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官人》 最新章節: 最終章盛世曙光(07-04)      第一二八九章無題(07-04)      第一二八八章求和(07-04)     

大官人1283 滅此朝食

  通州城。p看到敵軍退卻,城頭的守軍依然不敢有絲毫松懈,抓緊時間修補被炸裂的城墻,修理損壞的守城器械,將物資運上城頭。p莫問同樣沒有休息,安慰了受傷的將士,又率眾巡視城墻。兩天的激戰下來,一千多將士陣亡,受傷的更是不計其數,這對兵力本就不足的守軍,實在不是好消息。
  但莫問絲毫不擔心接下來的戰斗,大不了到最后,一把火燒光城里的糧草物資,同樣可以立于不敗之地。其實,城外的楊榮、朱瞻基何嘗不知,守軍還有這最后的手段,但他們別無選擇,攻下通州城,還有保住糧食的一線希望,不攻通州城就一diǎn希望都沒有了。何況,他們到現在,還以為王賢就在城中……
  但莫問很清楚,自己的任務就是盡可能拖住官軍阻力,并力所能及的造成殺傷,消磨他們的銳氣和斗志。為王賢下一步的動作創造條件,減少阻力。
  廊坊,地處順天府東安縣,位于通州正南八十里處,乃是北上京城的咽喉要道。
  作為防備山東方面的第二條防線,駐有軍隊兩萬,兵力雖然不算太多,但背后三十多里便是重兵把守的大興防線。只要在敵軍殺到后,第一時間向大興預警,并延阻敵軍一段時間,給大興防線調動兵力爭取到足夠時間,便可以后撤到大興,與張軏的大軍合兵一處,憑借堅固的大興防線共御敵軍。
  所以,更恰當的說,這是一條預警線,這讓好容易擺平了滄州敵軍的二黑、鄧小賢等人感到分外撓頭。
  卻說他們接到王賢命令之后,便火速率軍北上,但行軍速度并不樂觀。生死成敗的關鍵時刻,自然不會有任何人懈怠,可二黑他們十分清楚,自己的使命不是攻城拔寨,而是將這五萬兵馬盡可能完好無損的帶到王賢面前。
  要是這五萬軍隊清一色都是騎兵,自然可以設法繞過敵軍的防線,把追兵遠遠的甩在后頭。可這五萬軍隊中,偏偏只有兩萬名騎兵,剩下的三萬人里,兩萬人是步兵,五千人是輜重兵,另外還有五千兵種不明的將士,與輜重兵一起,驅趕著數千輛騾車、馬車。
  這樣一支行動遲緩的軍隊,哪敢放任身后追兵不斷地騷擾,所以還必須得解決掉沿途的敵人。這可難為死帶兵的將領了。
  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二黑他們才搞掂了滄州的官軍。至于過程,簡直不忍詳述,他們又是用軍隊虛張聲勢,又是派使者入城,重金行賄守將。錦衣衛還綁架了滄州知府的家眷,這才勉強逼得他們同意里應外合,打開了滄州城門,放大軍入城,逼降了城中的三萬守軍。
  這還是因為滄州距離山東太近,各方面與山東糾葛太深,士紳官兵普遍羨慕山東的繁榮,才能辦到這一diǎn。但廊坊已經在北京的鼻尖兒底下,山東方面根本滲透不過來,而且官兵家眷都在京城,就是想綁票都找不到人,哪有投機取巧的機會啊?
  這可愁死了眼看就要逼近廊坊的二黑等人,無可奈何,眾將只能湊在一起開會商議,結果毫無意外,吵成了一鍋粥。
  “別整些沒用的,亮刀子跟他們干就是!”蓄起了胡須的鄧小賢,乃是兩萬騎兵的統領,早就被二黑這畏畏縮縮的搞法兒,整出了滿肚子火氣。大聲嚷嚷道:“咱們四年磨一劍,打個廊坊還不跟玩兒似的?!”
  “你一打,他們就跑,咱們又追不上,讓他們和張軏合兵一處,咱們想攻破大興防線得死多少人?”龍五爺緊鎖著眉頭,嘆氣道:“年紀不小了,怎么還這么毛躁。”
  “是你年紀越大,膽子越小!”鄧小賢平時和龍五爺就不太對付,這會兒滿肚子火氣,自然沒好話。
  “好了!”二黑帶著眼罩,一只獨眼,滿臉兇相,光頭锃亮,很有幾分威懾力。“商量正事呢,吵個屁!”
  “俺支持鄧將軍,”昔日的白蓮教第一勇將,如今的山東都指揮使劉信,也開口說話了:“時間不等人啊,我們不能再拖下去了,得趕緊去通州跟公爺匯合。””
  “別忘了我們的使命,”老當益壯的武將楊榮,因為與那位大學士同名,這兩年沒少被同僚擠兌。此刻忍不住搖頭道:“咱們要是損失過大,怎么跟公爺交代?”
  “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劉信撇撇嘴道。
  “別光想著自己出風頭,知道什么是大局嗎?!”劉俊是王賢的把兄弟,自然把他的話奉為圭臬。
  大帳中一幫將領各執己見,誰也說服不了誰,讓二黑感覺自己的腦袋有兩個大。這就是山東方面軍的現狀,里頭有昔日混幫派的將領、有昔日白蓮教的頭頭腦腦、有歸附王賢的朝廷軍官、還有自己這樣王賢的鐵桿兄弟。而且各個都功勞赫赫,一直就互相別苗頭。
  這在平日里倒也沒什么,各路人馬誰也不想輸給誰,比著賽著完成王賢交代的任務,而且有魏源和唐賽兒壓著,倒也從來沒出過亂子。
  但到了打仗的時候問題就大了,魏源和唐賽兒都沒隨軍出征,這幫驕兵悍將誰都不聽誰的,整一個群龍無首,這仗可怎么打?
  ‘哎,要是老王在就好了……’二黑有些無奈的想到,旋即卻自嘲的笑了,王賢正在通州,怎么可能出現在自己面前?
  這個念頭還沒壓下,突然聽到帳外一陣喧嘩。本就煩躁不已的二黑,這下徹底控制不住脾氣,爆喝一聲:“吵什么吵,當老子不存在嗎?!”
  帳外的喧嘩聲戛然而止,一把爽朗的笑聲卻傳進了營帳:“咱們的黑將軍脾氣見長啊!”
  帳里正在爭吵的眾將,一下子全都愣在那里,下一刻所有人狂喜著奔出了營帳,大喊大叫道:“公爺來了!”
  帳中,二黑一只獨眼瞪得溜圓,難以置信的看著王賢在眾將簇擁下,信步進入了營帳。
  “嘿!”二黑摸著光頭,咧嘴大笑道:“好嘛,想啥來啥!”
  “去你娘的!老子到底是啥?!”王賢笑罵一聲,便和二黑熊抱在一起,這對童年好友使勁拍打著對方,宣泄著重逢的喜悅。
  放開二黑,王賢又和帳中眾將分別擁抱,營帳中登時喜氣洋洋,哪里還有半分的火藥味兒?
  何止中軍帳中,此時全營將士都已得知王賢到來,興奮的大喊大叫,就像已經贏得了戰爭一樣!
  和眾將敘完別后之情,王賢升帳,二黑、鄧小賢、楊榮、龍五爺、劉俊、劉信、劉阿丑,十幾員大將在帳下分班,紋絲不動的昂然而立,軍容肅整無比,與方才簡直判若云泥!
  這就是王賢必須到此的原因,他留在山東的這幫驕兵悍將,這世上根本沒有第二個人能統領,就是莫問也不行!
  前日,在攻破通州南門,見戰局已定后,他便將指揮權交給了莫問,自己則在閑云、心慈等百余騎的保護下,在第一道晨光出現前,離開了通州城,快馬輕騎繞過大興和廊坊,趕來與山東軍隊匯合!
  營帳中。
  王賢微笑看著眾將道:“怎么樣,聽到老子在北邊大殺四方,有沒有很心癢啊?”
  “那還用說!”眾將聞言,一下就按捺不住,大聲嚷嚷起來:“公爺太不夠意思了,俺們才是您的子弟兵,這種光宗耀祖的好事,居然不帶著我們!”
  “是啊,公爺的心,都偏到爪哇國去了!”
  “哈哈哈!”王賢放聲大笑道:“老子不是來了嗎?該你們建功立業的時候到了!”
  “太好了!”眾將登時滿眼放光,摩拳擦掌起來,恨不得這就沖出營帳,跟著王賢去大殺四方!
  “只是,”卻聽王賢話鋒一轉道:“我聽說你們整天吵成一團,很擔心會不會給老子掉鏈子啊!”
  “不會不會!”眾將把腦袋搖成撥浪鼓,把胸脯拍的山響道:“咱們跟公爺南征北戰多少年,啥時候也沒給公爺丟過臉!”
  “是啊,你們都戰功赫赫,如今有些傲氣也是在所難免。”王賢似笑非笑道。
  “絕對不會!”眾將知道王賢對他們方才的表現十分不滿,趕緊爭相表態道:“咱們絕對令行禁止!”
  “兄弟部隊之間,也不會有問題嗎?”王賢又問道。
  “絕對同生共死,親的就像一個娘養活的一樣!”眾將恨不得互相抱著親上幾口,表示他們之間親密無間。
  “這算是軍令狀了?”王賢悠悠問道。
  “自然是軍令狀!”眾將神情一肅,卻毫不遲疑,重重diǎn頭道:“但有違反,不用公爺動手,自己就提頭來見!”
  “好!”王賢這才長身而起,凌厲的目光緩緩掃過眾將,所有人都抬起了胸膛,目光狂熱的望著他們的主帥,等待他發號施令。
  “眾將聽令,打起本帥的旗號,全軍突破廊坊,直撲通州!隨本帥滅此朝食!”
  “遵命!”眾將轟然應命,聲音穿透營帳、直沖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