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 最新章節: 第兩千零一十四章獨斷萬古(大結局)(01-18)      第兩千零一十三章平定黑禍(01-18)      第兩千零一十二章不屬于這片古史(01-18)     

完美世界2014 獨斷萬古(大結局)

一役過后,石昊掃平界海這一邊,平定黑暗大動亂,解決了大患。p他該離去了,回歸仙域。p在回去之前,他掃蕩了終極古地,又進入黑暗之地,遍尋界海這一端,看是否還有什么古怪遺留。
  隨后,他將遺存下來的那些接引古殿都開啟了,而后,他更是轟開虛空,見到成片的黑暗牢籠。
  雖然許多牢籠都空了,但是也有一批還關押著元神。
  甚至,在個別接引古殿中,也有一些大長老那般的驚艷人物,肉身亦在。
  關押無盡歲月,許多生靈都瘋了,也有的癡呆了,這是歲月之傷,也有一些生靈彼此吞噬過,很是可怖。
  石昊釋放出所有修士,他施展無上帝法,神光普照,昏沉的人漸漸復興,彼此吞噬過的生魂被分開。
  “咦?”
  他見到了一個熟人,接引古殿中有一灰袍女子,姿容絕美,風姿動人,眼中有滄桑,這是一個活的歲月久遠的生靈。
  她也在看石昊,眸中現重瞳。
  “真的是你,踏平黑暗,斬開牢籠,掃滅界海這一端的禍患。”她在輕嘆,有無盡的感慨。
  石昊也是思緒萬千,想到了過去,想到了昔日的人與事,眼前的女子怎會不認識?她是重瞳女。
  當年,石毅就是被她救走的,令之復活,因為他們都是重瞳者。
  此外,她也跟石昊有交集,還曾笑談,以后要向他借皇蝶,可是后來,她就消失了,再也未曾見到。
  “多少英杰,陷入黑暗。”石昊說道。
  “世事難料,沒有想到,你已在仙王之上。”重瞳女子慨嘆。
  石昊遙望虛空,而后斬開,他去接孟天正、柳神、火靈兒回歸。
  “石昊!”火靈兒笑著,哭著,眼睛中有淚水滑落,這一次又等了十幾萬年,她真的無比擔心。
  石昊為她擦去淚水,輕聲道:“別哭了,我帶你回家!”
  “好,回家!”火靈兒更加忍不住,放聲大哭。
  被困這么多年,她有無盡的思念,想念故土,想念昔日的人,可是,她也知道,世間肯定已是桑海桑田,有些人再也見不到了。
  物是人非,那是不可避免的。
  但她也不是特別的惶恐,因為還有石昊,還在身邊,可以相伴。
  “我們回去。”她哭泣,心傷中也悵然,她知道,父母等多半都不在了,頓感悲苦,眼淚不斷。
  此時,孟天正拍了拍石昊的肩頭,連說了幾個好字,再次見到這個最滿意的弟子,他內心暢快,哪怕遭遇黑暗劫難,而今也很滿足了。
  石昊也很高興,即便已經為仙帝,也依舊難忘昔日之情,對大長老很尊敬,認真行了弟子之禮。
  只是,再次見到柳神,他沉默了,心中難受,這只是一段黑暗的樹樁,沒有生機,如何救活它?
  “柳神,我一定會讓你再現世間的!”石昊發誓。
  柳神影響了他的一生,若是沒有柳神,就不會有現在的荒天帝,他對柳神有一種特別的感情。
  這一日,界海這里一陣嘈雜,而今僅有數幾位仙王活著,比如屠夫、葬主等,當然,他們比一般的仙王要強大的多。
  但是,畢竟還沒有踏足準帝領域中,依舊是王。
  “你……是荒,你活著回來了!”
  縱然為屠夫,號稱最冷酷與彪悍的男人,此時也睜大了眼睛,看著石昊,無比的震驚。
  因為,他曾經感受過,界海那一邊有大恐怖之事發生,哪怕相隔無窮遠,他還是曾經顫栗,感應到一股超越準仙帝的波動。
  他與葬主都一致猜測,真正的仙帝出世了,荒獨自渡海過去,多半兇多吉少了。
  “我很好。”石昊對他們點頭。
  而后,他一甩袍袖,一大批生靈出現,石昊請屠夫、葬主幫忙,將他們送回各自的故里。
  這些都是從黑暗牢籠中解救出來的生靈。
  至于黑暗大軍,在昔日時,便被石昊滅的差不多了。
  這一天,各地沸騰。
  仙域被打成了很多塊,各自漂流遠去,沒入不同的混沌區域中,一般的真仙都無法尋覓這些地方了,唯有仙王可以。
  屠夫、葬主行動,震動了仙域各地。
  哪怕這些碎塊之地彼此分隔,也都是在同一日,歡呼震天,許多人高呼荒天帝之名。
  “平定了界海那一端的黑暗大動亂,天啊,這是真的是嗎?”
  “荒天帝!”
  許多人大呼,在不少人看來,這是萬古不朽之大功績,舉世都應誦其名,表示敬意。
  石昊回來,著實引發大地震。
  舉世同歡,各地的修士都在慶賀。
  黑暗禍端被平定,就此根除,讓人怎不喜悅,怎不激動與興奮。
  這么多紀元以來,黑暗大禍威脅太大了,讓諸王都束手無策,死的死,亡的亡,沒有剩下幾個。
  連仙域都殘破了,分成成百上千塊,生靈死傷無數,而今聽到這樣的消息,誰都激動無比,這意味著日后將不會有滅族的黑暗大亂了。
  舉世沸騰時,石昊卻回到了天庭遺址,在那墳地中,祭拜英靈,他帶著感傷,還有悵然,更有遺憾。
  “我會想辦法的,你們暫且安息。”
  他將柳神的焦黑樹樁放在這里,每日間,都是獨自一人盤坐樹下,很沉默,看向不遠處的石碑,他很悲傷。
  那是他的親子,葬在那里。
  除卻小石頭外,還有太多人的墳冢,比如,禁區之主的衣冠冢,鳥爺、精璧大爺等人,還有穆青,秦昊、長弓衍、石毅等人。
  親人、朋友,都葬在這里,有些人死的很凄慘,可惜那個時候,他無力回天,阻止不了。
  “小石頭是……你的孩子?”火靈兒來了,話語顫抖。
  “是的。”石昊點頭。
  火靈兒有些沉默,更有些傷感,還有心酸,但是,也不怨,分隔這么多年,總有許多事情是他們所無力阻止的。
  若是不離開,或許,小石頭就是她的孩兒了。
  “他血祭了自己,為我而死。”石昊平靜的說著。
  火靈兒捂住了嘴巴,眼中淚水滑落,當了解小石頭是如何死去的后,她忍不住跟著傷悲哭泣。
  “好可憐的孩子,好可惜的小石頭。”說到這里,她很擔心石昊,喪子之痛,他得有多么的凄傷?
  尤其是,小石頭血祭了自己,為了父親才選擇了這樣的生命道路。
  “石昊,你如果悲傷,就哭出來吧,不要這樣憋著。”火靈兒勸道。
  “哭不出來。”石昊搖頭,他看著小石頭的碑文,他用手摩挲,一遍又一遍,不愿放手。
  火靈兒雖然知道石昊已經功參造化,但是,她并不沒有在意,還依舊當他是曾經的那個少年,看到他這個樣子,為他而難受。
  成帝了,卻哭不出,他心中有太多的悲,她知道,她同情,事實上他們之間,是否也算是一種悲呢?
  曾經要在一起,但是,卻分開這么多年。
  “這是我弟弟的墓。”石昊終于離開了小石頭墳,站在秦昊的石碑前,久久都沒有離開。
  “他也血祭了自身,還有石毅,我少年時立志要戰勝的仇敵,他最終用血與命來還,很男人的和我了斷,我……真的承受不起啊。”
  石昊傷感,石族一脈盡凋零。
  “這是天下第二的墓,鳥爺啊,當年那兩個老頭子再也不能出現了。”
  石昊一路走一路介紹,無比的惆悵,心中酸澀。
  “還有禁區之主,亦師亦友,我怎能忘記?”石昊站在另一座大墳前,無比懷念。
  “這是八百老兵的衣冠冢,這些子弟兵曾追隨我征戰于末法時代,走過了一生,最后卻又出世了,以命護著我的孩兒,參與了最后的大戰。”
  石昊說著,聲音很低。
  附近,有數十名老兵,是幸存下來的,他們聞言都潸然落淚,想到了那些老兄弟生前的種種。
  “成帝了,可是,你也失去了這么多,難怪我看不到你的笑顏了,再也不是當年我見到的那個嬉笑頑劣的少年了。”火靈兒說道。
  她知道,石昊的心一定很難受,真的失去了太多啊。
  身邊的人沒有剩下幾個。
  “小昊!”阿蠻走來,她一直守在這里,直到石昊歸來,她很擔心。
  不久后,天角蟻回來了,赤龍也出現了,昔日故人中他們還活著,幸存下來。
  “我剛才去葬地了,祭祀曹雨生。”天角蟻道。
  “又重新埋在了葬土。”石昊點了點頭,心中有些空空落落,再也回不到過去了,沒有辦法同曹胖子還有小兔子搶酒喝了。
  “石昊,哪怕你現在成為仙帝了,想哭就哭出來吧。”天角蟻說道,這些日子他們都看在眼中,石昊回來后,一直就沉默的坐在這里,如果沒有人來尋,他幾乎都不說話。
  “我真的哭不出。”石昊搖頭。
  “孩子!”大長老走來了,拍了拍他的肩頭。
  歲月無情,它斬掉了太多太多。
  石昊回來了,他沒有立刻解封石村,因為,界海那一端的天穹上,還有一個可怕的洞,他還未真正探清楚。
  他沒有將那里的恐怖之處告訴身邊的人,避免他們擔憂。
  火靈兒沉眠了,因為她與黑暗火靈兒融合了,歸于一體,而她有些悵然,滄海桑田,人世變遷,當年的小石都有了孩子。
  所以,她一時間不愿醒來,在夢中去懷念曾經的舊事,她覺得,仿佛又回到了火桑花開的那個季節,在夢中,她的眼角掛著淚。
  石昊見到她這個樣子,心中微顫,有些心疼。
  在接下來的數年里,石昊游歷天下,他重回了九天十地,他一個人走過昔日的舊路,探尋著曾經的感動,歡聲笑語等。
  有些人見不到了,他在這樣的路上追憶。
  最后,他更是用無上大法,行走于時間長河中,回到了過去,回到了少年時代。
  他接近了,回到了那一年,回到了那寧靜的石村。
  遠遠的,他看到了一株焦黑的柳樹,只有一根嫩芽,發出柔和的光,守護著大荒中的這個村落。
  他看到了小時候的自己,看到了大壯、二猛,看到族長爺爺,看到了村中那早已逝去的叔伯嬸子們。
  他見到幼年的自己在瘋跑,開開心心,小家伙笑個不停。
  不知道為何,現在的他卻哭了,一位成帝者這里落淚。
  小時候的他,若是傷心,在村中哭著哭著就笑了,而現在的他,笑著望向前去,卻想哭。
  “我是荒天帝啊,怎么會落淚?”
  石昊擦去臉上的淚水,他看著石村的那些人,只有少數人封印下來,早期的那些叔伯都不在了。
  他轉過身,離開了,在這里他既開心,可是又想落淚,只得離去。
  很多事,再也回不到從前,仔細想來,那個時候的他或許最快樂,總是無憂無慮,調皮搗蛋。
  石昊沿著歲月長河而行,他見到了清風,又去了補天閣。
  那個時候,他年少頑劣,曾大言不慚的嚷嚷著,榔頭在手,天下我有,將蕭天敲的滿頭大包、“頭角崢嶸”。
  隨后,他看到了補天閣覆滅,諸位長老悲壯戰死的一幕。
  石昊離開了,沿著歲月長河,他去了百斷山脈,也是在那里他認識了九頭獅子,可是而今那位結拜兄弟在哪里?已經埋骨二百多萬年了。
  也是在那里,他第一次見到了火靈兒、云曦他們。
  遠遠的看著年少的自己,石昊一動不動。
  隨后,他看到了七神下界,年少的自己,百戰而亡……
  石昊沿著歲月長河,離開了荒域,進入了三千州,當再一次看到曹雨生、太陰玉兔、還有那個十幾歲的自己,他笑了,他們一同經歷生死搏殺,戰后,他正在與曹胖子、小兔子搶肉吃,搶酒喝。
  曾經的歡笑,曾經的生死與共的感動。
  不久后,他去了罪州,再次見到了那片火桑林。
  他看到了火靈兒,伴著晚霞采桑而歸。
  石昊站是歲月長河中,他在想,如果那一年他沒有遠行,留在這里,會是怎樣一種結果。
  那時,他年少輕狂,總想著鯤鵬展翅,扶搖而上九萬里,搏出一片屬于自己的天空。
  那個時候,他離去時根本沒有注意到,火靈兒一個人伴著夕陽,站在火桑林邊,一個人有多么的孤獨,悵然,眼中寫滿了不舍。
  而那時,他已經遠去了,懷著凌云志向,大步闖向遠方。
  現在,他站在歲月長河中,有些惆悵,還有些酸楚,為火靈兒傷,為她而愧疚。
  后來,如果安瀾沒有抓走罪州,他們或許還有機會在一起,還能不分開,可是,那終究是不可逆的一段歲月,該發生還是發生了。
  石昊像是又一個幽靈,獨自一個人在歲月長河中前行,看著那些鮮活的面孔。
  踏著時光,他去了葬地,看到了三藏、幽冥,可是而今呢,跟曹雨生一樣,葬于葬土中。
  他又去看了謫仙,去看了石毅,為帝關見了衛家四凰、拓古馭龍、齊宏等人,還去九天見了大須陀、邀月公主等。
  可惜,他終究只是如同一個幽靈,獨自在遠處靜靜的看著,什么也做不了,他只是在追憶那段歲月,那曾經的感動,曾經共同的經歷。
  而現在,那些人都躺在了冰冷的墳中,而有些人甚至尸骨都未存下。
  在歲月長河中,石昊笑了又笑,哭了又哭,他是荒天帝,此時沒有人看到他在落淚,他的心緒毫無保留。
  在現實中,他真的哭不出來。
  而在這里,伴著歲月,徜徉時光長河中,他仿佛正在跟那些人同行,有歡喜,有傷感。
  但是,那終究是曾經的舊事,如水逝去,一去不返。
  石昊悵然,擦去淚水,走出時間長河,回到了當世。
  在這里,他看著那些大墳,撫摸著他們的墓碑,心中很傷感,但真的哭不出來了。
  “成帝了,我卻哭不出了……”
  回來后,石昊閉關,不見任何外人,他開始煉器,將幾件準仙帝兵都取出了,事實上,羽帝、滅世老人他們的兵器,都是不可想象的材料煉成的。
  他們活的歲月悠遠,不知道度過了多少個紀元,統治諸天時,他們也不知道熔煉了多少至寶入自己的兵器中。
  可以說,他們只是還未成帝,若是真正成為仙帝后,可以直接摹刻大道符文等,推動自己的兵器晉階,單以材質來說足夠了!
  這一次,石昊祭煉自己的仙帝兵器!
  除卻弒帝戰矛外,他將其他幾件準仙帝兵器都熔煉進了自己的法器內,不斷淬煉,那簡直不可想象!
  世間,所有絕世材料等于都被熔煉為一爐了。
  弒帝戰矛的成分,都被其他三件準仙帝兵所包括了,所以石昊便沒有將之毀掉,留下一桿準仙帝兵,留給仙域。
  不過,他卻抹去了這件準仙帝兵的各種印記,免得它日后反過來噬主。
  隨后,石昊又將大羅劍胎熔煉進自己的兵器中。
  至此,他的法則池還有仙劍,一下子變得恐怖無比,成為仙帝兵器后,超越大羅劍胎。
  還有一口棺,這是從大羅劍胎中墜落出的。
  他也曾想熔煉,但最后放棄了。
  因為,那口棺被他堵在界海對岸的詭異之地,封印那個洞穴,且,他而今的帝兵包括了天下所有至寶材料。
  同時,他亦覺得那口棺很特別,堅韌無匹,可以用來當做一件防御性法器。
  “它跟三世銅棺是否有關聯?”
  石昊曾仔細思忖。
  三世銅棺,大棺內還有一口小棺,若是按大小來看的話,劍胎中落下的棺可以被收進那口小棺中。
  “三世銅棺,三口棺,是這樣嗎?”石昊蹙眉。
  石昊上路了,帶著自己的仙帝兵,還有那第三口棺,獨自一個人悄然上路,再臨界海對岸,登臨終極古地。
  終極古地上方,那里的洞被堵住了,散發妖異的光。
  石昊取出了那口棺,在此研究了很長時間,這口棺很堅硬,疑似達到了帝級,倒也是一件不錯防御法器!
  同時,他確信,自己可以輕易毀掉三世銅棺,那兩重棺沒有這口結實。
  “如果真是一體的,這是第三口,也是最里面的一口棺,最不凡,最堅硬。”石昊自語。
  天穹上有一個洞,有晶瑩液體,其中染著黑血,此外,還有金色血液,銀色血液等……很是詭異,這里秩序交織,有些可怕。
  尸骸仙帝遭劫,只是一種黑血落下導致的嗎?
  石昊手持帝兵,準備闖進去。
  他很在意這里,因為此地有提到輪回,他想要復活柳神他們。
  上蒼之上,永恒長存,輪回難覆,無上之地。
  這么一句話,預示著這里絕對的超凡。
  或許,這是更高層次的領域。
  石昊手持帝兵,他的這身闖進去了,哪怕縱天一戰,也要有收獲!
  法則交織,轟殺過來,他確信,一般的仙王都不見得能承受,這里很可怕。
  石昊闖進來了,轟的一聲,他沿著通道,一路上沖,發現自己站在一座島礁上,只有一丈見方。
  它上面有一個洞,通向終極古地那里。
  “這是哪里?”
  石昊放眼四顧,一陣吃驚,四野,寂靜無聲,猩紅的血水,蔓延過了大地,緩緩流淌,像是河流,像是湖泊,像是海面。
  有些大墳,矗立在猩紅的水面上,沒有被徹底淹沒。
  血色的黃昏下,流血成河,漫過墳地,這個景象太熟了,這不是大羅劍胎映現出的景象之一嗎?
  確切的說,是大羅劍胎中的小棺所映現出的景象之一。
  石昊神色凝重,他竟然真實遇到了,見到了。
  最終,石昊將銅棺放進猩紅的血水中,他坐在了上面,古棺緩緩漂浮著,不沉陷下去,載著他,以極速向這片世界深處駛去。
  他就這樣消失了。
  一萬年、兩萬年、三萬年……
  荒天帝一下子消失了八萬年,當他再次出現時,仙域劇震,屠夫、葬主等人都忍不住了,登門拜訪,請教他。
  “我去了一個地方,那里太浩瀚,極度危險,你們去不了,我只走了一角之地,當年的黑暗之源是從那里墜落出來的。”
  石昊說了這樣一些話,便不再多語。
  然而,最為震撼人心的是,荒天帝這一次回歸,帶回一些東西,他竟然救活了留下殘骸的一些人。
  比如穆青、太陰玉兔、魔女、皇蝶、打神石等。
  就是柳神的干枯樹樁也帶上了點點綠意。
  “我要救活小石頭,我要救活柳神,我要救活石毅、秦昊他們,哪怕有些人尸骨無存,我也要打破那樊籠,讓你們活著出現在世間!”
  這是荒天帝的誓言。
  他又要上路了,不過離去前,他揭開了石村的封印,喚醒了所有人,他以帝血之精粹,給予他們延命。
  這一日,天庭很熱鬧,石村也很熱鬧,許多人都出現了。
  就是那頭五色雀,居然也很逆天的再現,飛到了這里,它竟然在昔日的大劫中活了下來。
  少不了歡聲笑語,少不了悲歡離合,再相見,又怎能不傷別離?
  但石昊還是決定上路!
  這一次,石昊帶上了柳神,而火靈兒亦執意相隨,死不分別。
  “我已經錯過了一個大世,哪怕那里危險,也帶上我吧,我想去看一看,跟你同行!”
  他堅決追隨。
  最終,荒天帝又消失了,漫長歲月都沒有再回來。
  可是,天庭有一些生靈在后世復活了!
  沒有人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
  直到有一日,九龍尸骸莫名拉著銅棺,在九天十地孤獨的旅行,被人發現后,人們才意識到什么。
  因為,有人從銅棺中聽到了一些大道符文聲。
  “三世銅棺,三口棺彼此間有聯系嗎?”
  “荒天帝還活著,在向我等傳遞一些信息!”
  屠夫來了,他仔細感應后,蹙眉,道:“嘗試修補天地,不對,還有其他,涉及到了什么?”
  他破譯經文,最后慨然長嘆,道:“越是參悟,涉及到的東西越深,當有朝一日,真正出現可以跟荒天地并肩而行的人,才會明白吧。”
  “或許,他希望有一天,有人可以追隨他的腳步而去!”葬主判斷。
  “啊……”
  歲月悠悠,不知道多少萬年后,一聲大吼,人們再次聽到了荒天帝的聲音。
  屠夫、葬主、天角蟻等人,第一時間沖向界海,看向那里。
  “荒,我的兄弟!”天角蟻大叫。
  “荒天帝!”屠夫身邊,也有不少人大叫,還因為他們也過來一些弟子等。
  這一日,他們看到了荒。
  “我無恙,我在另一界等你們!”
  荒天帝,長發披散,連濃密黑色發絲都發出了熾盛光彩,如同黃金鑄成,他在揮動仙劍,猛力一斬,劈開了萬古長空。
  至此之后,界海不見了,被他隔斷!
  混沌取代,淹沒那里。
  那里有無上法則,封印了那邊。
  荒,縱天而去!
  這故土遠離慘烈,遠離更殘酷的大戰,這是荒最后所能做到的了。
  “說是等我們,為何還要封印這里?你們感受到了嗎,那一劍涉及到了時間的更迭、變遷,我感覺像是隔斷了萬古歲月!”天角蟻顫聲道。
  “師傅!”赤龍大吼,他知道,自己的師傅如此做,是在保護所有人,給予了他們一個相對來說平和的世界,對比慘烈上蒼大戰來說,這里可能就算是完美的世界了。
  “他在等我們,等我們追上他的腳步而去。”屠夫說道。
  “他為荒天帝,自然會無恙,有朝一日,總有人會再次看到他,不過那可能不是我們了,需要跟上他腳步的人才行。”葬主悵然。
  多年后,天庭依舊有人在復活,世人莫不震撼,他們知道,那是荒天帝的手筆。
  “是荒天帝!”
  “他雖然隔斷了萬古,但還是有后手……”
  “縱天一戰,誰能殺過去,求你帶上我,我要再次見到我的兄弟!”天角蟻嘶吼。
  一劍劈開萬古,斷開上蒼之下,隔開了萬古歲月。
  那是時光的力量,那是空間在更迭,那是歲月在變遷,跨過萬古的歲月,彌漫著至高無上的偉力。
  而在上蒼之上的深處,荒的身邊有了大量的追隨者,都是至強者,在這里,雖有恐怖大戰,但是他亦在綻放輝煌,釋放璀璨,那是屬于蓋世荒天帝的傳說!
  完結了,最后這三章總共寫了一萬五千多字,跟平日的五章字數一樣多,一直寫到天亮才結束。
  這個時候,心情很復雜,寫了這么久的一本書終于落下帷幕,結束了,心中有些空空落落,我的思緒還在寫這本書中。
  不過,該結束的還是要結束了。
  少年小石,走出大荒,一路前行,有歡聲笑語,也有悲傷,有波折,也有熱血,還有無奈,荒天帝,他的輝煌還在延續。
  希望這本書能讓大家滿意。
  如果不滿意的話,那就拍磚吧,在我的微博,在我的微信公眾賬號上留言批評。因為我知道,任何一本書都無法滿足所有書友的喜好啊。
  一萬五千字,整整寫了一夜,現在辰東很想立刻躺在床上睡覺。
  新書會在11月1日上傳。
  完美世界這本書寫的時間太長了,辰東確實很疲累了,真的要好好休息一下了,請兄弟姐妹等待。
  新書在我腦海中醞釀很久了,每次想到這個故事,我自己就先內心澎湃起來了,我想呈現給大家一本無限精彩的新書。
  新書將會與眾不同,請等待。
  接下來的三個月,我會認真準備,十一月一日再見!
  謝謝所有兄弟姐妹!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