后面。”
  他讓開到一旁,林海就看到了對面,領著一群人走出陰影,將一張清減而倔強面容顯露在星光下,展露在他眼前的女子。
  她原本柔順的長發盤在腦后,身著風衣,只留下小腿裸露在外,她走過來,像是穿行過凜冽的寒風的薔薇,那張臉越是明麗,但卻不知道為什么反而讓人越加心生惻隱。
  夏盈的身旁有很多人,大多是青年,其中有林海隱約熟悉的面容,有叫做米修斯的從小就喜歡著夏盈的那個年輕軍人。也有很多男女,這些大概是在目前局勢下,站在夏盈身邊,保護著她的力量。
  而現在,這些人都以一種敵視且戒備的目光盯著他。
  林海沒有在意這些目光,或者說他根本就不在意這些眼神。
  夏盈在距離他近在咫尺的地方站定。
  她仍然是他熟悉的模樣,那個美麗且永遠比他成熟永遠比他更能決斷的帝國偶像。她天生仿佛和他處于兩條線路之上,她永遠行走在自己的鋼絲繩,哪怕跌落遍體鱗傷,她也毫不猶豫的站在那里,而不需要任何人分擔,即便這個人是她最親近的人,即便這個人是……林海。
  “你剛剛從那里過來。”
  夏盈開口了,她原本動聽的聲音在此刻略顯疲憊,“我想知道,你和那些人談了什么?”
  林海知道那些夜色之中,此時有無數雙眼睛盯著他們兩人,聽著他們的交談。注視著他們每一個表情。雪狼家族,定然喜聞樂見這一幕的發生,更迫切要知道他如何應對。
  “如果我說聊維護世界和平之類的內容,你是不是更能接受?”林海強迫自己笑起來,道。
  他看到了夏盈身后的那些人們都浮現出了怒容。
  夏盈身體輕輕一顫,林海暗暗深吸一口氣,然后強迫自己注視著眼前這張清減的面容,眼底的明亮漸漸在失望中迅倏黯淡的眼睛。
  他曾經很多次的希望過自己就是一個簡單的人,沒有私生子的惡名,沒有沉重的背負。而這個女孩也只是一個普通平常的女子,不是帝國偶像,不是國防大臣之女。他們平常的相見,尋常的相近,一起在未知的星球欣賞日落,一起在平原追逐野馬,然后就這么在和平寧靜的世界老去。
  如果這個世界是那樣安寧的,也許這樣的生活,是會到來的吧。
  可惜這終不是那樣一個世界啊。
  身后有人聲傳來,“真的是,不覺得自己無恥嗎?”
  “枉我們認為你是英雄,說到底,仍然是一個見風使舵之輩!”
  ……
  夏盈的聲音傳來,“我的父親死了,你知道吧?”
  林海點了點頭。
  “是他們殺的,你知道吧?”
  林海仔細的看著夏盈,道,“也許是,但又能怎么樣呢?”
  夏盈不敢相信的看著林海,眼圈濕紅起來,心臟像是被無形的手一把揪住了。
  她認為這段時間以來,她經受得住任何打擊。但卻仍然敗給了曾經一個很懂得你,而你也自認為很懂得的人,在最需要他支持的時候,卻將冷漠,毫不猶豫刺入你的心臟。
  她的眼淚漫過眼眶。
  他們殺了我的父親。
  也許是,那又能怎么樣呢?
  就是再沒關系的人,也不可能這么冷漠的啊。
  面前這個她認為最可以依靠可以有一個肩膀讓她憩息給予安慰的人,已經選擇了和他們背向而馳,背叛國家的道路。
  夏盈抬手,狠狠一巴掌扇在了林海的臉頰上。
  “啪!”
  清脆的聲音響徹這片偶有碎葉和疾風掠過的小道。
  林海車隊中的林字營戰士人人心墜,莎莉幾欲上前,卻被自己的兄長希羅一把攔住了。
  林海臉側向一邊,夏盈的眼淚已經洶涌決堤,“我希望你能得償所愿……希望你不會為所做的事后悔!希望你一切都能心安理得!”
  然后她毅然決然轉身。
  面對著夏盈的離去,劉易斯看著林海的神情也復雜苦惱,最終也只能一聲喟嘆,跟隨而去。
  “啐!還帝國英雄呢!我們真是看錯了你!”一個男子吐了口痰在地上,轉身朝夏盈追去。
  “夏盈小姐一直認為你是她的支柱,但是你給她的是什么?呸!”也有人一口唾沫啐出。
  一眾人等,紛紛唾棄轉身。
  “原本我是打算因為以前的傲慢和偏見向你道歉的!”米修斯面對林海,“你單槍匹馬攻入卡奇諾,為西瑪遭受屠殺的無辜者復仇,是每一個軍人的楷模和英雄。消息傳來的時候,我也曾激動不已,為之振臂歡呼!然而現在,你所做的,又是什么呢……”
  “我只覺得……是恥辱!”
  米修斯看了一眼夏盈的方向,憤怨的注視著林海,“一直以來,她都承受著父親死亡的悲痛,但她沒有倒下,她堅信著一定能將幕后黑手挖出,但是,沒想到,是你從背后給了她沉重的一擊!”
  米修斯隨即和眾人一并離開,車隊發動,消失在這個不停有曠寂清風穿梭的夜里。只留下林海在原地久久佇立。
  不多時李安上前,紅著眼道,“沒事吧?”
  他注意到林海的右手一直攥著,在他上前之后,拳頭才微微松開。
  然后林海轉身,神情平靜,只是面色有些疲憊,道,“走吧!”
  希羅和莎莉兄妹倆帶著哭腔心痛道,“……頭兒!”
  林海和他們錯身而過,走回車里,嘴巴里有些微澀道,“這個世界很美好,值得我們為之努力奮斗。”
  “這句話……我只同意后半句。”手機用戶請訪問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