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兒闖仙界》 最新章節: 第兩千四百三十六章褻瀆(09-24)      第兩千四百三十五章刀現(09-24)      第兩千四百三十四章各施手段(09-24)     

乞兒闖仙界601 凌辱

  
  第六百零一章凌辱
  “嘿,你的下場也會跟它差不多的。”然而,劉牧絲毫不懼,嘿嘿一笑,手中的狼牙棒猛力輪動,神光大漲,其中竟傳出一道非常宏大的虎狼長嘯之聲,帶著一股蒼茫原始的氣息!
  咔嚓!
  兩者相撞,那黑色的戰戈,一下子就被崩斷了,化成兩截墜落了下去。
  顯然,劉牧手中的狼牙棒并非一件普通的兵器,再加上他強大的力量,才做到這一步。
  公孫少宏瞳孔驟縮,當即心中暗呼不妙,他沒想到劉牧發揮出實力后,竟然這么強大。當下,兵器一斷,他不敢久留,快速抽身,就要倒退。
  “想走,哪有這么容易?”然而,劉牧卻根本不給他機會,直接一把將他抓了回來,就像是摔小雞一般,狠狠的朝著一座大山上擲去!
  “啊…”公孫少宏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拋物線,最后,砸在大山上,轟的一聲,整座山峰坍塌,亂石四濺!
  嘶?
  瞧得這一幕,東夏皇朝鎮守在這里的士兵都傻眼了!
  這野蠻人,竟這么兇猛!
  那可是公孫少宏啊,竟然也不敵他,讓人發呆!
  而四周早就引來了不少山脈中的人,原本公孫少宏最近一直在斬殺,那些強行進山的人,兇名已出,很多人對他忌憚,不敢亂來!
  誰也想不到,眼下竟然來了一批猛人,將公孫少宏給解決了!
  王騰并沒意外,畢竟劉牧可是隱世勢力的“歷練者”,雖說在他面前很少展露實力,但他也從來沒有小覷。
  公孫少宏不是劉牧的對手,也在情理之中。
  “小子,還讓不讓我進去?”劉牧手掌一撈,隔空將公孫少宏的身體,從亂石堆內“撈”了出來,拎著領子,戲謔道。
  眼下公孫少宏身上的甲胄都破碎了,就像一塊塊廢鐵掛在身上,臉色蒼白,嘴角溢血,連內臟都吐了出來了!
  很明顯,劉牧剛剛那一摔實在太狠了,讓他遭受到了難以想象的重創!
  “不…誰也不可能隨意進入雁蕩山,這是皇朝的命令,你敢違抗嗎?”公孫少宏死死的咬著牙,眼神陰狠的就像一條毒蛇般,殺氣凜然的說道。
  他將東夏皇朝都搬出來了,這是一種震懾!
  天下勢力誰敢不敬東皇夏朝?
  且這還是皇朝的地盤!
  “切,少給我來這一套,今日天王老子來了,也攔不住我。”劉牧一臉的不屑,接著一個大嘴巴子,扇在了公孫少宏的臉上,因為他對很不喜歡,對方那一副,趾高氣昂的嘴臉!
  啪!
  這一巴掌極為的響亮,公孫少宏的半張臉龐都被打爛了,血肉模糊,登時慘叫,眼冒金星。感覺就像是被一記重錘打中了般,整個人都懵了下來!
  “啊,你在找死!”公孫少宏怒吼,聲音凄厲,氣的胸膛都快要炸開了!
  他向來自負與自傲,在眾目睽睽之下,慘敗不說,還被人扇了一個巴掌,這是奇恥大辱!
  “老子扇你怎么了?你不服氣?好啊,老子專治各種不服!”劉牧反手一巴掌又是扇了過去,這一下子更狠,公孫少宏整個壓槽都脫落了,口鼻溢血,狂噴不止!
  “混賬,我一定殺你滿門,片甲不留,啊!”公孫少宏口中模糊不清,說道。
  他氣的全身都在發抖,就像抽搐一般,停不下來!
  這樣的羞辱,他一生之中從未遭遇過的,連想都不敢想,他現在對劉牧充滿了殺意與怨毒!
  公孫世家,乃東夏皇朝的上古世家,他已經打定主意,不惜動用家族的一切力量,要將劉牧背后的人,殺得干干凈凈,才能一解心頭之恨。
  “殺我滿門,你算是是哪根蔥,哪根蒜?還真以為自己是個人物了,我呸!”
  劉牧吐了一口濃痰,直接噴了公孫少宏一臉,同時將公孫少宏丟在地上,大腳巴子踩在他臉上,說道:“奶奶的,小雜碎,記住老子的名字,下次見到老子給我滾遠點,敢攔我去路,簡直活膩歪了。”
  他下腳很重,那腳掌與公孫少宏的臉龐摩擦,登時傳出咔嚓咔嚓骨骼挫裂的聲音。
  公孫少宏凄厲的慘叫,滿地打滾,一張臉都被搓得血肉模糊了…遍地都是鮮血和口水…
  四周死一般的寂靜,無數人都在頭皮發麻,小腿肚子抽筋!
  天啊,這可是公孫世家的杰出子弟啊,竟然遭受了如此“虐待”,真是破天荒了!
  要知道公孫世家,可是一個龐然大物,枝繁葉茂,在整個東夏皇朝境內,影響力非常大,就算皇室也要忌憚一二的。
  所以,公孫世家的子弟出行,皆是備受敬仰的,像這種情況,眾人連做夢都不敢想象。
  “好了,差不多就行了。”這時,王騰皺眉,忍不住說道。
  今日目的就是來雁蕩山看看,他不想節外生枝!
  公孫少宏來頭不小,殺了他,說不定會引來一定不必要的麻煩!
  如果他再不提醒,劉牧還真有可能,活活將他玩死!
  “算你運氣好,老子今天就饒你一命,下次給我擦亮點眼睛。”劉牧就像一個市井流氓一般,罵罵咧咧的說了兩句狠話,像踢死狗一般,將公孫少宏踢飛數米遠,才算住手。
  “好了,你們可以滾開了吧。”劉牧滿面兇光,最后,盯著那些是士兵,瞪眼說道。
  在將公孫少宏折磨的這么慘后,劉牧在眾人眼中儼然變成了“兇神”的代名詞!
  此刻,被他這么盯著,那些士兵登時倒退了兩步,一臉的驚恐,如臂蛇蝎!
  “發信號,讓“凌侯”大人出面,將這些人全部殺了。”就在這時,那近乎暈厥過去的公孫少宏,躺在地上,咬牙說道。
  聞言,那些士兵才連忙反應過來,其中一個士兵,當即從腰間取出一個信號彈,對著天空一放,當即升起一團璀璨的煙花!
  煙花很絢爛,就算是大白天,依舊看的很真切!
  “凌侯!”聽得這兩個字,四周原本圍觀的各大勢力中人,立刻臉色大變,瘋狂倒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