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官人》 最新章節: 最終章盛世曙光(07-04)      第一二八九章無題(07-04)      第一二八八章求和(07-04)     

大官人1280 自投羅網

  “通州城丟了?”見楊榮吐血,左右趕忙扶住,這下楊學士再也沒有力氣掙脫他們,失魂落魄的喃喃道:“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p楊榮的目光緩緩投到許懷慶的尸體上,終于明白,原來對方故意不逃走,不是逞能挑釁,而是要激怒自己、吸引自己!把自己牢牢釘在通州城外,讓自己所有的注意力全都在他身上!給王賢制造賺城的機會……
  “老夫是千古罪人啊!”楊學士悲鳴一聲,猛地拔出天子劍,便要往脖子上抹去!
  左右連忙抓住他的胳膊,楊榮這才沒有自盡成功。左右垂淚,苦苦勸道:“閣老,千萬不要啊!咱們再把通州城奪回來就是!”
  “怎么奪啊……”楊榮老淚縱橫道。他太清楚通州城的狀況,城高墻厚、設施完善,城內糧草如山,以王賢的本事堅守一年半載,易如反掌。而朝廷,沒了通州的糧草,根本堅持不了多久了……
  “通州也許還沒丟……”這時,李賢突然小聲說道。
  眾人聞言,齊刷刷望向李賢,楊榮也死死盯著他,咬牙道:“你什么意思?”
  “城內尚有三萬大軍,南門、北門、東門也在我們手中……”李賢不敢看楊榮的眼睛。
  “什么?!”楊榮一下子活了過來,上前一把抓住李賢,怒道:“那你怎么跑出來了?!”
  “我……”李賢怯生生道:“我是來給閣老報信的……”
  這話自然假的不能再假。真實的情況是,他被身后的追兵攆的魂飛魄散,一口氣居然跑到了北門!
  此時北門尚有數千守軍,見狀趕忙上前接下了主將。李賢卻已經徹底嚇破了膽,看到吳為等人身后,數千騎兵正滾滾而來,他滿心都是恐懼,哪里還敢留在城內,居然對城上守將大叫道:“快開城門!”
  守將早就看到城內亂成一團,這時候再緊閉城門也沒有任何意義,反而會阻擋援軍前來,自然馬上聽命,把緊閉的城門敞開!
  等候城門打開的功夫,李賢一把將一名騎兵從馬背上拽下。城門剛開了一條縫,便跐溜一聲,騎馬竄出了通州……
  這種真實情況,他哪敢告訴楊榮……。
  聽說通州城還沒有被奪下,楊榮顧不上處置李賢,趕忙上馬率軍火速回援。
  十幾里路,快馬疾馳、須臾而至,轉眼之間,楊榮便帶著兩萬騎兵到了通州城下。
  因為西城門已經被奪下,所以楊榮徑直繞到北面,想從北門入城,卻見為李賢敞開的城門已然緊閉。
  楊榮心里咯噔一聲,仍不死心,讓人叫門。回答他的卻是城頭的床子駑,勁弩呼嘯而至,將那喊話的千戶連人帶馬,硬生生釘在了地上!
  城下的官軍一片死寂,哪還不知道北門也落入王賢之手,楊榮恨恨的撥馬,咬牙道:“去東門!”
  兩萬騎兵只好繼續繞城,片刻之后,又轉到了東門,恰好目睹了王賢軍攻占城頭,將朝廷的龍旗丟下城墻的一幕。
  楊榮面色鐵青,停也不停,便撥馬繼續繞城,帶著部下到了南門外……
  南門的守軍倒是熱情似火,使勁招呼他們趕緊過來,還假模假樣的把吊橋放下了一半。只是楊榮等人已經被耍了太多次,不見吊橋徹底放下,哪肯撥馬上前?
  果然,吊橋不再繼續下降,城頭的守軍失望的嘆氣連連。
  “還騙我們?休想!”看穿了敵軍的詭計,楊榮左右不禁一陣得意。
  “得意個屁!”楊榮卻面色鐵青,堂堂大學士,連臟字都蹦出來了!
  左右這才猛醒,哎呀,怎么通州四門都被拿下了?這下可怎么了得啊……
  “閣老,要不我們再去西門看看……”有手下小聲建議,似乎覺著不繞城一周不太圓滿。
  楊榮連罵人的力氣都沒有了,眼前一黑便暈厥了過去……。
  北京城九門緊閉,多日前便已進入戰時狀態。
  毫不意外,城內謠言四起,各種讖語童謠流傳,百萬軍民人心惶惶,一派末日降臨的景象。朝廷自然不能放任民心士氣渙散,竭盡全力的想要扭轉人心。
  除了那些沒什么卵用的嘴炮兒之外,有兩件大事確實起到了一定作用。一是,楊榮率領十萬大軍、二十萬民夫前去通州運糧。二是,太子殿下親自掛帥出征,率五萬大軍出城與王賢決戰。
  為了鼓舞民心,朝廷還舉行了隆重的出征儀式,看到全身金甲的太子殿下,率領五萬雄兵,浩浩蕩蕩出城,京城百姓確實感到稍稍心安。暗道:‘等鎮國公宰了朱瞻基,會不會就消氣罷兵呢……’
  時至今日,不管朝廷如何宣傳,老百姓都已經認定了,是太子和楊士奇逼反了王賢。比起平定草原的鎮國公,老百姓似乎更恨這兩位……
  不過第一件事確實是所有人喜聞樂見的,家中有糧、心里不慌,城中有糧、軍民不慌。看到一車車糧草被運回京城,夾道歡迎的老百姓,終于感到不那么恐慌了。
  只是沒多會兒,就不見了后續的糧車進城,老百姓面面相覷,不知又出了什么幺蛾子。在一連串噩耗之后,所有人都變得極其悲觀。更可悲的是,事實證明,他們的悲觀是對的……
  翹首以待一個時辰后,終于等到零零散散幾十輛糧車倉皇回城,然后城門便轟然關閉了。雖然官兵們對城外發生的事情諱莫如深,但消息還是經由民夫之口流傳開來,老百姓終于知道,原來王賢派兵截斷了運糧的通道!
  即是說,王賢的軍隊就在京城外幾十、十幾里了!怪不得官兵會嚇得關上城門,把軍隊都派上城墻!
  “完了完了,”失望至極的老百姓,再也不管什么東廠密探,大聲宣泄著情緒道:“通州的糧食是甭想運回京城了!”
  “不會吧……”也有人不相信道:“有楊閣老的十萬大軍呢。”
  “頂個屁!”無數的聲音同時反駁道:“朝廷兩百萬大軍,還不是讓鎮國公一氣殺到京城來了?楊榮十萬大軍,連給他塞牙縫的都不夠!”
  “就是,就是……”更多的人無比悲觀道:“看著吧,用不著等到明年,京城就要姓王了!”
  “不至于吧,離過年也就不到一個月了,這么大個京城,怎么還不能撐過一個月?”
  “拉倒吧,趕緊打完算球,還能過個安生年……”持這種論調的人絕對不在少數:“誰當皇帝不是當,跟咱老百姓有啥關系?”
  “也是,聽說山東那邊,老百姓的日子可紅火了……”
  說著說著,老百姓的恐懼居然消除了不少,甚至很多人在盼著王賢趕緊結束這場戰爭了。畢竟,他們對王賢太熟悉不過,畢竟那是橫掃韃虜的英雄,畢竟,王賢治下的山東,距離京城并不太遙遠……
  說到底,這不是異族入侵,而是同族內戰,就像朱棣取代建文帝,老百姓也沒有非得跟他你死我活……
  朝中大臣們卻無法像老百姓這樣無所謂,不論是從忠君的立場,還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的現實角度,他們都無法接受王賢取代朱家天下。
  所有大臣齊聚皇宮,焦急的等待著城外的戰果。無論是大興方向,還是通州方向,只要有一個好消息傳來,他們就能放下懸著的心。
  大臣們一邊憂愁的議論著戰局,一邊不時看向高處空空蕩蕩的龍椅。聽說皇帝這次病的很重,有小道消息說,甚至已是病入膏肓……這真是屋漏偏遭連陰雨,破船又遇打頭風。莫非真是天要亡朱家不成?
  一直等到天黑,聽說運糧隊伍已經結陣自保,許懷慶無法偷襲得手,又聽說楊榮親自出城,組織九萬大軍全力圍剿許懷慶,已經將他包圍在方圓十幾里的范圍內。大臣們這才稍稍松了口氣,回家吃飯睡覺,好有力氣來日繼續杵在宮里。
  次日一早,大臣們果然重聚皇宮,一個個哈欠連連,眼圈烏黑,苦笑著互相寒暄起來。
  “陳大人,也沒睡好啊?”
  “哎,一閉眼就做噩夢,怎么可能睡得好。”
  “夢是反的,看來今天會有好消息。”
  “但愿如此吧……”
  沒讓他們等太久,太陽剛剛升起,便有信使火燒火燎闖入宮中。
  那信使徑直到了楊士奇面前,跪地稟報道:“首輔,太子殿下有軍報!”
  楊士奇面沉似水接過來,深吸一口氣,打開了軍報。
  眾王公大臣全都屏住呼吸,待楊士奇看完了,便趕忙問道:“首輔,什么情況?”
  “太子殿下已經與大興的軍隊匯合,卻不見了王賢的蹤影,根據殿下推斷,王賢應該已經去通州,救援許懷慶了。”楊士奇也不隱瞞,沉聲道:“太子殿下已經率領大軍,北上通州了。”
  說完,楊士奇便匆匆去了乾清宮,向臥病在床的洪熙皇帝,稟報最新的情況。
  “哈哈!”楊士奇一走,眾大臣歡喜的笑起來:“這下姓王的是自投羅網了,二十萬大軍把他圍住,插翅都難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