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兒闖仙界》 最新章節: 第兩千四百三十六章褻瀆(09-24)      第兩千四百三十五章刀現(09-24)      第兩千四百三十四章各施手段(09-24)     

乞兒闖仙界771 天志

  
  第七百七十一章天志
  別看族長只是一副三十歲左右青年的模樣,實際上他修煉的歲月,絕對是當今大陸上,最為古老的存在之一。
  修為究竟達到了何等地步,沒有人知曉。
  在天族每一個族人心目中,族長都是神明一般的存在,不容挑釁。
  族長與別人談話的內容,就算是再給他幾個膽子,他自然也是不敢去知曉的。
  只不過,他先前被王騰氣的沖昏了頭腦,才說出這樣的話而已!
  “哈哈,老梆子,你看看你現在這副慫樣,實在太好笑,好了,我沒時間在這里跟你們耽擱,走了。如果你們要送,就到這里吧,再見。”王騰仰天一笑,也不理會諸多長老那難看的臉色,直接大搖大擺的就走了。
  天璣子更是氣的蒼老的身軀都在止不住的顫抖,體內的氣息,就像是壓制不住的火山即將要噴發一般,一縷縷從毛孔內設了出來。
  他滿腔怒火,想要將王騰抹殺。
  這混賬小子,說話太氣人了。
  他活了一大把年紀,竟然被一個后輩,公然說“慫樣”。
  如果真被王騰離開,他非憋出毛病不可!
  不過,盯著王騰的背影,他縱然心中有天大的怒火,也只能壓制著,畢竟族長已經說放王騰離開。
  他自然不敢違背,只有遵守。
  “慢著!”然而,就在這時,一道沉悶的聲音,卻突兀的響了起來。
  只見,一位紫衣老者,冷冷的說道。
  王騰心頭一沉,這紫衣老者,正是之前那另外一位老家伙渡劫時,盤坐在天空上,發號施令的人。
  對方給他非常深刻的印象,絕對深不可測。恐怕比先前那渡劫的老家伙,境界還要高。
  這樣的人物,在天族中的地位,自然也絕對非同小可。
  他一說話,連天璣子都推在了一旁,一副以他為尊的模樣。
  “什么事?”王騰冷笑道。心中卻是不由得有些虛了起來,面對一個這樣不知深淺的老者,他當然要小心。
  “你殺了我的玄孫,想要這么輕離開,哪有這么簡單。難道真以為,我天族是菜市場,可以任意往來嗎。”紫衣老者,盯著王騰,冷漠的說道。
  他的身體很高大,站在虛空中,就像一座大山般,有著一股壓迫人心的氣韻。
  “你玄孫?”王騰眉頭一挑。
  “正是天靈子。”紫衣老者說道。
  再提起天靈子的名字時,那語氣中,已經有著一抹寒意,溢了出來。
  天靈子在他這一脈,乃一個非常突出的后輩,就這樣死了,他這個當長輩的自然也覺得心痛。
  “他在擂臺戰上,公然被我所殺,技不如人,怨不得什么。你竟秋后算賬,可笑,你想怎么樣?”王騰冷笑一聲。
  心中還是有些意外的,想不到天靈子竟然有這么一個恐怖的太爺爺。
  “嘿,只是想讓你留下一些代價而已!”紫衣老者淡淡說道。
  那語氣冷漠極了,就像一頭巨龍在跟螞蟻說話,不容質疑。
  同時,四周的溫度,也是微微有些下降了一些,寒冷刺骨!
  顯然他并不打算,就這么白白放走王騰。
  “我離開是你族長親自授意的,你難道想違背,你族長的話嗎。”王騰眼神瞇了瞇,覺得這個老家伙,是個難纏的角色。
  果然,只聽那老者說道:“族長的話,老朽自然不敢違背,族長只說放你走,卻沒說怎么“走”。如果還剩一口氣,將你丟出去的話,同樣也算是放你離開了。”
  聞言,王騰當即眼中浮現出一抹怒色,攥緊了拳頭。
  這個老梆子,竟然來陰的。
  “族長沒有說話,就說明他并沒有反對,小子,你還是太年輕了。”紫衣老者看了看遠方的大殿,見那里并沒有動靜,不禁嘴角露出了一抹冷酷的笑容,回頭對王騰,說道。
  王騰知曉事已至此,說什么都沒用,干脆臉色也是沉了下來,冷冷一笑,有些嘲弄道:“你這老家伙,秋后算賬不說,難道還要跟我動手不成,你就不怕日后大陸上人,說你天族以大欺小,墜了你天族的威名。”
  王騰也沒辦法,如果真打,他當然不可能,是這紫衣老者的對手。
  觀其氣息,對方絕對是個渡劫境的高手,在其面前,他就像嬰兒一般,不具備任何威脅。
  他只有用激將法。
  “哈哈!”然而,紫衣老者,卻是仰天大笑了一聲,道:“你以為我們這些老家伙不動手,天族就沒人能奈何你了嗎,你太小瞧我天族,也太高估你自己了。”
  周圍的老怪物也都笑了出來,望著王騰,那模樣就像貓戲老鼠般。
  “你什么意思?”王騰之前的確是這樣想的,只要這些老家伙不出手,他有自信,可以無視天族任何人。
  只不過,看他們這個表情,似乎自己的想法,完全錯了啊。
  “你放心,我們的確不屑對你出手,但你也絕對無法安然無恙的離開。”紫衣老者冷笑一聲,接著,抬頭望著天空,道:“天志,他殺了你侄子,現在你可以報仇一二了。”
  “我會讓他付出慘痛的代價的。”老者的聲音落下后不久,只見天空上降落下一個赤發青年。
  這青年身材魁梧,身姿挺拔修長,一頭赤紅色的長發隨風亂揚,眸光如電,整個人犀利的就宛若一柄赤紅色天劍般,透著一股凌厲無比的氣勢。
  見到這個青年,王騰忍不住瞳孔驟然一縮。
  這青年實力非常強勁,一看就知道必然很難對付。
  “王騰,我也不為難你,你跟天志決斗一場,如果你能勝他,我絕對二話不說,放你離開。并且保證,不會再有人找你麻煩。當然,如果你勝不了,我也不會殺你,只不過,你恐怕就要被人抬著出去了。”紫衣老者說道。底氣很足,似乎對這個青年非常有信心。
  “小子,就是你殺我侄子嗎?”這時,赤發青年也說話了,他盯著王騰,一雙瞳孔內閃爍著兇芒,就像一頭野獸般,讓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