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最新章節: 第2384章斗富(03-24)      第2383章退避三舍(03-24)      第2382章那一劍太過于無敵(03-24)     

帝霸2249 狂魔血噬

一招見勝負,一招之下,霸上便被斬了右臂,所有人看到這樣的一幕,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守護者,這并非是浪得虛名。p霸上后退了好幾步,他立即止住了鮮血,封住了傷勢,一時之間,他臉色發白。一招戰敗,這不止是斬了他的手臂,這也是讓他受到了重創,損失大量的血氣。
  一劍斬了霸上的右手臂,李謙也并沒有傲色,只是冷漠地站在那里,冷冷地看著霸上,冷聲地說道:“那怕你的殺手锏施出來,也是無濟于事,你是束手就擒,還是讓我斬你。”
  “好,好,好。”霸上怒極而笑,說道:“守護者,果然名不虛傳,但,今日之事,不會就此罷休,狂庭道統,必將改天換日。”
  “吼——”就在這剎那之間,霸上狂吼一聲,隨著一聲狂吼,宛如一只巨獸瞬間張開了血盆大嘴,瞬間血光滔天。
  “噗、噗、噗……”就在這剎好之間,離霸上最近的許多修士強者一下子變成了血霧,他們全身的血氣瞬間被這血盆大嘴吞噬。
  “狂魔血噬——”看到霸上瞬間宛如張開了血盆大嘴,讓很多人毛骨悚然,尖叫一聲,剎那之間,所有人都撤退,不知道多少人被嚇得魂飛魄散。
  “轟”瞬間吞噬了幾百人之后,在這剎那之間霸上整個噴涌出了滔滔不絕的血光,他整個人宛如是化作了血光狂潮一樣,恐怖的血霧就在這剎那之間席卷天地,一下子宛如是化作了血海一樣,在這剎那之間,宛如讓整個缺牙山都浸在了血海之中。
  在這一刻,霸上整個人都宛如被鮮血染紅了一樣,一雙眼睛噴涌著可怕的血光,在這個時候,他的一雙眼睛已經是化作了血眼,連他的頭發都血霧繚繞,讓人感到不寒而栗。
  在這一刻,霸上宛如是化身為惡魔,讓任何人看了都不由為之毛骨悚然,不知道有多少人打了一個冷顫,嚇得連退了好幾步。
  “狂魔血噬——”看到霸上如此恐怖的模樣,有世家老祖都不由為之毛骨悚然,都被嚇得臉色發白,連退了好幾步。
  “狂魔血噬——”聽到這個功法的名字,一時之間不知道有多少人毛骨悚然,都被嚇得連連后退,與霸上拉開了距離。
  雖然“狂魔血噬”已經成為了狂庭道統的禁忌,任何人都不準修練,狂庭道統很多人都不愿意去談狂庭道統這一段黑暗歲月,但是依然有很多老一輩依然知道“狂魔血噬”。
  當年天德真神創出了“狂魔血噬”,把狂庭道統弟子帶入了顛狂的地步,讓狂庭道統從此墮入了魔道。
  后來修羅戰天清理門戶,掃平了黑暗,這才讓狂庭道統歸于平靜,沒有想到,被禁了那么久的“狂魔血噬”又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了霸上的身上,這怎么不讓人毛骨悚然呢
  就在這一刻,大家都明白為什么李謙會為了霸上出世了,原來是因為“狂魔血噬”。
  看到霸上一口就吞噬了幾百個修士的鮮血,這樣恐怖的一幕,讓任何人都毛骨悚然,很多人都打了一個冷顫。
  “狂魔血噬——”看到這樣的一幕,就算是圣院三神之首的雷暴神也是毛骨悚然,瞬間拉開了距離。
  “頑冥不靈——”看著全身血光的霸上,李謙冷冷地說道:“今日,我必將為狂庭道統清理門戶!”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著李謙和霸上,特別是霸上那個模樣,讓很多人都心里面發毛,大家都不敢靠近他,萬一他再一次發狂,又一口氣吞掉幾百個人,他們豈不是成了霸上口中的美味。
  “清理門戶?”霸上狂笑了一聲,大喝道:“李謙,你未免太過于狗拿耗子——多管閑事吧!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什么?都是為了強大狂庭道統,都是為了中興狂庭道統!當年多少弟子為了這一個目標拋頭顱灑熱血,但你們守護者倒好,為了平息敵人的怒火,竟然懦弱求和……”
  “……哈,哈,哈,后世多少人只知道這缺牙山巨坑是天德真神煉化鮮血的血池,但又有誰知道,當年這也是你師父屠殺狂庭道統千萬弟子的埋尸坑呢?當年你師父為了所謂的清理門戶,殺害了千萬修練’狂魔血噬’的弟子。如果說,我們墮入魔道,你們守護者,那也只不過是雙手沾滿同門弟子的偽君子而己。”
  一時之間,霸上狂笑不止,在這個時候,聽到“滋、滋、滋”的聲音響起,只見霸上那只被斬斷的手臂又重新生長出來。
  霸上狂笑,他這樣的一席話讓在場的很多人都不由面面相覷,當年這樣的辛秘,大家都還不知道呢。
  但仔細一想,也不足為奇,當年天德真神深受狂庭道統的諸位老祖器重,甚至他曾經有一段時間還掌握了祖器——狂帝槍,他創出了“狂魔血噬”之后,在最短的時間之內讓人的道行突飛猛進。
  在那一段歲月中,在天德真神的主導之下,狂庭道統有很多人修練“狂魔血噬”,吞噬了很多人的鮮血,在這一段歲月之中,這些修練了“狂魔血噬”的弟子不止是吞噬了敵人或者其他道統修士的鮮血,私底下甚至有人吞噬了狂庭道統門下弟子,甚至同門相噬的情況都曾經發殺過。
  后來李謙的師父修羅戰天斬殺了天德真神之后,為了完全斬掉“狂魔血噬”的根基,把所有修練了“狂魔血噬”的弟子斬殺了,斬殺的地方正是在這個巨坑之中,也就是當年天德真神用來祭煉的血池之中。
  這一段辛秘被封鎖,后世很少弟子知道狂庭道統的這一段黑暗歲月,今天霸上說出來,大家才知道這樣的一段辛秘。
  “修練’狂魔血噬’者,殺無赦。”對于霸上這一席話,李謙依然冷漠,冷冷地說道:“狂庭道統的根基,焉能因為一些短視的蠢物而毀滅!”
  李謙的話雖然不多,但卻是鏘鏗有力,擲地有聲。
  李謙這樣的話,不少人都暗暗點同贊同,“狂魔血噬”雖然說是在短時間之內能為狂庭道統創造出一批高手強者,但這只不過是飲鳩止渴而已。
  如果說狂庭道統的弟子都修練了“狂魔血噬”,那么狂庭道統就從此墮入了魔道,到了那個地步,只怕會被萬統的所有道統所不容,用不了多久,狂庭道統必將會被剿滅!
  “狂庭道統崛起之勢,誰都擋不住,只要有心壯大崛起狂庭道統的人,都會心甘情愿去修練’狂魔血噬’,他們都是殉道者,他們愿意為狂庭道統犧牲自己,當今的皇帝就是如此,他比你們這些懦夫更有勇氣去邁出這一步,打破這個禁忌。”此時霸上狂笑地產道:“未來也必將會有更多的人去修練’狂魔血噬’,這股潮流誰都擋不住!”
  霸上這話一出,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氣,都不由望向皇后王涵。
  在此之前,怒山圣就暗示過駕崩的皇帝就是修練過“狂魔血噬”,但卻被否認了,現在霸上卻說出了這件事情,所以大家都不由心里面為之一震。
  如果皇帝都修練了“狂魔血噬”的話,那就意味著在狂庭道統打破當年禁忌的人,就不僅僅只有霸上了。
  皇帝,代表著狂庭道統的正統,掌執著狂庭道統的權柄。如果說霸上修練了”狂魔血噬”,那還不算沖擊人心,但代表著正統的皇帝都修練“狂魔血噬”的話,那就真的是沖擊著狂庭道統的鐵律了,這簡直就是破壞了狂庭道統這幾個時代一直維持下來的秩序。
  “所以,陛下駕崩!”王涵只是冷冷地說道:“狂庭道統的鐵律,不得違之,任何人都不例外!否則,狂庭道統將會萬劫不復!你們上部把’狂魔血噬’的秘笈傳授于陛下,單憑私藏禁術,就足可以判你們上部死罪!”
  這一席話從王涵口中說出來,顯得冷漠,王涵也沒有情緒的波動。
  因為面對這一天的到來,她已經準備好了,她知道這一件事情遲早有一天會天下大白,所以今天這件事被揭穿之后,她也沒有驚惶失色。
  當日皇帝偷偷修練“狂魔血噬”,作為皇后的王涵曾經苦苦勸他放棄,畢竟狂庭道統堅持到今天,他們好不容易掌執權柄,王府好不容易經營著今天的王朝,不能就因為如此的急功近利所毀掉,不能因為這樣的急功近利推入萬丈深淵,讓王府從此萬劫不復。
  但是,皇帝卻聽不進王涵的苦勸,作為一個外姓人,今日他代表著王府登上了皇位,但那怕他作為狂庭道統的皇帝,依然受到各方的肘掣,上部、圣院、楚營都不在他管轄之下,可以說他這位皇帝手中的大權有限。
  所以他不甘心,他很清楚,只要他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之后,便可以統御整個狂庭道統,就像當年的天德真神一樣。
  也正是因為如此,皇帝經受不起誘惑,在霸上偷傳他“狂魔血噬”功法之時,他就偷偷修練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