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是喪尸》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未來總是未知數(12-15)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病毒真相(一)(12-15)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變異何苦為難變異(12-15)     

我的女友是喪尸1337 活著再相見

  幾分鐘后,a市獵鷹營地內的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這架直升機。
  很明顯,這架直升機不是屬于獵鷹的,因為它的機身涂了一個非常明顯的火焰符號。
  那是奇跡基地的標志……
  不過還是有很多普通的幸存者不明白那個標志代表著的含義,他們紛紛放下手中的工作,盯著那架直升機竊竊私語起來。
  吳鵬飛則像他身邊的那些新兵們一樣,露出了迷惑又驚訝的神色。
  但很快的,他就產生了一絲特殊的惶恐感。
  難道奇跡基地回來了?那豈不是說凌默他……
  也是,這樣的結果其實在很多人眼里都早已經注定了。
  一個人,或者說幾個人,該怎么和一個營地抗衡?
  至少吳鵬飛是做不到的。
  當然凌默是個很厲害的人……但是到底厲害到了什么程度呢?-優-優-小-說-更-新-最-快-www.uuxs.cc-
  吳鵬飛還是沒有多少概念。他握緊了手中的槍,心想如今槍法已經練得很不錯的自己,也許和那位老朋友的差距已經變得不太大了吧?
  而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那架直升機上卻突然傳出了聲音。
  嗯?要在空中宣布這個消息嗎?
  好吧,對于死氣沉沉的獵鷹來說,這的確是個值得大書特書的好消息。
  只是吳鵬飛不太想聽,他感覺自己需要去抽根煙。上個月他剛剛攢了一根,本來是準備找個好天氣吸上兩口的,沒想到卻用在了這種時候。
  然而他剛剛有些傷感地低下了頭。就聽直升機里的那個聲音喊道:“我是凌默。你們被占領了。”
  接下來凌默又喊了好一段話。吳鵬飛都沒聽清楚,他震驚地抬起頭來,腦袋里全是嗡嗡嗡的聲音。
  什么情況?!
  他剛剛說他是誰,來干什么來著?!
  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整個a市獵鷹營地已經徹底寂靜了,上空則回蕩起了另一個聲音。
  這聲音則是所有獵鷹幸存者們都很熟悉的:“我是總參謀蘇倩柔,請各位配合交接,不要再做無用的抵抗了。大家可以放心。交接不會影響大家的生活,之后也會一切如常……”
  正如x城那邊的情況一樣,普通的幸存者們根本就不關心營地到底換成了哪個名號。
  而吳鵬飛則在反應過來之后,忽然一咬牙說道:“我知道有幾個不安分的,我們去控制住他們!”
  “啊?”一個新兵愣了一下。
  吳鵬飛吐了一口唾沫,怒罵道:“別愣著了!這是天大的好機會!”
  至于危險?除了那些人本身,哪還有人愿意為他們賣命?
  去晚了,說不定都沒有他們爭搶功勞的機會了!
  “咔嚓!”吳鵬飛將槍上了膛,忽然感覺自己又變得熱血了,“去弄死他們!”
  ……
  拿下獵鷹營地用了兩個小時。而整合他們卻用了三天。
  這三天的時間內,最忙碌的地方是x城的指揮部。但所有人關注的,卻都是后面的那幢實驗樓。
  凌默和他帶來的人就住在那里,同樣住在那里的,還有中部營地的人。
  其中,張東耀已經死了……然后凌默看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你……你為什么……你怎么會在中部營地?”
  當王凜帶著這個女孩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凌默頓時就感覺自己的思維有些不夠用了。
  而女孩面對凌默,卻并不是那么意外地笑了笑,然后大大方方地伸出了手:“好久不見了,很高興你還記得我,不過我的名字還記得嗎?”
  “林……林亂秋。”凌默握住了她的手,受她感染,也露出了一絲笑容,“真的是……好久不見了。”
  “你長帥了。”林亂秋的下一句話竟然是這個。
  見凌默又愣了一下,她頓時“噗”一聲笑了起來:“夸你還不好嗎?而且按理來說,你應該也夸我變漂亮了才對吧?”
  “呃……你變漂亮了……”凌默道。
  這話倒不算違心……比起當初,現在的林亂秋看起來健康了不少。
  雖然她的臉色依舊很蒼白,不過雙眼卻顯得有神了許多,整個人似乎也比當初多了一點活潑的感覺。
  不過從她的神色當中,依然能看出當初的樣子,提醒著凌默她其實沒有變。
  但是這不對啊!倒不是說現在這個時期互相之間的問候語就應該變成“你還活著!”“想不到你還沒死!”之類的,可……
  “我真的沒想到你竟然去了中部營地。你當初不是在x城大學等待救援嗎?”凌默問道。
  現在提到這個還是挺傷感的……當初像林亂秋這樣還懷著希望的幸存者很多,可現在所有人都變成了另一種心態:這個世界已經玩完了,而對剩下的人類來說,也不過是早晚的事情。
  要不是墻外全是喪尸,也許這些幸存者們早已經在絕望中崩潰暴走了。仔細想想,這還真是一種諷刺……
  “是啊……”林亂秋終于露出了一絲懷念的神色,她看著凌默道,“你對我一無所知,我倒是知道很多關于你的事情呢。好吧,這好像不太公平是吧?那我就說說吧。你們離開x城大學后,我又和同學們堅持了半個月。但是有些人也像和你們一樣,出去尋找別的出路,所以我們內部又開始出現了分歧。不過后來我也終于明白了,留下來是不會有希望的,所以我帶著人離開了。”
  “想必接下來的事情不用我細說你也知道……”林亂秋用一句話總結了對回憶的感想,“人都是會被逼瘋的。我們死了很多人,到后來沒有人再信任我了,我被趕走,然后我遇到了王凜。不過說來好笑,直到她私底下偷偷詛咒你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我和她之間還有你這么一個共同的交集點。人數少了之后,感覺還真是低頭不見抬頭見啊……”
  說到這里,她又再度笑了笑,說道:“不知道你信不信……其實這次逃回x城的時候,我就有種預感,應該會遇到你。唯一的問題就是,不知道我是不是能活著撐到那個時候。所以到達獵鷹的時候,我真的很高興。不過這個見面的方式,我還真是沒想到……凌默,或者應該叫你,獵鷹老大?”
  沒等凌默說話,林亂秋卻突然毫無預兆地上前了一步,抱住了他。
  接著,凌默感覺自己胸口多出了一點濕潤的感覺。
  而林亂秋則低聲說道:“能活著再見,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