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路》 最新章節: 第一二二章農家菜(02-24)      第一二一章海北鄉(02-24)      第一二〇章嘆座駕(02-24)     

政路118 鬧誤會

  “呃……我真在縣政府機關工作,當然,若是讓我去當體育老師,我想,我也能勝任,嘿嘿!”看到江水似乎不信自己說話的模樣,羅天心中頗為郁悶,難道自己在這丫頭眼里,就只能做那種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體育老師”?不過羅天郁悶歸郁悶,回起話來,倒是頗為幽默。
  羅天這般一本正經地強調自己的工作單位,江水似乎收起了懷疑,柔柔地笑著,輕聲問道:“您真是政府人呀!那敢情好!您叫什么名字呀?以后工商、稅務、衛生、防疫等部門的人過來,能報您的名字嗎?”
  羅天心里忍不住暗笑:小姑娘可還真夠單純地,以為政府部門的人,大名都很管用,光是報出名字,就能擺平這么多部門?啊!不對,這丫頭哪里是真地請問自己的名字,分明是嘲笑自己死硬著嘴,堅持冒充政府機關人員的意思嘛!自己這是怎么了,大腦反應居然比平時遲鈍了至少一拍!難道真是見到美女,就失去了免疫力,被這么個市井小姑娘都能弄得丟盔棄甲?偏偏面對著江水的嘲笑,羅天還不好反駁,總不能對江水說:“我現在是海東縣的縣太爺吧”
  想到這里,羅天便決定不再和這丫頭糾纏什么自己的工作單位了,話鋒一轉,詢問到:“你們這個小吃店難道是無證經營?經常做偷逃稅款的事情?還是衛生、防疫不達標,需要通過走后門的手段來維持生計?”
  聽到羅天問出這話,江水忍不住那她那對如水的大眼白了羅天一眼:“您真會開玩笑!我們店雖然是小本經營,可是也是證照齊全,每個月都按章納稅的,衛生防疫之類的,不敢說做地優秀,可也是按照要求,盡可能做到最好的。只是衙門的人,哪里管我們是不是按規矩做事,只要我們不孝敬好他們,就算我們做得再好,他們都能挑出刺來,找我們麻煩。”
  小姑娘這些年來看來被這些部門的人刁難過不少,說出這話的時候,口中明顯帶著憤懣之氣。
  聽了江水的話,羅天輕輕地點了點頭,并沒有立刻接話,過了一會后,羅天才沉聲說道:“會好起來的!”
  作為過來人的羅天,當然知道有些政府部門的工作人員會有多胡來,不過,自己這個新上任的縣長,和江水討論這個話題還真有些不合適。
  “嗯,肯定會好起來的!聽說縣里新來了一位年輕有為的縣長,說不定這位年輕縣長專治這幫壞蛋呢。”江水聊這些,本也是順著羅天的話,看到羅天對這個話題不感興趣,便微柔柔地笑著,順著羅天的話題談到了新上任的年輕縣長。
  “哈哈!新上任的縣長不過是個小毛孩,肯定沒什么經驗,能治得了這幫老油條?”聽到江水聊到自己這個縣長大人時,如水的大眼居然有著崇拜向往的神情,羅天心情大好,忍不住和江水開起了玩笑。
  “哼!就知道胡說,你才是‘小毛孩’呢!人家縣長這么年輕就能做到縣長的位置,肯定很了不起,怎么會對付不了這些小人物呢。”聽到羅天居然開口就“污蔑”新來的縣長,江水嬌嗔著對羅天瞪起了那雙似乎可以融化萬事萬物的如水大眼。
  羅天前世可是“極品色狼”,這一世雖然重生才兩年,已經和謝婉瀅、楚楚、秦青等幾個女孩牽扯不清,也實在算不上浪子回頭,面對江水這樣雖然不過是市井少婦出生,渾身上下卻散發出致柔致淳的獨特韻味的絕色女子,那顆被憋了太久,本就躁動不安的“色心”早就已經蠢蠢欲動了,哪里能夠經受得住江水這樣無意間出現卻帶有萬種風情地嬌嗔瞪眼。
  羅天的小心肝不受控制地砰通砰通猛力地跳動了起來,差點被一口面條搶到肺里,在經過一陣猛力地咳嗽后,羅天這才讓自己心尖的那份悸動稍微緩和了下來,可羅天卻再也不敢抬眼和江水對視了……
  羅天三口兩口將碗里最后的幾筷子面條給吃完,掏出十元錢,放在桌上,起身站了起來,翁聲對江水說道:“謝謝你做的面條,非常好吃,錢就不用找了,我叫羅天,以后真遇到什么難事,可以到縣政府來找我,到縣政府大院傳達室,直接報我的名字就行。”
  羅天一口氣說完這些話,也不等江水回話,便抬腳向門口走去。
  “你站住!”羅天的身后,傳來江水變得有些清冷地聲音。
  羅天的腳步,不自覺地停了下來。
  “這四塊錢是您的找零!”江水走到羅天面前時,口氣已經恢復成最初那般輕柔的模樣,明顯少了剛才和羅天談話時的俏皮:“我們店雖然小本經營,卻也不需要別人施舍。您是在縣政府做官的貴人,以后還是少來我們這樣的小地方吃飯,沒得玷污了您的身份。”
  “這……我……”羅天有點訝然地接過江水遞來的找零。
  江水那張原本柔順無比的俏臉變得清冷得判若兩人,原本如水般靈動的眼角,已經噙著蒙蒙的淚水,眼睛深處含著的委屈羞辱神情讓羅天忍不住動容。
  羅天這才發現,自己剛才再次說錯了話。
  羅天其實是發現自己似乎有些難以把握自己的感覺,怕自己和江水這個柔情似水的少婦再相處下去,自己可能會真的動情,所以心中的確打算再也不能光顧這家小店了。
  可是,自己卻表現的太過自我了,只想到自己的心情,卻沒注意說話的語氣,會給江水帶來多大感觸,自己剛才那番話,明顯將自己擺在了高高在上的位置,對江水這個市井少婦實施著施舍,這樣的話語,對于敏感的江水來說,無疑是傷自尊的,也難怪江水這個看似如水柔情,實際異常要強脆弱女子要誤會自己的話。
  “對不起!我不是存心的……”
  羅天嚅嚅地本來還想解釋幾句,沒想到江水直接回答了一句:“對不起,這位先生!我們小店打烊了,請您離開吧!”
  江水說完以后,也不看羅天那張尷尬窘迫的漲紅臉龐,直接收拾起羅天吃完面條的碗筷,轉身走向了后廚,留給羅天的就剩下女孩似乎有些抽動的柔弱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