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蘇南慕容》 最新章節: 第二百六十七章一輩子一生大結局(12-13)      第二百六十六章論劍之落幕(12-13)      第二百六十五章論劍之兩敗俱傷(12-13)     

姑蘇南慕容267 一輩子一生大結局

  
  時代出人杰,這是江湖不變的定律,每個時代,都會有不少驚才驚艷的風華人物出現,他們以生平的經歷,在這混亂不堪的江湖中,一筆一劃的勾勒著屬于自己的傳奇。//更新最快78xs//.
  而在這個時代,是一個人才輩出的時代,昔曰有南慕容,北喬峰,如今更是誕生了慕容復,蕭峰,虛竹,段譽等數位踏入宗師之境的傳奇強者!
  論劍結束,一切都是重回正軌,或許這江湖之上,競爭廝殺依舊不會少,但在這種刀光劍影中,卻是會不斷有著江湖豪雄被磨練出來,或許很久很久以后,也將會再度有著天才人物橫空出世,晉入那宗師之境!
  天下熙熙皆為利往,天下攘攘皆為利來!
  江湖,永遠少不了八卦,虛竹和段譽一個作為少林方丈,一個作為大理皇帝,他們的一舉一動,自然有無數人的觀望,是以,雖然慕容復竭力將明教眾人遣散,不許他們接近光明頂之巔,但是他們四人間的這一戰還是隨著時間,慢慢的流傳了出去……
  宗師,是江湖武林的巔峰存在,每一個宗師,無不是從武學之中,尋覓出自己苦苦追求的道,踏出一片屬于自己的傳奇,姑蘇南慕容,慕容復;以及昔曰的北喬峰,蕭峰;武林泰斗少林方丈,虛竹;大理段氏宣仁帝,段譽,無不是踏入宗師之境的傳奇人物!
  而這四人,竟然在那光明頂之巔,舉行了一場論劍,這讓無數江湖中人,對于自己未能親眼所見,盡皆感到扼腕嘆息,恨不得能一睹宗師的風采,當聽到慕容復以一人獨戰三大宗師,眾人的心里,只有深深的震撼!
  姑蘇南慕容,慕容復!
  一個影響了這個時代的名字,一個被無數江湖中人尊崇的名字,在很多人的心中,那是一個宛若謫仙般神秘的存在,從他出道以來,似乎整個江湖,都為這個名字所折服,這是屬于他們的悲哀,也是屬于他們的榮幸!
  ……
  ……
  時間,在這青山綠水之中,悄然流淌而過,轉眼間,便是數月時間過去……
  光明頂上!
  山腰處,云霧繚繞,一座小亭,隱沒其間,亭中,四個新斟的茶盞吞云吐霧,散發出沁人心脾的清新熱氣。
  “哎,若是將這香茗換做美酒,那就好了……”涼亭中,一道身著灰衣,面色有些粗獷,眉宇間,不經意的散發著不怒自威般神色的男子,舔了舔嘴,開口道。
  “大哥,這么多年了,你還是沒改掉這個習慣啊,虛竹方丈可是佛門中人,你怎能在其面前喝酒呢?”在一旁,一位身著白衣的男子,微微一笑,顯得頗為的溫雅的道。
  “阿彌陀佛,蕭施主隨意即可,不必因為貧僧這般,貧僧自己喝茶即是了!”虛竹的臉龐雖然丑陋,但卻帶著佛家大尊所特有的慈祥,加之久居少林方丈之位,眉宇間,倒是有著不少的威嚴,看起來,頗有味道!
  “蕭峰如果不喝酒,那就不可能是蕭峰了?!”虛竹的話音剛剛落下,涼亭中便是響起一道淡淡的輕笑聲,旋即慕容復手掌朝石桌一拂,便是這般毫無征兆的將桌上的三杯香茶帶走,手一抓,涼亭角落的數壇烈酒,便是出現在桌上……
  “哈哈,沒錯,若是不喝酒,那就不是蕭峰了,慕容兄弟不愧是我蕭峰生平知己!”蕭峰瞧得桌上美酒,也是大笑出聲,毫不客氣的接過,仰頭猛灌。
  段譽受慕容復和蕭峰的感染,也是當著以茶代酒的虛竹面,拋開一切風度,抓著酒壇陪二人喝個痛快,此時的臉頰有些泛紅,他望著慕容復,笑著道:“當初我還抱著一雪前恥的目的來挑戰慕容公子,卻沒想到,輸得如此之慘?!哈哈……”
  “是啊!大哥也何嘗不是這般心態,卻沒想到?哈哈……”蕭峰笑了笑,抬起頭,望著沒有說話的慕容復,笑罵道:“對于慕容兄弟你,蕭峰生平是第一次服一個人!”
  涼亭中,四人大笑對飲,笑聲傳出,在這亭間顯得分外的灑脫。
  虛竹雖然看起來憨傻,但其實嚴格說話,虛竹是屬于那種大智若愚,雖無美玉那般耀眼,但卻勝在溫潤,從其體內彌漫而出的氣息,卻是可見其,如同大地那般穩重沉實:“慕容施主如今有何打算?”
  慕容復雖然沒有說話,但是蕭峰,虛竹,段譽三人,卻能清晰地感受到其身上的冷漠氣質蕩然無存,如今在他們面前的慕容復,依舊是那般話語不多,但那份孤傲和冷漠卻是化作一股坦蕩自然,這份獨特氣質,更讓人容易心生好感。
  “打算?”慕容復聽到虛竹的話,笑了笑,放下手中的酒壇,抬起頭,望著那輪明月,聲音幾乎輕不可聞道:“也許,是去挑戰他吧!”
  ……
  ……
  少室山!
  也許是早晨的原因,蒙蒙的霧氣籠罩著這里,孤獨與寂靜,仿佛是這里唯一的主調。
  一道身影緩緩浮現,目光看了一眼這熟悉的環境,不由得一聲輕嘆,第一次來到這里時,他尚還僅僅只是絕頂高手,然而現在,卻已成為了足以媲美掃地僧的無上宗師高手!
  僅有的一間極為樸素的小木屋,和一棵大槐古樹,除此之外,只剩下一片平曠,顯得此處,甚是寂靜寥落。
  在慕容復打量著四周,臉上浮現回憶之色時,那茅屋房門也是緩緩打開,旋即一道人影緩步走出,目光淡淡的望了望慕容復一眼,輕聲說道:“你終于來了?”
  慕容復一怔,有些疑感的看向掃地僧,沉默了一下道:“您知道我會來?”
  掃地僧踏出房門,目光遠眺,望著那蒙蒙的大槐古樹,突然一笑,道:“從我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看出你眼中的那份渴望,那時起,我就知道,你總有一天會來向我挑戰,是以,今曰你此番前來,定是想要與我一戰了。”
  而茅屋之內誦讀佛經的慕容博,聽得掃地僧這話,手中佛珠頓時一顫,佛珠盡撒地面,他轉過頭想要望一眼屋外的慕容復,卻突然一頓,搖搖頭不再多想,繼續朗誦佛經……
  慕容博的動作,慕容復自然是看在眼里,眼神里也是閃過一抹復雜,而后轉過頭,對著掃地僧輕點了點頭,道:“那您的意思呢?”
  聽得慕容復這話,掃地僧的眼神中劃過一抹笑意,旋即手掌一引,平淡道:“跟我走吧!”說完,他便是率先轉身對著遠處行去,而其后,慕容復也不遲疑,迅抬腳跟上。
  當曜曰攀至天際正中時,那遠方之中,兩個略有些狼狽的人影,從中緩步走出,從兩人的臉龐之上,看不出絲毫興奮或是沮喪,是以,兩人不說,沒有人知道慕容復和掃地僧的一戰,到底誰勝誰負,亦或是誰都沒勝!
  望著掃地僧重新走回茅屋之內,以及屋內那道孤寂得讓人有些心酸的背影,慕容復的臉上閃過一抹堅定和輕松,緩步來到那茅屋外,微微停頓了一下腳步...
  “佛珠既然已碎,又何必裝模作樣的念經?有空回參合莊看看吧,那里,也是你的家,父親……”
  “……”
  最后兩字傳入耳中,緊閉雙目的慕容博身子一顫,瞬間睜眼,連忙走到茅屋之外,此間的陰霾,被溫暖的陽光刺破,慕容復臉上淡淡的笑容定格在慕容博的眼中……
  ……
  ……
  少室山下,慕容復站在那山崖之邊,面帶笑容地望著那偏僻的藏經閣處,在其身后,王語嫣、阿碧、慕容拓、慕容澤等人,皆是望著他的背影,那道背影雖然削瘦,但卻是有著一種無法言語的親和力。
  這種親和力,來自他最后敞開心扉的一聲父親。
  王語嫣和阿碧伸出柔軟而嬌嫩的玉手,輕輕的握著慕容復的大手,其上傳來的滑嫩以及溫暖之感,令得慕容復心境微微平復,旋即他偏頭望著身旁兩女,雖然靜靜的看著自己,其中的柔意,卻是掩飾不住。
  “放心吧,我沒事!”慕容復凝望著遠方,半晌后,突然緩緩的道:“拓兒,澤兒,我們走吧!”
  聽到慕容復說話,一直壓抑著不敢說話的慕容拓,慕容澤兩兄弟,幾乎是瞬間反應過來,而后立馬竄到慕容復的身邊,迫不及待的問道:“爹,你和祖父比武,到底誰嬴了?”
  對于兩人的好奇心,慕容復則是淡然一笑,只說了一句話:“佛曰,不可說,不可說……”
  ……
  ……
  二十年之后,慕容復帶著依然永駐青春王語嫣、阿碧兩女,飄然而去,從此不知所蹤,惟有在這江湖之中,留下了一個世代相傳的姑蘇南慕容之名,供慕容氏后人代代傳頌,不改其色!
  與此同時,慕容拓與慕容拓兩兄弟在慕容復消失之后,于其書房內,發現一頁慕容復當年留下字跡,雖然年數久遠,但卻依然清晰的看到其上內容:
  如果你問我,什么是江湖中人?
  我想,我應該用一輩子才能證明!
  如果你問我,江湖到底是什么?
  我想,我應該用一生才能去回答!
  PS:江湖,有血有肉方是江湖,角落花了整整五個月時間,終于將《姑蘇南慕容》寫完了,角落始終認為,做人就應該有始有終,所以,角落始終朝著這個目標,一直在努力,不敢奢望寫的有多好,但從字里行間中,不難發現,角落卻是很用心再寫,這是角落交予大家的答卷……(未完待續。)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