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是喪尸》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未來總是未知數(11-21)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病毒真相(一)(11-21)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變異何苦為難變異(11-21)     

我的女友是喪尸1360 變異何苦為難變異

  夏娜記得這種感覺,當初她變異的時候,就是這種身體仿佛在重組一樣的經歷。唯一的不同是,這次她沒有那種意識漸漸離自己遠去,而醒來之后,曾經的那個“自己”就跟現在的她沒有關系了的那種感覺。
  而這樣……似乎很好。
  她清楚地感覺到精神體和她的喪尸本能之間,壁障被完全打破,兩股意識徹底融合到了一起。
  當她抬起手的時候,她感覺到的已經不再是精神體同時抬起手了,而是在她的手上,就散發著這股精神力。
  她的精神光團迎來了一次升華,那些殘存的人類思維、喪尸本能,似乎不用再互相妥協了。
  夏娜看向了自己的手掌,然后輕輕捏了起來。
  她感覺到了一丁點細微的疼痛,而她的認知中,首次在她變異之后,給了她關于“疼痛”的反饋。
  “嗷……”夏娜低聲痛呼了一聲,但接著,她卻露出了一絲笑容。
  融合了……她突然感覺自己更像是一個真正的完整的生命體了,對于她來說。
  而李雅琳的全身上下則不斷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她的骨骼正在徹底變為另一種形態。
  從可以隨意扭動關節,自主脫臼,極度靈活,到完全變為了一種類似于軟骨的狀態。
  病毒幫助她改變了自己的骨骼情況,也使得她的肌肉變得更有韌性。
  現在的她別說一百零八種姿勢了,就是想讓凌默一會兒感覺到她在下面,一會兒又在上面,甚至是同時進行。都沒有絲毫問題……
  唯一的遺憾是不能現在趁著新鮮來一發……學姐舔著嘴唇,如此想道。
  黑絲則用銀絲將自己和于詩然完全包裹了起來,等到感染結束,銀絲松開之時,原地便多出了兩個看上去幾乎一模一樣的“洋娃娃”。
  黑絲的頭發徹底變成了銀絲。于詩然那殘念的身高似乎還稍微縮水了一點。
  兩人牽著手,一銀發一黑發,個頭相同,五官類似。
  區別在于黑絲一臉滿足的笑容……從現在起,它和于詩然算是徹底共生了。
  而于詩然則扁著嘴……說好的進化呢?
  此外還有半月和梨子,她們的變化相比起夏娜她們就要小得多了。不過依然有著驚人的進步。
  許舒涵則是最后一個完成感染的,當她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她眼中閃過了一絲黑色,然后慢慢擴散開來,替她遮掩了部分紅色。
  她伸手在自己面前晃了晃……和夏娜她們那種因成為了尸偶多出了“偽裝”不同。她的眼睛是真的可以變色了。
  盡管還沒有完全變成黑色,但巧合的是,這正好和現在的感染者們相同了……
  “有種推測是,你潛意識里最希望進化成什么樣子,就會朝那個方向發展。恭喜你了。”凌默對著許舒涵笑了笑。
  而這個時候,一陣警報聲在大樓內拉響了。
  待凌默等人回到大廳的時候,一名奇跡成員正對著蘇倩柔匯報著,而蘇倩柔則猛地回過頭來:“喪尸來了。”她的眼睛微紅。渾身上下散發著寒氣……她的感染變異,也結束了。
  ……
  張宇走出大門的時候,宇文軒已經在防護墻上等著了。
  他遠看和做人類的時候似乎沒什么太大的區別。破破爛爛的西裝,亂七八糟的頭發,一直在笑的表情。
  當看到這些做人時的老伙伴們走到面前的時候,他甚至還點了根煙。
  只是會在漫天紅霧中做這種動作的,給人的感覺并不那么人畜無害。
  事實上,遠遠地就有人看到。在防護墻外站著的,全是高級喪尸。他們陰冷地注視著這些人類。卻沒有越過防護墻一步。
  “行了,別太近了。萬一我把持不住上來咬你們一口,那你們就又得跟著我混了。”
  雙方對峙中,宇文軒率先開口說道,而且說完之后,他還補充了一句:“我可是有家室的喪尸,隨便咬你們這些陌生人回去會被掛在大樓外晾一個月的。”
  張宇等人則默默地看著他,直到他說出這句沒譜的話之后,一旁的湯姆才忍不住笑了一下。
  這一笑卻被張宇瞪了一眼,張宇轉過頭來,看著宇文軒,突然問道:“你吃過人了嗎?”
  湯姆聽到這個問題,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
  凌默所說的那番話,讓他們暫時接受了要和喪尸打交道的事實。
  但是內心深處,沒有多少人是能夠這么快接受喪尸的。
  宇文軒索性坐到了防護墻上:“你不知道現在的喪尸想吃到一個人類有多艱難。僧多粥少啊。你們我又打不過。”
  “那你想吃嗎?”問這句話的,卻是隨后趕來的凌默。
  他早就等著這時候了,不過對于宇文軒這高調的出場……
  果然他自己沒看到下面密密麻麻的槍口都對著他嗎?
  不過當凌默問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實際上已經沒有了之前的顧慮了。
  別人是不是會發現葉戀她們是喪尸,這已經不重要了。
  即便有人不肯接受,那么他也有足夠的能力保護她們。
  事實上,現在是這些人類,需要他的保護。
  宇文軒看著凌默笑了笑,默契地眨了眨眼:“你這是幫所有人問的吧?不過,這種意思有意思嗎?問題不在于想不想吃,而是能不能克制住不吃。”
  “那你怎么看待人類的呢?”張宇又問道。
  宇文軒稍稍沉默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絲笑容:“你們又是怎么看待你們自己的呢?”
  待所有人都沉默不語后,他突然笑了笑:“變異何苦為難變異。我只是帶人來跟你們的老大談判的。現在已經敘完舊了,我就把正主請上來了。”
  還沒等人從他那句“變異何苦為難變異”里反應過來,楚楚就跳上了防護墻。
  緊跟著,則是一個看起來極為精致的少女,慢慢地被無數紅色的絲線“送”到了半空中。
  幾乎在她出現的一瞬間,所有人就屏住了呼吸……
  就是她,之前就是她的叫聲,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渾身發軟……
  “很久不見了,凌默。”r5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