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兒闖仙界》 最新章節: 第兩千四百三十六章褻瀆(09-24)      第兩千四百三十五章刀現(09-24)      第兩千四百三十四章各施手段(09-24)     

乞兒闖仙界1897 一字并肩王

  他真的徹底害怕,如果王騰再這樣踩下去,說不定他的頭都要被踩炸,這種疼痛,難以言表。
  “這還差不多,滾吧。”
  王騰冷笑,一腳像是踢皮球一般,直接將公孫竹踢飛了出去,墜落在不遠處的一座大湖上。
  其他公孫皇族嫡系的人,都不禁一陣暢快。
  由于他們嫡系一脈,并沒有什么像樣的天才,這些年來,被一字并肩王那一脈打壓的實在太厲害。
  現在王騰就這么將公孫竹給狠狠的教訓一頓,讓他們也是覺得十分的解氣。
  “什么人,敢打我一字比肩王一脈的人,找死不成!”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憤怒無比的大吼,便是傳了過來。
  緊接著,在不遠處一群人浩浩蕩蕩的走來,為首一人身穿金色長袍,面色威嚴,不怒自威,充滿了一股霸道和蠻橫的味道。
  他的氣息也十分強大,就這么走來,光自然而然流露出來的一股,就讓整片山地都在顫栗,像是一尊神明般,恐怖至極。
  “一字并肩王!”
  嫡系一脈,很多人都不禁臉色一變,眼中浮現一抹敬畏的味道。
  對方正是一字并肩王,在整個公孫皇族,地位不下于他們的族長公孫明鏡。
  而且對方還多次,想要跟公孫明鏡,爭奪族長之位,可謂是他們的大仇人。
  王騰也是忍不住吃了一驚,這一字并肩王,好可怕的氣息,觀其境界,絕對比起公孫明鏡都只強不低,還有一股很威嚴和霸道的氣質,怪不得敢跟公孫明鏡這么叫板。
  “一字并肩王叔叔,你來了正好,這小子是宣蕁的丈夫王騰,他竟然來我們公孫皇族撒野,還請叔叔給我主持公道啊。”
  不遠處,大湖中的公孫竹爬了出來,頓時驚喜無比道。
  “王騰?
  敢出現在我公孫皇族,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從現在起我宣布,你跟宣蕁將沒有任何一點關系,不久后,宣蕁就將會嫁給我的兒子公孫破天,你滾吧。”
  一字并肩王一聽,頓時望著王騰,冷笑道。
  語氣中充滿一股霸道和毋庸置疑的味道,仿若一個神明在喝令凡人。
  事實上,以他的身份和實力,的確不將王騰放在眼里。
  “哼,二弟,你未免也太囂張了吧,按照約定,宣蕁就算嫁給你兒子公孫破天,也要等家族年會上,她輸給你兒子再說,現在結果沒出,你可不能這么霸道。”
  這時,公孫明鏡明顯看不下去,站了出來,冷冷道。
  他一直都是一個儒雅而讓人如沐春風的男子,此刻亦忍不住臉色冷俊無比。
  對方這些年來,在公孫皇族之中,干的事實在太過分。
  “哈哈,宣蕁輸,已是必然的,她嫁給我兒子公孫破天,也將會是鐵板板上的事,什么時候說都一樣。
  大哥,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計較王騰打我這一脈人的罪,不過,你等著吧,家族年會上,你們將會輸的一敗涂地,并且,你的族長之位,也將會是我的。”
  一字并肩王哈哈大笑道。
  說完便直接離開。
  從始至終,他都只瞥了王騰一眼,仿若王騰只是一顆野草,根本不足以被他放在心上。
  公孫明鏡臉色不禁變得難看了下來,事實上,這場家族年會,不單單著關乎宣蕁的婚事,同樣連他的族長之位,也被賭出去。
  如果到時候對方那一脈的公孫破天真勝,那么他這一個族長,也就要下臺。
  “放心好了,我會幫你們的。”
  王騰只是冷漠一笑,眼神中也是閃爍著冰冷之色,對方這些王八蛋,想奪走宣蕁,純粹是做夢,到時他會讓其知道,無論是當族長,還是妻宣蕁,都是幻覺。
  公孫明鏡一笑,非常相信王騰,從當初在第一眼在真幻星域見面之時,他就覺得王騰將會是一個非同凡響的人。
  果不其然,對方憑借著短短的兩年不到的時間,就從小小的真幻星域,來到昊天星,并在人才濟濟的五大劍宗之中,成為第一天才,這就是最好的驗證。
  他心中也是隱隱間有種直覺,有了王騰,他們公孫皇族的危機,將會更好度過。
  ……就這樣,王騰在后山之上,終于見到了宣蕁。
  一別后,宣蕁還是一如往昔,白衣勝雪,纖塵不染,美麗的如同天上的仙女下凡,有種不食不間煙火之意。
  兩人久別重逢,有著數不完的話要說,就這樣摟著在院之中賞月,足足依偎了兩天,恨不得一生一世再也不分開。
  “夫君,這一次公孫家族的家族年會,我恐怕無法幫他們出面。”
  這時,宣蕁忽然苦笑道。
  “怎么了?”
  王騰說道。
  他能感覺到,宣蕁現在的確已經今非昔比,體內有一股十分恐怖的波動讓他都極為忌憚。
  如果這股力量爆發出來,想必就算那公孫破天再厲害,也未必穩贏。
  最重要的是,宣蕁現在的境界,也已經達到了至尊十九境,讓他都不得不贊嘆。
  其獲得的高人傳承,果然厲害。
  “就是因為我獲得了高人傳承,修煉的功法有些奇特,在這段時間之內,實力屬于比較低的狀態,如果隨意動用全部力量,說不定會對以后造成影響,原本我還在因為這件事而犯難,不過,現在你來了,我就不怕了,只要你出面,打敗公孫破天,絕對不成問題。”
  宣蕁笑吟吟道。
  雖說王騰的實力才只有至尊十五境,但她對夫君一直都很相信。
  王騰點頭,也算是答應下來,宣蕁現在的情況的確有些特殊,不能動用全力,倒也正常。
  有時候獲得高人的傳承,都是比較坎坷的。
  接下來,宣蕁帶著王騰走進了屋子之內,在屋子內,有一個蒲團,她告訴王騰,這蒲團下方,連接著整片公孫皇族大地之下靈脈,靈氣旺盛無比,將近兩年間,她能獲得如此大的進步,跟這蒲團有著很大的關系。
  如今距離公孫家族年會,大約還有兩個月的時間,她希望王騰,能夠在這上面多多修煉,也好到時候更加有把握,對付公孫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