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是喪尸》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換衣play(07-04)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潛入play(07-04)      新年快樂(07-04)     

我的女友是喪尸788 掌握正確的開門方式

  
   那一男一女轉身上樓的時候,凌默已經出現在了三樓的走廊內。
  他特意選了一個靠角落的房間,出來后便朝著樓梯口的方向望了一眼。
  “果然還沒上來……雖然不能使用精神探測,但腳步聲在樓梯中段就突然消失了,這么明顯的漏洞誰會注意不到啊……”凌默心中想道。
  他這番話基本是當做心聲“說”出來的,所以立刻就引來了黑絲的回應:“一般人怎么會在那么緊張的時刻注意到這種細節啊!而且你的注意力不是全都在腳印上嗎?何況,我看他們也是在上了樓梯之后,才突然察覺到有人可能跟在后面的吧?說起來,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倒回去查看呢……”
  “這就不知道了,不過我已經關上了房門,就算倒回去也看不出什么端倪的。剛才雖然驚險了一點,但至少可以排除那兩人是精神系異能者的可能性,這也算一種收獲了。”凌默說道。
  黑絲有些不解地問道:“為什么?”
  “換位思考啊,這是他們的地盤,要是感應到有人,不會直接用精神探測嗎?”凌默反問道。
  “那……就是感官特別敏銳?或者具備某種特殊的異能?”黑絲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大概吧……不過他們這么小心,又不是精神系,倒是能利用一下。”
  說話的同時,凌默已經沿著走廊往前走了不少距離。
  這家醫院的建筑布局十分老舊,走廊就一條。一側是電梯,另一側就是樓梯口。
  凌默正是從電梯那邊上來,然后又沿著走廊走向了樓梯口的方向。
  他這么做看起來危險,但兩邊的病房卻給他提供了足夠的后路,而且只要速度夠快,既能將兩邊的病房探查一遍,還能湊到近處再去聽聽那兩人交談的內容……
  三樓的走廊和下面的情況差不了多少,同樣是大片的血跡,時不時還能看到一些殘破的肢體。
  經過血跡較多的地方時,凌默甚至感覺自己在通過某種生物的血盆大口……
  濃烈的消毒水甚至都不能完全將血腥味掩蓋住。反而混合成了一股極為怪異的味道。讓人一聞就覺得反胃。
  不過凌默的注意力并不在這上面,當樓梯上再次傳來細微的交談聲時,他已經閃身躲進了一間病房內。
  沒過幾秒,那兩人的說話聲又再次清晰了起來。
  “……總要看看吧。說是有人潛入。又不讓我們插手。但這里可是我們小隊的地盤。”那女人有些不滿地說道。
  “行,你說了算,不過別惹他們啊。”男人小心地囑咐道。
  “我什么時候惹他們了?說起來也是運氣不好。偏偏就遇到他們了……”女人繼續抱怨道。
  “你往好點想,這也算立功了啊,要不是我們正好來這兒,也碰不上不是……”那男人的語氣頗為無奈,似乎又有些畏懼這個女人似的。
  眼看著兩條人影出現在樓梯口,且毫不停留地準備拐彎繼續向上,走廊中卻突然傳來了一聲輕響。
  “哐當……”
  這動靜很輕,但在寂靜無聲的走廊內,卻顯得分外清晰。
  那女人的一只腳剛踏上臺階,就頓時停了下來。
  她扭頭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了一眼,又看了看身邊跟著的那名男性,低聲道:“過去看看。”
  兩人同時拿出了武器,無聲無息地朝著發出聲響的房間摸了過去。
  房門虛掩著,并且還在微微晃動當中……
  等了幾秒不見動靜后,女人便貼在了門邊,沖著那男人做了個手勢。
  “誰!”
  隨著男人一下子踹開了房門,女人也提著槍沖了進來。
  然而出現在他們眼前的,卻只是兩張空無一人的病床罷了……
  遮擋病床的布簾還在擺動著,可看起來更像是他們踹門時的風帶動的……
  “怎么回事……”
  女人還端著槍,眉頭卻已經皺起了。
  她左右看了看,突然將目光轉向了屋內的那扇窗戶。
  和房門一樣,這窗戶也是半掩的……
  “你看,這里的灰少了……”那女人突然指著窗臺說道。
  她推開窗戶朝下面望了一眼,表情頓時就變得有些難看。
  “走,下去看看!”
  男人也跟著望了一眼,嘴里還問道:“那上面的事兒呢?”
  “先把這個抓住再說,這人已經受傷了,跑不遠的。”女人不容置疑地說道。
  扭頭的時候,這女人還在念叨著:“我就知道他們不靠譜,這肯定是被他們放跑的……好好的方法不用,非得……”
  “好了,你就少說兩句……”
  就在他們出門的同時,樓上的一個人影也輕輕地舒了口氣。
  隔著一層天花板,這兩個人完全沒有察覺到真正的入侵者就在自己頭頂上……
  “太小心了,要是我就當風吹的了。”凌默搖頭想道。
  “你不光在窗臺上留下了痕跡,你還在下面的空調上留了一點血跡啊!”黑絲忍不住說道。
  凌默順手將手中的一團血布扔到了地上,說道:“如果他們先去隔壁病房看看有沒有少了枕套,再注意一下地面的血跡是不是有被擦過的痕跡,最后再自己跳到空調上摸一下血液的黏稠度,自然就知道自己是上當了。”
  “是這樣嗎……”黑絲有些愣神地說道。
  “不過這辦法只是暫時的調虎離山罷了,要不了幾分鐘他們就會回來的。另外,我已經從他們的談話中得到了一個很重要的消息……許舒涵很可能就在樓上。除非這地方還真有第二個侵入者,要是那樣的話我就趕緊閃人了。”
  “你不渾水嗎?”黑絲的語氣突然就變得有些不懷好意。
  “看情況啊……怎么也要把許舒涵先找到吧。”凌默說道。
  “嘻嘻,我就知道!”黑絲頓時興奮了起來。
  凌默腦海里想著,腳下卻悄無聲息地走向了房門口。
  即將靠近門口的時候,他卻突然注意到了一截鐵鏈。
   實際上,這玩意兒差點就被他踩到了……
  突然在醫院的病房里發現了這種東西,凌默險些以為自己潛入的是一家精神病醫院,但仔細一看,這鐵鏈竟然還是新的……
  鐵鏈的一端繞在病床上,而另一端則浸泡在一灘尚未凝固的血泊里。
  凌默蹲下去盯著那灘血泊看了兩眼,又用刀子將其中的一些黑色碎片給挑了起來。
  “這是……布料吧?還有裁縫過的痕跡,看起來應該是西裝褲子之類的……”
  他此時已經隱約猜到了這家醫院的用途,嘴角頓時就忍不住露出了一絲苦笑。
  “還真是巧啊……不過這個地方本來應該是針對高級喪尸做的陷阱吧,許舒涵這才剛變異,怎么就跑進來了……不過這樣一來,她在這里的可能性也就上升了不少……”
  凌默沒頭沒尾地念了一句,然后便轉向了房門。
  “那兩人說他們在樓上,而這里已經是四樓了,再往上就是五樓……聽他們的口吻,那不讓他們插手的一伙人應該是很有自信的……大概就在這兩層樓之間了吧……考慮到另外兩人大概會被騙走三到五分鐘,那么留給我的時間大概也就這么多了。”
  凌默一邊想著,一邊小心地擰開了房門,然后迅速地打量了一下外面。
  不料這門一開,外面的景象就完全不同了……
  地面上全是蠕動的肉塊,墻壁則仿佛在向外滲血一般,不斷冒出黏稠的血漿。
  天花板上也不時有綠色的黏液跌落下來,“啪嗒”一聲掉在肉塊上,立刻就會冒起一縷青煙。
  整個走廊內都彌漫著一股難聞的味道,甚至比下面的混合怪味還要刺激得多……
  “一開門就到了一個胃袋里啊……”凌默頓時驚了一下。
  黑絲則煞有其事地說道:“是你開門的方式不對吧。”
  “嘖……”凌默感慨了一聲后,還真就把門關上了。
  他等待了兩秒鐘后,再次拉開了房門。
  吱呀
  走廊中仍舊是那副場景,不過卻多出了一點東西。
  那不斷噴出血漿的墻壁,似乎開始合攏了……
  “胃痙攣嗎……”凌默說道。
  “明明是胃收縮啊……”黑絲糾正道,它又一次提議道,“要不要再開一次?”
  “不用了,要驗證的東西已經知道了。”凌默平靜地說著,同時抬腳邁出了房門。
  一般人要在這種情況下前行,需要承擔的心理壓力還是挺大的。
  尤其是腳下的觸感傳來,給人的感覺就像是身處在一個真正的胃袋里,并且即將被消化。
  凌默甚至能在那些肉塊中瞥見幾縷發絲,偶爾還能看到一兩個翻滾的頭骨……
  “這種場景一出的話,許舒涵肯定是被嚇傻了吧……”凌默忍不住想道。
  他在這里面走得跟散步一樣,沒過一會兒就到了樓梯口的位置。
  “既然四樓沒有動靜,那么真正危險的地方就是五樓了……這樓梯簡直就是生死門選項啊……”
  向上的樓梯赫然是無數利齒和血肉堆成的,而向下的樓梯除了肉塊之外,幾乎就看不見任何危險了。甚至頭伸得夠長的話,還能看見下方較為正常的情景……(未完待續。。)
  /br
  /br
  Ps:書友們,我是黑暗荔枝,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