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最新章節: 第2384章斗富(03-24)      第2383章退避三舍(03-24)      第2382章那一劍太過于無敵(03-24)     

帝霸1555 海揚鷹的陰謀

在東方世家、聞人世家的強者臉色一變之時,海揚鷹繼續說道:“東方家主,聞人家主,我們三大勢力乃是屬于臥龍大陸的一部分,我們有義務維護這片大地的安寧。如果說,兩大世家秘密逮捕臥龍大陸的修士,這將會引得臥龍大陸所有修士是惶惶不安,這是破壞臥龍大陸的安寧,這必需由臥龍崖來主持大局!”
  東方世家和聞人世家都不由臉色大變,對于他們而言,這樣的事情引來了臥龍崖的介入,這并非是一件好事,說不定有可能會為他們兩大家族招來滅頂之災。
  “海賢侄,多慮了,這只是我們的家事而己,并非是什么秘密逮捕臥龍大陸的修士。”此時,聞人家主也沉不住氣了,緩緩地說道。
  “是真的如此嗎?”海揚鷹笑了一下,說道:“我可不是這樣認為,如果說,這個人是你們聞人世家或者東方世家的弟子,那好,我可以不過問,但是,如果他不是你們兩大世家的弟子,那你們就是秘密逮捕臥龍大陸的修士!”說著,他往李七夜身上一指。
  聽到此話,東方世家和聞人世家都不由臉色一變,兩大世家的強者都不由相視了一眼,李七夜當然不是他們的弟子了,他們本來就是想今天把李七夜斬了,現在突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這讓兩大世家都有些措手不及!
  一時之間,東方世家和聞人世家的強者都不由望著李七夜,在這個時候,兩大世家的強者都希望李七夜承認自己是東方世家或者是聞人世家的弟子。
  但是,他們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們兩大世家都要斬殺李七夜了,換作任何人都會抓住這救命稻草的機會,絕對會立即否認。
  此時,李七夜卻是啃著水果,一副自在閑定的模樣,完全是一副看戲的模樣。
  李七夜不承認自己東方世家或者聞人世家的弟子。這讓東方世家和聞人世家都無可奈何,不過,讓兩大世家都松了一口氣的是,李七夜也沒有否認。這至少對于他們來說是一件好事。
  “海賢侄,此乃是我們兩大世家的家務事,還請海賢侄回避。”最終,東方世家的老祖態度強硬,冷冷地說道。
  海揚鷹也不意外。他也不怕東方世家的老祖,笑著說道:“東方老祖,如果這是你們兩大世家的家務事,我絕對不會去過問。但是,如果不是呢?聽聞陛下最近巡視臥龍大陸,我接到從內陸傳出來的消息,不出時日,將巡視我們海島……”
  “……如果陛下知道兩大世家私秘逮捕臥龍大陸的修士,陛下這將會怎么樣想?到時候,東方世家和聞人世家又將會如何地向陛下解釋?這可是不我危言悚聽。如果說,私密逮捕臥龍大陸的修士,我想臥龍崖絕對不會忍允這樣的事情發生!”
  說到這里,海揚鷹是冷笑了一聲,他威脅之意已經是十分明顯了。
  海揚鷹說出這一席話,一時之間讓東方世家和聞人世家的強者都臉色十分難看。
  就算現在他們能把海揚鷹趕走了,如果中天龍皇巡視天下路過海島之時,海揚鷹就往中天龍皇那里參奏,往他們兩大世家潑臟水,到了那個時候。他們兩大世家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一時之間,兩大世家的強者都不由相視了一眼,你看我,我看你。在這一刻,對于兩大世家來說,不論怎么樣走,都是一個死局。
  如果說,現在兩大世家以強硬的姿態趕走了海揚鷹,處決李七夜。那么,海揚鷹在中天龍皇面前參上一本,往兩大世家身上潑臟水,到時候他們想為自己辯說清白都難,說不定會引來中天龍皇的震怒。
  “你想怎么樣?”此時聞人堅石都不由冷冷地說道。
  海揚鷹笑著說道:“我不想怎么樣,我只想維護我們海島的安寧而己。如果說,聞人世家和東方世家的確沒有私密逮捕臥龍大陸的修士,那好,就公開審訊他!”說著,他往李七夜一指。
  說道:“在公開審訊之下,是非曲直,必有定論!如果說,他是奸夫,勾引聞人家的千金,破壞兩大世家的婚姻,那罪該萬死,我也是最痛恨這種人,這樣的敗類,應該千刀萬剮,以還聞人世家和東方世家一個清白,也是給兩家一個交待!”
  海揚鷹說出這樣的話,這頓時讓東方世家和聞人世家的強者都變得十分難看,對于兩大世家來說,家丑不可外揚。
  如果說要公開審訊李七夜,就算李七夜承認了他與聞人綠蕊的關系,但是,這也必將會導致讓所有人知道這一樁家丑,這讓他們兩大世家的顏臉往哪里擱?
  更何況,這樣的公開審訊有著太多的未確定因素,萬一李七夜反悔呢?反咬一口他們兩大世家呢?這對他們兩大世家影響就更大了。
  “海賢侄,請回吧。”此時聞人世家將心一橫,他們的老祖冷冷地說道:“這是我們聞人家的家丑,不需要賢侄來操心,我們聞人家必能作一個定斷!”
  “是嗎?”海揚鷹說道:“不過,我可是為了我們海島的安寧。既然聞人世家與東方世家要一味孤行,那好,我們揚鷹國將聯名周邊各大門派傳承,請陛下前來主持公道。聽聞陛下昨日是落足于羅布疆國,陛下要來海島,那也只是指彈之間而己!”
  海揚鷹這話是咄咄逼人,他既然來了,就沒有那么容易打發,也不會如此輕易地被趕走,他就是要破壞這件事情,讓聞人世家和東方世家鬧得不可收拾,若是兩大世家反目成仇,對于他們揚鷹國來說,那就再好不過了。
  海揚鷹這話讓兩大世家的人都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如果揚鷹國真的是鐵了心聯名其他門派請中天龍皇來主持大局,這對于他們而言不是一件好事,但是,現在被海揚鷹一鬧,他們雙方已經是沒有退路了。
  “公開審判,那又有何不可?”就在兩大世家進退兩難的時候,在慢慢啃著水果的李七夜這才開口,笑著說道:“我覺得嘛,既然大家都需要一個公正,好吧,那就給大家一個公正吧,這虧待了任何一個人,這都讓人過意不去,大家說是吧?”?說到這里,李七夜這才笑吟吟地說道:“既然要公開審判,我覺得就在龍戰之野這個地方來審判吧,這里視野好,高臨九天,這也應該讓上天聽一聽這樣的審判。再說了,這樣的大事情,沒有人能主持,好怎么能行呢?就請中天龍皇來主持這樣的審判吧。”
  “不行——”當李七夜開口說這樣的話之時,東方世家和聞人世家的強者都異口同聲地否決了李七夜的話,公開審判,這對于他們來說,已經是無法接受了,還請中天龍皇來主持這樣的審判,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兩位家主,你們都聽到了,當事人都愿意公開審判,兩位家主也沒有什么反對的吧。”海揚鷹笑著說道,這對于海揚鷹來說,是攻破聞人世家和東方世家的好機會。
  一時之間,東方世家和聞人世家的人都是又驚又怒,他們當然是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了。
  “海賢侄,這是我們的家事……”聞人家主立即說道。
  “不,這不止是你們的家事。”李七夜笑著打斷了聞人家主的話,說道:“從現在起,這也是我的事。既然說,我不是你們聞人世家的弟子,也不是你們東方世家的弟子,但是,這件事情既然在我手中嘛,就有一個有始有終,那就公開審判吧,就這樣定了。”
  “兩位家主,還有什么問題嗎?”海揚鷹大勝,得意地笑著說道:“這位道友既然不是你們的弟子,那好,現在他就必須跟我走,我有責任保護他的安全。”
  “你算什么東西?”在海揚鷹得意之時,李七夜隨意地說道:“這里還論不到你發號施令,去吧,你就告訴中天龍皇,讓她來龍戰之野就行了。”
  “你——”本來是十分得意的海揚鷹被李七夜如此的斥喝,這頓時讓海揚鷹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好了,都散了吧,現在你們兩大世家也沒得選擇,就這樣辦吧。”在東方世家和聞人世家的強者都反應不過來之時,李七夜笑著說道,站了起來,往外走去。
  此時,東方世家和聞人世家的人都是進退兩難,這個時候說抓李七夜不是,不抓李七夜也是。
  不過,讓東方世家和聞人世家松了一口氣的是,至少李七夜沒有逃走,依然悠閑悠閑地留在了東方世家。
  很快,會議也散了,聞人家主怒氣沖沖地趕來,隨行的還有聞人堅石、聞人綠蕊他們一行人。
  “不要忘記了,你就算不為自己考慮,也應該為你們的孩子考慮一下!”聞人家主怒氣沖天,冷冷地說道。
  李七夜只是隨意地看了聞人家主一眼,淡淡地說道:“如果你現在聰明一點,就不要拿這件事來說話,至少,這方面你兒子比你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