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鐵之堡》 最新章節: 第八章憤怒(01-25)      第七章紅顏薄命(01-25)      第六章烤土豆(01-25)     

黑鐵之堡33 見面

白素仙說她的二叔長得和他父親很像,只是性格不同,看到她二叔,基本就知道她老爹廣南王長什么樣。
  從太夏立國至今,經歷兩次圣戰,整個太夏也就只分封了六個王爵,若單純論爵位,整個太夏,軒轅大帝之下,就以六個王爵為首,可以想象太夏六王的地位。
  白素仙知道張鐵不是在太夏長大,對太夏的很多歷史和門閥大族的源遠知道得不多,所以在從黑水基地飛到廣南王府飛舟的途中,就給張鐵補充著這方面的知識,算是臨時抱佛教,免得張鐵到時候和她二叔聊起來窘迫,白素仙的二叔,可是非常看中門閥宗族面子的人。
  在白素仙的口中,張鐵也才第一次對太夏的王爵之家的情況有了一個詳細的了解。
  除廣南王之外,太夏的其他七個王爵分別是宣武王,敬天王,定西王,義安王,還有仙海王。
  宣武王陸家的根基在太夏九大神州之一的津州和平州兩州,在太夏最繁華之地扎根,財力和影響力在太夏六王之中都不算弱,而且宣武王陸家還是太夏最大的軍火供應商,背后的力量非常強大。
  敬天王孫家的根基在太夏中部的湘州,岳州,還有鼎州,這三州之地,英杰薈萃,人杰地靈,敬天王府幾乎壟斷三州礦業,封地萬里,旗下甲級大城超過百座,王府門客三十萬,敬天王號稱孟嘗君在世。
  定西王曹家的根基在太夏西部的壽州,咸州,比起其他幾個鼎盛的王爵之家來說,定西王曹家則稍微有些敗落,在第一次圣戰定西王曹衍被天機榜封王之后不到十年,曹衍就是徹底失蹤。在確定曹衍失蹤三十年后,因為曹衍沒有留下任何的遺囑,受曹氏一族請求,軒轅之丘按照規矩追封曹衍的長子繼承了定西王的王爵,但曹衍長子在曹衍數子之中能力平平,沒有其他幾子優秀。由此,也就決定了未來太夏定西王一脈的波折和紛擾。
  整個曹氏一族,數百年來,為了定西王王爵之位的歸屬,不知道上演了多少恩怨情仇的戲碼,曹家內部發生了些什么外人無從知曉,但是確定的事實是。這幾百年來,曹家有多位繼承定西王爵位的家主或者是家族嫡脈,都在繼承王位后短短十年不到就魂歸九天,非常短命,不是暴斃就是練功走火入魔。如此重重,曹家自然也就在太夏的幾個王爵之中衰落了下來,但不管怎么衰落,定西王曹家的勢力。同樣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在壽州。咸州兩州,定西王府的甲級大城超過三十座,其他的城池照樣數以百計。
  義安王秦家的根基就在軒轅之丘,這也是幾大王爵之中唯一把王府建在軒轅之丘的王爵之家。不過義安王秦家的根基雖然在軒轅之丘,但義安王秦家的觸角卻遍布天下,因為太夏最大的軒轅銀行背后,除了有太夏皇室之外,還有義安王秦家的身影,秦家在事實上管理掌握著軒轅銀行,除了軒轅銀行之外,義安王秦家也最受軒轅大帝的信任,可以說在太夏六王之中,義安王秦家是最低調,但也是潛力最強大的王爵之家。
  “不過太夏六王之中,最神秘的,還要數仙海王,一直到現在,仙海王究竟姓什么叫什么,都無人知曉!”
  “啊,怎么會?”張鐵都有些吃驚的問道,這個時候,兩個人正在不緊不慢的飛著,就在兩個人的前面的空中,已經可以看得到有廣南王府標志的飛舟。
  廣南王府的飛舟就停留在軒轅要塞的附近,軒轅要塞也就是被十一座空中戰堡包圍著的那座宛如雄獅要塞一樣的空中之城,而廣南王府的飛舟,長度將近1000多米,比張鐵他們乘坐的黑龍號飛舟還要更加大上一圈,威嚴霸氣,只要一看飛舟,就能讓人直觀的感覺到廣南王府的門第到底有多高。
  “仙海王是第二次圣戰都受封的人族王爵,當時在天機門,無數騎士在滴血揚名,那個人就在騎士隊伍之中,一身白衣,并不顯眼,也無人知其功績,猶如千千萬萬的普通騎士一樣,但輪到他的時候,他在天機榜上一滴血,天機榜上立刻就顯示出其人可以封王的異象,最后顯示出仙海兩個字,那就是王號,當時無數人震驚莫名,就在此時,那個人留下一句‘海外有仙山,云中是我家’,隨后大笑三聲就飛走,速度快得連蒼穹騎士都望塵莫及!”
  “難道這么多年來,就一直沒有人知道那個人是誰嗎?”
  “也不是這樣,一直有傳說,仙海王其實來自蓬萊仙島,因為自在仙海王封王之后,軒轅大帝就下令把東海的八萬里海疆,作為仙海王的封地封給了仙海王,而蓬萊仙島的山門所在,傳說就在那片海疆之中……”
  “傳說?”張鐵一下子來了興趣,沒想到除了神御主宰的傳承之外,蓬萊仙島居然還有這么一個傳奇。
  “當然是傳說,因為從來就沒有人真正知道蓬萊仙島到底在哪里,蓬萊仙島的人一向神秘莫測,迄今為止,我就沒有聽說有蓬萊仙島之外的人到過這個地方,太夏每年都有許多人為了拜師學藝坐船出海,想尋找蓬萊仙島的蹤跡,但是從來就沒有在海外的任何一個島嶼上找到蓬萊仙島。”
  聽了這話,張鐵是真的沒有想到,原本張鐵還準備什么時候找個時間到蓬萊仙島去一趟,和蓬萊仙島交流切磋一下神御主宰的戰技秘法,這連山門都找不到的地方,讓張鐵也要抓瞎。
  “嘖嘖,太夏的王爵也太少了點吧,我聽說各大宗門不是還有圣階人物么,那些老怪物戰力超群,立過的功勞也不小,難道就沒有到天機門滴血封爵?”張鐵奇怪的問道。
  白素仙有些好笑的橫了張鐵一眼,“你若是軒轅大帝,會允許各大宗門的圣階人物去滴血封爵,讓這些人既是各門頂級人物,統領各大宗門億萬門徒,又是太夏王爵,兩道通吃,連太夏所有百姓和官員見了都要低頭?”
  張鐵搖頭,“當然不會,真要這樣,軒轅大帝豈不是連覺都睡不好了,那些人能有這樣的能力,要是有人有什么野心,想試試當皇帝是什么感覺,那豈不是一下子要鬧出天大的禍事!你是說,軒轅大帝禁止幾大宗門的圣階前去天機榜滴血封爵?”
  “何須軒轅大帝禁止,這種事,幾大宗門和太夏皇室都心照不宣,各有默契,幾大宗門的弟子可以去天機榜滴血封爵,搏一個功名富貴,顯示一下自己的實力,壯大門派的名聲,但幾大宗門的圣階卻不能去,不僅圣階,就是幾大宗門的蒼穹騎士都很少有去的,圣階封王對軒轅大帝來說是威脅,而蒼穹騎士封王,那對軒轅大帝來說就是多了一個臣子,幾大門派都不干,那幾大門派的蒼穹騎士也拉不下這個臉皮,所以這樣一來,太夏幾大宗門之中就沒有人能封王爵的,而執掌天機榜的天機門的所有弟子,無論高低,從圣階到黑鐵,按照天機門的門規,更是一個都不許去滴血封爵。”
  張鐵明白了,沒想到軒轅大帝和幾大宗門之間,對這一點,還有如此的默契。也唯有如此,軒轅之丘也才能和幾大宗門保持平衡。
  “那再介紹一下你們廣南王府吧……”張鐵涎著臉說道,沒有正經。
  “你找打!”白素仙嬌嗔。
  張鐵則哈哈大笑,這廣南王府自然不用白素仙介紹了,一個將來要做廣南王府女婿的人,要是在這個時候都不知道廣南王府是個什么樣,那未免也太沒有誠意了,廣南王府的事情白素仙以前和他說過一些,張鐵再找廣南王府送給他的幾個死士問一下,對廣南王府的情況,也就基本了解得差不多了。
  可以說,太夏六王之中,各個王府都有自己的特色,但無論勢力錢財,廣南王府都絕對不會輸給其他幾個王府,廣南王白家雄踞太夏南部,根基就在太夏的越州,宏州,昆州,昭州,擁有城池上千,帶甲之士過億,不僅如此,在更南邊南疆的億萬大山的各部族之中,廣南王府還擁有巨大的影響力,整個南疆都如廣南王的后花園一樣,連許多蠻族都要聽廣南王府的號令,聽說進入到南疆的億萬大山之中的人,只要說自己姓白,基本上就沒有多少敢動,這樣的巨族大閥,在太夏六王之中,都屬于佼佼者。
  兩個人說著話的功夫,就來到了那飛舟的入口處,七八個胡子拉碴膀大腰圓的老男人就站在飛舟的入口處哪里,擠成一團,把飛舟的入口都堵住了,一個個目光炯炯的看著和白素仙一起飛來的張鐵,就像張鐵臉上有一朵花一樣。
  張鐵一看,就知道這些人都是騎士,其中的三人,還是大地騎士。
  一看到這場面,白素仙反而不依了,立刻撒嬌起來,“幾位叔叔,你們這是干什么?”
  “嘿嘿嘿,聽二爺說小姐要領姑爺來了,我們就來給小姐把把關……”一個胳膊差不多有張鐵大腿粗的憨貨摸著自己的光頭傻笑著,“按咱們南疆的規矩,姑爺第一次上門,不在咱們這些老男人面前露三板斧那是不行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