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 最新章節: 第兩千零一十四章獨斷萬古(大結局)(02-26)      第兩千零一十三章平定黑禍(02-26)      第兩千零一十二章不屬于這片古史(02-26)     

完美世界2011 他化自在者

從某種意義上來來說,所謂的黑暗動亂就在這里,而牢籠中的生靈等,都成全了他!
  這里竟有這樣一尊強大而恐怖的尸骸!
  石昊雙目深邃,他在這里凝視了良久,這樣一個無上存在,究竟是怎么殞落的?
  或許,也不能說他一定死了,畢竟還曾呼吸,在那里吐納。
  他呼出的是黑暗本源,吸入的是界海那一邊的精粹,這樣的交換,他像是在洗禮自身被污染的體魄。
  石昊在近距離煉化了一些黑暗物質,獲取了一部分經文,而后慢慢走向了遠處。
  就這樣他在此棲居了下來。
  他并沒有像滅世老人、羽帝、鴻帝他們一般不擇手段,渴求仙帝經文,而只是適量的煉化了部分黑暗本源。
  石昊在這里坐關,他要悟道,想嘗試突破原有的境界。
  但是,他不想走腐爛尸體生前所走的路,那少許經文對他來說只能算是參考。
  一年、兩年
  十年、百年
  一晃就是數百年,石昊在這里悟道,閉關修行,無論是追尋輪回,還是想復活故人,都需要他再作突破,有至高的實力才行。
  “小心被他侵蝕,他多半還為死的透徹。”神廟中,那團神圣光輝中的生靈曾多次告誡他。
  石昊點頭,表示謝意,但是他并未離去。
  這段歲月,他接觸了不止一位準仙帝,尤其是跟羽帝、蒼帝、鴻帝他們戰斗三萬多年,對彼此的道法了解太深了。
  他頗受啟發!
  還有滅世老人,其體系亦超凡。
  現在,石昊回思,汲取各家之長,默默的推演自己的路,感悟自身大道。
  這一日,他警醒,霍的抬頭,看向終極古地深處,因為他覺得渾身冰涼,像是被什么東西盯上了。
  果然,在那黑暗中,有一雙空洞的眼睛,緩緩睜開,凝視著他。
  這頭生靈沒有死?
  石昊嚴陣以待!
  不過,他倒也不擔心,若是這生靈無恙,早就出世了,還會一直蟄伏在這里嗎?
  很快,一股磅礴的神念波動而來,告知他,若是石昊去接引生靈,引來勃勃生機,便可送他一篇仙帝經文。
  這不就是發動黑暗動亂嗎?石昊拒絕了。
  “后來者,你想與一位仙帝結下大因果嗎?”冷漠的聲音傳來,那尸骸居然在張嘴,可以發聲。
  在石昊看來,這個生靈已經死去了,只剩下執念而已,不足為慮。
  “逝者已矣,安眠吧。”石昊冷冷的回應。
  這平淡的話語,讓那生靈雙目一下子變得漆黑如墨,越發的可怕了。
  “見帝不拜者,當誅!”威嚴的聲音,從那黑暗中穿透而來,若非那里有一些光幕籠罩,一定會驚天動地。
  即便如此,這片古地也顫抖了,隆隆而動,山河都在哀鳴。
  石昊沒有理會,而是盤坐下來,繼續悟道。
  哧!
  黑暗中,那具尸體雙目發出刺目的光束,赤紅如血,噴薄出來,如同大片的赤炎,駭人心神。
  石昊身體一震,他的神魂被攻擊了,有一股意志要控制他的軀體,要斬殺他的元神。
  “鏘!”
  石昊祭出劍胎,割裂長空,斬向那股意志,前方火星四濺,發出巨響,讓整片的虛空都裂開了,大裂縫密布。
  尸骸內的執念很霸道,惟我獨尊,繼承了生前的一些性格,高高在上,要掌控人間一切,無人可拂逆。
  “違背帝之意志者死!”
  黑暗中,那散發著腐朽氣機的尸體,發出這么宏大的聲音。
  轟!
  在他那里,爆發出無量的黑暗物質,化成驚天的風暴,向外沖擊。
  可惜,那里有一道光幕,籠罩著,直接擋住了他大量的黑暗物質,只有部分溢出,威力驟減了。
  沖出來的黑暗物質,化成了一條魔龍,張牙舞爪,法力雄渾蓋世,向著石昊廝殺了過去。
  石昊蹙眉,那具尸骸生前多半真的突破到仙帝境,不然的話,他嘶吼的執念怎會有這樣的威能?
  這條魔龍可以戰準仙帝!
  一番激戰,石昊擊散黑暗魔龍,可是它又化成了一頭黑色的鳳凰,展翅翱翔,攜帶者滅世般的黑色火焰,焚燒過來。
  石昊出眾生,在這里鎮殺黑色的真凰。
  接下來,那黑暗物質不斷演化,又不少都是十兇內的形體與妙術,很惹眼,也很驚人。
  十兇中最后一兇,是一塊巨石,宏大無比,粉碎宇宙中諸多星體,轟砸下來,帶著滅世的氣機。
  事實上,十兇中最后一兇就是一種可以繁衍后代的奇異神石。
  石昊無懼,曾經迎戰過數位準仙帝,而今對于黑暗物質化形成的十兇,從容出手,一一鎮殺了。
  他簡單而干脆,經過一番廝殺,將那具尸骸化出生靈都殺了個干凈!
  黑暗中,那具石昊猛的張嘴,用力呼出一口氣。
  轟!
  天崩地裂,黑暗物質化成颶風,交織著密密麻麻大大道符號,他震動了界海,引發滔天巨浪
  當然,最為恐怖的是,他吸了一口氣,一下子引發了劇變,想再次掠奪界海那一邊的天地精氣等,結果都失敗了。
  “鎮!”
  石昊斷喝,他出手了,絕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去毀掉界海那一端的生靈,這可是一位仙帝的恐怖力量。
  哪怕經過光幕阻擋,加之他的身體出了大問題,到頭來也足有準仙帝級的威能。
  轟!
  這一次的大碰撞,比之他剛才擊殺黑暗物質化成的十兇要激烈的多,也要危險的多。
  石昊感覺身體劇痛!
  因為,他看到那生靈從石椅上猛力坐了起來,身上綁縛著的秩序神鏈嘩啦啦作響,最后繃的筆直。這個疑似仙帝級的生靈在吟誦咒語,口中噴吐出殺光,要擊斃石昊。
  不是真正的激烈的大戰,但是卻極度兇險。
  最終,石昊擋住了他的攻勢,沒有讓他劫掠天地精粹。
  只是,他內心頗為不平靜,這個生靈被綁著,困在那里,還有光幕鎮壓,都能發揮出這種力量,是在駭人聽聞。
  當然,最為重要的,他是殘體,留下的只是執念!
  如果他真正的活著,全盛狀態出世,那簡直不可想象!
  “身雖死為帝,但你與吾為敵,注定要身死道消。”那漆黑的尸體,冷幽幽的說道,帶著無邊的寒意。
  “你若有本事,那就殺我好了。”石昊冷冷的回應道。
  他閉上了眸子,繼續閉關,參悟大道。
  他已經看出,這具尸骸自身有大問題,被壓制在那里,強行掙動,消耗巨大,現在又要沉眠了。
  尸骸身上是秩序神鏈,鎖困著他,似乎讓他成年都嗜睡,在沉眠中度過。
  歲月悠悠,石昊在這里悟道十萬年,有了驚人的蛻變,自身實力在增長,他的體魄又一次進化了。
  十幾萬年前,他對決羽帝、鴻帝、蒼帝時,就發生過一次蛻變,幾乎要登臨仙帝境,但最后止步了。
  這今日,他又一次蛻變,這次觸不僅觸到這個門檻,甚至一度跨進去了,險些成功立足。
  但是,最后關頭,他又退出了,強行沖關的話,多半會死,他還是差了一些火候,遠沒有水到渠成。
  “有眉目了。”
  石昊自語,他在創法,開拓自己的體系,并研究蓋世無敵之法。
  在接下來的數萬年里,石昊渾身發光,大道氣息暴漲,他體內的門都開啟了,以身為種演繹到極致。
  到了最后,他整個人都化成了一粒種子,遠遠望去,神秘莫測。
  那是大道結成的種子,在內部有一個人,在參悟大道,在演繹自己的無敵法。
  仙帝的氣息在彌漫!
  當石昊將近完功時,他很震驚,有些發呆,因為他所演繹出的無敵法為他化自在。
  在昔日,他就掌握如何施展了。
  而這幾萬年來,他開拓自己的大道,并推演無敵法,這是從根本上,從源頭上開始的,進行開創。
  他化自在**,是經歷各種蛻變,種種演繹而成的,結果功成的剎那,終極升華,到頭來他發現,就是他化自在**!
  “怎會如此?”
  石昊不解,他開創的法到頭來竟然是他化自在?
  從源頭開始演繹,而后蛻變,最后極盡升華,這樣才成功。
  這法很特別,開創的途中如同鳳凰涅般,經歷一次大蛻變后才顯露真正的奧妙,可是,最終成形后卻又是熟悉的法。
  石昊蹙眉。
  終極古地深處,那具尸骸被驚醒了,眸子越發的陰冷,道:“扼殺天才,只手遮天,違背我的意志唯有死!”
  他的目光奇異無比,漸漸由黑洞洞,露出點點金光,他整個人呼的坐起,再次將身上的秩序神鏈繃的筆直。
  “吼!”
  一聲驚天動地的大吼,這頭龐大的生靈的眸子中,射出兩道神虹,金燦燦中亦纏繞著烏光,向著神廟而去。
  “轟!”
  神廟中,那團光中的生靈呵斥,激烈對抗。
  “你我本是同源,今日合該歸一。”那具尸骸說道。
  最古神廟中的那縷元神印記,聞言后一震,像是一下子被這種大道符文沖擊的覺醒了,記憶起不少事。
  最為關鍵的是,它被那兩道光束纏繞上了,凝結在一起。
  “吼!”
  這道元神印記咆哮,突然爆發無量光,而后向著石昊就撲殺而去。
  哪怕是殘缺的元神印記,也散發出了準仙帝之之威!
  砰!
  石昊冷漠的揮動手中的劍胎,將那道元神印記劈飛了出去,這里光雨璀璨,到處都是。
  自始至終他都在防備著爛木箱中的生靈!
  因為,到頭來,那爛木箱竟然化成了一座古廟,很像是接引古殿。
  這么多年來,他一直沒有忘記,未來之曹雨生的告誡,小心殿!
  在他看來,多半就是接引古殿。
  現在,防備起了作用,那元神印記被轟飛了出去。
  哧!
  最后,那兩道光糾纏著元神印記,將它拉進了終極古地深處,使之進入了光幕內,而后跟那具肉身融合了。
  “想不到我又回歸肉身了,我還是我,你卻已經不是你。”尸骸散發淡淡金光,顯然說話的是被拉回來的元神印記。
  “談什么區別,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烏光閃動,那尸骸開口。
  “當年才踏足帝道,道行不穩固,由被黑暗破體而入,為了保住真靈,我自困于此,鎖住自己的的殘體。”金光閃動,那元神印記說道。
  “部分元神離去了,你還帶走了部分軀體。”尸骸冷漠說道。
  “為的是自救,留下一部分純凈的血肉與神魂,有朝一日可以恢復。”
  “純凈?都早已被侵蝕了!”尸骸冷笑。
  遠處,石昊心中震動,他大致了解是怎樣一種情況了。
  當年,這個生靈初步踏足仙帝領域,還沒有穩固,便發生了意外,有黑暗之力破體而入,他的神魂與肉身都被腐蝕了。
  最后,他斬斷部分軀體,還有一些元神印記,令之遠去。
  而后,又將自己真身鎖在這里,這是他自己鎮壓了自己。
  他意識到,自己出了大問題,所以才這么做,怕會給世間帶來大禍。
  但是,現在看來,尸骸失控了,走向了對立面。
  “我讓你離去,你不走,而今麻煩大了,你多半要殞落在此了。”尸骸的眸子散發金光,幽幽嘆道。
  石昊知道,這應該是從爛木箱中脫困的元神印記在說話。
  石昊戒備著,他沒有想到,那道元神印記跟尸骸同源,原本是一體的,現在突兀融合了。
  “你覺得,我殺你不易是嗎,其實很容易,我證明給你看!”那尸骸的瞳孔化成了烏黑色,黑洞洞。
  嗡的一聲,在石昊的身邊,有一口劍胎橫空,爆發出無量光,散發仙帝氣機,而后朝著石昊猛然斬去!
  他震驚,這是大羅劍胎!
  到了準仙帝境界后,他已經確信,昔日的那些傳聞是假的,煉仙壺的主人曾說過,此劍很有可能屬于帝落時代的那位在堤壩上留下腳印的強者。
  石昊渡海成功,見到了那位強者的魂火與殘身,也跟羽帝等人交手,確信大羅劍胎不屬于那個生靈。
  可是,無論如何,他也沒有想到,這口劍胎一下子爆發出了仙帝氣息,而且不受他控制,調頭來斬向了他!
  明天大結局!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