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天驕》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六百四十四章世間驚奇皆在此(08-17)      第兩千六百四十三章打瘋了的節奏(08-17)      第兩千六百四十二章傳說兇猛又兇殘(08-17)     

天道天驕2590 這地方我的

  巨石村之外,無數火把驟然間揚起,如同墜落的無數星辰,照亮了這片天地,可是難得一見的光亮之下,可怖的殺意正在悄然間凝聚!
  轟!恐怖的陣紋打出,成片的城墻倒塌,還未曾來得及離開的無數巨石村的武者都是心中一涼!
  “麻蛋!要么轉身逃跑被殺死!要么有骨氣的戰死!反正我不跑了!”忙碌之中的方元怒吼一聲,背后長槍倒扣手中,轉過身向著遠處狂奔!
  “所有五千時間銘文之下的人全都走!”胡風著急的怒吼,胸前破開的大洞不斷的愈合,雙手逼退襲來的兩名強者,向著前方再次沖去!
  “方元那兔子說的沒錯!為什么要跑!干!不就是一群山賊么?怕他們做什么?咱們人還多呢!”一名武者大罵,轉過身周身燃燒,背后世界鋪展開來,一尊噴薄的火山爆發出駭人的氣息!
  轟轟轟!恐怖的音浪卷動,無數巨石村的武者自發成陣,雖然往日眾人沒有什么配合,可是大家勢力都可勉強上得了臺面,再加上在山脈之中相互的配合,多少也可以有條不紊的攻擊!
  “有些意思,原本只以為是一個新的村子,多少可以帶走些新鮮血液,如今倒是可以全都留下了!”夜律十七雄改變了想法,這些可都是財富!
  站起身來,白玉郎身影一閃,遠處恐怖的爆鳴聲響起,一道巨大的渦旋凝現轟在了巨石村之上!
  噗!猝不及防之間胡風一群人被掀翻了出去,白玉郎揮動手中折扇,腳下踩著剛剛沖上前的方元,卻是盯緊了前方了胡風!
  “臣服!或者死!”白玉郎平靜的說道!
  “尸山血海白骨路!白玉郎!”齊海將呂宗攙扶起來,目光盯緊了前方的白玉郎!
  “我們巨石村和你們夜律無冤無仇,為何對我們出手?你要什么,巨石村可以給,為何開殺戒!”胡風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原本佝僂的身體變得挺拔!
  “沒什么恩怨!只是你們擋了我們路了!”白玉郎平靜的說道:“夜律要收邊緣百山,這是和百城丁家的協議!”
  一句話粉碎了胡風心中的僥幸,本想去找丁家求援,可是現在看來,丁家不是沒有收到消息,而是默許了夜律的出手!
  “無需多言!巨石村就算是死光!也不會屈服!”一名大漢站在胡風身邊開口道!
  “沒錯!你打錯算盤了!”齊海也是咧嘴笑了起來,一只獨眼盯緊了前方的白玉郎!
  白玉郎毫不在意四周二十余人的封鎖,高高的揚起手臂,慘叫聲從四周不斷的響起!
  進入巨石村的夜律武者正在不斷的斬殺巨石村的武者,即便巨石村占據了人數上的優勢,可是夜律都是身經百戰的狠人,殘忍程度在氣勢上就足以壓迫巨石村武者!
  “你們的骨氣多堅持一會兒,死掉的人就越多!”白玉郎揮動著手中折扇隨意的說道,他加持三十道鎖鏈,要在這永寂之地被困五十四萬年,如今更是逼近六十萬年大關!
  從這里離開?白玉郎最起碼現在沒有想過,在上紀元之中他活的很不如意,可是在夜律之中他卻有無上的權勢!
  慘叫聲不斷的響起響起,胡風一群人臉色也是難看之極,他們最強不過逼近四十萬時間銘文,很難抵抗這白玉郎,即便是圍攻,怕也是...
  “巨石村?這算是猛龍過江么?”跟隨白玉郎到來的一名武者笑呵呵的說道:“夜律所過,皆為焦土!”
  慘叫聲仍舊持續,可是卻似乎一點點安靜了下來,無數人的目光落到那白玉郎身上,后者嘴角微微揚起,夜律不是九大流寇之中最強的,可是卻是最為兇殘的!
  看來可以落下帷幕了,血腥之氣愈發的濃郁,遠處無數巨石村的武者臉色慘白一片,處處尸骸密布,城墻十余萬夜律武者正在不斷地圍堵封鎖!
  下一刻,輕鳴響起,踏步聲傳進了無數人的耳中,如同踩著無數尸骸,腳底沾滿的鮮血和殘肢碎肉,一把長刀拖在地面之上發出刺耳的摩擦聲!
  咦!這是誰?難道自己手下弟子有人突破了?干的不錯!夜律就需要這種狠人!從實力和精神之上雙重打擊目標!
  呂宗和方元回頭,不過是一瞬間兩人同時愣住了,不止是他們,四周無數巨石村部落的武者都愣住了!
  一道熟悉的身影,熟悉的笑容,然后熟悉的長袍...
  “那個...不好意思...這地方,是我的!”溫和的聲音緩緩響起!
  恩?白玉郎的目光落下,數萬夜律武者的目光同時落下,巨石村那廣場之上,一名穿著長袍的武者一只手托著酒壇,另外一只手托著長刀,長刀化在地面之上留下一道清晰的痕跡!
  “你是誰?在夜律的面前...”一名靠近的武者暴怒吼道,雙手向著林錚直接砸落!
  可是那身體躍起到了半空,便化作了一片血肉散落了一地,那身影踏步向前落下的血肉紛紛散開,一身青袍不沾絲毫塵埃!
  無數武者眼睛收縮,不管是夜律的人還是巨石村的人都愣住了,一名十萬時間銘文的武者被一道秒殺了!
  “我剛說過了,這地方,是我的!”林錚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歪著頭看著遠處白玉郎!
  白玉郎眼睛收縮,這一道太強了,有些像九大流寇之中的太上無極!那太上無極可是真正的狠人!這一刀有些對方的韻味,難道是無極軍的人?
  “在下!夜律十九雄!白玉郎!閣下是?”白玉郎折扇收起微微抱拳道!
  “巨石村!村長!”林錚抓著酒壇喝了一口酒道,目光望著不遠處的胡風笑著道:“胡老頭,你退位了!”
  胡風一怔,隨后大笑起來,身體劇烈的顫抖,然后朗聲道:“好!”
  恩?白玉郎眼睛收縮,不是無極軍的人?那么無所謂了!
  “小子!你怕是不知道夜律吧?”白玉郎身后一名武者冰冷的開口道,可是眼睛卻是閃過一絲凝重,這家伙走過的地方,數十名夜律武者的尸體整齊的倒在了那長刀劃過地面的兩側!
  林錚皺了皺眉,踏步向前走去,不等眾人反應過來,一名保持戒備的夜律武者頭顱沖天而起,鮮血濺落,在他面前的一名巨石村的武者怔怔的看著林錚,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你...”白玉郎大怒,不過不等他話音落下,破空聲響起,又是一名夜律的武者被林錚一道斬殺!
  轟!狂暴無比的殺意從林錚周身彌漫,恐怖的法則之力包裹林錚周身,極光閃過,林錚的身影如同一道雷電綻放在千丈空間內!
  噗噗噗!一名名夜律武者連反應都沒有反應過來,長刀便終結了他們的生命!咚!地面炸裂,林錚再次站定腳步,手中空空的酒壇轉動一圈隨后落到地面之上!
  “這地方!我的!”林錚目光盯緊了對面的白玉郎!
  白玉郎臉色冰冷一片,可是卻沒有出手,這林錚很強,剛才的出手怕是要動用不少的力量,而承受的反噬怕是要有數萬時間銘文,這家伙有多強?數萬時間銘文可不少,更何況這只是一瞬間的戰斗!
  “走!”白玉郎低聲說道,目光瞪了林錚一眼,轉過身帶著夜律武者快速的離開了巨石村!
  林錚望著那白玉郎離開的地方,目光也是微微收縮,其實自己真不一定是那白玉郎的對手,要知道對方是貨真價實五十多萬時間碎片的強者,而自己雖然鎖鏈禁錮無數,可是實力并非和鎖鏈之術相匹配!
  不過有這個時間緩沖足夠了,林錚并不懼怕那白玉郎,只不過是為了保全這巨石村罷了!
  林錚抓著一壇酒走到呂宗和方元面前,此刻兩人卻是狼狽的很,一人全身骨頭都碎裂了大半,另外一人胸口被洞穿了一個大洞!
  “不錯!”林錚笑著說道!
  呂宗和方元呲牙一笑,臉上露出興奮和疼痛的扭曲笑容,這讓林錚有些哭笑不得,擺了擺手示意兩人抓緊恢復,這才起身向著胡風一群人走去!
  胡風和齊海一群人此刻聚集在一起,望著走來的林錚眾人都是有些緊張,永寂之地強者為尊,這林錚似乎強的已經超過了他們預想!
  “林小友...你究竟多少鎖鏈?”胡風不死心的問道!
  “一條!”林錚咧嘴笑了起來!
  眾人一怔,然后都是大笑,原本的那點生疏和不快都隨著這一笑過去了!
  “接下來怎么辦?”齊海望著林錚開口道!
  “問我做什么?我有不熟悉這里!”林錚聳了聳肩說道!
  “你不是說這地方是你的么?”齊海瞪大了眼睛!四周巨石村的武者都期待的望著林錚,有了這個根大腿,他們在永寂之地可就安全多了!
  “隨口說說罷了!”林錚擺了擺手,一副憊懶了的樣子!
  額,好想打他!齊海握緊了拳頭,然后無力的松開,這家伙難道不擔心夜律的人么?
  轉過身林錚向著遠處走去,他對這巨石村地上的陣紋很感興趣,在這陣紋之上可以規避一些永寂之地的時間法則,如果可以領悟的話,是不是可以隨時離開永寂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