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 最新章節: 第兩千零一十四章獨斷萬古(大結局)(08-18)      第兩千零一十三章平定黑禍(08-18)      第兩千零一十二章不屬于這片古史(08-18)     

完美世界2012 不屬于這片古史

劍胎璀璨,其凌厲之勢,撕裂了萬古諸天,威能極致強大,萬物為之生,為之滅,為之興,為之衰,它覆蓋了歲月長河!
  這一刻,仙帝威勢綻放,浩瀚莫測。
  諸天開辟,諸界潰滅。
  此際,天地開闔、乾坤崩潰的場面,如同界海中的浪花,無窮無盡,濤生濤滅,太浩瀚了,給人不真實的感覺。
  它的威力至高無上,前所未有,真正影響到了萬物,影響到了萬靈,影響到了萬界。
  若是十萬年前,石昊肯定躲避不過去,太突然,太可怕,根本預料不及,怎會想到,寂靜無數歲月的大羅劍胎,會突然爆發仙帝之威!
  然而,他如今已經數次蛻變,曾踏足進仙帝領域,雖然又退出了,但實力的確強大了。
  故此,在第一時間,他的身影化成光雨,從原地消失了。
  石昊道法蓋世,戰力驚天動地,他躲避了出去,在虛空中幻滅,在開天辟地間行走,屹立在天地盡頭。
  然而,下一刻,他毛骨悚然,劍胎仿佛從來沒有離開過,就在眼前,離他更近了,冰冷的劍鋒快觸碰到了他的肌體。
  事實上,他發現,自己的確站在原來之地,很詭異!
  噗!
  血液四濺,那是他的真血。
  其實還未斬到,但那至高的仙帝劍氣已經透發而至,傷到了他的肉身。
  “轟!”
  石昊渾身綻放無量光,又一次從原地消失了,打破虛空,得見永恒,他離開了這里,浮現于宇宙盡頭。
  然而,下一刻,他的寒毛倒豎,再次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那劍胎依舊在眼前,且更近了,貼上了他的肌體。
  同時,他的雙瞳收縮,因為這一次真實看清,的確還在原地,又出現在了原來的位置。
  這很詭異,非常不對勁,他不是移到了宇宙邊緣嗎?
  就像剛才,也曾遠遁到天邊,可是到頭來卻發現,又回歸原點,依舊在離開前的那一刻。
  “噗!”
  石昊的肌體上,出現一道血口子,幾乎被腰斬,血光迸濺。
  他一聲長嘯,極力掙脫,再次逆天而起,向著遠方遁去。
  石昊意識到,這是仙帝的場域,逆溯時間,將他限制在這寂靜的時空中,他脫離不了這個點。
  哪怕他縱橫無敵,逃遁了出去,但依舊會被拉回這個點,要接受這一劍的斬殺。
  “無法無天無束縛!”
  石昊大吼,渾身焚燒,秩序神鏈沖天而起,要打破永恒,脫離這片法則之域。
  “殺!”
  然而,終極古地深處,那具尸骸早已猛地坐起,發絲倒豎,眼神陰冷到極致,而后射出熾盛的光束。
  他動了最強殺機,因為,他感受到了威脅,在那個年輕人的身上居然浮現出了“帝”的氣機!
  這太過驚人心魄,一個后來者,真正觸摸到了這一領域,很有可能會成帝,君臨人間,從此無敵。
  這具尸骸動用禁忌秘術!
  他擔心,再不出手就晚了,憂慮殺不死這個后來者。
  咚!
  石昊咳血,整具軀體都如遭雷擊,他突然覺得,一陣虛弱,仿佛自身存在意義都要消失了。
  這是為何?
  而后,他的眸光貫穿了古今,看到了歲月長河上游的一幕,有一尊尸骸探出大手,綻放無量黑暗之力,隔著億萬里星空,鎮壓一個少年。
  那少年就是他!
  “什么?!”
  石昊震驚了,有人在沿著時間長河而上,在逆溯歷史,在古代動干戈。
  誰敢改動歷史,誰敢承受那么嚴重與可怕的后果?
  那具尸骸敢,他動了歲月,他針對石昊而絕殺,要斬殺他過去的身體,磨滅他存在的意義。
  事實上,這樣做誰都難以預料,最為可怕的猜測就是,一旦如此逆天行事,整片古史都改變了,未來也將改道。
  可以說,一切都變了!
  或許,天地存在的意義都消失了,因為等若推翻重來。
  但是,這具尸骸依舊這么做了,很果斷,也很霸道,強勢出擊,攻擊石昊少年時,要直接磨滅之。
  同時,石昊也看到了,仙帝最后仿佛又忌憚了,最后一刻并不直接出手了,他影響歲月,君臨昔日邊荒帝關前,驅動安瀾出戰。
  但這有意義嗎,依舊是要改變歷史!
  石昊不知道,這具尸骸這么做能否避過什么。
  “吼!”
  他仰天長嘯,怒極而狂。
  他整個人不再躲避,而是迎上了劍胎,并且口中大吼著:“他化自在,他化萬古!”
  這一刻,他的氣息極度恐怖,威壓諸天萬界,再次立足在仙帝領域中,讓那終極古地深處的尸骸震動。
  “噗!”
  不過,他終究沒有抵住這一劍,血液四濺,他被大羅劍胎斬開了,立劈為兩半。
  “我竟被身邊的大羅劍胎斬掉,跟隨我征戰多年的古劍,傳聞中邊角料煉制的兵器”
  石昊被劈開后,難以復原,帝劍威勢無雙,粉碎萬靈,覆滅萬界,太強絕了。
  “的確是邊角料,但是,卻也是帝劍!”
  終極古地深處的尸骸,幽幽開口,很冷漠。
  此時,大羅劍胎龜裂了。
  斑駁碎塊不斷脫落,最后竟從里面墜落出一口灰暗的小棺!
  傳言,真正的主料煉成了棺槨,邊角料煉成大羅劍胎,竟然是真的。
  而那口棺就在劍胎中。
  “劍是我煉制的,棺是自古長存的,面對它,看到什么,最后就是什么樣的結局,當年我看到自身成為尸骸,鎖在這里,果然應言了。你呢,看到的是死在這里嗎?”
  終極古地深處,那尸骸問道。
  他竟然道出這樣一則驚人的秘密。
  棺自古長存,大羅劍胎是它的邊角料,是他煉制的。
  面對古棺,他曾看到異象,最終成為他的結局。
  石昊聞言,心中震撼,他曾持有大羅劍胎,看到了什么?上方飛仙光雨灑落,下方一口古棺載著一個生靈,流血漂櫓
  “結束了,無論你看到什么,在仙帝一擊之下,都要死!”尸骸吼道。
  轟的一聲,在旁邊,那口小棺打開了,從當中墜落下一截殘軀,屬于上半片身子,血淋淋。
  他只有一只手,半顆頭顱,缺失眼睛,殘破的一塊軀體,轟隆一聲,揚起那僅有的手臂,一掌向著石昊拍擊而去。
  這是尸骸昔日分離出去純凈肉身,如同那元神印記一般,曾送走,元神封印爛木箱內,而肉身封印在這口棺中。
  現在,這具殘破軀體也出世了。
  而此時,石昊被大羅劍胎立劈后,被仙帝氣機撕裂,難以重組其軀與元神,而后遭受了這樣蓋世一擊。
  噗!
  石昊徹底被打爆了,身體四分五裂,而后爆碎,無數的血雨向著四面八法炸開,這個地方被貫穿了。
  轟隆!
  熾盛光輝蔓延,璀璨奪目,強大如準仙帝若是在此也注定無法立足了。
  風暴太恐怖,石昊化成億萬血雨,尸骨無存,炸裂了諸天,徹底消失不見。
  “仙帝一擊,誰與相抗!”那具尸骸冷漠的說道。
  但此時,他雙目中金光點點,露出一股神圣氣機,顯然是那元神印記再現,道:“當年道行不穩固,便殞落,還不算真正的仙帝。”
  “自然算,而今終究是要穩固了,我現在體魄齊全,元神印記也歸一!”尸骸冷冷的說道。
  “可是,而今的的你還是你是嗎?我還是我嗎?”元神印記冷幽幽的嘆道。
  “嗯?有些變故,不過算不得什么,一切都揭過去了。”尸骸渾身漆黑如墨,他的雙目望穿歲月,看穿千古。
  他見到了漫長歲月前邊荒帝關前的一幕,有一滴血,融入石昊,跟他合一,居然可戰安瀾,不曾殞落。
  這讓他詫異,不過,他也不在乎,畢竟現在可是親手轟殺了那個后來者,讓他死在了眼前。
  “有些古怪!”
  他終究是無上高手,踏足仙帝領域,片刻后,他推演,默默思量。
  他一下子蹙起眉頭,那個后來者,徹底模糊了,關于他的一切仿佛被蒙蔽天機,徹底不可感應。
  哪怕昔日無比弱但依舊不可探究他的昔日身了。
  尸骸神色冷冽,道:“我妄圖逆改歲月,雖然未成真,但是依舊遭遇反噬了嗎?大因果之力遮蔽了我的感應?”
  “那些血液呢,為何都不見了,無法感應到,皆成灰燼嗎?”
  他的雙目一下子陰冷了下來,石昊的肉身化作億萬光雨,雖然崩碎虛空,焚燒著,消失了,但他現在若是感應,也能拘禁而來才對。
  可是現在,一切成灰,都不可探究了。
  “大因果之力,反制我,要對我懲罰?我無懼!”他冷冷的說道。
  無數光雨,億萬滴,灑落向虛空,而后便穿透了天地,沒進歲月長河中,分別處在不同的時空。
  石昊知道這個后果,一切盡在他的心頭。
  當知道尸骸仙帝瘋狂,要逆改歲月,殺伐他的少年身時,他就頭大了,他知道遇上了一個不正常的瘋子。
  這樣做,天地傾覆,一切都將會改寫,也意味著曾經的一切都將不復存在了。
  他不知道那天大的因果是否能阻止尸骸。
  但是,依靠天意,不如倚仗己身,唯有自己才能改寫自己的命運,所以那個時候他動了。
  而也是在那時,他再次屹立在了仙帝領域中,雖然時間有限,但是他短暫的做到了。
  而后,他便施展了他化自在,他化萬古,動用了至高無上的終極奧義,超越以往。
  那是仙帝級的蓋世禁忌之術。
  可惜,在仙帝領域駐留時間太短暫,抗擊尸骸的蓋世一擊后,他就無力了。
  他只能借大羅劍胎解體,億萬縷血滴沖向歲月長河,他徜徉在時光中,他要自己去阻止邊荒帝關前的一幕。
  但是,事已至此,他就迷失了。
  畢竟,他動用了超越自身極限的力量,加之被尸骸仙帝轟爆了。
  “怎么回事,不可推演,他像是不屬于這片古史,不可尋覓了。哪怕血化成劫灰,也可找到才對。”
  終極古地,那尸骸自語,戾氣浮現,殺機驚萬古。
  億萬縷血,有些是殘血,有些是血之精粹,更有最珍貴的心頭精血!
  這一刻,歲月長河流淌,上游、中段、下游都有血跡浮現,顯化在不同的時空中。
  帝落時代,有一個石昊悠悠浮現,那是一滴血,有著自己的意志,他思忖,他迷茫,他化形而出。
  但是,他與這天地格格不入,像是不屬于這里,無論如何也是融合不進去。
  最后,他盤坐下來,身在世外,默默注視著這里,心頭有些法門浮現,開始修行。
  同樣,各片時空,都有類似的一滴血,有個別是血精,有的是殘血,都在發生相近的事。
  時間長河下游亦如此!
  不過,那些血,那些精粹,在時間長河下游受到限制,不能無盡的沖向更遠處。
  因為,在那下游,那無窮歲月后,似乎有大因果之力阻擋住了它們。
  最珍貴的一滴血精,在帝落時代,他經歷漫長歲月,慢慢了悟到,他在修煉他化自在**,意外到了這一世。
  “他化自在,他化萬古!”
  他隨著歲月悠悠而動,歷經時光長河,他到了仙古紀元,他也去了時間長河未來下游,他更去過邊荒帝關前。
  只是,他依舊沒有能全部記起,還在迷失中。
  他只知道,真身開創出了蓋世無雙的帝法,他化自在,他化萬古,他而今在法的演繹中。
  終極古地,黑霧彌漫,洶涌而出,浩浩蕩蕩。
  尸骸的眸子越發的空洞了,他依舊在推演,而后猛的一震,話語冰冷無比,道:“我動了歲月長河,雖然未曾改動歷史,但是已經觸及到了。或許,有一些我所不知道的因果發生了。”
  他立足仙帝領域,自然法力通天,在思忖,生出一些預感。
  “我沒有改變歷史,但是,卻幾乎改變他的命運,因果、歲月共鳴,他或許被改變了。”
  “他,難道創出了一部蓋世帝法,而今站到了這個高度,境界與我同列,所以被天機蒙蔽,不被我感應了?”
  “不,舍我之外,誰還能立足仙帝領域?!”
  尸骸在自語,他在沉思,臉色越發的陰沉,雙目中殺光萬重。
  石昊迷失了,依舊不能醒。
  各個時代,都有其血,超脫在世外,不融合于那些天地,孤獨的修行,寂靜的沉默著。
  仿佛過去了億萬載歲月,又像是從來沒有過去哪怕片刻間,這一日有了變化。
  當世,異域。
  有一滴血流淌,化形后,立身在一座山地間。
  他融入不進這片天地,即便站在這里,也像是不屬于這里。
  甚至,其他生靈也很難感知到,將他忽略。
  有兩名女子走來,這里有他們的洞府。
  “荒天帝一去十幾萬年,至今未歸,到底怎樣了?”
  “界海那一邊,到底有什么?”
  這是他們談論的話題,這讓那滴血化形而成的石昊一陣悸動,像是要想起什么。
  “莫仙姐姐,你說,荒天帝他應該無恙吧?”一個女子帶著崇敬之意,每次提到荒,都以天帝稱之。
  “我想,他應該可以歸來。”莫仙說道。
  “他對我有大恩,當年在悟道山救下我的性命,至今都不知道如何回報,我雖然很強了,但是和他比起來,永遠追不上他的腳步,而今只能遙望了。”那少女說道。
  轟隆隆!
  與這片世界隔絕的那滴血,仿佛聽到雷聲在耳畔響起,在心中震動。
  他記起了,很多萬年以前,他曾在異域悟道山爭奪悟道仙茶葉,救下過一個小女孩,交給了莫道的姐姐莫仙。
  “是了,我是荒,我是石昊,我是荒天帝!”
  一朝得醒。
  他化自在,他化萬古,這樁法的演繹到了極致。
  歲月長河中,一滴又一滴血流淌,向著一起聚集。
  最后,轟的一聲,諸天萬域,時間長河,都猛力一震,各片時空的生靈都大驚,茫然仰頭望天。
  不過,什么也沒有看到。
  轟隆!
  終極古地外,億萬縷血飛向一起,重新凝聚,就像是從來沒有離開過一般。
  一股屬于仙帝的氣機似汪洋一般浩蕩起來,逐漸盛烈。
  這是經歷無數時空熬煉的結果,經過歲月長河的洗禮!
  他化自在,他化萬古,被石昊演繹到了極致,成為蓋世無雙帝法!
  “你還活著,但那又能如何?在吾面前,終究是要死,誰能與吾相抗!?”尸骸仙帝寒聲道。
  石昊出現了,蓋世氣息流淌,雙目深邃,冷漠的看著前方,道:“誰在稱無敵,哪個敢言不敗?!”、,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