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 最新章節: 第兩千零一十四章獨斷萬古(大結局)(08-16)      第兩千零一十三章平定黑禍(08-16)      第兩千零一十二章不屬于這片古史(08-16)     

完美世界2008 無法絕情

那里有什么?他在凝視著,終極古地仿佛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呼喚他,想接引他過去。p石昊神色嚴肅,表情越發的凝重,但他沒有動,自身寂靜如化石,矗立在那里。
  他要去,但也有解決一些隱患才會上路,比如法則池中的四大強者的元神,必須要煉化掉,若是發生意外,讓他們逃出來,會是大禍。
  終極古地究竟有什么,他不知道,或許可以從羽帝他們身上入手。
  這里很荒涼,是天庭的遺址,很多萬年都沒有人煙了,只有大墳,有些是數十萬年立下的,還有不少是不久前新出現的。
  蒿草,枯藤,還有寸步不離的老兵,石昊一嘆,他白發披散,心有滄桑。
  再回首,那生命歷程中,多少人與事都永遠離去了,再也見不到。
  那個時候,他還是少年,跟故人烤兇獸,比如曹胖子、長弓衍等,還有那永遠長不大的太陰玉兔。
  那些歡笑的,悲傷的,總是令他懷念,無比的傷感,所有那些人都被眼前一座又一走黃土墳所取代了。
  有些人他封印在神源中,不讓他們出世,可是到頭來他們還是破開了封印,修煉至今,而后來參戰。
  就如長弓衍,就如他的孩子小石頭,還有八百老兵等。
  篝火跳動,石昊盤坐這些大墳前,一個人感傷,雖然為準仙帝,但是有些情感始終無法磨滅掉。
  他做不到,不能像滅世老人那么絕情,也不如羽帝、鴻帝、蒼帝等人那樣冷漠。
  老兵沒有上前打擾他,默默清理遠處的廢墟。斷壁殘垣,瓦礫遍地,曾經輝煌的天庭這數十萬年來都無人了。
  但是,世間依舊有天庭之盛名。
  這段歲月,荒一在廝殺,這是屬于他一個人的天庭,他獨自殺入界海,而今更是大勝而歸。
  所有這一切也是迫不得已為之,當年,他擔心天庭部眾遭劫,如同史上那些仙庭一般走向毀滅。
  所以,他寧愿自己一個人扛下所有因果。
  在石昊的身前,有一塊石頭,暗淡無光,那是打神石,它幾乎形神俱滅,這是尋來的最后殘體。
  內部有它的一縷元神之火。
  如今,石昊親自培育,他為準仙帝,即便是這樣的傷害,他也能夠讓打神石再現。
  此外,還有一只折翅的金色蝴蝶,呆滯的趴在石昊的肩頭,那是皇蝶。
  它也殘破了,元神不全,石昊亦在幫它調理神魂。
  昔日,那么多故人,如今剩下幾個?身邊的這兩個都如此了!
  在石昊的身前,有一個法則池,如今火光跳動,那是他的準仙帝之火,正在無情的煉化當中的四大強者。
  “鏘!”
  同時,一口仙劍發出刺目的光,沒入池中,絞殺四大強者的元神,協助煉化。
  “后來者,今日你殺我們四尊準仙帝,他日你也要死!”鴻帝說道。
  他擅長推演,掌握世間大運,看到了一角未來。
  須知,到了這個層次,準仙帝無論如何也不能探究了,根本望不穿,看不透。
  就如同在歲月長河中,想要尋到一位準仙帝的過去與現在還有未來,那太難了,沒有辦法觸動。
  如那白衣女帝,她曾跨越萬古,進入時間長河無數次,擁有特殊手段,掌握荒天帝的遺留的真血,也才見到他數次而已。
  這一次,未來之人能夠尋到,完全是因為,荒與不滅老人、羽帝他們打的太激烈,恐怖氣息震動時光長河。
  準仙帝,自身就蒙蔽天機,無論是他的過去,還是現在,亦或是殞落后,都帶著迷霧,讓人難以看透。
  “啊……”
  鴻帝、蒼帝都在嘶吼,他們承受了太多的痛苦,元神之光被那口仙劍切開,而后又被法則池熔煉。
  他們可以感受到,自身在衰敗,一次兩次……一年兩年,或許都無用,殺不死他們。
  但是,架不住歲月漫長,荒有的是時間,年復一年,不斷淬煉,他們終究是要死,會元神解體,身死道消。
  “終極古地有什么?”石昊問道。
  羽帝、鴻帝冷漠以對,一句話也不說,不愿回答這個問題。
  石昊盤坐新墳前,看著親子的墳墓,他眼中有厲光閃過,猛然催動仙劍與道火,對他們的神魂進行拷問。
  他有怒,有恨,也有悲,石昊在天庭廢墟上煉化四大高手。
  “我等為準仙帝,縱是死也不能受侮。”滅世老人寒聲說道。
  “可以,給你們痛快,自行散掉印記吧。”石昊冷漠回應。
  “終極古地,有成為仙帝的契機。”滅世老人告知。
  同時,羽帝、鴻帝、蒼帝也都露出異色,有向往,也有遺憾,但最終都沉默了。
  他們怎么可能會自行散掉印記,修行到了這步天地,一個個都意志堅定無匹,比仙金還要堅硬。
  但凡有一線生的希望,他們就不會選擇死亡。
  對此,石昊不客氣,很無情,也很漠然,每日都催動準仙帝之火,煉化他們。
  在不遠處,三大強者被朦朧的光包裹著,寂靜地看著這一切。
  隨后,他們消失了,前往界海堤壩那里。
  他們是白衣女帝、無終、還有頭上懸著大鼎的生靈,三大強者還未離去,想跟石昊溝通,可涉及的因果太大了!
  到頭來,他們沒有嘗試逆天。
  若是說些無用的話語,根本沒有必要。
  可是一旦深談,太驚人,會影響歲月長河的穩定。
  歲月悠悠,一眨眼就過去了上千年,石昊在煉化四位準仙帝,這段時間哪里也不去,親自在這片墳地中守靈。
  數十名老兵忠心耿耿,跟在這里,修整這片廢墟。
  天角蟻活了下來,赤龍半殘,也還在,期間不時來看望他。
  這些年來,石昊不斷重演過去,凝視歲月河流,有些故人殞落時,他當時并沒有看到。
  而今,遙望過去,以大法力再現當年的景,他有些悵然,更很遺憾,還有一種心痛。
  他看到了雷靈,如巨龍一般,縱橫天地間,但還是被墮落之王撕碎了,血染蒼宇。
  他看到了穆青,被人打的四分五裂,元神潰滅,唯一慶幸的是留下了殘軀,被石昊鎮封在這里。
  “穆青,你追隨我多年,我若成為仙帝時,定會打破時空,讓你復活。”石昊自語。
  他看到了謫仙,被一群王者橫掃而過時,那飄逸出塵的仙軀,徹底湮滅,化成血與光雨。
  他亦見到了太陰玉兔、魔女,她們都元神破散,只留下一點印記,而今被他溫養在兩座墳中的玉石棺內。
  邀月公主、天下第二、仙金道人、金毛犼等、禁區之主……一個又一個人傷殞。
  石昊不忍再看。
  一聲輕嘆,撕裂虛空,他去了一處神秘之地,看望封印的石村,還好那里還有一些親人、故人。
  不然的話,舉世茫茫,他哪怕無敵了,也感覺不到快樂。
  許多人都在沉眠,依舊如過去。
  石昊沒有打擾,默默的一路看過去,他見到了清漪、祖父、族長爺爺他們,他也看到了父母,還有村落中的人。
  他不敢讓云曦醒來,因為小石頭不在了!
  “小昊。”
  有一個女子蘇醒,向他看來。
  “阿蠻!”
  石昊怔怔的看著她。
  當世,還有誰敢這么稱呼他?也只有最親近的幾人了。
  “發生了什么?”阿蠻問道,她察覺到了,這里的人少了很多,有些人離開了此地。
  他們在哪里?阿蠻疑惑。
  最后,阿蠻跟他離開了這里。
  看著那些墳,看著那些石碑,阿蠻難以置信,最后落淚,心傷欲絕,她手撫著小石頭的墳墓,不能接受!
  她帶著淚,看向石昊,道:“你想哭,就哭出來,不要憋著。”她無比擔心石昊。
  “準仙帝怎么會哭?”石昊露出比哭還難看的表情。
  在這一日后,阿蠻在這里照料,沒有再回石村。
  “我快要上路了,你還是先回石村吧。”石昊說道,千余年間,他將四大強者煉化的差不多了。
  同時,在此期間,他不斷揣摩,如何成為仙帝!
  毫無疑問,滅世老人、羽帝、鴻帝等人的手段,他們的神通,他們的體系,給予了石昊很大的啟發。
  “我只在這里等你,希望第一時間見你無恙歸來。”阿蠻搖頭說道。
  “成就無上仙帝后再離開吧。”她小聲建議,怕石昊就此一去不復還。
  “成就不了。”石昊搖頭,他已經百般嘗試了,卻始終不能真正晉升哪一個領域去。
  不過,他卻也真的停留了下來,沒有立刻走,揣摩仙帝之境,再次嘗試破關。
  在此期間,不知道有多少大教之主,有多少老族長求見石昊,都被他推拒了,數十名老兵擋在天庭遺址外,不然他們靠近。
  除卻天角蟻、赤龍外,這些年也只有屠夫、葬主可以來。
  兩人想成為準仙帝,跟石昊論道,認證請教。
  他們的身上,早已有了絲絲縷縷的準仙帝之光,但就是邁不過去那道坎。
  石昊很認真,毫無保留的講解了自己成為準仙帝的過程,這是最寶貴的經驗了,同時也將羽帝等人的路告知了他們。
  他希望,這兩人能成為準仙帝。
  可惜,到頭來兩大強者始終不能突破,始終在邊緣外。
  一晃數千年過去,石昊依舊在這片墳地中。
  屠夫、葬主不知道來這里多少趟了,跟石昊不斷的論道,最終他們兩大強者只能一嘆,這一生一世多半都只能止步于此了,成就不了真正的準仙帝果位。
  這個層次的生靈,并非歲月累積就能成功。
  不然的話,屠夫、葬主早該晉階了,他們活過的歲月古老的駭人,但這無用。
  法則池內,四大強者最后都成為灰燼,全身皆被石昊煉化了,滅世老人、羽帝、鴻帝、蒼帝都徹底死去。
  石昊覺得該上路了,界海的那一邊,還有火靈兒、大長老、柳神的焦黑樹樁,等待他從那未知的虛空中接引回來。
  只是,還沒有等他出海,一股力量已經出現了,自海那一端而來!
  完美馬上完結了,在這里給大家推薦神書《遮天》、《長生界》、《神墓》,不好看你來打我,尤其是《遮天》,看完第一章后就能發現驚喜,看過完美的人多半會喜出望外